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入住到运来客栈的第三天,客栈迎来了一队赶向京城方向去的官兵,其中还有着六位医生还有各自的助手,这一帮人马加起来大约有近三十人。在这些人当中,就有陈一帖和陈梦鸥两人。

  当赵雅萱被秦玉莲叫下了楼,说是让她去认一个人的时候,满心都是疑惑,而当看到陈梦鸥站在自己的眼前,她很快就高兴的扑进了后者的怀抱,丝毫不理会旁人那诧异的目光。

  陈梦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妙龄女子就这么拥抱着,很是尴尬,但却不忍心叫赵雅萱快点离开自己,这样的话,很可能会让她以为自己对她有什么不满了。

  赵雅萱在陈梦鸥的怀中说道:“梦鸥哥哥,你的病好了吗?我已经在信中说了,我现在很好嘛,你根本就不用这么急着来见我的。”

  陈梦鸥爱怜的抚mo着赵雅萱的头发,对她说:“傻丫头,你干哥哥怎么会没有等到病好再来找你呢,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吗?”

  赵雅萱享受着陈梦鸥那轻轻的抚mo,似乎很想就这样子呆在他的怀里,不愿意再和他分开了。

  她伸出手掌,摸着陈梦鸥的脸庞说道:“你瘦了,不行,今天我要让客栈里的两位大娘炖点好东西给你补一补。”

  陈梦鸥从没有想到才和赵雅萱分开这几天,她就对自己这么的依恋,还对自己那么的关心了。如果不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或许会忍不住向赵雅萱表白。但是,现在,他只想迅速的离开现场,不让其他人再看到他和赵雅萱这么亲密的动作。

  于是陈梦鸥对赵雅萱说道:“好了,我的好妹妹,咱们先到房间里面去好吗。两位大娘刚才和我说了,她们有事和我们商量呢。”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男一女,在见面之后就那么的亲热,都是低声的交头接耳起来,这让赵雅萱也是感到很不爽。所以,也就对陈梦鸥的这个提议没有表示反对了。

  秦玉莲还有秦香莲吩咐伙计们好好招呼这些官兵还有医生。然后就带着赵雅萱、陈梦鸥以及陈一帖到客栈后面的居住的地方去了。

  上了楼,众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首先是让陈一帖为赵雅萱把把脉。当听到陈一帖说赵雅萱的身体切正常后,另外的三人都不由得同时松了一口气。赵雅萱的身体没事,那么接下来让她恢复记忆的过程应该会相对的轻松一点了。

  赵雅萱也是知道陈一帖的,所以,对于陈一帖的诊治她非常的配合。这让陈梦鸥、秦玉莲、秦香莲三个人很是欣慰。赵雅萱还是很想恢复记忆的。如果她自暴自弃了,他们再怎么努力一切都是白费心思。

  秦氏两姐妹在陈一帖为赵雅萱诊治完毕之后,向陈梦鸥问了他救起赵雅萱的过程,还有赵雅萱在陈家生活的点点滴滴。

  陈梦鸥在听她们的自我介绍时就知道她们在赵雅萱到自己家里之前是很她们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的,她们也是最想让赵雅萱恢复的人,自己能够帮助对待赵雅萱如同是女儿般的两人,又何乐而不为呢。所以,他对于她们的提问,都是一一照实回答。

  秦玉莲和秦香莲从陈梦鸥的口中得到了赵雅萱在陈梦鸥家中生活的情况汇报,这比她们从赵雅萱口中得知的还要详细得多。而且,赵雅萱也是对自己最初的那两天的情况很是模糊的,当听到陈梦鸥将那些事一一提起,自己就像是未曾经历过一般,但是深知陈梦鸥为人的她也明白,陈梦鸥所说的一定是真的了。

  当想到自己深夜起来扮吕布,陈梦鸥一家子扮成战吕布的三英,却因为不忍心伤害自己,被自己欺负时,她不禁是面红耳赤,头都快要低得碰到桌子边沿了。

  众人看到赵雅萱这副囧样,都是哈哈大笑起来,这样子就让赵雅萱更囧了。

  当陈梦鸥将赵雅萱在自己家中所发生的事讲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伙计就送来了秦玉莲专门交代的酒菜到这里来了。

  于是众人开始了五人会餐。

  秦玉莲和秦香莲继续向陈梦鸥盘问着赵雅萱失忆这段时间里是怎么样过来的。陈梦鸥边吃着饭边讲,赵雅萱这个当事人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她只是一味的给陈梦鸥夹菜,弄得陈梦鸥停下筷子,将嘴用于讲话时,他的碗堆积如山。当他讲完话,秦玉莲向他劝吃时,看着那满满的一碗菜,顿时苦着脸对赵雅萱说道:

  “丫头,你想撑死你干哥哥啊?”说完还作势要打她的样子。

  赵雅萱知道他只是和自己开玩笑的,所以也没有闪避。只是对他说道:“梦鸥哥哥,你瘦了那么多,就要多吃点嘛。再说了,我不给你的口中塞上一些食物,你还不知要说出多少关于我的坏话呢。”说完,赵雅萱还恶狠狠的盯了陈梦鸥一眼。

  其他人见了他们这个样子,又一次忍不住笑起来了。

  陈一帖说道:“我同意赵姑娘的意见,梦鸥贤弟你也真是的,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说出她过去的丑事呢?”

