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从威尔舅舅的房间出来,事情被这么一搅合,我什么睡觉的心情都没有了。玛拉应该还在我的房间呢。我到房间看了看,玛拉挂着一脸的泪痕,倚在床边睡着了。我无奈地直摇头,把她打横抱起,放在我自己的床上,用湿毛巾擦干净她脸上的泪痕。走出卧室之后,我直接去了实验室。

  这次来实验室并无特别的研究目的,只是因为郁闷而需要调整一下心情。我仔细看了看展示柜里的展品。似乎除了那个花了我十几年心血的东西,其他的研究都已经完成了。我站直身子,走进生物研究室,想去扫一眼蓝色蔷薇的研究。

  到底是因为什么,威尔舅舅……不,母亲大人才会不同意我和基斯结婚呢?一向疼爱女儿的威尔舅舅还因此火爆得甩了玛拉一巴掌?我郁闷了,头一次发现我原本感觉挺好使的脑袋原来并不灵光啊……

  我粗略地看了看以前研究的结果报告,眼睛转了几转,把之前制造出来的蓝色蛋白质从冷藏柜里拿出来,丢进蛋白质工程仪,按下开关,一分钟后,提取到了上亿条DNA单链,加入用于检验DNA的二苯酚试剂。而后拿来另一支早已保存有未变异蔷薇的全套遗传信息,用仪器分成了单链。

  我拿着两支试管,盯着它们,发起了呆。之后,应该怎么做呢?

  啊啊,为什么这个神奇的世界,到处都是疑问啊……

  “米拉姐姐!”玛拉突兀的叫声吓得我手一抖,两支试管就这么——悲剧地掉在了地下……

  “玛拉!”我使劲拍打着胸口,暴吼一声,“你这样会吓死我的,玛拉!”

  玛拉不以为意地打着呵欠,“要是这么容易就被吓死,那我就得怀疑一下这位到底是不是我的米拉姐姐了。”

  这句话还蛮中听的。我的脸色缓了下来,声音也放柔了,“不去睡觉来干什么?”

  “米拉姐姐你也没去睡啊。”

  “我睡不着。”

  “父亲大人真的不让你和基斯结婚?”

  “嗯。”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基斯知道原因了吗?”

  “应该还没知道。”

  “这样啊……”玛拉似乎低头思考了好一会,忽然眼光一闪,指着地面惊讶地叫,“米拉姐姐,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转过头,同样呆鄂地看着地面。地上原本乳白色的悬浊液在渐渐地变蓝,愈变愈蓝,最后几乎成墨色了。我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难道,难道……半晌,我才机械地叫道,“玛……玛拉,显微镜,我要显微镜!”

  玛拉连忙按下实验桌上一粒绿色的按钮,分子显微镜缓缓地从天花板上的储存室降落下来。我忙不迭地取了地上的样液,就着显微镜观察起来。

  “天啊,它们……它们居然全都配对了!”我不可思议地喊道。

  一夜未眠,我好不容易在天刚亮的时候小憩了一会儿,就被玛拉的怪叫声吵醒了。

  “诶,我什么时候睡着的?”玛拉使劲揉着睡眼,一身睡气,“你的研究怎么样了?”

  相比起美美睡了一大觉的她,只休息了半小时的我明显精神更好,“控制合成蓝色蛋白质的基因一直都在蔷薇的遗传物质里面。”

  “什么意思?”玛拉一直都是学文科的,又是法律专业,自然对这些生物专业的问题不了解。

  “简单点说,之前蔷薇有变蓝的迹象,并不是因为变异,而是用了点残酷的的手段让控制合成蓝色蛋白质的基因表达而已。”

  “……不明白。”

  “ATPPH5689.”我继续说了一个她听不懂的专有名词,“蔷薇在受到极尽伤害的时候释放的一种稀有的生物碱,而控制合成蓝色蛋白质的基因——恰好就在启动密码和ATPPH5689基因之间。”

  玛拉的脑袋上开始掉黑线。她因为嘴角抽搐而沉默了一下之后,忽然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哈哈,怎么样,感谢我吧。要不是我,你根本不会想到将它们混合,更别说发现那个基因根本就在蔷薇里面吧。”

  “的确,我的确应该谢谢你。”我温柔地笑,“玛拉,我的好妹妹,是谁允许你在姐姐我的实验室里睡觉,然后口水浸湿我的实验桌的?需要姐姐我帮你赏她一拳吗?”

