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元老头出门下楼,仙子跟了下去。

  旅馆的食堂点上了几根蜡烛,一桌旁坐了两人,一个四十左右的长者,一个十来岁模样的小孩。

  淑灵见师父下了楼,迎了过来:“我刚出门就遇见这两位上人,他们说是来找师父您的。”

  “嗯?你说你要出去,这么晚了干嘛?”元老头不解道。

  “这个……嗯……。”淑灵脸红了一下,吱唔着不说。

  “因为小丫头尿床了,准备去洗被子。”仙子道冷冷道。

  “你乱说什么?”淑灵斥道。“不要胡说,仙子。”元老头道。

  “如果我胡说的话,她早就一个大锤打过来了。”仙子得意的说出了自己“理论依据”。

  当,淑灵大锤紧握,狠狠道:“补上。”

  “呵呵呵,小明星还挺有风度的嘛。”长者开口道。

  “什么风度啊?”淑灵不解道。

  “其实你师兄完全可以躲开这一击。”小孩也开口了,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仙子挺身而起道:“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嗯,原来是你。”

  来人正是上次夺灵镜比赛时出现的一长一少。

  “仙子,你们见面了吗?”“一面而已,他们是?”

  长者站起身来道:“九剑一气馆,馆主——渡霜天。”

  小孩也站起来道:“九剑一气馆,独徒——坤庐。”

  渡霜天拱拱手:“元天兄别来无恙。”

  “还好,还好。”

  “元兄贵为一馆之主,可不要亏待自己,一句‘还好’也会令小弟不安啊!”

  “客气了,不知这次深夜前来所谓何事。”

  “为了比赛之事。”渡馆主请元老头下坐再谈。

  “难道贵馆独徒也参加了比赛。”元老头坐下。

  “元兄英明。”

  仙子听他们讲的全是客套话,只觉得睡意一阵阵的往上涌,他都知道元老头下面会怎么说了,他会说。

  “这么说,霜天兄是想……。”然后,渡霜天会插嘴。“小徒不才,只是想让拙徒和令爱徒比划一下。”爱徒?元老头爱仙子吗?用大锤来表达的。

  “这么晚了,还比试?”

  “习武之人,何必理会日月之别。”

  “好,我们出去吧!仙子,走。”

  “不会吧!”仙子不满:“你要挣面子,我便不能睡觉啊。”

  “走啊!”元老头声音都变了,自己在同行面前中岂能丢脸。

  广场中内,五道人影,四周寂静无声,星光是唯一的光源。

  “开始吧!”元老头发话。

  “等一下,谁跟谁比啊?”仙子举手发问。

  “废话,当然是你们俩个小辈比了。”

  “不行”,仙子一本正经道:“人家本来就不强,再弄伤了怎么办?”

  坤庐不解道:“‘人家’是谁?”

  “你啊!一看就知道你肾亏。”

  “胡说,我是神众啊!”

  “没谁说过神众不会肾亏吧。”

  要不是渡霜一拦着,两小孩已经打起来了。

  “仙子,你在闹什么?”元老头大吼道。

  “元兄,不要动怒。这位小武者,有何高见。”

  “我——和你打吧!”仙子眼中出现了狂妄的“神采”,一笑间露出了尖尖的虎牙。一手扶额,不拘的气势自衣襟、下摆铺展开来

  “好提议,好提议,仙子小弟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令徒不才,我来打最好了。”渡霜天鼓掌称赞。

  “真是个伪君子。”元老头、淑灵同时腹诽。开始让双方徒弟对决是为了摸底,现在自己上场是为了让仙子明日伤不能战,谁都知道,就是不能阻止,必定是仙子这个笨蛋自己提出的。

  况且元老头也想让仙子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开始吧!”仙子发稍快速摆动,其余人等也退开了。

  “这小子有苦头吃了。”坤庐小声道,却被淑灵听见,不由心惊。

  渡也摆出起手势。仙子看了一愣: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气越来越弱?

  想也想不明白,仙子冲身上去,顿时拳拳交加,格斗开始。

  一声闷响,双拳硬对,劲力游走开来。

  “呵。”仙子轻吐狂劲,渡霜天便被逼退了三步。

  “哇啊!”淑灵张大了嘴巴道:“师兄竟占了上风。”

  “真难得,要你叫声师兄。”仙子转过头,脸上三道红伤。

  “怎么会”淑灵大惊。

  “是剑气!”到底是元老头,一看就知。

  渡霜天拱拱手道:“不算赢、不算赢,小兄弟没经验而已。”意思是还要打。

  “当然不算。”仙子眼神一寒。一抹脸,再冲上去。

  轰出三拳,均被渡闪过,渡右手劈来,仙子左手架住,这次仙子看清楚了,渡是快速把右手握紧,再快速弹开,两三股细小的气流冲出,攻向仙子双眼,仙子不但不闪,反迎上去,一拳轰中渡腹部。自己却无事。

