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且说在殷郊、殷洪两兄弟被处斩当日,午时三刻。

  按理来说应该是骄阳当空,晴空万里。但是天气阴沉,狂风大起。似乎是上天对于两位王子被处死,也是十分的不满。

  监斩官不管法场外群众如何的群情激愤,立刻下令斩立决。

  忽然大风四起,所有人的眼睛被吹得睁不开。当所有人睁开双眼之后,本该在法场中央的两位王子,消失不见。

  围观的朝歌子民一阵欢呼。监斩官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大汗淋漓。十分惧怕大王将他问罪。

  没想到帝辛听到他的回报后,挥挥手让他退下。还是不忍心处死自己的孩子啊!

  不过帝辛现在担忧的是另一件事,或者说另一人姜皇后的父亲,天下四大诸侯之一东伯侯姜桓楚。

  知道自己女儿死亡的消息,东伯侯必会造反。

  费仲因为设计陷害姜皇后,心中对于东伯侯是最为惧怕的。日思夜想终于让他想到了好主意。

  “大王,姜后已亡,殿下又失,商容撞死,文武各有怨言。只恐怕内传音信,鼓动姜桓楚兵来,必生祸乱,大王不若暗传四道旨意,把四镇大诸侯诓进都城,枭首号令,斩草除根。那八百镇诸侯知四臣已故,如蛟龙失首,猛虎无牙,决不敢猖獗,天下可保安宁。大王意下如何?”

  “妙计,妙计!就以卿所言!”

  帝辛放下心中的担忧,又和妲己肆意妄为起来。

  西岐,民丰物阜,市井安闲。做买做卖,和容悦色,来往行人,谦让尊卑。

  每个人初到西岐都会称赞一声:“姬伯仁德,果然风景雍和,真是尧舜之世亦!”

  帝辛使者看着西岐也是不住称赞,真是不下王都半分啊!

  将帝辛密旨传给西伯侯姬昌,西伯侯应旨,计划前往王都朝歌。

  姬昌送走帝辛使者之后,当即为自己卜算一挂,自己当有七年之难。为了稳定西岐的政事,姬昌细细思考一晚,便有了决定。

  第二日姬昌召集众人,安排西岐事宜。姬昌对着自己的长子伯邑考交代着。

  “你在西岐,须是守法,不可改变国政,一循旧章,弟兄和睦,若臣相安。不要有任意见之私,便一身之好。凡有作为,惟老成是谋。西岐之民,无妻者,给与金银而娶;贫而愆期未嫁者,给与金银而嫁;孤寒无依者,当月给口粮,毋使欠缺。待孤七载之後,灾满自然荣归,你切不可差人来接我,此是嘱咐至言,不可有忘!一定切记,不要来接孤!”

  伯邑考忽然下跪对着姬昌说道:“父王既然有七年之灾,就让孩儿待您前去,父亲不必亲自前往的!”

  “吾儿孝心,吾自知。但卦象显示,此去虽凶多,但是于孤无大碍。不必为父担忧!”

  姬昌将所有政事托付给伯邑考,又命自己的母亲太姜和二子姬发辅政。

  安排妥当之后,姬昌辞别众人,前往殷都朝歌。

  行至燕山,忽然风雷大起。

  姬昌看着骤然大变的天气,连忙向附近山脉寻找避雨场所。

  看着阴沉的天空,却丝毫没有降雨的一丝。姬昌心神一动,当即卜算一挂。忽然大叫:“云过生将,将星现出;左右的与我把将星寻来。”

  众人不解,此处会出什么名将。四下找寻。

  只听得古墓旁好像有一孩子哭泣声音。众人向前一看,果然是个孩子。

  “想此古墓,怎么可能有孩子?必然有古怪,想来就是侯爷说的将星了。就将这孩儿抱给侯爷,诸位看何如?”

  众人果然将这孩儿抱来递给姬昌。

  姬昌一看。就是一个好面相的孩子,面如桃蕊,眼有光华。

  姬昌大喜,心中想到:“我命中该有百子,至今已有九十九子;当此之数,该得此儿,正成百子之兆,真美事。”

  “此子应雷而生,当名雷震子。为我百子!”

  众人连忙道喜。

  忽然一位道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帝辛遍访天下也要斩杀的昆仑山道人云中子。

  “此子与我有缘,当为吾之徒。今吾将教导其七年。七年后,当助侯爷一臂之力。”

  云中子接过雷震子,飘然离去。

  陈塘关总兵李靖最近心情很差。因为他的夫人已怀孕三年有余,腹中孩儿却仍不见降生。

  这是远在女娲宫的伏羲观察着那个后世鼎鼎有名的混世魔王哪吒。

  “妹妹也终于在封神劫中出手了吗?”

  “兄长说笑了!到底是何事,让兄长特意请来!兄长可是很少前来我这里的。”女娲说道。

  伏羲正色的说道:“我发现天地间将有大变发生。”

  随后伏羲将伯邑考的异变告诉了女娲。并且将深入灵魂的黑色之气展示给女娲查看。

  女娲看着伏羲灵魂中那抹不祥的气息。

  忽然想起巫妖大劫中,太一自爆引发了空间塌陷,几缕连圣人也没有拦住的黑气飞进了洪荒世界。

  太像了。

  女娲向伏羲解释着黑气的来历。

  伏羲也想了起来,实在是当时的场面让自己太过震惊,没有注意到那些黑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邪门!”伏羲自语道。

  “大商之主帝辛应该也是被这种东西附体了。”

  女娲想着帝辛敬香时的异状,说道:“兄长可有什么异状?”

  “没有。只是会将自己心中的欲望壮大。而且应该还拥有吸收其他欲望为己用的能力。只不过会被其中的欲望纠缠而已!”

  伏羲接着说道:“只要进入身体,就好像是属于你的一样,无法根除。但是对于圣人应该是无碍。因为你们心神寄居天道,不会被影响。”

  女娲看着凡尘担忧不已。因为人族的心是最复杂的。

  “妹妹,还不让灵珠子转世吗?我也是想再看看灵珠子那个调皮鬼啊!”

  说到灵珠子,女娲也是露出母性的光芒。手中的灵珠向凡间一抛,灵珠子降世。

  “啊!”产房中传来接生婆的大叫之声。

  李靖就要前去查探。忽听到有下人来报:“西伯侯之子伯邑考来访!”

  无奈,李靖只能放下室内的妻子和儿子,前往迎接伯邑考。

  哪吒出生第一难,李靖劈肉球。

  肉球是女娲特意留给灵珠子的先天保护,一刻钟自会消散。为了保护哪吒,伯邑考在姬发越发不满的眼神中,放下西岐政务,不远万里前来到陈塘关拜访李靖。

  一会儿时间,一声响亮的婴孩之声响彻天际,预示着一个新生命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