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许久之后三人都是坐在地上,爽快地笑了起来。

  左相延看着阿牛,刚才三人滚打之时感到阿牛力量提升非常明显,问道:“阿牛你现在也快筑星台了吧,你怎么如此快地提升力量的?”

  “我力量也是今日才达到了万斤,已经可以筑星台了。这些天我都是与小强在一起对练,而且今日在星锤峰上见到落央峰主大展身手,略有所悟,嘿嘿。”阿牛笑道。

  沈星看着阿牛道:“你这厮没有星台战力,是如何进入星锤峰门下的?我想去星锤峰的人也有一些二十多岁星台境的吧,你是怎么打败他们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老大,我们星锤峰比试可不一样。”阿牛有声有色地道:“我们冲到上面后的一些人不是直接火拼的,而是看落央峰主打铁!我看到落英峰主挥着重锤锤炼金石那一瞬间就感到那一锤是锤在我的心中。”

  “之后落央峰主每锤一下,我都感到耳鸣神颤,我连忙凝神固道,支撑住我的神魂。之后落央峰主落锤之势越来越快,我愈加难受,在我快要承受不了的时候,体内一股暖流疏畅全身,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而那股心神攻击也减缓了许多。”阿牛回想着当时的情况道。

  “不久之后,锤声消失,而此时我看到之前与我站在一起的几人都是退离了原来站立的位置。我就知道他们是要被淘汰了嘿嘿,之后果然如我所想,落央峰主对着其他人说了一句,‘道心不稳,难以锤炼。’随后我就他收入星锤门下了。”阿牛笑道。

  “你知道那股暖流从体内哪里发出的吗?”左相延追问道。

  “好像是全身各处吧,在精血之道中发出,可通畅全身。”阿牛想了一下道。

  “应该是血脉之力。”左相延沉鸣道,他也有着强大的血脉之力,血脉强大的人才能凝聚起来。

  “你能自主地凝聚那股力量吗?”沈星问道,如果可以运用得好血脉之力,战斗之力可以倍增,他与若轩还有莫如月战斗过,都知道血脉之力的恐怖。

  “好像不能,它妹的来去无踪。”阿牛也尝试过,但未能成功凝聚那股力量。

  “不用急,也许某一天它露出头来,被你一手抓着不放也说不定呢。”沈星笑道,有些东西也许不能强求。

  “再出现时它肯定逃不掉了,就像祥鹤一般,暴力镇压!”阿牛咬牙道。

  “如果你能抓住这股力量,那么你的实力会倍增于前,尽力去抓住它。”左相延身有体会地道。

  “嗯,你们已经成为峰主门下了吧,哟,望月峰,青云峰。”阿牛嘻戏地看着两人。

  “呵,我不是成为望月峰门下,而是孤峰。”沈星笑道。

  “孤峰,比望月峰厉害是吧,我啥没听说过呢。”阿牛摸了摸后脑道。

  “对我来说是比望峰厉害多了!”沈星淡然道。

  “到时候我得去领教一下,你所说的厉害到底有多厉害,下次我就去孤峰踢馆去,哼哼。”阿牛戏谑地看着沈星道。

  “今日之后我就设馆在孤峰之上,无论是谁上来,我都要把它打下去,我要让孤峰之辉重临究南山!”沈星沉声说出誓语。

  “我今日就筑得星台,我不信孤峰之上每人都强过我,我过去就挑一个最弱的打,狠狠地打!”阿牛哼声道。

  左相延哈哈一笑道:“我看你是找揍啊。”之后将孤峰的情况告诉了阿牛。

  阿牛愕然,笑呵呵地对沈星道:“老大,我开玩笑的。”

  “没事,你来真的也行。”沈星无所谓道。

  “咱们把家当分了吧,不说那,嘻嘻。”阿牛笑着将身份晶石取出,道:“我们之前所得的功勋值都在我这啊,我想之后我们会很少见面了,这次就把它分了吧。”

