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看着顺眼就收藏了吧。。。有剩余的票票就顺手丢了吧。。)

  不要!筱白在心里大喊。“胤禩?”

  除了良妃意外,可以直呼其名的只有筱白一人而已,至于康熙,已经很多年未曾这样叫过他了。

  “嗯。”

  “你真的那么想坐上那个位子吗?”

  胤禩一惊,他从未与筱白说过兄弟间的争斗,自己的野心也刻意掩饰,筱白怎么会知道的呢。

  见他不语,筱白知道以他的性格必定实在猜疑,“我知道有些事你不告诉我是为我好,可是,如果我想与你一起承担呢,不管荣耀,还是痛苦。”

  胤禩抬头望天,正是鹰击长空,“想”。

  “如果失败了会死呢?”有些时候筱白会变得知性、成熟,在心灵上无限的接近胤禩的心理。

  胤禩低头,抵着筱白的肩膀,在她耳边呢喃,“那我不要你陪葬,我要你忘了我,好好活着。”

  筱白明白,在这个男权之上的社会,要爱到何种深沉,才会期盼自己的至爱与己相荣,不求共难,何况胤禩处于那样尊贵的地位。

  “筱白,你想做皇后吗?”胤禩不再刻意回避这些装在心里多年的话题,只是淡淡的与筱白讨论着。

  “不想。”

  “为何?”

  “太麻烦。”

  胤禩微笑,“如果我想你做呢?”

  “考虑下吧。”

  ……

  苦涩,无奈,纠结,筱白的内心被各种负面情绪占据,面对胤禩只能勉强挤出笑容。

  “我不会跟四哥告密的。”为了调节气氛,筱白使出杀手锏,每次说出这话揶揄胤禩,后者即使有理气势也会立马萎靡,早就形成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心理阴影。

  果然,抱着她的手臂一僵,露出无奈的语气,“你啊,唉”。

  心里稍稍好过一点,筱白开始回忆那点仅有的历史知识,她好奇别人穿越都带着一脑子的清朝大事记,可自己连皇帝的名字都得排半天顺序还不一定对。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只有两个要求”,想了又想,筱白决定选择一条与若曦不同的路。

  “说来听听”。

  “第一,尽量不要伤害四哥好吗?”筱白回头看着胤禩,这里他在乎的男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胤禛了,她是真把胤禛当做了哥哥,虽然他会成为未来的皇帝,可之前的道路上胤禩也伤害了他。

  胤禩不语,面露复杂,他知道筱白“尽量”二字的心思,许久,“我尽量”。

  耐心的等到胤禩的答复,筱白拉住缰绳,让马停下,“第二就是低调,无论做什么事情。”

  也许胤禩听不懂筱白的意思,他本身就不是高调的人,高调的那位已经岌岌可危了。胤禩温柔的笑着,他的梦里有筱白,筱白的心里有他,可他也许不知道,那中将是个梦而已,而筱白明知是梦,毅然的选择了飞蛾扑火,只为与他同经风雨,共享余生。

  射手座的女孩子总有哪么种冒险精神,又多少带点喜欢悲剧英雄的自虐倾向,筱白用行动完美的解读了这些身在冬天降临的女孩子,不经意间谱写了一首浩大的悲情史诗。

  ……

  远远的,胤祯与胤誐望着草原上的那个点,任凭秋风瑟瑟。

  “十哥,走吧”,胤祯打马准备回去,看胤誐还在出神的望着,便轻声提醒。

  “十四弟,如果将来八哥做了皇帝,筱白会是皇后吗?”胤誐表情认真,不像在开玩笑。

  “会吧,那时只要咱们联名举荐,八嫂没办法的,再说了,筱白是蒙古大汗的女儿,做皇后自然是最合适的。”胤祯也是怎么想的怎么说。

  胤誐开心的笑了,“走,回去吧”。

  接下来的几天,筱白无所事事,看着间儿与文红带着秋月收拾这、收拾那,自己也插不上手,干脆带着青梦没事就往外跑,美其名曰“散心”。

  呼吸着几百年前的新鲜空气,牵着青梦的手,如果不是搅进了这九龙夺嫡的大戏中,这样的日子还真是惬意,筱白绝对会乐不思蜀。

  “青梦,你不觉得这里的娱乐活动太少了吗?我们不用上课,呃不对,是你不用上课,不用工作,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剩下的时间全浪费在发呆上了,我们自己找乐子好不好。”闲不住的筱白开始神游。

  刚刚穿越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自己常年在外上学,与父母见面也不多,这会儿还不到寒假的时间也不是很想念,日子的确空虚了点,可玩什么呢?连连看?斗地主?

  “对了,做几副扑克斗地主吧。”青梦像只竖着耳朵的小兔子。

  “呃,不如,直接来付三国杀吧。”筱白的思想总是走在时代的最前端,对于此时来说,可是无与伦比的超前,真不知道如果三百年后的盗墓贼从某个公主坟里挖出副简易版的《三国杀》,脸上会是怎样的精彩。

  “你都没弄明白一共多少张牌呢,再说了,那个教起来多麻烦啊,不如斗地主。”青梦觉得《三国杀》不靠谱,还是扑克简便易行。

  筱白略微搜索一下不大的脑容量,发现真的不知道《三国杀》一共多少张牌,那些武将的技能就更复杂了,叹气,摇头,放弃。

  “回去就找人做去,我要做副竹子的,我是君子嘛。”筱白得意的飘儿,得意的飘儿。

  “对,傻子都喜欢竹子的。”青梦“一本正经”的表示赞同。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说怎么从来没见你吐过象牙呢,原来是这样。”

  ……

  斗嘴以筱白的完败告终,气的她晚饭时故意把青梦喜欢的菜抢先一步全倒进碗里,然后两人就瞪着彼此吃完了饭,吓得几个小丫头大气不敢出。

  吃过晚饭,两人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看的间儿她们觉得自己的人生观扭曲了一样。

  “筱白,明天要回去了,东西可曾都准备好?”胤禛的目的八成是来看青梦的,还要打着关心自己的幌子,筱白正愁没机会报仇呢,这不机会自己撞怀里了。

  “四哥,您是来关心我呢,还是来接回自己的货呢,我这给你看了半天门,总得给点劳务费吧。”筱白摇摇胤禛的胳膊,撒娇状,看的青梦心里默念《大悲咒》,否则绝对一脚踹飞这死丫头。

  看这招有成效,筱白马上再接再厉、积极进取,“四哥,青梦那个镯子我也喜欢嘛。”

  青梦的“你敢”几乎就要破口而出了,胤禛慢悠悠的一句话刚巧赶在她之前,“那是你四嫂。”

  瞬间筱白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回想,“那是你四嫂,是你四嫂,你四嫂,四嫂,嫂……”这前一分钟还是平等的关系呢,后一秒就成了嫂子。

  筱白呆了几秒钟,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孤军奋战了,这男人果然靠不住啊,不满的嘟起嘴,“那四哥、四艘你们聊,我去找十哥他们玩去。”格外将“四嫂”两个字加重音,华丽丽的一个转身,带着一阵小风飘远了。

  胤禛看着筱白的背影,宠溺的笑容再次爬上嘴角。

  “回去,该准备成亲了。”胤禛轻飘飘一句话,就将青梦满心的欢喜一扫而空,换成了几倍大的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