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哟,好嚣张的娃娃,也不看看你是在对谁说话!”随着一声尖锐的如同划过玻璃的噪音从围观的人群里传来,哗啦一声响,一大堆的人站了起来,手里尽握着一把把锋利的利刃。

  这时一位极其‘妖艳’的男子摇动着手中的羽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名男子头带彩色发簪,脸色皆是胭脂水粉,偶尔散发出来尽是胭脂水粉的味道,如果这些味道落在一名女子上的话,或许客栈里的众人男子都会嗅一嗅其香味,但此刻却不然,这些味道一从男子身上出,飘到自己的鼻子周围,那些人便纷纷捂着鼻子,望着那前者的眼睛也略带鄙夷。

  然而对于这些鄙夷的目光,男子却是直接无视,脸带微笑的望着羽墨,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此男子一出现,客栈里顿时沸腾了:“原来朱家的人马也在这,难怪姓朱的敢这么嚣张。”

  “嘘……”那人旁边的一听到他说的话马上打断他后面的话,然后指了指脸色不太好的朱洛霸,意示前者不要再说,否则被某人听到,那问题就大了。

  前者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眼睛转向场上,继续关注场上的情况。

  “朱妖,不是叫你不要出来的吗?”朱洛霸的脸色不好,显然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个被唤为朱妖的出来的缘故,虽然自己被小辈所小看他也很愤怒,但更让他愤怒的是朱妖居然会站出来,这不是代表变相的证明朱妖认为他打不过这个猖狂的小辈了吗?

  朱妖仿佛也知道朱洛霸的不快,他咯咯一笑道:“我知道公子不爽,而且我也知道以公子形体期的实力绝不会打不过那小子,不过公子,我们此行的目的可不是做这些事,如果公子真的想要的话,朱妖自然就要快速帮您解决,因为我们可没什么时间了!”朱妖的言语中虽然看是对朱洛霸很恭敬,但话中还带着一股警告的味道。

  “哼!这小子我三秒钟就搞定,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在这里浪费时间!”汉子对着朱妖轻哼一声,手便握住腰间的巨剑,锵的一声抽出,挺剑对向羽墨:“小子,今天算你不走运遇到了朱妖,本来我还想陪你玩玩的,可惜现在看来我得快点解决你才行了!喝!”说完,朱洛霸大喝一声,手中缓缓的出现一股淡黄色的灵气,随后缓缓的覆盖住了巨剑。

  大汉脚下一跺庞大的身躯以不同比例的速度向羽墨狂飙而去!一靠近羽墨,手中的巨剑便毫不留情的很扫过去,一道淡黄的剑锋都是从那巨大的无刃巨剑的侧身出现,而这淡黄色却跟普通的剑芒不同,这剑芒中羽墨明显感觉剑芒中除了灵气外还有一股狂暴,肆虐的戾气,仿佛是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摧毁似的!巨大的剑气居然把四周的桌子都给吹翻了,四周人都惊呼出声:“嗜血斩!”

  嗜血斩!朱家的镇族之宝!相传嗜血斩是一位远古的修真者的杰作,其分为人、地、天三阶,据说若能将嗜血斩学到天阶之境,便能有挥手劈山断海之天力!不过传说毕竟是传说,现在他们所见到学嗜血斩最为厉害的人就只有朱家的族长,而他至今已经有九十高龄了,但他的嗜血斩也就到达了人阶巅峰,不过这人阶之境却让无数的修真者震惊!因为朱族长就使用过这一招打败过一名凝体中期的修真者!从这就不难看出,嗜血斩的能量有多大了,而此刻朱洛霸一开始就用上嗜血斩,显然就是想快速解决这名青年,早点结束战斗!

  四周人惊呼一声后皆是一脸怜悯的望着羽墨,不过他们怜悯的眼神还没过多久,那怜悯就会马上就变成震惊!

  只见羽墨眉头微皱,嘴轻轻一动,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迅速说了一句话,脚也猛的对巨剑的剑身踹出!

  那一脚在一群人的尖叫声中把巨剑给踢飞,随即羽墨的腰间一扭,另一只脚带着淡黄色的灵气速度如同子弹一般往大汉踹去!这一脚,没有什么招数可言,不过他脚上环绕的淡黄色灵气却让他产生了一种玄妙感,那玄妙感从这名青年身上发出顿时让所有在场的人都震惊起来!包括窗户边一直不言不语的青年和在一边喝着闷茶的女子。

  嘭!几乎没什么征兆,大汉那庞大的身躯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速度之快,令在场的所有修真者都汗颜,又一声巨响,在墙壁上顿时留下了一个大洞!而大汉的身躯正软趴趴的躺在那里!

  快要晕厥过去的大汉,勉强的睁开眼睛,他回想了下,羽墨刚刚对他说的话‘三秒钟的时间已经过了……’,想到自己居然小看他,而且还自动去调戏一名凝体期高手,心里顿时一堵,随即眼睛再次闭上了。

  四周的人都还愣愣的望着刚刚落地的羽墨,羽墨拍了拍身上不多的灰尘,然后若无其事的向柜台走去,经过那妖艳男子的时候,羽墨明显感觉到前者惊惧的眼神,还有因为恐惧而颤抖的身体。

  无视了那名令人作呕的男子,他直接带着冷翎来到了柜台前:“掌柜的呢?”

