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又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刚才没有逮到你们,现在又自动送上门来了!”聚仙缘门口的小二,卷着袖子向阿辰走过来。

  “二狗子,你想干什么啊?”铁威皱着眉呵斥一声。

  “哟…铁爷,您怎么过来了啊,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给你准备一间上房?”二狗子越过阿卓、阿辰两人,油腔滑调的巴结着铁威。

  “哼…是不是我不提前说一声就没有上房给我了?”铁威一声冷哼吓得二狗子脸色发青,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好了,别废话了,给我准备一间上房,好吃的好喝的统统上来,好生伺候着两位小少爷。”铁威把阿卓、阿辰两人指给二狗子。

  “呃…不是,铁爷,您说的是这两个小乞丐…这也太那个了吧…”二狗子疑惑的问道。

  “怎么,爷说的话也不好使了?”铁威瞪着二狗子,二狗子吓得立马带着两小乞丐去了聚仙缘顶层上房。

  话说铁威没什么高深修为,但是做人绝对说得过去,哪怕对自己有一丝威胁的都不去得罪,总是笑脸相迎,自然个个都给他几分面子,所以才能在这无双城混的风生水起,老大有出息不代表小弟个个都有出息,刚刚挨了打的小混混正互相搀扶着向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城主府。

  “爹,爹,爹!不好了,不好了!”胖墩吉优华急急忙忙的冲进城主吉布廉的书房,原本在吉布廉对面的一条黑影一闪隐入屋内阴暗处,任谁都感觉不到。

  “站住,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不是跟你说过进我书房必须先敲门嘛,什么事,说吧?”吉布廉呵斥道。

  “爹,咱家的龙凤袋丢了,被别人偷了!”吉优华哭丧着脸。

  “你说什么!”吉布廉十分震惊,“龙凤袋不是一直在密室里面放着吗,怎么可能会丢呢,再说根本就没人知道龙凤袋在我手上。”

  “今天…我去密室拿东西…”吉优华咽了口唾沫,“知道龙凤袋一直被爹爹看得十分重要,就忍不住好奇把玩了一会,我是越看越喜欢、越喜欢就越想看,就把龙凤袋带了出来…”到了最后声音既然变得很轻很轻。

  “逆子,你想气死我啊?”吉布廉抬了抬手,最终没忍心打下去倒是边上的茶几受了无妄之灾,嘭的一声粉身碎骨,吉优华立马吓得躲到一边,他从来没看过他的爹爹对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继续说。”吉布廉扭过头不愿看到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您也知道我这个人,一旦有了好东西都出拿出去,让我那些朋友长长见识,谁知出门以后就丢了…”吉优华唯唯诺诺道。

  “还有谁知道你丢掉的是龙凤袋,查到是谁干的没?”吉布廉白了他一眼。

  “没别的人,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目前还没查到。”吉优华刚说完墙角一阵波动传出。

  “啪!”吉布廉身形一动狠狠的赏了一个耳光给儿子,然而身体恰恰站在了吉优华和墙角阴暗处之间,直接把两者隔离开来,“废物,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更是罪上加罪,罚你反思三个月,三个月内不准出家门半步。”

  “娘,爹爹打我!”吉优华捂着脸叫嚷着跑了出去。

  “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你儿子根本就是死不足惜,你可知道龙凤袋的重要性,要是让门主知道了你应该知道后果该有多严重。”阴影中飘出一句话。

  “我知道,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不能让我断的后啊,无双城是我的地盘,只要这人还没出了无双城的范围的就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找出来,希望大人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放过我儿子,老夫感激不尽。”吉布廉向着阴暗处作了一揖。

  “罢了!希望你的决定不会错。”墙角一声叹息。

  “老爷,铁威的几个手下有事禀报!”院内传来管家的通报。

  “带去客厅等我。”吉布廉吩咐道,“我去看看,可能是有什么好消息来了。”

  几个小混混正捂着脸撑着腰互相搀扶着站在城主府的客厅内。

  “参见城主。”几个小混混直了直身子。

  “嗯,有什么事嘛?”吉布廉坐在上首的椅子上问道。

  “小人青皮,是铁爷的手下,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吉少爷钱袋被偷的事情。”其中一个小混混小心翼翼道,天知道他是多么的害怕,如果城主还不知道吉优华的钱袋被盗之事,而自己却跑过来揭那小阎王的底,要是小阎王怪罪下来,自己小命保不保得住难说,但至少得去掉一层皮。

  “咳咳…你们都下去吧。”吉布廉咳嗽一声并借机遣走所有下人,“继续说。”

  “是这么回事,今日下午,我等跟随铁爷在大街上巡查,正好遇到吉少爷逛街………”青皮看着城主大人铁青的脸小腿狂抖,打着颤把事情说了个详细,当然添油加醋的把阿卓说成了煞星再世,强悍无比,好比吃人的魔王。

