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树枝一阵狂摆,一道银光闪入,一位中年的神众,白裤宽体,全身面白色,没有鲜血一般。却高出常人一头,体宽结实,白白的宽脸没有一丝表情,眼睛也只是一丝缝。正是——广师傅。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靠都市太久”。

  两个凡人战战兢兢的说:“不……不会有事的,神众都是很晚才起床的。”“对,对。”另一个附和道。

  “哦,我这么早来这儿,我不是神吗?”广平淡的口吻透着恐怖的味道。

  “老……老大,当……当然是神众,而且是最最伟大的神众。”“对,对。”

  “最最伟大的神?”广瞟了他俩一眼,嘴角威武一翘,道:“现在还不是,把猎物给我。”

  一人连忙把网拉过去。

  “仙子”。小丫头压低声音:“我们撤吧!”

  广头也不抬道:“面都不露,就走了,不太好吧!”小丫头浑身如遭电击一般一颤,仙子却微微一笑道:“有意思,等着,别下去”。身形一闪,便不见了。

  地上激起一圈微尘——仙子一个人下来了。

  “原来是那个敢向我挑战的小毛孩子。”广故意把“毛孩子”三个字说的很重。

  仙子一笑:“上次的比赛,就从这里继续吧!”广不置可否的平静道:“你们两个饭桶,被别的神众发现了,还不做点什么。”旁边早已被吓得呆住的两凡人,一听是叫自己,怪叫着冲向仙子。

  仙子双眼死死盯住广,丝毫不看两人,两人也不知深浅,就伸四只爪子猛击过来,叮当几响后便是哭天抢地的狼嚎,四只爪子已如猪蹄一样肿了。

  广一愣,道:“你做了什么?”

  仙子道:“在一瞬间打开了硬如金刚石的‘七重结界身’。”

  广道:“可你的手并没有做过结界的必要手势”。

  仙子:“那可是我的两大绝学之一,对付两个凡人,用心力就够了。”说罢举手往二人肩头一拍,两人便倒地不起了,由始至终,仙子两眼都未离开广的身上。“手下这么就被打败了,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广冷冷道:“手下?说笑话吧。我一直当他们是比纸人好使一些的工具。”广似乎思考了一会儿道:“我看我们俩还是当什么也没发生吧!神域创造至今还没有一位神众‘意外死亡’过。你不会想当第一个吧!”杀气一现,大树上的淑灵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死亡的威胁居然就这么快的出现了。

  仙子却无半点惊慌,平静道:“哼,两句话就想打发我走吗?”

  “对了,你是要灵镜吧!我给你。”广的手镯上面的虚无珠闪了一下,广的身边便立了一块一人高的灵镜。

  “灵镜,我当然要。不过我更想要的,————是打碎你那张讨厌的脸。”仙子双眉如剑,眼中闪出锐利的光,咧开嘴,露出尖尖的虎牙。

  这一句,已经广的话头说到了死局。

  “唔,有意思,有意思啊。我就用一只手陪你玩玩吧!”广略略皱眉道。脚下的细沙因广散发出的气势向四周移动。一根水鞭几乎不用形成的时间便已形成,并顺手一扫,仙子身形一坠,鞭子便扫上一颗古树,噼啪一响,古树竟被拦腰扫断。

  “唉,我还是不能好好控制我的力量。”

  “自吹。”仙子一蹬右腿,快攻过去,广收鞭打出一朵鞭花急绞,密不透风。仙子毫不犹豫,飞速后退,水鞭却接刚才的旋力,如木棍一般直击仙子,仙子挡也来不及,正中胸口,轰飞出去老远。

  “唉,我干嘛用这么大力,小朋友,没事吧!”

