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房门打开,秦香莲让这个想进来的人走进赵雅萱的视线之内,赵雅萱发现,这也是一个中年妇女,看样子和秦香莲有几分相似,只是比秦香莲要大上一点,从外貌看,这后到的中年妇女比秦香莲多了一点狠辣之色。而且,她的眼中似乎还略带悲伤。

  当赵雅萱将眼光在对方的身上流连的时候,她也是很没有什么顾忌的在赵雅萱身上看来看去,当她第一眼看到赵雅萱的时候,眼中似乎闪现出一丝惊讶,她应该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赵雅萱。

  赵雅萱听到秦香莲对这位后到的中年妇女说道:“姐姐,你怎么来了,客栈里不是还有很多人吗,伙计们还需要您的指引干活呢。”

  这个后到的中年妇女原来是秦香莲的姐姐,赵雅萱在梁山时候的干娘——秦玉莲。

  赵雅萱如果还没有失去记忆,自然不会认不出这位当时在山寨中对自己很好的干娘了,但是,现在,赵雅萱看到对方,就像是在人来人往的路边看到的路人甲一样,对她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只听得秦玉莲说道:“哼,如果不是我有急事找你,到你这里来,还不知道,我的妹妹原来也准备养个小白脸呢。”

  啊,我这姐姐,竟然没有想到这就是赵雅萱啊,秦香莲在心底暗道。正要向姐姐秦玉莲说明情况,却听到对方的一阵惊呼。

  “你怎么长得和我那干女儿一模一样?”秦玉莲向赵雅萱说道。

  “姐姐,你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啊,现在在你眼前的就是赵雅萱。”秦香莲过来,拉住姐姐的手,不让她再向赵雅萱走近一步。

  “什么?她就是赵雅萱?妹妹,你没有骗我吧?还是我现在是在做梦呢?”秦玉莲一脸的不可思议。

  “姐姐,萱儿她现在是女扮男装,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随即秦香莲想到自己是和赵雅萱在一起很长时间了,自己这个姐姐,却只是和赵雅萱没有相处过多久,乍一看之下,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女扮男装?为什么要女扮男装?还有,如果她是我那干女儿,为什么见到我,不会和我打招呼呢?”秦玉莲一脸的疑惑,将目光来回在赵雅萱和秦香莲的身上转来转去,想找到心中想知道的答案。

  秦香莲对姐姐说道:“姐姐,你不会还想着拿赵雅萱来出气吧,她当时是和赵德昭在一起,但是我想,她还是不知道他们的计划的,一切都是和她没有什么关系的啊,姐夫出事之后,你总是说要为姐夫报仇雪恨,赵雅萱她可是无辜的,你不要伤害她啊。”

  秦玉莲道:“她是不是无辜的,不是你说了算的,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早就和赵德昭那个混蛋约好的了,如果不是那个混蛋在我们山寨潜伏着,查清楚了我们山寨的一切情况,引来那个胖子孙斌,里应外合,让山寨都来不及做出应付,就被打垮了,如果是正大光明的对阵,我就不信我们山寨会输给这些平时锦衣玉食的官家军队。我那时真的是太傻了,为了一个让山寨找到好靠山的念头,轻易的让赵德昭那个混蛋进入山寨里面,却想不到他是包藏着祸心,是来山寨里面做卧底的,到最后,连山寨里最好的歌姬周妙音也被他弄到手,成了他在山寨里面做祸害山寨的事的向导,还一直将我和寨主瞒在鼓里,直到出事的那一刻,才能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秦香莲想不到这个时候,姐姐居然想起过去的种种,对赵雅萱所认的第一个干哥哥很是咬牙切齿啊,不知道她是不是连带着对赵德昭的干妹妹也恨上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到时候,自己可就要两头不是人了啊,想一下,一头是自己的亲姐姐,一头是从小看着长大的邻家女孩,而且,还是对方爷爷郑重托付给自己的。到时候是帮谁都会得罪谁,这个难题让秦香莲顿时头大无比。

  秦香莲试探向她的姐姐问道:“姐姐,你真的不会将所有的气都出在赵雅萱的身上吧,她现在可是已经失忆了,对于以前的事都是一点也想不起来的了。如果你真的要向她怪罪的话最好就等她恢复记忆了。”

