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一处碧绿的森林里,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传出,一群身着灰白色袍子又略有些仙风道骨的青年听到这声音微微一怔,眼睛随即眼睛望向了声音的来源。

  “大师兄,这能量的波动应该是一名凝剑期的体修发出的,不过能让一名凝剑期的体修尽全力的攻击的异兽这里好像没有,而且他的对手居然的气息我居然感觉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被称为大师兄的人是一名看似跟这群人年龄差不多,不过在他身上却能感觉到一种只有在羽墨身上才能感觉到的出尘。

  只见大师兄淡淡一笑,那出尘的气质配上这一笑,直让其身后的女子们眼冒金星。

  不愧是大师兄,什么时候都这么帅气。一名花痴女子想到。

  “我们这次是奉师命寻找一些有天赋我的弟子加入师尊的门下的,虽然不知道那凝体期的对手是个怎么样的人,但如果能拉拢来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大师兄心道,在四周的人身上扫过,大师兄含笑道:“你们先在这等等,地幽子你留下来照看这些未来的弟子们,我和地灵儿去去就来”第二句话是对一边的一个大汉说的,见大汉点点头后,他才含笑的对自己身边的女子点了点头,自己的脚也先动了。

  独罗宗属于一个大门派,而内部除了掌门外,还有三名能与掌门同辈份的师兄弟,也可以算是独罗宗的长老了,在每个国家都有些内部的问题,而独罗宗这种大门派也有这种问题,独罗宗有四个主峰,这四个主峰也代表着四个势力,一个是由掌门掌管的玄天峰,位于四大山峰的北峰,这是一处常年云雾弥漫,不过灵气却是四个主峰中最为突出的一个。

  第二个是主峰的名字叫水月峰,这座山峰的主人是独罗宗的二长老,人称,水月道人,这座主峰的灵力比不上玄天峰,但它却是水源聚集的地方,其水属性的天地元气却是属于四峰最多之地。

  四峰虽然在表面上对这次的收徒举动不太关注,还故意用种种的关卡阻碍别人前进,但事实上势力都是要靠新鲜的血液供给的,所以每次在收徒考验到来的时候,四峰都会派出自己得意的弟子前往外边,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寻找一些有天赋的人让自己的势力吸收,从而让自己的势力更加壮大!由于弟子的天赋决定了四峰中老大的位置,所以这争夺弟子的举动也是相当剧烈的,至于那些所谓的管卡,主要是限制一些不好素质的家伙进入独罗宗影响自己本门弟子的修炼罢了。

  在罗森林里的这群青年就是正是第二主峰主人水月道人的弟子,他们此次的目的正是寻找有天赋的弟子,当他们听到那灵力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他们自然不能放过那气息主人的天赋了。

  “没想到,小子,没想到啊!”在两名凝体高阶强者的攻击下,羽墨居然能稳稳的坑住攻击,不过从羽墨的略有些认真的目光中不难看出,羽墨也开始认真了,虽然自己本身已经到达了金丹期,比所谓的凝体期多了一阶,但在两名凝体高阶强者的全力攻击下,他也不敢怠慢了。听到鹰爪突然有些疯狂的话,羽墨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鹰爪老人说完这一句话后,手爪突然长长了三寸多长,一丝丝的鲜血在其爪子上留下了一丝丝的血脉,爪子上出现血脉,那原本毫无生机只是一个杀戮工具的爪子突然变活了。血脉在爪子上慢慢的跳动着,一丝丝带着血腥味道的灵气四溢而出在四周形成了淡红色的红雾,爪子已经森林时,那发出的红雾一接触到四周的植物,那植物便快速的枯萎下去了,狂暴的气息散发而出仿佛要撕破四周的空间似的,就连羽墨在这气息也显得摇摇欲坠。

  “哼!小子别嚣张!看我血裂爪!”在接近羽墨的一瞬间,一声大喝声传入羽墨耳中,鹰爪老人的爪子在那瞬间变得血一般的红,一些凄厉的惨叫声从这爪子发出。

  知道这攻击聚集了鹰爪老人的全力,羽墨也不得不重视起来了,手成掌,金黄色的灵气附于掌心,向前一推,爪和掌在这一霎那间接触了!

