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女娲娘娘听得伏羲关于天道与鸿钧的关系的叙述和猜测,心中掀起巨浪。如果按伏羲猜测的那样,那众圣都只是天道,鸿钧博弈的棋子,好像还是必须舍弃的棋子。女娲心中虽然不信,但是不得不警醒。

  如果不是头顶上有鸿钧道人压着,众圣绝对不会为争夺天地的霸主地位大打出手。唯一对天地霸主有兴趣可能就是原始,其他圣人的道不在此。

  龙汉初劫还只是隐藏在幕后做看客,不曾参与进去的圣人们,却在巫妖劫之初,身影就不断显现,到大劫之后,圣人也是接连出手。仔细想想,大劫很像有人操控着。巫管地,妖掌天,这是鸿钧道祖定下的规矩,这大大刺激到了巫妖二族,加速了巫妖决战。如果不是鉴于圣人们的压力,帝俊和帝江两个人绝对不会急急忙忙开战的。圣人们更是因为要维护天地才参加天地大劫。虽然到那时巫妖绝对大势已成,胜者一定会成为天地主角,会对圣人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圣人并不会失去超然地位。而且众圣间的矛盾好像也有鸿钧道人的手笔。女娲娘娘下定决心,不再参与众圣间的争斗,要全力提升修为。

  女娲娘娘看着伏羲说道,“好的,如此我去找太上师兄商榷一下,派人到北冥寻鲲鹏道友。”

  “娘娘,吾人族之地皇,人皇还需圣师教导,请转告太上圣人。”女娲娘娘深深看了一眼伏羲,便起身前往太清天。

  伏羲也起身离开女娲宫,继续自己的成皇之旅。

  女娲娘娘来到太清天,老君看着女娲,言道:“师妹的来意,吾已知晓。你我二人手中没有可以说服鲲鹏道友的人选,原始师弟门下副教主燃灯道人却是我道门唯一的准圣。但由燃灯道人连同女娲门下弟子前往!”

  女娲娘娘略微沉思,便点头应允。

  “如此,十日后门下弟子北冥之海相见。”老君言道。

  十日后,北冥海。

  一道虹光自天边而来,一个身着紫色道袍,身背巨大葫芦的身影停留下来,微微向空中一个淡然身影鞠躬:“女娲娘娘座下散人陆压见过玄都法师。”

  玄都法师还礼,平静而自然。陆压道人那尊贵至极,风华绝代的气势,却遮不住身边玄都法师的平淡的风姿。

  “看来玄都法师是深得太上圣人真传。”陆压心想到。

  “二位已经到了,那我们去拜访鲲鹏道友吧!”燃灯道人在玄都法师和陆压道人的注视下,慢慢显露了身影。瞬间一股灭寂之气就摧毁了二人的气场,将两人彻底压制,随后气势立刻收了起来。两人愕然,终究知道金仙与准圣之间差别究竟有多大。

  二人常年跟在圣人身边,按说不会有太大感触。但其实到了圣人那个阶段,他们已返璞归真,就像人站在海边一样,大海深不可测,但是看到的只是平静的海面;而想燃灯这样的准圣,就像人站在奔腾的河流上一般,仿佛随时会掉价河流里一样,没有安全感。二人收了气势,紧紧跟着燃灯道人前往北冥宫。

  “鲲鹏道友,贫道燃灯前来拜会。”在北冥宫前,燃灯道人清亮的向鲲鹏喊道。

  就听到从北冥宫中传来一声“燃灯,你我交情向来浅薄,不用,说漂亮话,有什么事说!”

