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萧瑟的风凌厉地吹打着临江城外森林的每片枝叶,肆无忌惮的落叶杂乱地在空中飞舞着,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渲染气氛。“够了,出来吧……”洛笔生带着一群弟子在森林里用深厚的内力吼道。“哼……”东方烨虽然不服气,但是也招了招手,带领火龙堂弟子出来了。

  风,继续无情地拍打着每个人的脸庞,两群人各自站在一旁,没有半点话语。东方烨见到对面那年纪轻轻,却引领群雄的洛笔生感到非常诧异,想不到花间派的掌门竟是如此的年轻,那眉宇间的威严也震慑到了他;洛笔生见到东方烨,也不禁微微一惊:红色长袍覆盖下的东方烨是一脸正气,洛笔生并没有感觉到东方烨如传闻中那般邪恶。

  凌厉的风稍稍停了下来,太阳也惊恐地躲在云层里。森林里那难能可贵的光线一点一点被吞噬,越来越暗……洛笔生和东方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手势,双方的弟子便开始纠缠起来。

  当遮天蔽日的乌云渐渐散去,阴森的森林里从灰蒙蒙渐渐露出亮光时,双方已经纠缠得难解难分。虽然火龙堂的东瀛忍者们训练有素,但是刺客只是司暗杀,埋伏。面对面交战的话,和洛笔生的弟子们只是平分秋色。

  “喝!……”东方烨一式凌厉的烈阳掌笔直地朝洛笔生击去。那股掌劲引起的气流,是越来越强烈。看来在离开东方堡的日子里,东方烨修炼武功是越来越勤奋。洛笔生见此,灵活地侧过身来,并凝起内劲于折扇上扇走东方烨的攻势。天上的乌云明明已经渐渐散却,森林里的光线也渐渐充足,然而洛笔生感觉到自己的周围再次黑暗起来。只见洛笔生四处张望,不见东方烨的身影。顿时抬头一看,才发现东方烨凌空运起内劲,正要以火云盖顶式直击洛笔生上方。原来再次凝聚的黑暗是东方烨遮蔽太阳所致。洛笔生顿时惊慌失措地凌空一翻,有惊无险地躲过了那穷凶极恶的一击。

  三十回合过去,洛笔生渐渐处于下风。正当东方烨眼见自己就要击败洛笔生时,一名东瀛忍者来到东方烨旁边说了几句,东方烨才回过神来张望了一下,却见火龙堂的东瀛弟子溃不成军。“哼!……”东方烨气急败坏地收起掌劲,迫于无奈地下令撤退。洛笔生见势,顿时回复之前的气势。当一缕阳光强韧地穿过云层,照射在他的折扇上时,那如令旗般的折扇在洛笔生手中便舞动起来,指挥着弟子前进。

  “堂主,后面有敌人追击,西北,东南两面也早有埋伏,只有西南面暂无发现敌人。”狼狈逃窜的东瀛忍者向东方烨汇报道。“呃,那就从西南面撤退……”东方烨下令道。

  “各位随我往西南方追击!……”洛笔生下令道,并从怀中掏出信号弹,向天空发射,顿时烟火穿透浓密的森林,绚丽的烟花灿烂地绽放着。追击的路上,从西北,东南两面陆陆续续和洛笔生大部队汇合,并说道:“洛师兄果然深谋远虑,只是派了几名疑兵在两侧故布疑阵,东瀛忍者们就不敢造次了。接下来,想必师兄还有高招吧!……”“呵呵……”洛笔生只是淡淡一笑,镶嵌在那俊俏脸庞上的自信难以磨灭。

  “啊!……”死寂的森林里已经开始弥漫着恐怖的气氛,那凄凌的惨叫声正是前奏曲。只见东方烨眼前浮现入飞蝗般浓密的暗器,那飞蝗般暗器的力道,气势,并不是东方烨能够抵挡的,于是他只能灵活地闪避着。有些在后面没反应过来的弟子顿时被扎成马蜂窝。原来后面也有陷阱被触发——一条条横木如饥似渴地向东瀛忍者们扑来,纵使东瀛忍者们身手敏捷,但是经过方才的战斗,以及这大段路途的逃窜,消耗大量体力的他们对这些陷阱,众多忍者们是当场被拦腰截断而毙命。

  听到前方高潮迭起的欺凌声,在后紧跟随的洛笔生嘴角咧开了诡异而胜利的笑容。原来,洛笔生昨夜消灭了布置陷阱的东瀛忍者后,便决定“围三缺一”,形成马蹄铁的形式包围着东瀛忍者们,然后再“缺一”的地方用东瀛忍者布置的陷阱招呼他们。只是东瀛忍者们毕竟训练有素,轻功超群,洛笔生的部队追赶不上。若自己孤军深入,却连东方烨也应付不了,所以最后还是让东瀛忍者们逃离了。

  历尽千辛东方烨带领东瀛忍者们狼狈的回来了。东方烨倒依旧衣冠楚楚,只是东瀛忍者们都狼狈不堪,衣冠不整,负伤累累。“兄弟们,就快回去了,坚持……”东方烨鼓励道。“哈哈……”此时不远处传来鬼魅的笑声。