  仙子一个纵身站起:“你不死,我怎么会倒下。”

  “那就是说没事,既然没事,便再高兴点吧!”鞭头渐渐胀大,竟形成了——尖锥。

  故意一点一点的加大压力,想从心理上打倒对方吗?但仙子的行为却完全出乎了广的意料,他竟笑了。

  仙子当时是咧嘴一笑:“这才好。”飞冲过去。

  广把右手举到最高,手腕狂动,鞭上的尖锥便如雨点般打去。仙子料敌先机,刹住脚跟便狂往后跳,地上斗大的坑洞便接二连三的开花。仙子狂往后跳,却不如雨点般的锥子快,赶紧横向一跳,躲入一颗大树后。广抽手把水鞭打来,锥头穿树而过,擦着仙子胸膛半丝,再过来一点仙子便有身上开洞之祸。

  当是之时,仙子侧身而站,大树完全隐藏了仙子身躯,广乱攻之处,正擦仙子胸膛而过。仙子想也不想,伸手去捉,手心刚触水鞭,水鞭也同时后抽。广的力量之大,横扫可断古树,仙子哪能抓得住,非但没减少水鞭退势,右手手心却被擦的血肉模糊。

  广看看水鞭内旋转的神众金血,叹了口气:“小朋真是不小心,怎么这样都会受伤。”又看看水鞭中的旋转的鲜血,道:“不过我倒饿了。”微微张开嘴,口中伸出一根半透明的细管,细管管头带针,灵巧的扎向网中的梅花鹿动脉,梅花鹿一正挣扎,无奈困在网中,动也动不得,一会儿一股鲜血便沿管子倒流入广口中。广脸色开始变红,构成水鞭的水旋风也立时更快。

  仙子慢步从古树之后移出,道:“原来那只猴子身上的斑点,就是你吸血后伤口感染所至”。

  “这是我的发明,也可以说是发现:野兽们的血液带有我们所不具有的兽性,长期吸食就可以获得这种野性的力量。每吸一次野兽的鲜血,我都会变得更强。”广终于完全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眼有着野兽的鲜红:“不久我就会成为最强的神众。”

  “笑死人了。”仙子借右手的鲜血,在左手手心画了一个符阵。又麻利的从衣服上撒下一块布条,飞速处理好右手手心的伤,坏笑道:“吸血的聒虫,有这种野心就来试着打倒我吧。不把我打死的话就算你无能。”躲在树上的淑灵早已把心提到喉头,一听这话,差点跳出来。

  仙子说罢,双手合一,打出一个结印,同时呵到:“七”掌移指动,又打出另一个结印,呵到“重”,再打一个结印,呵,“结”再打一个结印,“界”最后一个结印,道出“身”五字相连,便是“七重结界身”,顿时仙子如有吐不尽的气,从衣襟、袖口、衣领、袍底喷出。仙子长发向上冲起,潇洒而傲世的摆动,黑袍姿意的甩动下摆,后摆如扇般张开与地面平行,波浪般的翻动。罩住仙子的光球照亮四周,地面的尘土向四周冲开,放射型正如以仙子为中心的太阳。

  “好像更有意思了。”广催动真气,地面的尘土也被放射型的冲开,手中的水鞭粗了一倍,挥起整条胳膊,大力抽过去,广先前单动手腕,鞭力已是骇人,这此使用整条胳膊,大了一号的锥头更是如离弦之箭,脱云之雷一般,狂射过去。淑灵大叫:“不可接。”仙子动也不动,凝神硬挡。只听一声尖鸣“当”,仙子光罩泛起一道光波,锥头却被反震为——一层水雾。

  广当时一愣,半截断鞭一时还未收回。仙子轻呵:“以我的鲜血之名,雷出”。原来仙子的二大绝学,已炼的炉火纯青,竟超越了元天真人,其它法术却少下过功夫,今日想要发挥出足以击倒广的力量,就要接助神血的力量。

  说时快,那时快,仙子左手紧握水鞭,一道迅雷顺着水鞭飞奔,广还来不及松手,便哇哇大叫起来,必定,接助神血打出的法术威力都会加倍,广哇哇大叫,仙子却心中一惊,“糟”。原来广口中的细管还连在梅花鹿动脉上,网中动物一起遭受了电击,仙子心头不由一乱:放还是不放?