  一道让所有人都为之色变的波动在空气中震荡而出,与妖熊战斗中的残风见到那波动袭来感觉到波动中的力量,微微一惊,身形一滴,躲过了波动,而在他的对手大地妖熊却没有那么好运了,那道参杂着红黄两色的波动击在大地妖熊身上,妖熊身形猛的一颤,哀嚎一声,在那波动的扫射下,那防御惊人的大地妖熊的身体居然出现了一道7寸深的伤口,直接把其重伤!

  见到此景,残风脸色一变,转向蒙面女子道:“快躲开那道波动,不要被扫到!”

  蒙面女子早在光波接近时就感觉到了那波动了惊人的能量了,残风还没提醒,她就底下了身形,闪过光波了,而灵猴的智商显然比那大地妖熊高一些,见到光波扫来,它便快速的爬上树顶躲开了光波。

  躲过后,残风和女子二人的脸色全都有些苍白了,那道光他们两人都必须躲开才能不受伤害,那在攻击正中心的羽墨呢?在他们眼里,羽墨此刻恐怖已经被这恐怖的能量斯成了碎片了吧。

  望着被黄红色的雾气罩住的战场,残风和女子的心快速的跳动,如果羽墨死了,那现在他们就完全的处于下风,死亡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不久那黄红色的雾气终于变淡了,两道人影慢慢的显现,一道略有些消瘦的身影映入了众人的眼中,是羽墨!此刻他脸色有些苍白,其中的一只右手略有些下垂,见状残风二人纷纷皱起了眉头,恐怖羽墨的右手已经废了。

  另一道身影也慢慢的显现了,鹰爪老人的脸色苍白的跟那白纸一般,嘴角带着一丝血丝,不过眼中却又掩不住的兴奋!

  “想不到啊!你小小的年纪居然已经达到了体丹期了!以你的天赋或许再过几百年就又有一名宗师级别的修真者出现了,可惜了,哈哈,今天你注定要毁在我手上!”说着鹰爪老人大笑出声了,手成爪,爪子上的血脉再次开始蠕动,瞬间那血红色的能量再次布满了爪子,不过他的脸色又苍白了一些,恐怖这次出手,他想恢复回巅峰状态的话也得有几十年的时间,不过为了杀死这小子也只有这次了!

  见到鹰爪老人的血红色眼镜,残风二人暗道一声不好,想要出手救援,但也已经晚了,此刻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开着鹰爪老人把那血红色的爪子挥向羽墨了。

  眼看自己就要把那小子给斯成碎片了,不禁意间,鹰爪老人见羽墨的嘴角一咧,心中登时闪过一丝不安,但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看招!血裂爪!给我死吧!”

  “哼”一声轻响在鹰爪老人的耳中响起,虽然很轻,但在前者的耳中却不异于一声巨雷般,眼神中露出了不可相信,此刻他的身体还在半空中,而地下哪里还有羽墨的身影,刚刚的轻哼声却是在耳边!

  “空间法决!凝固时空!”一声冰冷的响起,鹰爪感觉喉咙一紧,一双白皙的手出现在他的喉咙出,一扭,一声轻响后,鹰爪老人的身躯就如同烂泥一般向下掉去了。

  一边的残风和蒙面女子都愣住了,在他们的眼里只见到鹰爪老人挥向羽墨,然后仿佛时间断层一般,羽墨就出现在半空,而鹰爪老人的身躯就从半空掉了下去了。羽墨对着两人微微一笑,随即身体一颤,跟鹰爪老人一样,从空中掉落了下来了。

  见状,残风二人,便冲向羽墨想把羽墨救起,可惜他们仿佛都忘了另外的两个威胁!一只猴子出现在两人的身前,目露凶光的望着蒙面女子。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也同时响起,那只肚子的皮毛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大地妖熊也紧盯着残风。

  残风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出手,现在他们占绝对的上风,这两名异兽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必须快点解决他们,然后去救羽墨,仿佛时间一久,恐怖他就有生命危险了。

  就在这时,一个极其不适宜的声音响起了:“啧啧,哈哈……这次看来是我们赢了!”

  “朱洛霸!!!”两声惊恐,不可置信的声音从残风二人口中响起。

  穿着破烂衣服的朱洛霸拖着略有些疲惫的身躯,目露凶光的向躺在血泊中的羽墨走去了!

  “呵,看来这一次考试不太平呀。”眼看自己就可以亲手解决让自己丢脸的家伙了,但就在这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透过森林的层层阻碍,传入了朱洛霸的耳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