  东方烨定睛一看,正是伊贺在叉着腰等着,仿佛早就预料到东方烨的失败。东方烨也没多说什么,指挥着东瀛忍者前进。伊贺依旧冷眼旁观地看着东方烨那火龙堂的残兵败将。他的笑容是那么刺耳,那么具有穿透力,仿佛全部笑声都刺进东方烨的耳朵。不过东方烨并没有理会。伊贺也没有再说什么,静静地靠在一棵树旁。

  突然,伊贺怒目一瞪,手中的暴雨梨花针凶狠地飞向一棵树梢上。树梢上,顿时翻出两个身影。“退!……”其中一人吼道。“又是你们!……”伊贺的双眼充满怒火。原来那躲藏在树上的并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对东瀛忍者巢穴追查的莫晓峰,丁晨二人。“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活着出去!来人,将他们格杀!……”伊贺咆哮道。迷雾森林里就是东瀛忍者的巢穴。若让莫晓峰,丁晨二人把消息传出去,东瀛忍者们必然受到前所未有的围攻。伊贺的话刚落,全体东瀛部队再次警戒起来,东方烨快速吩咐几名东瀛弟子照顾受伤的弟子,然后叫上还有战斗力的几名弟子随着伊贺追击。

  尽管莫晓峰和丁晨曾是百晓门的得意门生,轻功卓越,但是面对东瀛忍者四大堂主之首的伊贺,他们还是毫无悬念地被赶上了。“师弟,你先走,我来殿后!……”“师兄!……”丁晨的双眼晶莹,流露出不舍。“你一定要把东瀛忍者巢穴的消息传达出去!……”说罢,莫晓峰一掌推开了丁晨,丁晨也乘着莫晓峰的掌劲,含泪离开了。“你们别想走!……”伊贺怒吼。此时东方烨等人也赶了上来,把莫晓峰团团包围。片刻,伊贺下令道:“继续追,绝对不能让他逃掉!……”听到伊贺的下令,丁晨已经知道莫晓峰是已经被击败了,两行泪花禁不住顺着脸颊洒了下来。而在不远处,那被暗器穿透每一片肌肤的莫晓峰,双眼依旧炯炯有神地凝视着远方,他的眼神是那么自信——他坚信,丁晨能够把自己用生命换来的情报传达出去。想到这里,莫晓峰满意地闭上双眼,静静地,躺下了。

  “别想逃!……”伊贺犹如凶猛的豺狼紧追着丁晨这只兔子。当伊贺渐渐接近丁晨的时候,他那饥渴的暴雨梨花金针已经绽放出诡异的光芒……“啊!……”随着伊贺甩出暴雨梨花针,丁晨也顿时痛苦地叫了起来——只见一枚暴雨梨花针正狠狠地扎在他的右小腿,贪婪地吮吸着他那血液。但是这还没有完,紧接着伊贺继续无情而凌厉地投掷出几枚暴雨梨花针。丁晨顿时慌乱地从怀中掏出飞蝗石还击。然而尽管丁晨也精通暗器,但是相比伊贺而言,还是逊色许多。一枚漏网的暴雨梨花针,正如狼似虎地向丁晨扑来!

  眼见丁晨的眉心就要被镶嵌上那闪亮而恐怖的金针时,一柄清风剑轻柔地拨开了那凶狠的暴雨梨花针。叶星宇那健美的身躯屹立在虚弱的丁晨眼前。伊贺大怒:“南宫家的人?!……”只是伊贺还没来得及要再次投射暴雨梨花针时,便感觉到上空一股凌厉的气势直逼而来。伊贺抬头一看,正是贺雨扬的铁拳如泰山压顶之势直压而来。伊贺顿时使出凌云步闪避,那方才才站立过的那片土地,被贺雨扬的铁拳锤得坑坑洼洼的。紧接着东方烨等人虽然赶来,但是疲惫不堪的且以寡敌众的伊贺等人岂是精力充沛的牧野山庄巡逻部队的对手?最后伊贺只能气急败坏地带领众人撤回去了。丁晨见到牧野山庄的人搭救了他,欣慰地笑了,然后便疲惫地倒了下去……

  “师兄,莫师兄!……”又是牧野山庄,丁晨又病怏怏地从牧野山庄的客房中醒来,梦里一直难以释怀他那为了救自己而牺牲的师兄。想到这里,丁晨的眼眶再次湿润。“丁少侠,你醒了啊……”此时牧野山庄的婢女端了盆水进来,问候道。丁晨见到婢女进来,问道:“今日是什么号了?……”“二十二号了……”听完,丁晨叹道:“我都昏迷三天了!……”顿时整理好衣装,拖着疲态的身躯夺门而去,想要把莫晓峰用生命换来的消息告诉南宫牧野,让他组织力量瓦解东瀛忍者,为莫晓峰报仇。

  东方堡内,平静如水。但是,接下来的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堡主,少主回来了,少主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