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名从洞中走出的青年脸色惨然,他为什么从这个地方钻出来?又为什么是这一副惨白的面容?叶青疑惑的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还未开口,反倒是从门洞中钻出的那个青年先说话了:“吕师兄,这位小师弟是?”

  这位给师傅青云道人当管家的外门弟子叶青以前倒也见过一面,但这个从门洞中走出青年他却从未见过,那一副惨白的面容,怎么看怎么渗人。

  叶青的师父青云道人的管家名叫吕侯,他微微一笑说道:“这就是长老新收的弟子叶青,青字派的首席大弟子,你虽未见过,但必定听说了吧。”见惨白青年点了点头,吕侯接着说道:“我此次带叶青小师弟来此,是要让他进丙子号密室去看长老留给他的一些东西,还请杨兄前面带路。”

  “既然是长老亲自吩咐的,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你们随我来吧。另外跟小师弟说下,在下扬子岳,是密室的管事。”惨白青年名叫杨子岳,他只是略微思考之后,就将二人让进墙上门洞之内。

  叶青一进入门洞里面,立刻发现这个密室所呈现出的和他先前的猜测完全不同,他本以为书房之内,就算是有什么密室,也不过是个小室,其大小若能容纳四五人,便已是不凡。哪料到眼前的这座秘室,其大小简直无法估量,大大出乎叶青的意料之外。

  门洞之内有着昏暗的光线,叶青微微眯眼,左右打量,才终于确定自己现在正站在一个分外广阔的空间之中。

  空间内空空荡荡,一眼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远处微弱的亮光,脚下青石地砖铺展向远方,最终演变成无尽的绿色大漠。

  他正想一步跨出,去寻到突然不见的吕杨二人,却突然看到一只大手猛然出现在眼前,他本能地伸手抵挡,挡住之后才发现这只手上并力道。他正要顺势反击,却听到了杨子岳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师侄住手!”

  他一呆之下立刻停住,眼前的景色一阵朦胧,千里绿漠,无边虚空,动荡扭曲,片刻后,却见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广阔的空间?他所处的地方不过是一处仅容几人跻身的狭小地方,扬子岳正站在他面前,一只手被叶青紧紧的握着。

  场景突然变换,叶青不禁有些楞了。就好似庄周梦蝶般,分不清到底那广阔空间是真,又或者这里的狭小地带才是真相。

  “小师弟无需太过在意,一个小小的幻术罢了,若有外敌闯入,必然能够引起法阵的反噬,将他困入阵中。”扬子岳接着露出一副皱眉苦思的模样,“只是今日实在太过古怪,我们明明都是浮云派人,身上的浮云令牌也未曾遗失,却为何会被幻境袭击于?”

  的确,叶青从小就随身带着一块浮云派的弟子令牌,上面写有他的名字和浮云派的浮雕,内蕴神韵,拥有不凡的秒用。

  “这法阵据说能够看破真灵烙印,我们之中亦没有人被恶鬼噬体,缘何却会如此?”

  扬子岳这话一出却是吓了叶青一跳,他的情况可不就是和“恶鬼噬体”差不多吗?穿越而来,夺了这个叶青的身体占为己用。。。

  扬子岳眉头越皱越深,终于他沙哑的叫道:“我知道了!”这话却将叶青吓了一跳,以为附体之事被人看破,差点魂不附体。

  “必定是这法阵经久失修,出了毛病了。”扬子岳一边说一边在地上寻找着什么,片刻,他从某处挖出来一个黄色的小箱子,指着上边一张几乎已经完全腐烂的符纸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这道灵符都坏成什么样子了,真不知道他们都是做什么吃的?等下一定要狠狠的训上一番。”

