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实在想不出八福晋好听的名字了,大家凑合吧。。捂脸。。。)

  情势这般变化完全在胤誐臆想之外,本来觉得胤禩不会同意自己把筱白带进来就没有告诉他,一翻好意的让两人相见,却不想遇到了八福晋,后悔不迭。

  “哦,八嫂,这是小白子,刚进宫,胆子小,”胤誐一步跨到郭络罗氏与筱白之间,打圆场,转头对筱白怒喝,“又忘了规矩了吧,还不给福晋请罪。”

  筱白穿越过来后最大的心理障碍就是八福晋,说她人凶也好,说她是胤禩的发妻也罢,总归见到她就觉得害怕,属于宁绕二里路,不见君衣角的心理。

  扑通跪下,连连磕头,“奴才错了,请福晋责罚。”

  趁着郭络罗氏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筱白身上,胤誐赶紧再给胤禩使眼色,让他把郭络罗氏支开。

  胤禩看着胤誐挤眉弄眼、表情焦急虽不明白这个小太监到底如何来路,也寻思着先把郭络罗氏支走为妙。

  “兰玉,你”

  胤禩的话还没有说完,郭络罗氏已经托起了筱白的脸,冷笑,“好一张俊俏的脸啊,这小公公莫非是个女的?”

  胤誐看到郭络罗氏的样子,下意识的往胤禩身后靠了靠,心道,完了,这下梁子结大了,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十弟,你这是何意?”郭络罗氏的话刀子一般,胤誐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可怜巴巴的扯了扯胤禩的袖子。

  “八爷,难道是您的主意?”通过扯袖子,战火成功的蔓延到胤禩身上,后者无奈的看一眼始作俑者的两人,后悔没有嘱咐到他俩“不准乱来”。前些日子明明听说了筱白偷着跑去胤禛府邸的事情,还是没有及时警告胤誐,当然,他也得承认,心底对这事还是有些小小的嫉妒的。

  “先起来吧。”胤禩先把筱白扶起来,筱白自觉地退到他胤誐身后,典型的鸵鸟政策,眼不见,心不怕。

  “怎么不说话啊,格格大老远的跑来不是来看八嫂我的吧。”郭络罗氏紧追不舍,看来不把筱白逼出来大骂一顿是不罢休了。

  想想当日中秋宴上八福晋一人力战惠妃与大福晋两人仍不落下风,筱白默念“忍、忍、忍”。

  “八嫂莫生气,筱白是在上书房呆的腻了,我正接着皇阿玛圣旨,看她可怜就顺便带她出宫看看的。”关键时刻英勇救美顶罪的还是胤誐。

  “十弟,我怎么听说木兰秋弥的时候,八爷与格格走的已经比较近了,为此还受了伤。”郭络罗氏冷哼,等着胤誐的解释,看到胤誐语噎,又附送了他一记冷哼,哼的胤誐心头直打颤,再也不敢与八福晋顶嘴。

  “格格怎么不出来跟嫂嫂我解释下呢?”她走近一步,胤誐与筱白就倒退一步,没几步就倒到了门槛上,这下真的逼到墙角的感觉了。

  胤禩一直看着三人不语,有些不理解平日里嚣张过头的筱白为何不敢出头为自己辩护,反而一直躲在胤誐身后,要知道胤誐天生怕的就是郭络罗氏这种强势的女人,不被她制住才怪。

  郭络罗氏绕到胤誐侧面,直直看着筱白,眼神带钩,恨不得剜出筱白一块肉。

  看到筱白马上就要吃亏,胤禩也坐不住了,“行了,十弟是来传皇阿玛的圣旨的。”

  郭络罗氏后退一步,“倒是把这茬给忘了,八爷、十爷若要办公,臣妾就不打扰了。不如臣妾与筱白格格去正厅一叙,我可有好多话要问妹妹呢。”

  想着郭络罗氏阴险的用心,筱白心里回了她一句“问你妹啊”。这是要杀人灭口啊,单独一叙,最后说我喝茶呛死的都有可能,我要是跟你走了直接走上了西天路啊。警察叔叔说了,人少的地方不能去。

  如果郭络罗氏不苦苦相逼而是冷讽几句就撤的话,她绝对是个胜利者。筱白只会唯唯诺诺的低头挨骂,心里还有自己是第三者的疑惑与别扭。可现实太骨感了,郭络罗氏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中豪杰,看到情敌居然跑上门来私会,肺都气炸了,脑子也就抛弃了理性的约束。

  她的强势让筱白的心理防线轰然崩溃,紧接着就点燃了她那弹性十足的性格,开始冒出闪亮的光辉——筱白生气了。

  大事不好,胤誐也顾不得惧不惧郭络罗氏了,筱白是他带来的,如果被八福晋欺负了,那他以后还真要活到老学到老,在上书房待一辈子了。

  “八嫂,我管八哥拿了信就走,不用了。八哥,信呢?”胤誐急着走,想着离开这鬼地方。

  “十弟不忙,八嫂好久没见你了,也是想的紧,待会儿也想与你小叙呢。”看胤禩要插话,郭络罗氏赶忙先把胤誐拦下来。

  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筱白缓缓从胤誐身后踱出来,对着八福晋礼貌的一笑,“既然八嫂如此想念十哥,不如先去十哥一叙可好?”

  先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转眼的功夫就蹬鼻子上脸了,郭络罗氏的脸刹那就黑了几分,可她也算是老江湖了,对付筱白这种菜鸟那是毫不畏惧。

  “哟,筱白格格是想与八爷小叙吗?”郭络罗氏带着冻死人的语气盯死筱白。

  这算什么,姐穿来之前混迹于近乎惨烈的医患关系中早就造就了心如止水的佛家心态,虽未看破红尘,看你这风尘倒是遮不住姐的眼,筱白心里定定神,准备绝地大反击。

  看筱白脸色的脸色就知道,这丫头要玩大了,胤禩走过来,将筱白挡在身后,对让郭络罗氏回卧房休息。

  本来是为了保护筱白,可人家不愿意了,‘怎么,只准我挨骂,不准我骂人啊!’心里转不过弯的筱白绕过胤禩,直接与郭络罗氏面对面,“八嫂,您这记性可真不好,不是您说的想与十哥小叙吗,怎么就成了我与八哥小叙了呢。”

  拐着弯儿的骂人谁不会啊,差别就是有胆没胆的事儿,冒了烟的筱白胆子瞬间也大了不少,已经不畏惧八福晋了,反而如一只小豹子,急着冲上去打一架,好出口恶气。

  “看来流言不假啊,格格也不怕委屈了自己。”郭络罗氏强装镇定,筱白看不出不代表她看不出胤禩向着筱白,心里自然更是生气,可有胤誐在,又不好当众发作。

  “流言?什么流言,不过八嫂,既然您都说是流言了,信了岂不是失了您的身份。”筱白确实不知道什么流言,她也四处打听过,除了胤禟、胤祯等人,外人的确不知道她与胤禩的关系,如果八福晋知道的话,突破口应该在胤禩身边的人才对,那这就不是流言了,你这是雇佣的私家侦探。

  “看来上书房的太傅们得加点《妇德》了,这阿哥、格格们的教育是越来越松了。”

  轰~

  郭络罗氏这等于丢下了一颗炸弹,这下就算胤禩也不能容忍了。胤禩冷冰冰的看着她,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你马上回卧房,从现在开始禁足。”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