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既然步惊云的伤势已经痊愈,那他们也就不在这里久留了。步惊云很坦率很直接地表明自己的想法,不,是接下来的行动:“我要去天下会杀雄霸。”主谓宾,啧,全了。聂风道:“可是……”步惊云打断了他,道:“别说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上次他伤了你的眼睛,我说过一定会要他付出代价的。”云少爷,您真记仇。聂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愉快地去收拾收拾东西打算杀人去。聂风叹息,看来阻止不了了。他对秦霜说道:“霜师兄,你会去帮云师兄吗?”秦霜的侧脸在逆光中看不太清,似乎有一霎那的无奈,只听到他说:“他毕竟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阻止你们已是不该了。现在的我只想找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隐居,再不过问江湖中事。”聂风诚恳道:“也好,记得到时一定要找我喝酒。”真是个乐天的师弟啊,秦霜笑道:“这个自然。”目送他们离开,秦霜顿感一阵失落,如果时光能够一直停留在当年,那该有多好?聂风和步惊云两人一路向天荫城奔去。说实话,聂风对于对战雄霸真的是没什么信心。不过他想过了,打不过,咱们可以下毒、放暗箭、耍阴招等等下三滥手段。啥大丈夫的虚名不要也罢,保命要紧。==!呃,貌似你也没有过这样的虚名……两人骑马半天,途径一个茶棚,便坐下喝杯茶歇息一下。聂风悄悄凑到步惊云耳边,道:“云师兄,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人跟踪我们,但是又好像没有恶意。”步惊云借着喝茶的动作掩去眼中的情绪,道:“轻功上乘,武功不低,却跟了一路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看来云师兄心情不好了,有人要倒霉了么。聂风乖乖喝茶。两人休息片刻便重新赶路。离茶棚不远的密林里,两声马嘶声,步惊云、聂风勒马止步。步惊云用剑指着其中的一处灌木丛,声如寒冰击石,道:“还不快出来!”灌木丛无声无息。步惊云不耐烦道:“你想直接死?”这回,灌木丛动了动,向两边分开,从中走出一个憨厚的汉子,黝黑坚毅的脸庞,对着步惊云低头拱手,恭敬道:“主人有何吩咐?”聂风懵了,这不是傲剑山庄看守绝世好剑的温弩吗?什么时候成步惊云的仆人了?再说,我记得步惊云不久前杀了你家少庄主吧!?你的台词难道不应该是“步惊云拿命来!”诸如此类的吗?步惊云皱着眉头,道:“我不喜欢别人跟着我。”温弩道:“守护绝世好剑是我毕生的职责,如今剑已认您为主,您便是我的主人了,我必须追随您。”聂风听了这话,羡慕的不行,白抢了人家东西,竟然还会附送一长期保镖,还是免薪的多功能保镖,多好的事啊!可是步惊云却没怎么领情,他用手轻抚剑身,看都不看温弩,冷淡道:“我不需要你追随,我的剑也不需要你守护。”温弩急切地说道:“可是锺眉大师还把给绝世好剑开锋的责任交给我,我定要履行我的职责。”咦,还要给宝剑开锋?有这样的事啊。不过话说,这温弩真的是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好孩子,放在现代社会哪找的到这么傻的啊。于是聂风又一本正经地问温弩:“如果你的主人是个十恶不赦不容于天下的人,难道你也要追随吗?”温弩毫不犹豫地说:“绝世好剑认定的主人,便是我要终身追随的主人。我温家世代守护绝世好剑,不管傍事。”好吧,我说错了,大哥你是混**的好料子,够义气,关二爷会罩着你的。聂风转头对步惊云道:“就让他跟着吧,多个帮手也好。”上哪找这么盲目跟随的保镖啊,步惊云你真该偷笑了。步惊云听了聂风这话,不情不愿地答应了温弩的效忠。这下,两人行变成三人行。可是,步惊云认为温弩碍事,跟是能跟的,不过没有必要不能出现在他们十里范围之内。于是可怜的温弩被他赶到后边去了,还要求隐身登陆。也许是他们出行不宜,继温弩之后,又有一人出现在途中。此人比起温弩来,就好比一头雄狮和一只兔子的区别,轻易不能打发。聂风不禁后悔出门时没好好看看黄历。无名静静站在大道中央,给人的感觉就是面前一堵墙,不可逾越。聂风咂舌,昔日的武林神话挡在你面前,你还能说什么。显然有人不这么认为,步惊云没好气地说:“让开!”兄弟,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聂风扯扯步惊云的衣袖,下马对无名作揖,道:“前辈,近来可好。”无名看向聂风,还是微微点头,嘴边带笑。于是聂风大着胆开口道:“前辈,您这是……”他这是在明知故问了。无名还没回答,步惊云就没什么耐心道:“你是要取剑?”聂风用一种很无力的目光看着步惊云,你会打交道吗?无名看了步惊云一眼,道:“多年前我见你,便觉得你戾气太重,这么多年不见,更是戾气逼人。”无名双手附后,慢慢度步,又语,“人剑相连,剑性便如你的人性,你若为善,剑便是好剑;你若为恶,剑便是魔剑。我,是为天下苍生取剑。”步惊云冷笑:“天下苍生?