  “如今我手握拳刺,我现在不需要其他物品,你们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就去兑换了吧。”沈星也不想有太多的外力相助,以一己之身顶天立地。

  “如今不要,不代表以后不要,而且十日之后便是试练之期,我想到时候也需要一些疗伤之药吧。阿牛现在总有多少功勋的?”左相延问道。

  “在那次任务后我和左大哥你去做过几次任务得了两千,加上兑换掉那些草药等,总共有一万六千五百功勋,还有三块上品星晶。”阿牛如数家珍道。

  “那刚好,每人一块上品星晶,五千五百功勋。”左相延道。

  “那就分了吧,如果你们不够开口就是。”沈星也是召出身份晶石交易功勋过来,也拿起一块上品星晶。

  “没事,要是不够花,我们去打劫邵中衍那帮小子,他不是也在究南山中吗?怎么这几天不见他出来送功勋呢。”阿牛小声地道。

  “我们小心为妙,他上次派了星台高阶对付我们都被我们杀掉所有人,下次袭击肯定是更加猛烈。”左相延提醒着道。

  “他的存在始终是一个隐患,找个机会灭了他。”沈星寒声道,他不会心怀慈悲,该下手时定会无情灭杀。

  “灭了他,用他送来的拳刺刺他个窟窿!”阿牛也是狠狠地道。

  “阿牛你打算什么时候筑造星台?”沈星问着,能见到兄弟筑得星台是最好的。

  “我就在这里筑得我的星台,有你们在身边,我肯定能一举筑得星台了,我现在就要开始筑星台了。”阿牛自信地道,随后便走入房屋之内,进行筑造星台。

  沈星与左相延都是一笑,在外面等待着阿牛,与他分享喜悦。

  许久之后,房间内一声厉啸,充满了野性,如脱缰之马,飞奔而出。

  沈星与左相延对望一下,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这声音不应该是阿牛发出的。阿牛不会发出如此狂野的啸声,但房间之内只有阿牛一人,这是为何?

  沈星与左相延破门而入,只见阿牛披头散发,裸露上身,眼眸之中涌动丝丝红芒,仰头狂啸,妖异却带着悲怆,似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两人惊骇地看着阿牛,但不敢上去打扰,这筑星台只能靠自己去完成,两人只是在原地静静观望,默默祈祷。

  许久之后,阿牛眼眸之中红芒渐退,静了下来,神色缓和,又似是变回了阿牛一般。

  阿牛看着门口两人,带着迷茫之意,沉重地道:“我成功了。”

  “你成功了那干嘛哭丧着脸?”左相延松了一口气骂道。

  “你是否感觉到了什么?”沈星走到近身,扶起阿牛问道。

  “在筑星台之时,那股力量又涌现了出来,加入了筑星台之列,星台异变,最后星台一样筑造成功。”阿牛有点低落,痛苦地道:“但在那一刻,我感觉我变成了一只孤狼,一只被人抛弃的孤狼,对着狼山无力嘶吼,可是没有人理会于我。我狂奔向前,可是狼山却是离我越来越远,我只能仰天长啸。”

  “那只是一个错觉,不要在意,我们先强大己身,等有足够力量之时,所有的一切将会水落石出。”沈星安慰地道,他明白阿牛的感受,阿牛所说的孤狼竟然与他差不多,孤身一人,流落异地,那生我养我的故乡远不可及……

  “我没事,终有一天,我会查出他们为何将我丢弃荒山之上。”阿牛平静地道:“这次筑星台,我感觉出那股力量所在,我想不久之后我就能抓住它,将它的光辉加之我身。”

  “嗯,我要变强,变强!”沈星搂着阿牛道。

  左相延也走了上来,三人无断呢喃着:“变强,变强……”

  随后他们没有多说,他们心中的种子已经生根,变强之心无人能阻。他们收拾了一身行李,以后估计长驻仙峰之上,进行长期的修炼。

  起身,驾鹤,冲天而去。

  《下新书榜了,杯具,请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