  一个人影从大门走出。鲲鹏不愧妖师之名,一身黑色紧身道袍,迈着坚定的步伐,身后仿佛有千军万马拱卫而出,一股强悍到极点的气势喷涌而出,令玄都,陆压有窒息之感。

  二人瞬间祭出法宝,一股玄奥之气从两人身上升起,与鲲鹏的气势相抵。

  鲲鹏意外的看了他们两眼“原来是太极图和聚妖幡,怪不得你们可以抵挡我的气势。不过仅此而已。”

  鲲鹏道人随后看向燃灯,这里能做主的就是和自己同为准圣的燃灯了,那两个小辈还没有和自己平等对话的机会。要是让两个小辈做主,那就是来打脸的。

  “道友,我等封太上圣人,原始圣人,女娲圣人法旨前来。是为借阁下河图洛书一用,以全伏羲道友之道。伏羲道友成道之日,河图洛书当即返还。”

  鲲鹏在听燃灯说话期间,十分留心陆压的神态。因为刚刚从陆压身上感到了金乌的气息。可是陆压听到河图洛书时,情绪一点波动都没有,实在不像是金乌后裔,陆压是谁?鲲鹏一瞬间迷惑了。

  听燃灯说完,鲲鹏细细思量,不借可能要大打一场,虽不惧燃灯,但是燃灯差自己却也不多,算上两个手持先天法宝的圣人弟子,会给自己造成一定麻烦。虽然自己可以赢,但是那就是生死相搏了,两个圣人弟子绝对会陨落,那自己才是天地间无容身之所。借,不用争斗,还可以获得女娲圣人的好感,说不定以后还可以求避于女娲圣人,只不过会失掉颜面。

  “我鲲鹏在大战中逃脱,就已经将颜面丢个干干净净了,没有什么脸面可讲了。”鲲鹏自嘲的想着。

  “圣人法旨,鲲鹏不过不遵,”鲲鹏言到,“如此即刻将河图洛书奉上。”

  燃灯听闻,也是心神大定,果真和鲲鹏起了争执,自己虽说打不过,但也能跑得掉,到了自己这般修为,不是谁都可以灭的掉的。但是两个小辈自己是绝对护不住的,到时鲲鹏固然死定了,自己也不见得会有好果子吃。现在最好,鲲鹏把法宝相借,自己顺利完成圣人交待的事,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啊。

  伏羲这两天天天到河边转悠,想发现“龟背河图,龙马洛书”。伏羲回来后,细细想想后世的八卦,想一步登天,却发现后世自己就是普通人一个,不是兼职神棍,对于八卦的理解仅仅限于“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离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风,兑代表泽”,还有什么四象四方的。如果没有河图洛书,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创造”出八卦的。

  一开始是因为记忆里伏羲成道有河图洛书,河图洛书只是载体,并不是不可或缺,请女娲娘娘帮助是以它为借口,暗里告诉女娲娘娘一些隐秘;而现在自己如果没有河图洛书就不可能完成先天八卦,就不可能成道。后悔啊,后世的自己不是个神棍,也没好好学学《易》,都是伏羲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啊!

  所以,伏羲这两天,时不时就在河边徘徊,等着河图洛书的出现,不断的念叨着。

  “哗啦”一声水响,在河里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白龟,看着尊荣华贵,贝壳中央拖着一副图。天空中传来一阵似龙非龙,似马非马的叫声,一匹长着龙角,身披龙甲的马背着一卷书从空而降。

  “河图洛书。”伏羲惊喜的大叫,急忙接过。白龟,龙马随即化作两股精光飞进河图洛书中。

  伏羲二话不说,将自己记忆中的八卦图画在河图上,仅记得的几句八卦歌印在洛书上。只见河图在伏羲的图上自行推演,形成完整的八卦。中心出现一个太极圆盘,伏羲八卦推演完成,化作一道精光射入伏羲的眉心,在伏羲眉心部位形成一个八卦图。洛书根据伏羲提供的两句口诀,和完整的八卦图,也推演完整八卦口诀。口诀从洛书上浮现,一个个涌进伏羲的脑海。

  伏羲开始默默推演八卦,头顶浮现八卦图。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四起,一阵阵青雷不断的落在八卦图上,看来天也在阻止八卦的诞生。忽然伏羲双目一睁,大笑道:“吾道成矣!”八卦图冲天而起,射入天空,天空豁然开朗,如雨后晴空一般,一道功德从天而降,一分为三,最大一份被伏羲所得,其余两份分别被河图洛书所得。看着河图洛书,伏羲一拜,随后对北冥方向说道:“谢鲲鹏道友成全!”说罢,河图洛书就化作一道金光返回北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