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妮娜,不要哭了。皖皖会陪着你,等妈妈的。”唐皖接着任苦任劳的给江妮娜擦眼泪。

  “好。”江妮娜乖乖的回答。

  “娜娜。”江妈妈突然冲过来,把江妮娜抱进怀里。看着江妈妈凌乱的样子,唐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记忆里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为什么她是那么的狼狈,因

  为现在的自己懂得了母亲对子女的爱。

  “阿姨你好。”唐皖虽然很不想打扰江妮娜和江妈妈母女情深的时刻,但是她已经出来很久了,再不回家姥姥该着急了。

  “你是?”江妈妈用手擦了擦眼泪,看着眼前和自己女儿一般大小的唐皖。

  “妈妈,她是唐皖,刚才是她一直陪着我等你的,还安慰我,给我擦眼泪呢。”江妮娜很开心的看着唐皖,在江妮娜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眼前的唐皖有一种熟悉感,当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安慰妈妈会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会觉得很心安,就像认识很久的好朋友似得。

  “哦,唐皖?太谢谢了,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呵呵,我,不如你上我家坐坐,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好好的谢谢你,今天要是没有你,娜娜自己一个人,要是遇到居心叵测的人就糟糕了。”江妈妈突然知道眼前的小女孩陪着自己的女儿,安慰自己的女儿的小恩人时,很惊讶。但是,惊讶之后她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阿姨,不用麻烦了。既然娜娜找到妈妈了,现在我就得回家了,我是出来打酱油的,再不回家就该挨说了。”江妮娜晃了晃手中的酱油,就蹦蹦跳跳的往家跑去了,江妮娜,我们又相遇了。

  ***********

  这些天,唐皖常常坐在沙发上,思考自己怎么让家里致富,但是这个问题好难哦。开饭店?不行,自己不会做菜,切自己切的菜,东扭西歪的片不像片,块不像块的,卖相一点也不好。炒菜就更别提了,自己炒菜就像上战场似得,每每都是受伤下场,烫伤,熏伤,各种伤。要是让爸妈不去上班,跑去开饭店,他们肯定会觉得自己一小孩子乱胡闹的,而且也没有本钱啊。唉,开饭店,Pass。画服装设计图纸卖钱?不行,自己的美术,实在是拿不出手,再说也得有人看的懂,并且愿意要啊。唉,画服装设计图纸卖钱,Pass。种田?不行,自己一小P孩也不行啊,土地没有,人力没有。Pass,Pass.......啊,好愁啊。为什么自己重生,没有点异能呢,点石成金就成啊。唐皖在沙发上翻来翻去,揪着头发,就是想不到要怎样发家致富。

  “皖皖,你怎么了?”江妮娜见唐皖一直在沙发上翻来翻去,一副很痛苦的样子,就过去摸摸她的肚子,她怎么了?吃坏肚子了吗?

  “娜娜?”呃,这好像是江妮娜的家耶,自己怎么什么时候去她家的?

  “皖皖,你是不是肚子痛,我给你扎手指就不痛了。”扎手指?!差点忘记江妮娜是韩国的人了,肚子疼就扎手指,她才不要呢,痛啊。

  “娜娜,我肚子没事,没事,真没事。我们出去玩会沙子,我就好了。”比起扎手指,唐皖还是比较喜欢去社区儿童活动中心,和江妮娜玩沙子。

  “玩沙子?好啊,我去拿小桶还有铲子。等我哦。”成功转移江妮娜的注意力,看着江妮娜开心的找玩具的样子,唐皖突然觉得就这样简简单单开开心心的,一直到永远该有多好。

  “走吧。”江妮娜抱了一堆的玩具,玩具很多,差点盖过江妮娜的头顶。

  “等下啦,我去找个盒子或者袋子,你这样出去,容易看不到路而摔倒的。”唐皖从门口的收纳袋里拿出两个布袋,将江妮娜手中的玩具通通放到袋子里。

  “娜娜你先下楼,我关门。”关上门的一瞬间,唐皖看到手中的印花布袋时,突然想到自己可以绣十字绣啊,那可是很赚钱的哦。

  八月末的阳光虽然没有,暑伏的毒辣,但是还是天气很闷,火辣辣的太阳烤着地上的石砖很烫。黏黏咸咸的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弄得唐皖全身上下很不舒服。她看了眼江妮娜,发现江妮娜同样也是一身的汗,可是这样也没有拦住江妮娜想要去玩沙子的热情。