你早年独挑各大门派,杀人无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如今雄霸祸害苍生,为人不仁不义,又站出来为他说话。好一个武林神话!”他又似想到什么,面色愈加冰冷道,“不是说隐居不问世事吗?原来你也是因人而异的啊!”无名面露痛苦,往事不堪回首,他早已受到报应了。只是发妻洁瑜无辜受累,因他而死,抱憾终身。步惊云没工夫听无名说教,举剑便刺向无名。步惊云的剑法,说起来还受过无名指点,是以精绝奥妙,只是对上无名,真的是没一点胜算。步惊云虽说人剑合一,但是无名早已修得天剑。剑赋有云:“形而上剑,旷古无人。万剑敬仰,奉若天神。”要不是绝世好剑乃万剑之剑,气魄慑人,步惊云怕是走不了几个回合的。所以说,步惊云你是好样的,能跟武林神话打成这个样子的,当今武林屈指可数!你虽败尤荣啊!看着无名赞叹地拿走绝世好剑,步惊云愤懑不已,却也阻止不了。没有绝世好剑,杀雄霸的计划也就泡汤了,步惊云的脸色黑如锅底。这时,温弩姗姗来迟,堪堪只见无名的背影,只能对着步惊云着急地叫道:“主人……”步惊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杀气腾腾,这是在迁怒了。聂风都替温弩觉得委屈,他安慰性地拍拍温弩的肩膀,唉,你来跟没来其实真的没区别,多个炮灰而已。别说你了,就是少爷我也没有插手的余地,总不能一刀砍下去吧?话说,武林神话就是成功率高啊,之前,剑贪、傲剑山庄、还有天下会,谁不觊觎绝世好剑,可谁都没能拿走。神话你一出手,步惊云就吃瘪了,果然是名不虚传。==!步惊云绝不甘心绝世好剑被抢走,这么多年来也没人敢跟他抢东西,这还是头一次,着实气到了,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剑拿回来。三人继而奔上了追债的道路。本来聂风还想说,无名住在乐阳镇中华阁,我们可以去守株待兔。步惊云摇摇头示意不必了,他带着聂风在一家酒馆停下,两人进去叫了壶酒和小菜。步惊云吃得不紧不慢,聂风不禁纳闷道:“我们不追了吗?”步惊云只道:“不急。”正在这时,无名竟然踏进酒馆。他坐下后,很快发现了步惊云、聂风二人,略略诧异,继而了然一笑。聂风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步惊云道:“无论绝世好剑在哪里,我都能感觉得到。”聂风在风中凌乱,这分明是人形跟踪器吗?当夜,无名在这家小酒馆住下。聂风、步惊云当然也跟着住下了。夜间,步惊云表示他要去偷剑。温弩从窗口探进来一个脑袋,激动地说:“请主人带上小人吧。”步惊云无视他,直接出门了。步惊云也没换夜行衣什么的,相当高调地去无名的窗口守着了。半天没发现有什么动静,屋里也黑漆漆的,而绝世好剑就在桌上,无人看守。步惊云没管多少,从窗口跃进去,打算拿起剑就跑。步惊云顺利拿到剑了吗?当然不可能!无名从黑暗中如狩猎的猛虎般跃出,与步惊云闪电般交手数招,最终以步惊云被打出门外结束。温弩护主心切,举着把刀对无名道:“快把绝世好剑还给我家主人!不然别怪我动手了!”无名看着他不语。聂风看得头疼。温弩正打算上了再说时,聂风及时出现制止了。他就知道今晚会是这种结果啊。聂风拱手对无名诚恳道:“前辈的行事作风,当是英雄豪杰,晚辈从来就是折服的。不过,晚辈只想问前辈一句话,您究竟是如何判断我云师兄就一定是那心术不正之人?要说云师兄杀人太多,可因前辈而死的亡魂不比云师兄少吧?”无名目光如炬地看向聂风,聂风举目回视,不避不闪。聂风说的一点没错,善恶标准怎么就是你一个人就判定了呢?放到现代,还要有陪审团呢。不过把你们俩放到现代,那还真是犯罪了的,可惜由于是古代人过了诉讼期,逃过法律的制裁。聂风胡乱地想,那我不是也一样吗?唉,可惜就算没有法律上的制裁,也会有良心上的谴责。所以就算是武林神话也只想隐居避世。无名听了聂风一席话,不是没有触动的。他良久地看着步惊云,此人心性坚定,器宇轩昂,整个人虽然冰冷,眉宇间却坦荡,的确不像是奸邪妄佞之辈,而能令绝世好剑认其为主的岂会是泛泛池中物。步惊云道:“风别跟他废话,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绝世好剑拿回来的!”把话撂下,云少爷拖着聂风转身就要走。这时无名出声叫住他们,他思索片刻后已然有了打算,对步惊云道:“那好,我们就打个赌,你要是赢了,绝世好剑就还给你。”步惊云爽快道:“好!赌什么?”无名道:“别急,你们先随我去弥隐寺见不空大师。这把绝世好剑沾满了你的杀气,需要用佛掌净化。”步惊云当下表示愿意即刻前往。聂风却问道关键处:“要是云师兄输了呢?”无名道:“那他就要跟随不空大师修行十年,我相信这对他又好处。”步惊云道:“你的条件我都答应。”聂风心下也放心了,输了也就有期徒刑十年,还好,没缺胳膊少腿的。只有温弩小眼神幽怨,念叨:“主人,我不要吃素,我不要吃素……”结果他被大家毫不留情地无视了。第二天清晨,四人便出发去弥隐寺。不得不说,就算是无名也会识人不明,这一行到底是不会太容易的。这就好唐僧去西天取经,得过九九八十一难,走得太轻松,观众是不感兴趣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