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是沈星惧怕慕静笑,只是沈星看不懂这个慕静笑,所以不会与他交心相谈。对于这样的人,沈星自会淡然处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然不会成为朋友,那便不必热心以待。

  慕静笑见到沈星拒绝了他,也不作怒,只是笑道:“看来沈兄有要事办,今日我是扫兴而归了。也罢,如今刚入山门,有诸多琐事末了,我们来日再聚。”说完之后,不再理会,只当远去清风,不挂心上。

  “慕静笑的笑让我感到一丝的惧惮,他温和的神色背后深藏着让人恐惧的力量。”阿牛在沈星背后低声轻言。

  “你也小心为上,他绝非表面那么简单,如果让我在他和冷煞少年中选一个对手,我会选冷煞少年。”沈星也是低声对着阿牛道。

  “哼,良禽应当择优选主,你们坐享祥鹤,不知你是否够资格?”冷煞少年哼道。他对沈星等人有着祥鹤坐驾,非常反感。

  未筑得星台的弟子竟被赏赐祥鹤,而他却只是拥有赤鹫,这相对来说低了对方一阶。虽然他会比三位少年年长少许,但他却不是这几个少年所抗衡的修士,他已经站在这几位少年渴望的阶位之上。

  “你是何人,我们有没有资格还轮不到你来指点吧。”左相延对着冷煞少年怒道。

  “记住,我叫司空敌,接下来十招将你等击落,来日报你今日之耻时请便,我随时恭候。”

  司空敌说完便让脚下赤鹫冲向沈星三人,邪邪一笑,就如看到三人坠地之景一般。

  “秒杀你丫的!你要是敢过来的话!”阿牛气不过指着司空敌喝道。

  司空敌没有多说,凝聚星力,双手如钢铸一般结实,他不想在此外多作纠缠,能速战速决是最好不过,蓄力一击,也许能将几人打落。他如今有二十一岁,已经筑造星台,算是一个绝顶的天才,不相信对方几个能够抗拒这一拳。

  前行的沈星感到如芒杀气在背,不禁一怒,回头看着司空敌,双眸凝现厉芒,慑人神彩。双眸冷厉,直视司空敌双眼,杀意顿现,司空敌身形为之一顿,在那一瞬间心神轻震。

  司空敌看到沈星双眸之厉,心中一颤,似是在沈星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末世,仿佛听到了为自己而诵的葬歌。

  司空敌毕竟不是泛泛之辈,混身煞气大盛,让他脚下厉禽赤鹫都有一丝不安,呱叫了一声。

  司空敌也在这一刻煞气冲顶,清醒过来,之后冷汗直冒,也许只有他知道刚才的危险。

  如果有人趁他失神,抓住那一瞬间出手,那么绝对可以将他击杀数次。高手过招,一瞬间便可定胜负,更不用说那一瞬间他毫无还手之力。

  这也是司空敌大意,他本来是煞气丰盛之辈,对这些慑人心神之法最具有抗拒之力,不是一般人可突破他的心神的。如果他知道沈星精气神非同凡响,不是一般星台强者可比,那么结果也是有所不同。

  当然,身为少年之王,一身本领都是在同辈之上打斗出来的,经历了无数次挑战才脱颖而出。司空敌可不单单把问题归于自身,他知道这也是沈星的心神强大所致,最起码他有着令自己心悚的手段。

  刚才那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在其他人看来两人不过是相视一眼。但在司空敌的感知里,那比经历一场激战还危险,还漫长。

  “多有得罪,打扰。下次相遇,必定全力以赴。”司空敌不再对沈星等人纠缠,拱手相让,说完煞气收敛少许,骑着赤鹫笔直向前而去。

  “真的被秒杀了……”身后慕静笑浅笑顿止,来回看着沈星与司空敌,疑惑不解。他不知道这两者之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刚才司空敌落了下风,而且是在一瞬间就分出了高下。

  “难道司空敌认识沈星,而且沈星之前败过他?能让司空敌见面便认输的人应该不多吧,那么沈星在究南山外是拥有比司空敌更高的身份?”慕静笑摇头想道。

  最终他想不出什么原因,再次浅笑前行,但心里已经默念着沈星之名。

  这人不简单!