  “啊?呵——呵呵……”玛拉明显愣了一下,在看见实验桌上那道还在闪着耀眼光芒的痕迹时,立刻打马虎眼。

  我的车子留在机械组,今天早上当然是基斯负责把我送回去。我兴高采烈地跟他说出了关于蓝色蔷薇的发现时,他只是笑笑,并未说一个字。刻意掩饰的冷漠让我的心情又低落起来。

  “基斯,昨晚威尔舅舅……”我装作不经意地开口。

  “小蕾,到了。”基斯侧过脸,明显是不愿意我提到昨晚关于威尔舅舅的事。我一笑,那就不要提起好了。

  “基斯。”我叫了叫他。

  “嗯?”他转过了头。我立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我想,现在我的笑容应该是挺迷人的吧,不然。基斯怎么看呆了呢。

  “早安。”我笑了笑,拉开车门走下了车。

  夏日,舒舒服服浸泡在稀释海水中的莲花格外精神。

  我一只脚才踏进办公室,玛黎瑞亚就迎面冲了过来。我无奈地一闪身,躲开了她的冲锋跑。她也不甚在意,只是兴奋得如同被金元宝砸中,“米拉,米拉,上一次副组长的参选,你被选中了!”

  我先是一惊,然后一喜:“真的?”

  “当然,被骗的是傻瓜!”

  “你!”吸了一大口气,脑部充氧,我还是明智地选择不和她计较。

  “还有啊,组长叫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她笑眯眯地再追加了一句。

  晚上刚回到家,还没放下工作包,琉勒就立刻迎上来把我叫到了哥哥的书房。

  “哥哥,什么事?”我推开门,直接走进去坐在了哥哥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自家兄妹,用不着事事客套。不过,今天的哥哥看上去似乎比较高兴。看见我进来,他噙着一丝笑,把一样东西“啪”的一声扣在了我的手腕上。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只卡地亚水晶镯子。

  “今天怎么那么高兴,不会是嫂嫂又有孩子了吧?”我毫不客气地一跳,坐上了他的办公桌,笑着打趣他。

  “今天的确有三件值得庆祝的事。”哥哥摸摸我的头,“第一,祝贺你在你的蔷薇研究上取得进展;第二,祝贺你终于凭着自己的实力争取到副组长的位置。”

  我瞪大眼睛:“哥哥你怎么那么早就知道?我还打算用完晚餐再跟你说的!”

  “早?今天一大早,玛拉就为这两件事嚷嚷得全王宫里的人都知道了。”

  “第三是什么?”我的眼皮跳了跳,我赶紧捂住。

  “英方与我国警方已经查出花钱买人来刺杀你的人了。”哥哥翻了翻文件,递给我,“那个人是一个名为‘黑狼’的恐怖团体的一个组织成员,‘黑狼’从联合国航天那里窃取到了蔷薇纤维的资料。警方已经秘密在他们聚会的时候将其一网打尽了。”

  我两眼放光,看了看资料,果然如此,而且这个名为“黑狼”的团体规模还不小,多次刺杀妨碍到他们的高官和行政重要人物。

  “这下哥哥和我都应该已经安全了吧。”我心情愉悦。哥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捏捏我的鼻子,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这次的事情极其机密,不能外泄,基斯也不能,知道了吗?”

  “为什么?”

  “丫头,还听不听哥哥的话了!”

  “可是哥哥你总要把原因先告诉我啊。”我咕哝了两声,“奇怪了,哥哥,威尔舅舅不允许我和基斯交往,你也不许把事情告诉他。基斯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忽然这么疏远他?”我顺眼瞥了瞥右手,猛地呆住了。基斯……基斯送我的订婚戒指呢?

  “怎么了?”哥哥觉察到了我神色的不妥。

  “我的订婚戒指掉了。”我苍白了脸,转身跑了出去,“一定是回来的时候掉的,我去找找。”

  “明天再去吧,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哥哥的声音追着我到了房间外面。

  我懒得回应了,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抽屉找出探测仪——这是一款集声波、电磁波、电磁感应于一体的新型探测仪,也就是我那时在草场上测量精密度的那一款。我戴上镜片,插上耳麦,匆匆忙忙地冲出家门。

  我沿着回家的路线一路找去。该死的,为什么偏偏今天下班后不马上回家,还要兴致盎然地满街逛。我懊恼了一阵,继续低头搜索。

  找到步行街外面时,一个极熟悉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入了耳麦。我愕然地抬起头,恰看见不远处基斯的车停泊在路边,而基斯他本人则在驾驶座上打着电话。有点好奇他和什么人打电话,我调了调频率,把探测仪对准了他。电话那边的声音和基斯的嗓音清晰地传入耳际,我小小失望了一下。对方居然只是基斯的父亲——阿格拉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