  一道清秀的白光,穿细管而过,细管鲜血立时从断裂处撒出,正是淑灵的杰作。

  仙子冲她一笑,用嘴咬开右手绷带,----血符因催动“雷出”而消耗不断,要持续使用“雷出”就要有不断的神血补充神力,因为“雷出”这一类法术威力虽大,却不同于广的水鞭,(广的水鞭只要使用一次法力就够了)是损人不利已的法术。

  仙子咬开绷带,再朝伤口一咬,鲜血便不断涌出,用右手按住左手,一道道闪雷便不断击向广,广的水鞭虽不会因广法力不续而消失,可这时正是广的致命之处——就算广的神经麻木了,水鞭也会继续充当“导线”。直到广元神俱灭,退化为凡人。

  淑灵想起一事连忙大叫:“仙子,快停手。”因为淑灵想到仙子昨夜一夜未睡,再这样耗血,非休克不可,仙子自然知道淑灵叫停手的原因,必定血是从自己身上流出来的,可是没有百分百打倒广的把握,如何敢停。

  好一会,料定广已经不行,自己也几乎不行了,这才撤开右手,广轰然倒地,仙子左手撑着膝盖,也几欲跪下,淑灵慌忙从树上跳下,为仙子包扎,这时才发现仙子已脸色苍白,气喘如牛了。

  “赢了……赢了。”仙子一喘一顿的说。

  淑灵望着地上的广说:“现在怎么办?”

  “嗯……这个……嗯……。”该死的元老头只过要惩奸除恶,根本没说下文。

  “把他交给巡逻队。”一个带金属音的声音传来。

  淑灵和仙子吓了一大跳,寻声望去。原来是灵镜发出的。

  “不愧是我想要的宝贝。连这种事都知道。”(其实这是常识)

  淑灵眨眨眼皮:“原来灵镜是会说话的”。

  灵镜道:“没见识的女人,真是少见多怪”。

  淑灵一个大锤K过去。难为灵镜竟然没碎。

  “好,淑灵,你去叫巡逻队,我得赶过去参加比赛。”

  “别闹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能比赛。”

  “我是师兄,我说话你照办。”

  “师你的大头鬼。”

  灵镜插嘴到:“你们一定是吵架门的师兄妹。”

  当,淑灵大锤紧握,仙子心想:有道理。

  吵归吵,仙子道:“不管怎么说,比赛我是一定要去的。“

  “你死了怎么办。”

  “说大了吧!”仙子才不会相信自己会死,道:“不去的话,我如何对得起那帮小兄弟。”

  “啊!”淑灵吓了一跳。仙子摆个姿势,心想:佩服我了吧!转念一想,又觉得淑灵叫得不自然。转过头一看,分明的看到:

  广好象没事一般站着,微微弹去身上的尘土。

  ……静,简单而可怕的静。……

  最先开口的是广:“小朋友,你一定没看完整上次的比赛吧!其实用雷系结付水系是小孩都知道的,比赛中也有不少神对我用过雷系魔法,可是都没用。”

  “说谎。”淑灵大叫:“少虚张声势,你刚才明明的痛苦的大叫。”

  “欺骗你们的小把戏。”广的眼睛依然眯着:“小朋友在左手画血符的时候,我就把你的战术猜得七七八八了。于是我装作中招,一来自己不会受伤。二来可以耗掉你大量的血,对吗?”

  仙子暗暗把伤口扎紧,咧嘴一笑:“还真中了你的道了。”头向后偏一点,悄悄说:“还不快躲到那颗大树上去。”淑灵轻声道:“不行就撤吧!”

  “少废话,想拖累我吗?”

  “自己小心点。”淑灵说完,微微后退。

  广伸出一个指头左右摇了摇:“千万不要妄图逃跑哦!我的鞭子会穿过你的身体的。”

  “…………”。淑灵纵身跳上大树。

  灵镜大叫:“喂,喂,我怎么办啊!”