  在前面平淡如水的莫如月也回头一顾,看到了司空敌一瞬的惊骇。她那神彩飞扬的双眸似乎可以看透沧桑,穷尽古今,整件事情如若在她的眼中完全演译。

  最终她猜到了少许,也不作声,如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直向功勋厅。

  身后的左相延与阿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场风波就这样在一瞬间风平浪静,如若刚才的一切只是幻境。

  左相延与阿牛也不知道这是沈星那回头一顾所造成的结果,他们不知道沈星的心神有多强,只知道沈星比内功之人都强便是,但比星台强者还是不如。

  司空敌在刚才动手之时,明显动用了无边的星力,这便是活生生的星台高手。如果不是有比他更强的出现,想必他不会收手,徒增败耻。

  “也许这武院之中有高人监视,喝止了司空敌,让他不敢造次。”左相延心中如是想着。

  “老大,那个司空敌怎么骤然止手,他应该不是那种嘴上说说而不动手的人啊,我明明感觉到他誓要把我们打落于地的。”阿牛不明所以问着沈星,最后还打趣着对沈星说道:“难道老大神威大发,看了他一眼,他就萎了啊。哈哈。”

  “对呀,他就是给我看了一眼便怕了。”沈星也是低声笑道,有些事情你说真的的时候偏偏没人相信于你。

  “你就吹吧,你以为你有爷爷那么厉害啊。”阿牛不信地道。

  “走吧,不要理会他们了,他们暂时是不会对我们造次的了,全速飞向功勋厅。除了我们这边这几个人,其他方向也有好多人过去,我想他们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同样有着优越的待遇。”沈星看着四方道。

  当他们降落功勋大厅之时,那里也聚集了十来个入门弟子,每一个都神气飞扬,想必都是一区之中的少年王,有着不同凡响的韵味。

  根据奖励制度,左相延现在二十出头,已经属于二十到二十五的分配,有着九千多的力量可获四百功勋值。阿牛力量八千也可获四百功勋值,距离他们两个所心仪的武器只差一丝就可兑换。

  而沈星力量也是九千多,可以获得八千的功勋之值,而兑换厅之中所有的灵宝级装备都不会超过八百之数,也就是说沈星肯定能换到一件灵宝级的装备,这也让阿牛两人羡慕不己。

  轮到三人领取功勋值时,阿牛快速上前,召唤出身份晶石,递给工作的少女,也催促着两人道:“都拿出晶石吧,我们取了之后赶快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可以兑换的,现在人很多,说不定被换走好东西呢。”

  沈星左相延两人也是交出身份晶石,不一会发放功勋的人员便完成手续,对着他三人道:“你们的功勋已经发放完成,你们已经认主成功,可以随时感受到里面的功勋之数,请问还有什么帮忙的吗?”

  “谢谢,没有了。”沈星三人退了出来,再次召来祥鹤,飞向兑换大厅,说不定看中的东西会被其他人抢了个先,所以他们快速起程。

  来到兑换大厅,沈星拿了一份兑换单,直接对着兑换人员道:“请帮我取来这两件武器,我们现在要兑换,谢谢。”

  “好的,马上给你取来,流光棒是六百功勋,飞云剑是五百五十功勋,一共一千零五十的功勋,确定吗?”台上少女清秀的双眼看着沈星道。

  “确定。”沈星再次确认道。

  “老大,我们还不够那么多功勋,如果你想用你的功勋来帮我们,我是不会接受的。这里任务众多,我们只需花些时日便可赚够功勋。”阿牛上前拉住沈星道。

  “对,沈星好意我心领了,我想你也有心仪的装备,先买了你心仪的武器吧,我们不用几天也能换上自己的。如果你现在给了我们,我想你所剩下的功勋也不多了吧,想换一件适合自己的想必不够功勋。”左相延也是对着沈星道。

  “你们且听我说,其实这些灵宝装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你们也是见过,以我这双拳,还需什么灵宝武器吗?如果要武器,也不是这一级别的武器,我需要更强的武器,而那些武器不是我现在可以兑换的。”沈星笑了笑道。

  “现在帮你们兑换了流光飞云后,你们实力大增,我们出去历练试练等成功机率肯定也增加不少。所以回报的功勋也肯定多出不少,等赚多了功勋,说不定我还向你们要功勋兑换武器呢。而且现在这么多入门新生,都要兑换一把利器,流光飞云可是两把非常突出的武器,错过了就不会再回来的。”沈星劝说着两人。

  一番劝说,两人终于接受了沈星意见,他们也是明白其中之理。

  两人拿着兑换过来的武器,爱不释手,抱在怀中察看不停。流光棒与飞云剑可是灵宝级别的武器,可以供给一般筑得星台及至突破星台的强者使用,威力超凡,就是星台高手也不敢受其一击。

  “帮我兑换流光棒,这是我的身份晶石,里面有六百功勋。”就在这时,一位高大少年冲了进来,对着兑换台上那位少女道。说完将他的身份晶石递给了那位少女,眼巴巴地看着她。

  “那把流光棒我要了,我出七百功勋。”不等那位少女开口,又冲了过来一位雄壮少年,把身份晶石交给秀丽少女手中。

  《非常想念推荐票的味道,有木有大大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