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漫天的风雪越来越凌厉,东方烨的衣衫也裹得越来越紧。虽然如此,但是对于纯阳内劲的他,这点风雪其实算不了什么的。来到半山腰,东方烨清晰地看到两名天山派的弟子威严地伫立在一旁,尽管风雪很大,但是他们还是丝毫不受动摇般坚毅地站着。东方烨静静地踏着飞云步,绕过他们的视线,然后继续朝天山山顶进发。东方烨这种冒着严寒也要走上山顶的举动是非常奇怪的,只是现在的他,漫无目的。游遍名山大川的他,只是希望借助山川的秀丽,平复一下自己漠然的心情……

  东方烨小心翼翼地绕过天山派两名守门弟子的耳目,朝天山之巅进发。以往,东方烨都是走上每一座大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以高高在上浩气蓬勃的姿态,冲刷心中莫名的伤感。或者是天山风雪太过强盛,以至于蒙蔽了天山弟子深邃的眼睛与聪慧的耳朵……

  越往高处走,风雪就越凌厉。东方烨紧紧地踏着飞云步,一步一步艰难地朝山顶上前进。这种凌厉的风是不寻常的,这股狂风让东方烨已经举步维艰。只是东方烨那硬朗不屈的精神,区区狂风完全不能动摇。

  “咦?风好像静了很多……”东方烨的脚步渐渐没有那么沉重了,紧紧抓住衣服的双手也渐渐松开来了。东方烨睁开饱受风霜的双眼,正要看着眼前那明媚动人的阳光时,眼前那灿烂的阳光光灿夺目地射入他的双眼。不远处有一块大冰块伫立着,朝着灿烂的阳光望去。东方烨走上前,只见一个肌肤如雪的女子身穿黑色紧身衣被冰冻着,她的凤目紧闭,双手安详地交叉在胸前,看来她早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温暖的阳光抚慰着这巨大的冰块,在东方烨眼中显得格外闪耀。

  正当东方烨好奇地伸出手要抚摸一下那冰块之时,突然天空传来一阵山摇地动般的咆哮声:“是什么人?!……”听罢,东方烨惊恐地倒在地上,双眼毫无目标地向前看。他想仔细分辨出咆哮的声源,只是那声音内劲十足,仿佛从天而降的笼罩下来,东方烨根本听辨不出声源在何处。东方烨的眼前紧接着再次刮起一阵暴风雪,让他的双眸紧紧地闭了起来,但是这只是一瞬。一瞬之间,暴风雪停止了。东方烨正要睁开眼睛,他顿时感到喉咙处有一强大的内劲压迫着,如同窒息一般。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单手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剑,凝聚着浑厚的内劲指着东方烨的咽喉。

  东方烨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惊呆了,只见他眼前的男子身长八尺,一身白色狐皮衣裳,肌肤比那被冰冻的女子更加白皙,脸上除了那仇视的双眼,并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霜冻一般。他那手中的巨剑,只需轻轻一挥,便能了结东方烨的性命。

  “你是?!……”那神秘的白衣男子狠狠地盯着东方烨,正要问清东方烨的底细,却见他眼光一转,仔细打量他的衣着,于是问道:“你……就是东方堡的东方烨?……”“嗯……”东方烨顿了顿:“前辈,你是……”东方烨也正要反问白衣男子姓名,只是白衣男子卸下注入巨剑的内劲,以剑拄地说道:“呵,难怪难怪!……”说罢,白衣男子便转过头,不再搭理东方烨,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冰冻的女子。东方烨还不明所以地坐在地上没有起身,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唯有白衣男子身旁的一只小狐狸温顺地走过来,亲昵地靠在东方烨身边。

  此天山之巅极为寒冷,风雪连天,再加上我的寒赤剑,舞动风雪,即使是天山派掌门韩玉山,也寸步难行。当世,除了内功深厚的四大家族之首,或者拥有纯阳内劲修炼烈阳掌的人,都难以抵挡这股暴风雪。只见那白衣男子漫步走到悬崖边,一把坐了下来,任由双腿悬置。紧接着背靠着东方烨,招了招右手,意示东方烨过来。

  东方烨也战战兢兢地和那白衣男子一般坐在悬崖边,只见白衣男子道:“东方烨,四大家族之首东方堡的少堡主,青年才俊,文武双全,最主要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也爱着自己……”白衣男子碎碎念道:“只可惜,走错一步,满盘皆输。看你现在?无家可归,四海为家,甚至还自己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悲啊!……”白衣男子冷嘲热讽。“……”东方烨的剑眉一剔,露出一丝杀机。然而转瞬之间,那股怒火熄灭,留下的却是自己万分的羞涩,惭愧地低了下头。