  秦玉莲对秦香莲说道:“她现在失忆了,我怎么会怪罪这种状况下的赵雅萱呢,我只过是想知道当初她是怎么离开山寨的,当时的赵德昭有没有对寨主做出过激的事来,有没有对他进行什么羞辱之类的事来,我知道寨主他是很爱面子的,如果被羞辱到的话,他一定会很痛苦的。如果当时我不是为了留下自己这条命寻找机会为山寨里的那些兄弟们报仇,我也不会逃跑的。”

  听着秦玉莲那饱含深情的话,赵雅萱都被感动了,更何况秦香莲呢。

  秦玉莲接着又对赵雅萱说道:“萱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你的干娘啊。你上山寨的时候,还是一个对于艺术一窍不通的丫头啊,是我让你去到艺部学堂进行学习,还送给你一本我这辈子的成果。想让你学习好了之后,能够成为山寨的台柱,哪里知道,你第一次登台演出就遇上了山寨出事。现在你又变成这样,看着真令人心疼啊。来让干娘好好看看你,这些日子你是怎么过的。”

  说罢,秦玉莲就要搂住赵雅萱,眼中那种慈爱有加的神色,让人看了很是动容。只是赵雅萱此时就算是亲娘在也是认不出来的,她对这个自认是自己的干娘的妇女,还是持有着一些警戒的。所以在秦玉莲走上来之前,赵雅萱就已经离开了桌子,不让对方接近自己。秦玉莲却也不放弃,就这样子追着赵雅萱绕着桌子走了起来,赵雅萱这些天也有帮助陈梦鸥的母亲孙大娘一起干过农活,所以身体也有经过一些煅练,因此跑起来是很快的,秦玉莲追了很久也追不上她。

  秦香莲看着这一大一小就这么绕着桌子转圈,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实在想不到平时那么镇定的姐姐也有这么失控的时候。

  秦玉莲边跑边对赵雅萱说道:“萱儿,你慢点跑,不要摔跤了。”

  赵雅萱将她的这种关心认作是对自己耍的小手段,目的是让自己停下来,可以让她给抓到。她脚下不停,口中道:“谢谢你的关心,只是如果我不跑快点的话,就会给你抓住了。我才不会那么笨呢。”

  秦香莲听了不由得失笑,这丫头,还真是可爱啊,姐姐遇上她是不可能那么容易的将她追到的。

  秦玉莲见赵雅萱还是那么从容不迫的跑着,一点也没有累着的样子,但是自己却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如果再这样跑下去的话,自己可能就要倒下了。

  于是秦玉莲突然停了下来,不再跑了。对赵雅萱说道:“萱儿,我不追你了,停下来吧,我们好好说话。”

  赵雅萱可能是玩兴大发,见到秦玉莲突然不追自己了,居然嘟着嘴说道:“我正玩的开心呢,你怎么不追我了。”

  听到这句话,秦玉莲心里那个气啊,自己刚才那么费力去追,她竟然认为自己是在和她玩游戏。不过看到赵雅萱那因为跑动而变得红扑扑的脸蛋,就对她生不出气来了。

  “萱儿啊,我们先谈点正经事,然后,我们再好好来玩,好不好啊?”看到赵雅萱刚才那副如同小孩子一般的抱怨,这时,也想用哄孩子的方式来哄她了。

  “哼,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正经事好谈。”赵雅萱一甩头,给了一个后脑勺给秦玉莲,然后对着秦香莲说道:“大娘,多谢您的招待,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的那位同伴很可能等得不耐烦了。我这就去找他。告辞。”

  赵雅萱学着别人在告辞时的动作,向秦香莲抱了抱拳,居然学得是有模有样。看得在同一个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一愣一愣的。就那么看着赵雅萱伸手拉开了房门,在她快要出去时,才反应过来。急急的说道:“站住。”

  赵雅萱听到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喝,不由得脚下一滞,她一只脚已经迈出去了,另外一只脚还在房间里,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尊泥像一般,在房门的门槛之上一动也不动。

  就在赵雅萱被吼得发愣的那一点时间里,秦氏两姐妹同时快步走了过来,一左一右,将赵雅萱的肩膀给按住了,这时,就算赵雅萱再怎么挣扎,也不可能脱困而出了,只能老老实实的被定在那里,她的眼中露出了惶恐之色,生怕她们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来。

  她开口道:“两位大娘,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好像没有过节啊。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就放我走吧。不要再为难我了。”

  秦玉莲怒道:“赵雅萱,你不用再逃避了。我们像是会为难你的人吗?如果我们想为难你的话,早就为难了,还会留到现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