  原来、渡霜天自己把剑气压制得太过细小,虽不易发现但威力不大。仙子用心力打开结界,挡下气剑,再还击一拳。

  渡后退两步,仙子半点不放过机会,贴了上去。

  “不错,不错,敌长我短,埋身战是对的。”元老头点点头,但忽而又摇头道:“但对方也老前辈了,这样的打法坚持不过片刻的。”——————话落同时,渡霜天的气势忽然间变得洪大。

  仙子双拳变化无数,雨点般打向渡胸口,渡也不理会,双手高举合十,一道霸道的剑气从掌缝迸出指向天际。

  “仙子,快躲开。”淑灵大叫。

  但,渡已劈下,看清楚了,是一把气剑,由渡双掌夹着劈向仙子。

  说时迟,那时快,仙子半点不想,双手迎上去。

  尘雾腾起,由渡霜天下手处而起,直至遥远。

  而仙子——并没有一分为二,他接住了。

  只见仙子双手同时顶住渡手腕,不让他做寸进。

  元老头点点头道:“从腾起的尘雾看,这一招劲力奇大,仙子若不接住,恐怕真的会一分为二。

  淑灵一冷:“没这么玄吧!”

  “当然,仙子是能够接住的,不然我也不会站在这儿不动。”元老头盯着两人的动静,淡淡道。

  淑灵心想:其实师父还是很关心阿仙的。

  再说仙子接住狠招,一等劲力卸尽。

  跳起就是一脚,正中渡的下巴,渡当场飞起。

  “师傅。”坤庐惊叫,却不好过去,师傅和晚辈过招,自己还过去,不等于说师傅输了吗?

  仙子落地,一乐:“大叔还来不来?”

  渡霜天弹地起身,道:“有意思,有意思,小兄弟,我们干脆再刺激点。”

  “好啊!”仙子满口答应。

  渡挥手画圈,共画六个,每个面大如斗。

  “这是什么?”仙子一愣。他看见渡凭空画的圈竟清淅起来,是六个如薄饼一样的大圈。

  渡双手作印,花发快速摆动——是法术。

  “阿仙,快攻他啊!”淑灵大叫。

  “我想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仙子再次有了违背常理的想法。他摆开架势,却不攻击。

  元老头双目紧锁——这招该不会是?

  坤庐也大叫;“师傅,不行啊!那小子会没命的。”

  仙子眼角一瞟,心道:这么小看我,没命?真夸张。

  “中。”

  淑灵简直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她只见仙子猛的一闪,腰间却多了一条伤口。

  “中、中、中。”渡再次轻呵。

  三道圆面接连冲向仙子,仙子跳起躲过,脚踝却再添一伤。

  “中、中。”渡不等仙子落中,再次打出最后两张圆画。

  “当、当。”仙子到底及时张开了“七重结界身。”

  渡双手一分,顿时散发出一种阴沉的霸气,同时呵道:“六方封杀。”双手一合。

  六张圆画顿时飞回,各位于仙子上、下、左、右、前、后,但不是以圆边攻击,而是以圆面盖来。

  “哇啊,完全封杀了仙子所有退路。”淑灵大急。

  一声闷响,六张圆画全部压上,也不知仙子是死是活,元老头也不由出汗。

  倒是坤庐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小子竟能顶下来。”淑灵不解,坤庐解释道:“这六张圆面都是用光系法术中的——极道光,造出的,世上大多数物体一被接触即化为灰烬,现在六张圆画并无完全紧贴,说明那小子顶下来了,应该是用‘七重结界身’吧!”——————因为这是仙子唯一的选择。

  渡双手一分,果然——六张圆面分开,里面真的是靠结界撑了下来。

  “好棒啊!”淑灵喝采。

  仙子落地。

  元老头双目紧锁:“不妙啊!”

  结界——如玻璃一般寸碎了。

  仙子——跪倒在地。

  “看来胜负已分了。”坤庐向渡走去,渡霜天舒气解除自己的法术道:“小兄弟,承让、承让。”

  仙子右手支地:“我——又没输。”站起。

  只觉一阵清风吹过,一只手按到仙子肩头,是元天真人:“仙子,算了,不要打了。”“可是……。”

  元老头朗声道:“渡兄不愧为一馆之主,佩服。”

  渡霜天拱拱手道:“和小孩子玩玩,不算什么。”说完转身离去。

  “等一下……。”仙子还想说什么。

  元老头不由分说将他拎起:“走吧!再打下去,你就真上了他的当了。”渡的阴谋再明显不过。淑灵也凑过来;“也不知道这些伤会不会影响明天的比赛。”元老头叹了口气道:“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