  “皖皖......”江妮娜突然停下脚步,眼圈红红的看着唐皖。

  “啊?怎么了?”唐皖看着突然这样的江妮娜,觉得很惊讶。

  “就是......妈妈说我是爸爸和妈妈握手才有结晶的,你说我会被太阳晒融化吗?”握手?!呃,江阿姨真有才,这么解释男女结合,还真是贴切啊。

  “不会的,娜娜是不会融化的。”唐皖很无奈的回答。

  “为什么?”这要怎么回答啊,唐皖咬着手指半天也没想到,为什么江妮娜不会被太阳晒融合。

  “呜呜,我要被晒融化了。”江妮娜扔掉手中的玩具袋子,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唐皖想来想去也不能用正常的生物知识来解释,人为什么不会被晒融化啊,不然会有更多个为什么的等着她解释的,只能随便乱扯个理由搪塞江妮娜了。“娜娜,不要哭啦,你不会被晒融化的,真的。因为,因为,雷锋叔叔说过江妮娜是不会被太阳晒融化的。嗯。对,雷锋叔叔说的。”

  “真的吗?雷锋叔叔说过?”江妮娜嘟着嘴看唐皖。

  “嗯嗯,雷锋叔叔真的说过,不信等你见到雷锋叔叔,你就问他去。”看着已经不哭鼻子的江妮娜,唐皖只能委屈下雷锋叔叔了。

  “那等见到雷锋叔叔的时候,皖皖你可得提醒我哦。”江妮娜用手抹了抹鼻涕眼泪,捡起玩具袋子,拉着唐皖就往儿童中心跑去。

  “娜娜,慢点嘛。”唐皖被江妮娜拽的很无奈,这妮子,还真是风一阵雨一阵啊。

  “皖皖.......”江妮娜突然又停下来。

  “啊?!又怎么了啊?”唐皖对今天好奇宝宝版江妮娜很无奈。

  “你看,那个阿姨怎么了啊?怎么躺在地上了,地上多热啊。”顺着江妮娜手指的方向,唐皖看见一个30左右的女人躺在地上,不像睡觉的样子,倒很像呼吸困难的样子,呼吸困难?天啊,阿姨需要帮助。

  “阿姨,阿姨,你还好吗?”唐皖慢慢的向女人靠近,发现地上的女人呼吸急促,而且手一直在试图够不远处的药瓶,但是又够不到。唐皖上前帮女人拾起药瓶,递给了她。

  “谢,谢你。”女人接过药瓶,颤抖的倒出药丸。吃了好半天之后,女人的呼吸终于恢复正常,并且能自己站起来了。

  “小朋友,刚刚谢谢你,不然阿姨就惨了。”女人用手整理下衣服,弯着腰对唐皖说。

  “不用谢,阿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要去玩喽。”唐皖指着对面的社区儿童活动中心说着,然后就拉着江妮娜往那跑。

  “小朋友,等下,你叫什么名字啊?阿姨想谢谢你。”女人对着已经跑很远的唐皖喊道。

  “阿姨,我叫雷锋。”雷锋,不错,这名字真好用。唐皖乐嘻嘻的拉着江妮娜接着往活动中心跑。真是的,活动中心为什么要离江妮娜家那么远啊。

  时间就像唐皖手中的沙子一样,在不知不觉中,静静的流过。唐皖很享受玩沙子的过程,沙子在她的手中可以变换任何的造型,不受任何的条条框框的拘束,很随意的享受变换,而现实生活中往往有太多的不如意了,人没办法随心所欲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皖皖......你说我的城堡里会有骑白马的王子跑出来吗?”江妮娜指着她刚刚堆好的沙子城堡,很天真的说道。