  “……”那白衣男子见到东方烨的惭愧,自己也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的景色。良久,白衣男子才再说起话来:“啊哈,很久没人上来过了,所以我也啰嗦了几句,哈哈。小兄弟,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嗯……”东方烨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点点头。“好吧,你问吧。”白衣男子也是很淡然。“不知前辈高姓大名?……”“段冷凝。”白衣男子冷傲地回答道。“冷剑白狐段冷凝?!……”东方烨虽然见到段冷凝背上的巨剑,心里也有些底,不过听到他亲口回答后依旧有点震惊。“哈哈,十数年前的称号了,没想到你这小辈竟然知道……”段冷凝霜冻过的面庞难能可贵地绽放笑容。“段大侠的大名,可是传遍大江南北!想当年段大侠可是了结为祸武林的柳泽一郎的伟大事迹,至今依旧传唱着呢!……”“呵呵,我伟大?……”段冷凝的脸再次霜冻起来,抱起身旁的那只小狐狸,站起来望着背后的大冰块,说道:“她,才是最伟大的人……”

  虽然东方烨都知道,但是段冷凝还是不厌其烦地讲述着山本雪当年如何舍命相搏柳泽一郎,才换取江湖的平静。以前沉默寡言的段冷凝,今日见到东方烨,却非常投契地聊了很久很久,可能是可怜他那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身世吧……东方烨这个孩子,为了武林的太平,牺牲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牺牲了自己可以拥有的家庭,然而他却不能回去。想当年青云教教主荆云傲少不更事,也杀害了不少武林同道,其中更有刀剑门的夏侯非,西门峰两位少主。然当时逍遥谷,百晓门力挺荆云傲,当然最主要的是那时候武林大乱,大家都明白道危难当头,应该同仇敌忾,以及荆云傲改邪归正,将功赎罪,才能赢得武林正道们的支持……

  “东方小兄弟,接下来你要去哪?……”天色已晚,天山之巅的黄昏异常美艳。冰冷的寒风收到黄昏那温柔的阳光渲染,顿时仿佛暖了很多。“哎,我怎么知道?……”东方烨叹息道:“天下之大,哪里还有我容身之处?……”“小兄弟,如不嫌弃,不如就在这里住下吧……”段冷凝关切地说道。“哦?”东方烨听后,甚是惊讶。“呵,这些年来,就只有雪和这只雪狐陪着我……”说罢,段冷凝看了看那冰块和身旁的小狐狸一眼,紧接着说道:“反正你也是孤家寡人,倒不如留下来吧……”“呃……嗯!……”东方烨听后点点头,看着段冷凝那冰冷的面庞,他看出了一份温暖,也感受到一份温暖。“雪狐,从今天开始,你又多一位朋友啦!哈……”段冷凝脸上的霜冻再次化开,绽放灿烂的笑容。那只雪狐也高兴地长啸一声。

  天山之巅的深夜是心旷神怡的宁静,那呼啸的寒风在这一刻虽然很清晰,但是很温柔。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抱着那伫立向悬崖方的冰块,望着远方说道:“雪,你看到了吗?那个孩子多么可怜啊。他那种冷傲的气质,那种身世,让我有点感同身受呢……”那白色的身影正是段冷凝,只见他单臂抱着山本雪,看着悬崖方心有所思……

  清晨,照耀在天山之巅的阳光分外耀眼,那凌厉的风吹得更加猛烈。东方烨大梦初醒,醒时还睡眼朦胧,一出山洞受寒风搜刮,顿时紧紧地抱住自己。悬崖边,段冷凝正盘着腿打坐练功。东方烨碎步走上前,打了两个喷嚏走到段冷凝旁边,也盘起腿打坐起来。“小兄弟,你醒了啊……”段冷凝难能可贵地关切起东方烨来。“嗯……”东方烨衣衫单薄,若换做平常人,早已经变成和山本雪一般的冰块了。“呜呜……”正当东方烨盘腿打坐没多久,身旁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唤着他,他的腰间还被轻柔地鼓捣着。东方烨回过头,正是雪狐嘴里叼着一件大衣。段冷凝说道:“小兄弟,披上吧。虽然你内功足以抵御这股严寒,但是很消耗内劲的。”“嗯,多谢段前辈!……”东方烨也绽放出难能可贵的笑容。“诶,别把我叫老了,叫我段大哥就可以了……”“嗯,知道了,段大哥……”

  正当东方烨打坐起来之时,段冷凝瞧了瞧他的面色,除了正常的红晕之余,不时渗漏出点点不寻常的紫气。只见段冷凝一把握住东方烨的手,拉他起来说道:“东方小兄弟,来,我们切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