  没有人理它,这已经不是一场争夺奖品的比赛了。

  “小朋友,你始终只是一个孩子。没有实战经验的你必然会贸然行动,那样是绝对赢不了身经百战的我的。”广的右手和左手同时闪耀着金光,平静道:“我现在来告诉你如果使用电系法术。”

  仙子飞速打出五个结印,张开“七重结界身”。同时,广双手也各拿上了一根霹啪作响的——电鞭。

  一秒钟的静,一秒后,呼、呼、呼。地上瞬时刮起了强劲的风,霹啪,仙子的光罩上炸开了一朵电火花,接着又是一朵,又是一朵,不一会,光罩上已是遍地开花。不,不单是光罩上,周围的树干也“啪”的炸出不少木屑,地上也是,炸出阵阵尘埃。

  淑灵在树上看的一惊一咋,本想看看仙子的状态,可地上腾起的尘雾不久就把仙子罩住了,只能看见里面电火点点。广双手挥舞不停,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双手手心直渗汗。

  广似乎来了兴致,阴阳怪气的大叫,双手只顾乱舞。

  苦的倒是仙子,“七重结界身”的最后一个结印是用双手合成,双手一分,结界便解,现在广是一阵狂攻不断。

  结界当然不能解,可是双手合一又无法反击,本想乘着攻击空隙抽身躲开,可满天尘埃又无法分辨敌人的攻击,况且体力不支,未必跳得开。唯有苦苦的撑着。

  广似乎烦了,双手挥出一道鞭叉,叉形电鞭正面轰向仙子,……

  一声大炸雷般的响声……

  尘埃慢慢散开……

  结界还未被轰开……

  只是仙子被震退不少……

  淑灵定睛望去,仙子双手作印,身型未改,衣襟与长发依然傲世的摆动,只是仙子低着头。——不知是死是活。

  广看结界仍然撑着,不由摇了摇头:“小朋友,你这样撑着不是存心不要我吃饭吗?”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淑灵在树上大叫:“竟然把吸动物的血当作吃饭,简直恶心死了。”

  广稍稍抬起点头:“吸动物的血的确不符合我的身份,唉,高贵的神竟然去吸污秽的血,连我的身体都会觉得伤心啊!”广用手拿出一块手帕,捂住脸。

  淑灵愣了。

  “呵,呵。”一声笑。

  “呵呵,哈哈,哇哈哈哈。”仙子抬起头不住大笑起来。

  “哇哈哈哈哈,你在演搞笑剧吗?”仙子的双眼充满了火:“你的血才是下作而污秽不堪啊!”

  “你又一次惹火我了。”广的表情又回到以前——冷冰冰的。但这一次的冰冷附加了死镰锋刃上的寒芒。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放过这件事吗?”仙子大条的神经却没发现这些。

  广无语

  “因为老子就是受不了一个污秽的家伙还想成为第一。”

  惊雷震彻了淑灵的心灵。

  “多有意思的回答啊。”广微微一笑,手中的电鞭更加粗大:“你知道我会怎样处置你吗?”

  “不妨听听。”“以前也有神众发现了我的事,但我给了他们一点好东西,并威胁杀死他们,所以一直没有神众把我的事说出去。老实说我一开始也只是想吓唬你们一下,但你实在是个不识抬举的家伙,我还真没办法了,不过……小妹妹提醒了我,我就拿你们俩改换一下口味吧!”

  “好啊。”仙子又一次露出虎牙。

  淑灵听了手脚直发抖。

  广一挥手,当即炸开一朵电火花,双手狂舞,仙子的光罩和四周的一切便炸开发一片。

  淑灵本想下去帮忙,但又怕自己力量孤单,反倒分了仙子的神,急得一身汗,忽然急中生智,此地离华云都不太远,如果向空中打出一道红光,必定会有人看见的。

  说干就干,淑灵快速,念起光咒,右手高举,一道红光直射天空。

  广一惊,暗想不好,冲着淑灵大力抽去,

  叮,……尖鸣不已。

  粗大的电鞭直抽淑灵。

  却被仙子跳起硬挡下来。

  随后,仙子如炮弹一般被震飞,撞上一棵大树,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淑灵完全懵了。

  淑灵跳下树向仙子奔去。却见眼前白光一闪,一只粗大的手按住了淑灵的肩头。

  正是广。

  “放开我。”淑灵不断挣扎。她发自内心的恐惧起来,她的恐惧源于她感到仙子身上传来的死亡气息是如此强烈。

  广低下身子,靠在淑灵耳边,字字有如死神的叹息:“看见没有。这就是神众将死时候的样子,是你让他分神的啊!”