  一旁的吕侯看扬子岳有走火的可能,急忙拉着他道:“杨兄我们还是快点打开密室吧”。

  至此叶青高高提起的心才落下,他的额头上却已经密布一层冷汗。

  扬子岳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说完拂去那木盒上的尘土,将其收入怀中。又往前走了三步,再向左走了七步,豁然停下,蹲下身子在地上一阵掏摸,地上的灰尘被他弗开,出现了一个钥匙孔一样的小洞。他拿出一把铜制钥匙插入其中,紧接着地上传来一声巨响,叶青身后悄然出现一个方形的洞口。将叶青吓得又是一跳差点掉下去,倒是吕侯已经提前知道洞口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处在了叶青身旁,他伸手及时将叶青扶住了。

  扬子岳收起钥匙,当先向方形洞口走去,叶青缓了缓心神,转过身向下看去。

  方形洞口之下,隐约可以看出有一条幽深的石头阶梯斜向下延伸而去,但由于光线太暗的缘故,目力所及,也不过丈于,于是这通道便有了那么一丝阴森可怖的感觉。

  扬子岳呵呵一笑,当先跳下了方形洞口沿着石阶向下走去。吕侯紧随其后,叶青看着那通道,头皮略微有些发麻,但是咬了咬牙,也跟了下去。

  真正进入到这片黑暗中后,叶青才知道原来自己看到的那些东西并不能说明一切。

  叶青刚进来的时候还感到有点不适应地下幽暗的环境,但走了一段路后就能勉强看清周围的景物了。

  吕侯在一旁慢慢解释,他说像叶青这样身具仙根的人,六识要比常人敏锐的多,越是在黑暗的地方,便越是看得清楚,在这里,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亮光,在有仙根的修士眼中都会亮如白昼。

  这个石头阶梯呈螺旋形向下延伸,石阶旁有着一层层不小的廊室,廊室中一扇扇古朴石门紧闭。这些圆形的廊室一共有上下七层,应该是按照道家七星耀北斗的说法所建,七层廊室每层的密室分布各不相同。

  吕侯和扬子岳在前,叶青在后,三人默默的走在石阶上。

  等下到石阶第三层廊室,吕侯和在三层值班的弟子打了招呼,让叶青去到“三甲”号密室,同时吩咐对方安排日后送饭的弟子,之后便与扬子岳一起离去,只留叶青一人于“三甲”密室之内。

  吕侯和扬子岳走后,叶青关上了“三甲”密室厚重的石门,一番准备后,叶青终于拿起了密室内石桌上青云道人留于他的几本剑法秘籍,至此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闭关。

  再说此刻在那紫霞峰上,却正有一个妙龄少女颔首渡步,在山间一小亭俏然而立。

  这少女眼眸间流转几分灵动气息,脸颊时而微红,又或痴笑不已,若不是正在想着叶青的紫月,却又是何人?

  紫月今日独自来到这座山间小亭,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玲珑邀她来此一聚。

  玲珑和紫月自小熟识,两人从小相好,算得上是闺中密友。

  此刻玲珑相邀,她当然欣然而往。

  只是让她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此刻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却还是不见玲珑的身影出现。

  “月儿”玲珑的声音突然响起,紫月儿扭头去看,正看到一个和自己一般俏丽,却多了几分媚态,少了些清纯的少女快步走来,不是她的闺蜜玲珑,又是何人?

  这一对闺中密友见面,自然是亲切异常,姐妹间闲话不断,直说到夕阳将落才罢休。

  临走之时,玲珑问紫月道:“你觉得叶青怎么样?”

  紫月仔细的想了想,说道:“还好啦,上次害我为他担心那么久,再见到一定要罚他。”

  玲珑笑道:“我倒觉得他虽然年龄小,但是心思可坏着呢。你是没有看到,他那种眼神,就好像要把人一口吃了似地。。。。”玲珑的声音越来越小,紫月低头去听,片刻后两人便笑骂起来。

  “好你个月儿没发现你也这么坏啊。”

  “哎,玲珑姐我不都是跟你学的啦。。。”

  “嘿嘿,你说叶青他真的半夜里抱过你?”

  “哎,玲珑姐你又来了,说你坏你还不承认。。。。。”

  。。。。。两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无忧无虑,紫霞峰都似乎被她们的笑意点燃了,整个紫霞峰隐隐披上了一层粉色的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