  赵雅萱顿时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想法。对陈一帖说道:“还是一帖大哥好,他就不会说我的坏话。”

  陈梦鸥撇撇嘴,说道:“小萱啊,你还听不出一帖大哥的意思吗?他是不会当你的面说你的坏话,但是,他的意思是要我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说你的事来啊。”

  赵雅萱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还是我的干哥哥好一点。”

  秦香莲奇怪道:“萱儿啊,你为什么刚才说他好,”她指着陈一帖,“现在又说他好呢?”又指向陈梦鸥。

  赵雅萱掰着手指说道:“因为梦鸥大哥可以就在我的面前说出我的事来,让我能够知道是谁对我有意见。而一帖大哥却是想在背后说我,这样的行径不是大丈夫所为。刚开始我没有想通这一点,所以才会觉得他的好,现在,梦鸥大哥将他的意思给我指了出来,我就认清了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是谁好谁差了。”

  赵雅萱的这一番话,说得在座的其他人连连点头,他们都是没有想到赵雅萱就从这么一点小事上就有如此的看法,而且还说得那么的有道理。

  而刚才只是随口说说的陈一帖这时是被汗了一把,他真的想不到赵雅萱可以从这么不起眼的事中,讲出大道理。现在她是不是认为自己不够光明磊落呢。

  陈梦鸥听到赵雅萱拿他自己和陈一帖来相比,把自己这样美化,不禁好笑,这个赵雅萱还真是会联想啊。他也看出了在听到赵雅萱作出这样的评价之后,陈一帖的脸色不是很好。

  但是熟知陈一帖的他知道,陈一帖并不会像赵雅萱所说的那样,有一些不光明磊落的行为。

  所以,他故意怒道:“胡说,一帖大哥一心为了别人,他怎么会做出这样不光明磊落的事呢?赵雅萱,我现在要求你向一帖大哥道歉。”

  陈一帖听到陈梦鸥这么说,只是笑笑道:“梦鸥贤弟,刚才我们都是开玩笑的嘛,我也知道,赵姑娘只是随口说说的,我自己做的什么事,我自己还不清楚吗,你就不要生她的气了。”

  但是,陈一帖的话还没有说完,赵雅萱就站了起来,向他做了一个万福,郑重地对他说道:“一帖大哥,我刚才说话不知轻重,请您原谅。”她的脸上充满了真挚的感情。

  不仅陈一帖呆住了,连陈梦鸥、秦玉莲、秦香莲三人都呆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对于陈梦鸥的话,赵雅萱会执行得那么的彻底啊。

  “赵姑娘,你不用向我道歉,刚才我们都只是开玩笑的,当不得真。”陈一帖赶紧向赵雅萱说道。

  陈梦鸥对于赵雅萱那么听自己的话最是吃惊,他隐隐约约知道,赵雅萱可能真的将自己当作是现在对她来说最为信任的人了。所以才对自己的话没有什么异议,照样执行。

  秦玉莲和秦香莲则是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她们在听着陈梦鸥讲赵雅萱的事的时候,已经看出了他的确是一个好男人,如果赵雅萱以后跟着他生活的话,她们也就放心了。

  陈梦鸥听到陈一帖那样说也对赵雅萱说道:“好了,丫头,一帖大哥已经原谅你了,你就坐下来吃饭吧。”

  赵雅萱乖巧的说道:“是。”

  经过刚才的那段小插曲,饭桌上的气氛比较压抑。为了缓解这样的气氛,陈梦鸥就向秦玉莲还有秦香莲询问起赵雅萱以前的事来。

  在讲赵雅萱上梁山之前,生活在赵村的时候,秦香莲是主讲,因为在座的所有人当中,只有她是从小看着赵雅萱长大的。对于还没有离开赵村的赵雅萱的情况,她最是熟悉。

  一段段关于赵雅萱小时候的趣事从秦香莲的口中说了出来,饭桌上不停的爆出阵阵笑声。

  ——————————————————————————————————————————————————————————————————————————

  本人新书刁神(书号1583975)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