  淑灵不再挣扎,身子一点力气也没有,连流泪的力气都没有,她的大脑不能工作了。

  广又站直身子:“小朋友,你的灵魂还在身体里面吧!现在你就用的双眼看看,你的死缠烂打为同伴带来的厄运。”

  一根细管从广口中伸出,一根新的细管。

  管头的针慢慢扎向淑灵的动脉。

  仙子没动。

  淑灵没动。

  广也没动。

  只有细管在动。

  ……时间犹如停止,风中的精灵正在悲鸣,压抑的空间正等着一声放纵的咆哮。

  ……

  在针离淑灵动脉最后一点的时候。

  地面乱起一阵清风。

  虽是清风,却像是有能透体而过的力量一样。

  ……“啊!”广吃惊的到处望,因为……

  仙子不见了,在自己的眼皮下不见了。

  淑灵不见了,在自己的手底下不见了。

  一个声音从广身后传来。“混蛋,说什么师妹害了我,吓到她的话小心我痛扁你哦。”

  广转过身去。

  看到了仙子的背影,他正在轻轻把淑灵放在一颗树下。

  不但广吃惊不已,淑灵也张大了嘴巴:“师兄,你怎么会?”

  “你先别动。”仙子转过头,他的额头印上了一块血印,正是一朵火云:“看我收拾这畜牲。”

  说着大步走向广。

  广有些心惊:这小子竟向我走过来。

  一动手腕,一条横鞭扫去,竟从仙子身体中穿过。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仙子微微一笑。

  广双手狂动,两根电鞭舞的像数十根同时向仙子抽去。

  仙子身型一闪,数十电鞭全数落空。

  仙子反而来到了广的面前。

  “好快啊!”广似乎冷静下来,头上却开始渗汗。

  仙子抬头望着比自己高两头的广,却像望着一个----死囚。

  一记重拳正中广的腹部。

  广只觉得五内都变形了,可是鞭子是在近处无用的武器。

  “呀啊,打、打、打、打……”仙子双拳狂轰。

  广赶紧扔掉鞭子来提捉仙子,仙子一闪,又不见了,再看自己的腹部,凹进去了一大块,更可怕的是自己竟感觉五类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混蛋,我在这儿。”广听到一个声音,赶紧转身,正是仙子,仙子冷冷道:“你先前对我狂攻,害得我都没时间使出最后的绝招,现在打你几拳才解了点恨。”

  “你……你……用的是什么。”

  “解释一下吧,法术的难易,威力大小都是不同的,对一些自己不太掌握的法术要想发出很大的威力就要用神血来辅助,当然我的‘七重结界身’是不用的,不过和‘七重结界身’并立的我的两大绝学的另外一绝,就算练到炉火纯青,还是需要神血的辅助,对,就是我头上的血印,这一法术的威力,你应该能想象了吧,这一招的名字叫——‘七神虚步’”。

  “真,真是,是历害啊!”广擦擦汗:“不过只靠快速移动是赢不了我的。”说着,广的腹部快速恢复原状。“我的身体吸收野兽的血液后有快速恢复的能力。”

  “是吗?有趣哦。”面对这近乎不败的能力仙子倒是没有半点在意,话刚落,身型就不见了,一闪,正是跳到广的面前,右手手刀出击劈中广的喉咙,广张大嘴巴说不出的难受。仙子左手星火雷闪,飞速伸入广口中,拉出细管,右手换拳重击广面部,广只觉头晕目眩,后退几步,仙子一拉细管,广又被硬拉回来,又是一记重拳,广连人带细管飞了出去。

  广扑倒在地,立马爬起:“可恶、可恶、可恶……嗯?”仙子又不见了。

  这一次仙子出现在了广的头上,坐着,十分悠闲,仙子冷冷道:“再告诉畜牲一个秘密吧!‘七神虚步’只能用七次,小心把握机会哦。”