  “啊!我……我在这呢”一声有些底气不足的声音传出,羽墨疑惑的望向一名肥的快流油的胖子。

  第一眼,羽墨就知道这人绝对是这客栈的掌柜,做生意的人通常都有两种象征,一是精明,二是肥,而眼前的这位掌柜显然两样都具备,这从掌柜偶尔眼睛闪过的精芒就能辨别出来。

  “掌柜,你们这里还有房间吗?我要两间天等房。”在这个世界住房也分人,地,天三等级,而人级就只是一些普通百姓所居住,而地级则是一些富二代,有钱人居住的地方,最后的天等,这是专门为修真者设下的房间,在这修真者极其稀有的国家里,修真者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很好的待遇的。

  “看着青年的身手,显然也是一名修真者,而从他的体术来看绝对不弱于在场的任何一位,这种人显然只能成为朋友,决不能与之成为敌人!”孙波的心绪急转,还好经过这么多年的经验沉淀,这名凡人也知道如何正确对待一些强者的方法,只见他压制心里对男子的惊惧感,对着羽墨和善的一笑道:“大人叫我孙波就行了,您随我来吧”说着孙波也就开始带路也不对羽墨谈起任何关于房间价钱的事,显然他这是在讨好羽墨,羽墨自然之道他的想法,但他也懒的理会,眼睛微眯,就要迈步过去。

  突然有一个弱弱的声音传出:“公子……冷翎想陪公子起……”说着冷翎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小脸蛋也越来越红了。

  羽墨疑惑的望了下冷翎,他可没听清楚她说什么,不过羽墨没听清楚不代表孙波没听清楚,他转头对羽墨轻声道:“公子,我想您的妻子根本不想和你分开睡”说着他还挤眉弄眼的向冷翎撇去。

  听到妻子二字,冷翎的小脸猛的红了,白皙的小脸中透出一片淡红,如同一个小苹果一般诱人。羽墨的心神一荡差点就一把把她拢住,此刻的冷翎真的太诱人了,修长的身子伫立在眼前,白色的裙袍勾勒出了她那傲人的曲线,此刻她正低垂着脑袋,由于害羞,所以樱桃小唇轻轻的抿着,大大的眼睛仿佛漫起了一层水雾,而那本来白皙的小脸此刻更是升起两朵诱人的红晕。

  除了羽墨看着有些呆外,那些在客栈里被羽墨震惊到的人也纷纷因为眼前的美景把刚刚的事给忘了,他们都直勾勾的望着冷翎。

  突然一声轻脆的咳嗽声响起,顿时让众人回过了来,声音的是一个没被迷住的人,能在这种美景没被迷住的人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瞎子,另一种自然就是女人了,也只有同时同性的人才能不被诱惑,而那声音的来源就是客栈里唯一个女性人士,也就是那个神秘的女子了,那女子皱了皱眉头,她发现自己很有些讨厌那个羽墨盯着另一名女子看了那么久,这不是嫉妒,而是一种美女之间的攀比心理作祟而已。

  羽墨回过了神,转向声音的来源,当见到是名蒙面女子后,微愣了下,旋即对着女子温柔的一笑,然后便拉着冷翎离开了。

  而那蒙面女子不屑的道:“一名色狼而已,装什么装。”

  在两人离开后,四周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并且开始讨论刚刚战斗了。

  而那名妖艳的男子也清醒过来,他刚刚居然没有出手,不过他对这事也是没办法,就连自己公子最强的一击都被此人轻易的破解,显然那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他出手了也只是百搭而已,他可不认为自己比公子厉害多少。

  所以清醒过来的男子,马上就把那些呆如木鸡的朱家的大手叫醒,随后几人便抬着昏迷中的朱洛霸,在终于的议论声中狼狈的逃离了。

  “刚刚那家伙居然一脚就把身为形体期的朱洛霸给踢飞了!你们看到了没?”

  “废话,我不知看到,而且还看的很清楚,那人出了两脚,一脚把巨剑给踢飞,最后一脚就直接落在朱洛霸的身上了。”

  “啧啧啧……也算那朱洛霸倒霉,居然得罪这么一号人物。”

  “嗯,同意,朱洛霸已经是处在形体中期的强者,而能一脚就把他给踹飞的最少也得有凝体期的实力!啊!又是一名凝体期强者。”一声叹息响起,客栈里顿时满是叹息声,他们叹息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叹息自己的天赋不如别人,人家才刚是青年,而自己现在已经多大岁数了,居然还是一名形体初期的普通修真者或凡人。

  听着四周的叹息声,窗户边的青年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也是一名凝体期的强者的话,不知这叹息声还会不会增长。

  而露出古怪脸色还不知是青年,还有那名少女:“奇怪,我记得微凌门应该是修炼剑的门派,里面应该都是剑修才对,干嘛他的体术居然连形体期的强者都比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