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亦飞被人挟在肋下,穿梭在慕容山庄后山的一片密林之中,双目紧闭已然昏迷。那人正飞速前进却突听的前方传来一个清朗有力的声音道:“走了这么远,不歇歇脚么?”

  那人闻声顿脚哈哈一笑道:“沈大侠,久违了!”

  沈大侠自然就是沈洛天,他微微一笑道:“阁下在慕容庄主新婚之日以在下的名义劫走新娘子,似乎有些不厚道了吧!”

  那人不仅体形样貌与沈洛天一模一样就连声音竟也神似,只怕此刻叶明珠赶来也分辨不出两人真假来吧!

  那人哈哈一笑道:“在下此举岂不正合了沈大侠的意么?”

  沈洛天含笑道:“那便多谢阁下美意,既然如此,那敢问阁下现在可以将她留下了么?”

  那人眼中闪过一道奸佞的笑芒,道:“那就要看沈大侠对花姑娘的情意到底有多深了!”他挥臂一送,花亦飞的身子已被掌力送向一根粗壮的树干上,这一手看似轻描淡写却是恰到好处,他这一拖一送若是力道稍过一分或是稍差一毫花亦飞便会跌下来,沈洛天看在眼里,心中也暗暗赞好。

  那人微微一笑道:“我很好奇,沈大侠几招之内能赢得美人儿归!出招吧!”话间自腰间抽出一把精钢软剑挥剑攻来,一出手便阴气凛冽,一缕清光流动无定划出道道狠招,剑势凌厉阴毒,连刺沈洛天死穴。

  沈洛天见他露这一手自不敢大意,左手微沉,剑已出鞘,剑气如风,剑影如虹,如灵蛇蜿蜒如流水连绵,将对方的招式一一化解开来。

  那人大笑道:“沈大侠的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沈洛天微微一笑道:“曲兄的剑法也让小弟大开眼界!”

  那人微一错愕,复又笑道:“沈兄果真好眼力!只是你是如何认出小弟来的?”

  沈洛天笑道:“当今天下武功有此修为的绝不出五人,而其中深谙易容之术的却只有曲兄一人而已,再瞧这行事作风,小弟还真想不出第三个人来。”

  那人闻言现出本声,道:“看来万事都逃不过沈兄的眼睛!”正是那阴魂不散的曲流觞。

  谈笑间两人已互拆百余来招,招式不仅没有丝毫的停滞反倒愈战愈疾,生死呼吸间不容发,沈洛天的招式固然精妙,但曲流觞的武功也毫不逊色。沈洛天剑法潇洒脱俗而曲流觞的剑法却辛辣诡异。他以攻为守,剑剑凌厉狠毒,带着刺耳的尖啸直取沈洛天要害。

  顷刻间攻出百十来招,沈洛天专注应对,剑光已化剑花,神奇变幻。七彩剑花散落而下,瞬间四面都是沈洛天的剑影,八方都是沈洛天的剑花,漫天剑气将曲流觞罩在其中,他身躯一震,一剑挥出却是劈向花亦飞所在的树干。

  只听“克叱”一身,树枝应声而断,花亦飞的身子已如落蒂木棉花悠悠落了下来。沈洛天自顾不得曲流觞,飞身将花亦飞接在怀中,而曲流觞早已消失在林木茂密处。

  沈洛天呆呆的凝望着花亦飞良久,似乎已经痴了,他恨不得时间在这一刻停驻,那样他就能这样永远的抱着她,再也不分开。但最终他的理智还是迫使他不得不回到现实中去,他不得不为她拍开穴道,他已不再是个孩子,不能随心所欲。

  花亦飞睁开眼睛瞧见是他先是一怔,瞬又回过神来,轻声道:“带我走,好么?”声音轻柔的几不可闻,就像清晨的薄雾一般,风一吹便跟着散了。

  沈洛天心底一颤,竟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只轻叹道:“我送你回去吧!今日是你新婚大喜,你若失踪叫他情何以堪?”

  花亦飞仰起脸来,泪眼婆娑的注视着他颤声道:“我求你了,就这一次…就任我任性这一回!”

  沈洛天仰起头不去瞧她的脸,竟管她像一个毒瘤一样,刻在了她的心间,贯穿了他的整个生命,萦绕在他每一个梦里,但她仍不敢去看她,因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真会带她离开,可他不能,他给不了她幸福。他的双目已因隐忍的痛而蒙上了薄薄的水雾,他合上眼睛,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心绪平静下来,狠心直视着她道:“我送你回去吧!”

  花亦飞虚脱的倒退半步,颤抖的巴掌已举了起来,他未动,他只希望这一巴掌来的快些,来的重些,只有这样他才会好受些,然而那只手在空中抖了半晌最终却落在了她自己的脸上,烙下五个红红的指印。

  他心中一痛,只听她凄然一笑道:“是我太天真,当我不曾说过!”决然转身。

  世间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明明无法阻挡爱的气息却仍要故作毫无在乎。

  沈洛天目送她离去,抬眼却看见了慕容晟,他怔怔的看着花亦飞朝他走来。

  花亦飞走到他跟前一把抓下凤冠扔到他怀里,冷声道:“我不嫁了!”

  此言一出慕容晟与沈洛天两人都如遭雷击,震在当场,尾随而来的叶明珠远远地听到这话也不禁呆在当场,待她回过神来,在也忍不住内心的激愤,冲到沈洛天面前,伸手便给了他一嘴巴,痛哭道:“你既然娶了我为何还要招惹她?你心里记挂着也就罢了,可如今竟做出抢亲这等荒唐事来,你…你…我永远都不要原谅你!”她疯狂地转身奔了出去。

  “明珠!“沈洛天方追出两步便被慕容晟的身形挡住了去路,扬子龙望着沈洛天重重叹了口气道:“我替你看着她,你解决自己的事儿吧!”转身望了慕容晟一眼一顿足追了出去。

  慕容晟那双黑眸几乎喷出火来,咬牙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你还想一走了之么?”

  沈洛天神色黯然,道:“我…”

  慕容晟又岂容他多作解释?狂吼一声,双手连环击出。沈洛天知他心里感受,也知道此事一时无法解释清楚,更为花亦飞的事感到愧疚,当下也不作闪避,任慕容晟两掌重重的落在胸口,“噔噔噔…”一连退出七步方才稳住身形,只见寒光一闪,沈洛天已跌倒在地,胸口分明已多了条伤口,血珠涔涔而落,他惨然一笑,道:“这样也好…”

  他双目已有些模糊了,模糊的视线里他看见慕容晟转身离去,但花亦飞已无影无踪,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花亦飞为何突然变了卦,慕容晟对她情深意重,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她作出悔婚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