  “不一定,可能会跑出个骑着白马的唐僧,外加一个好吃的猪八戒,然后把你吃掉。哈哈。”唐皖很喜欢看江妮娜纠结的样子,气鼓鼓的两腮很可爱,就像泡芙一样。

  “那还是算了,猪八戒太胖了,会把门撑坏的。”江妮娜思考了半天,很认真的回答道。

  “嗯嗯,是的。”唐皖强忍住笑意,对着江妮娜点头。

  “皖皖,你说我们一定要长大吗?”江妮娜推倒了她好不容易堆好的城堡,开始堆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这个嘛,长大这个问题,我下次见到雷锋叔叔我替你问问他,我也不太清楚的。”唐皖懒洋洋的躺在沙子上尽情的享受着小时候的乐趣,她也不想长大,因为长大很烦恼。

  “皖皖.......”江妮娜又开始酝酿她的奇怪问题了,可是唐皖只觉得眼皮好沉好沉,她困了。

  “快看唐皖啊,她额头上的伤丑死了。”一个男生大声的在唐皖的耳边喊着。

  “哈哈,真丑,这么丑还敢出来。”男生甲捂着肚子笑着说。

  “哈哈,好丑啊。”女声乙尖声的叫到。

  “哈哈......”为什么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乐?额头?唐皖伸手去摸自己的额头,那熟悉的疤痕,不!明明没有发生那场车祸,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许再笑了。唐皖双手捂着耳朵,痛苦的蹲在角落里。

  “唐皖,都快临近高考了,你怎么还在睡觉?”高中班主任张老师用力的拍着唐皖的课桌。

  “啊?”唐皖突然惊醒,不要!这是哪儿?这里是教室吗?她抬头看了眼,黑板右角的高考倒计时表,11天?!怎么又回到高考前了?唐皖觉得百思不得一解,看着课桌上堆积如山的复习资料,唐皖很是头痛,刚是在做梦吗?怎么又要经历高考啊。哎,唐皖还是认命的拿起最上面的微积分数学开始看起,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眼皮好重好重,她又睡着了。

  “唐皖,上班时间你怎么在睡觉?不想干了是不是?”超市经理用力的拍着收银台。

  “啊?”唐皖再次惊醒,她很诧异。怎么又到上班的地方了?收银台前有很多客人在等着结账,唐皖很想努力的看清眼前的货物,但是眼皮好重好重,她再次睡着了。

  “皖皖,醒醒,我们该回家了。”唐皖再次醒来,眼前的江妮娜捣鼓自己脏兮兮的小手,而唐皖白裙子上的黑手印,估计就是出自江妮娜之手。周围小孩子都在玩沙子,打闹,整个活动中心很吵,自己刚刚一直是在做梦吗?唐皖迷茫了,不过她很庆幸,她醒了,还在1999年,一切安好。

  “好啊。”在回去的路上唐皖一直在想,如果这一切都是场梦,梦醒了,自己该怎么办呢?无论如何,很感谢上苍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

  **********

  唉,又过去一天。唐皖用红色笔在日历上又打了一个×。之前想的绣十字绣发财致富的方法,在经历自己的惨痛实验后,宣告pass。看着自己的那双被针扎的无数次手,唐皖很无奈,为啥自己这么笨呢。

  “皖皖,快穿鞋去,再不去报道该迟到了。璐璐啊,快点啊,你今天不是返校吗。”姥姥见自己外孙女唐皖打蔫的样子很是闹心,这孩子是不是病了。

  “嗯嗯,知道。姥姥你说我穿这条裙子,还是这条呢?”赵璐站在穿衣镜前,左手拿着条橙色的蕾丝公主裙,右手拿着条彩虹条拼纱纱连衣裙,左比下,右比一下的,在犹豫要穿哪条。而她身后的床上却七零八乱的摆了一堆的衣服。

  “呃,穿哪条啊?璐璐啊,随便穿条吧,再不去该迟到了。”姥姥对赵璐每天必做的选衣服这件事很头疼。赵璐看着唐皖,很想问她穿哪条好看,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些天她都抢了自己的风头,就很不情愿问她了。算了,还是穿这条橙色的蕾丝公主裙好了。

  “姥姥,走吧。”已经换好衣服的赵璐挎着姥姥的右手,还没等唐皖穿上鞋,就先拉着姥姥往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