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绝对不可能会有那样的事情!”

  就像在我耳边爆炸开来般的操绪的怒声,不禁让我后退了几步。

  “呃……不过在事实上……”

  “她不可能讨厌小智的吧。连这点儿事情都不明白么!你是笨蛋么?!”

  被操绪这样汹汹的气势逼得走投无路了的我,不禁感到了一阵焦躁。

  “为什么我反而会被责怪哦……?!为什么还会被叫成是笨蛋?!”

  不过,操绪已经听不进我说的话了。

  “……吧。”

  紧紧地咬住了自己手指的操绪,就这样呆呆地叨念着什么。她这样的身姿不禁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一贯都是大大咧咧自我中心的操绪,这样清楚地把情感表露得一览无余的样子,甚至是我都已经太久没见到过了。

  “是操绪的错……吧。”

  不知为何,操绪的话语已变得如抽泣般柔弱无力。

  “哈?”

  操绪出乎意料的话语,让我不禁涌起一种沮丧感。

  “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嵩月、她并不会因为我有被幽灵附身就冷眼相待的吧。而且她也知道机巧魔神的事情嘛。”

  她可是和那些因为有幽灵附身就四处散布不负责任的谣言、动不动就进行差别歧视的那群中学生大不相同的。

  “都说了~……我想表达的并不是怕不怕幽灵啊、这之类的意思……那个……是在说她可能有考虑到我的关系之类的吧。”

  “考虑到你?啊、是这样的么……就像小姑和新婚妻子一样的感觉吧?”

  “你在说什么哦?”

  “那个,站在嵩月的角度上来看的话,我觉得的话,可能就是不想去和被像小姑一样的幽灵附身了的男人交往,之类的感觉吧。说到小姑,最近播报的一条新闻里的那个小姑还真是吓人呐!”

  “谁、谁在说那个什么‘小姑大战幽灵妻子’的事情哦!真说起来,我居然还是那个啥小姑的角色么?!啊~、真是的!咬着牙都忍不住了!!”

  不知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的操绪一下子附身到了我的身上,被操纵了的右手握成了拳头向我的下颚打出了上勾拳。被这突然袭来的一拳砸得满眼金星直冒的我忍不住发出了悲鸣。

  “快住手,‘射影体’的‘依附能力’、不是为了来做这种事情的……!”

  话都还没说完,我的下颚就再次吃了一记上勾拳。呜~,我不禁弯下腰去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咬到舌头了。只能“唔唔”地发出闷声悲鸣的我,差点儿没因为意外的痛苦而昏死过去。

  “那个……小智。”

  操绪用着就像快被四周环境的安静所吞没掉似的靠不住的声音轻轻问道。

  “怎么了嘛。现在,我满嘴里都是血,都差点儿一命呜呼就是了……”

  轻轻地,背上传来幽灵少女紧贴了过来的感觉。

  “操绪可以待在小智身边的吧……?智春想复活操绪的原因,是因为操绪这样很碍事吗?”

  “怎么可能嘛。”

  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气冲上脑门,我不禁转过头去盯住了她。

  “什么就算你不在了也无所谓之类的、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的哦。操绪你就待在你想喜欢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就行了。而且,就算你不是幽灵也无所谓的嘛。”

  “是这样的吗……”

  操绪就像大吃一惊了似的睁大了眼睛,似乎很难以置信地凝视着我。同时,她的嘴角,逐渐浮现出一个自然而天真的灿烂笑容。

  “就算不是幽灵也可以和你在一起的吗?”

  “都说过多少遍别凑过来了,这样不好说话吧。”

  “嘿嘿……”

  操绪就这样环抱着我、把她的脸紧紧贴在我的脸颊上不愿离开。真受不了你,我不禁耸了耸肩,慢慢地站起了身子。不过就在我刚准备迈出脚步的时候,异变产生了。

  “呜……”

  突然又袭来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我不禁浑身一软,单膝跪坐到了地上。

  “小智……?”

  抬头朝我头顶上望过去了的操绪,发出了尖锐的叫声。顺着她的视线也抬起了头来的我,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有正常地在工作。

  “道路……”

  “喔……消失了呢。”

  身后,跋涉至此的螺旋道路逐渐幻灭。在轻薄的昏暗中,路基逐渐土崩瓦解,只能依稀看见一些白色的螺旋状残片了。与其说是穿越了空间,还不如说是视觉的距离和实际的距离不一致了。恐怕在这条道路上,空间的概念本身都有悖于我们平日的常识吧。原来如此。“魔桥”的确名不虚传。

  “——这里的时空并不是连续的呢。”

  突然,就在这个愣在原地呆然站立着的我耳边,似乎飘来了一句话。

  “诶?”

  就像是趴在我耳边的轻声耳语,让我猛然朝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不过视野里仍然只是那片黑暗,没有一丝人影。托空间扭曲的福,视觉上的距离感已经完全陷入混乱了。不过,刚才的声音——是谁?

  尽管如此,我还是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出了脚步。不过紧接着。

  “呜哇……!”

  突然,全身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向下加速度。脚下的地面消失了。直到现在我才恍然醒悟过来——我正坠落向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小智!”

  操绪的声音逐渐变得遥远。

  紧接着,我的视野里就只剩下了纯粹的黑暗。

  我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灰色的石板路上。

  正准备爬着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后脑部游走着就像被大锤砸到了似的钝痛。似乎是跌倒在地上的时候撞到地面了。不过,从那样的高度掉落下来都还只是受了点儿轻伤,不能不说这是个奇迹了。要是平时的话,这可是就这样摔死了都不奇怪的情况了呐。尽管如此,我还是完全不认为这仅仅是因为我运气好——

  “这里……是哪里?”

  环视着四周的环境,我的表情都不禁变僵硬了。

  令人惊讶的是,我正在一个大型建筑物内部。

  眼前是一个岿然矗立着的异常高大的建筑物。有着像回廊般绵延的宽广大厅。无数屹立的石柱。雕刻着精美绘画的石壁。最后是蔷薇窗。(圣堂等地常见,由五彩的玻璃接黑色粗框拼合而成玻璃绘画)

  “就像是……教会一样呢……”

  我无意识地这样叨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