  “哼…一群没用的东西,几个地兵竟然拿一个小屁孩都没撤,还被人家揍的鼻青脸肿,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就算那个小兔崽子打娘胎开始修炼那也能有多长时间?废物!”吉布廉拍的桌子骂道。

  一群混混被吓得不敢吱一声,天元国本就是一个崇尚武力,实力为尊的国度,乃至整个天辰大陆都有着弱肉强食的规则,无论在哪,本身有了强大的实力,谁敢对你指手画脚,无双城就是例子,吉布廉就是靠地帅的实力在几年前夺下的城主之位,仗着拉拢了铁威这个人精才在无双城站稳了脚步,一城之内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取舍予夺都由城主说了算。

  城分大小,天元国内超大规模的城池有十座,像无双城这般中等城池近百座,小规模城池若干,一般中小城池都会依靠一座大型城池,俗话说的好,大树下面好乘凉。大型城池至少需要地皇境界的高手坐镇,不然改朝换代就成了家常便饭了,只要底下的城市定时上缴一定的供奉,即可打着自己的旗号自由发展,在有外敌入侵时只要能出得起好处也会适当派出人手帮忙抵御外敌,一个国家必然会有顶层领导者,所以天元国有一条规定,每过百年由十座大型城池城主竞争,胜出者担任国主,对应城池为王城,当然你的实力够强、人手够多,完全可以夺下整个国家,整个国王耍耍。

  “吉冬,带点人手去聚仙缘,务必把少爷的钱袋拿回来,那两个小兔崽子顺手处理了,在我无双城绝对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吉布廉寒着脸吩咐道。

  “是,城主大人。”吉冬抱拳领命,带着几个混混向聚仙缘杀去。

  “两位少爷,咱聚仙缘的饭菜可好,还合两位的口味不,要是不合适我让厨房重新做?”二狗子巴结道。

  “嗯,看你还算勤快的份上,不跟你计较,那个……那个谁,给小爷准备两只新鲜的烤鸡,小爷要带回去当宵夜吃,来来来……再帮小爷把那个……还有这个赶紧处理掉。”阿辰对着二狗子指手画脚瞎指挥着,二狗子一点都不生气,哈着腰干的热火朝天的。

  铁威则坐在阿辰和阿卓两人对面,静静的看着两人,等他们慢慢吃完,不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在大人物面前能不说就不说能不问就不问,话多必有失,阿卓的实力已经被他放到有背景有大后台的那一类人当中去了,当然阿卓两人不会傻的说出自己只有一个还算厉害的师尊。

  “嘭”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忙得不亦乐乎的二狗子头都不抬一下:“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聚仙缘的门也敢踹……”当二狗子看到踢门之人时,一张脸都绿了,硬着头皮把铁威拖下了水,小声的说:“没看到铁爷在这嘛。”

  铁威瞪了瞪二狗子,二狗子那快哭的表情让阿辰直接把嘴里的饭菜喷了出来。

  “吉执事,您好大的雅兴啊,什么风把您吹到聚仙缘来了,还直接踢破了这聚仙缘的房门,怕是要破费不少补偿的吧?”铁威挪了挪身子说道。

  吉冬是城主府在外面的实事操办人也称执事,个性桀骜不驯,总喜欢冷着一张脸摆酷,时常得罪人,每次都需要铁威去处理后事不说,更有甚时直接破坏掉铁威花了很长时间费了好大劲才维护好的人脉关系,所以铁威对此人很是不爽,却碍于城主府的面子不好说什么,当然,吉冬在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上也不敢做的太绝,以致两人经常冷语相对,暗战不断。

  “铁爷说的哪里话,谁不知道这无双城内大大小小,凡是能排上号的酒楼、茶庄都是由您罩着的,砸聚仙缘事小,拂您铁爷的面子事大。二狗子,明天到城主府领银子去,我让人给铁爷备着!”吉冬知道铁威不敢真叫人去城主府领钱,故意大声对二狗子说道。

  铁威翻了翻白眼,“吉执事,这是办的什么公事啊?”

  “铁爷怎么就知道我是来办公事的呢?”吉冬冷笑道。

  “能让城主府出钱的事,又怎么会是你吉冬的私事呢!”铁威道。

  “看不出来,都说铁爷江湖混得好,一点都没错,不光脑袋够用也够多啊,连城主指名要的人都成您的客人,佩服!”吉冬作样抱了抱拳,“我奉城主之命前来取回少爷的钱袋,随便带两个小崽子去一趟城主府,不知道铁爷方不方便。”

  “吉冬,这两位小兄弟已经答应吃完饭菜以后就回把钱袋还我,我自会把钱袋送到城主府,不劳烦执事费心了。”铁威皱了皱眉。

  “铁威,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城主的命令你都敢违抗,是不想在无双城待了,还是不想要脑袋了?”吉冬怒道。

  “吉冬,莫要以为拿城主来压我,我就会怕了你,今天我不会让你动这两位小兄弟,日后我自向城主请罪!”铁威拍着桌子挡道吉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