  “是,是吗?”广大口的喘着气,口中盘算:七次,这小子已经用了六次,好,我先逼你使出最后一次,再用电鞭打倒你,对了,他现在在我头上,如果我伸手去捉他,他凭有伤的身体一定无法躲开,就只能再用一次,接下来就是我的戏了,可是……可是他现在为什么不攻我,而且告诉我次数,难道……。

  想到这,广不由流下豆大的汗。

  “喂,有敌人坐在你头上,你还要先考虑好几秒钟的道理吗?所谓的实战经验,不能贸然行动的东西就是发呆吗?”

  “闭嘴啊!”广大吼道:“你不可能打倒有恢复能力的我。”双手同时向仙子捉去。

  仙子一闪,双手捕空。

  仙子出现在离广五米处,头上的血印已经不在了,广立即变出一条电鞭,飞速扫去道:“小子,你完了。”

  仙子纹丝没有动,他的手合有结印,身体周围却没有光罩。

  “死啦!”广发狂的大吼。

  电鞭——几乎是在没有征召的情况下——反弹了回来。

  “没可能”广如见了死神。

  劈,广的身上炸开了一朵电花,电鞭再次反弹开去,到了某个位置再次弹回。再次在广身上炸开。

  仔细一看,广的身体周围正是罩了一层光罩。

  电鞭不断的反弹,在狭小的空间中炸成了一体,广的毛发立起,眼、耳、口、中都射出了光,真真正正的无意识了。

  一分钟,仙子没有动,他在计算着什么。

  电鞭反弹的速度越来越快,光罩内已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一片光亮。仙子后退了几步,双手一分,解界。

  光球化为一道豪光,整个华云都都能看见。

  过后,光球的位置起了一个大坑,广倒在坑的中央。

  仙子站直身子,不动,刚一动就往地上倒去,淑灵闪身将他扶住。

  “扶我过去。”

  仙子和淑灵来到广身边,广还是一动不动,仙子笑了笑道:“没想到一个精通电系法术外带快速恢复能力的神,在电流连续轰击下也会搞成这样。”小丫头咧咧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说:“不这样才怪。”

  仙子弯下腰:“喂,你还没死吧!”

  广睁开眼,又闭上眼。

  仙子摇摇头:“看样子他的法力所剩无几了,我们走吧!”

  “等一下。”广没睁开眼:“请你告诉我,你刚才做了什么?”声音很小,但能听见。

  “很简单,在你身上,先打出四个结印,闪开后再开最后一个结印,这样光罩就会罩在你身上。”

  “什么?你的王牌竟是第七次闪身后再使用的吗?”

  “当我七次闪身用完时,你一定会大意的,其实你小心一点,我就输定了。”

  “你是怎么想到利用电鞭碰撞光罩会反弹这一点的。”

  “不知道,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本能吗?

  “……,你很强。”

  “强?”仙子平静道:“什么叫强?我告诉你吧,世上有两种强,其中一种就是:只借助自己的力量做自己想做的事,保护某些一定要保护的东西。”

  顿了顿,仙子又道:“再告诉你一件事吧!那只有斑点也就是被吸过很多次的猴子,是一只还在带小猴的母亲,它被吸了那么多次都没死,这才叫强。”

  “你真正和我过不去的原因,就是这个。”

  “或许!”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你……叫什么名字。”

  “仙子。”

  “你……。”广睁大眼睛,吃惊道:“你……,你的全名是不是……。”

  “什么?”

  “没什么,看来是我太弱了,你准备把我怎样?”

  “交给巡逻队。”

  “再好不过了。”广闭上眼。

  仙子被小丫头扶着,拿走灵镜,向天空射了一道红光。

  “对了。”仙子想起一点:“现在几点了。”

  “七点四十分。”

  “哇啊!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走。”

  “马上巡逻队就要来了。”

  “难道我还要等吗?”仙子挪动身子。

  “没用,以你现在伤势,根本不可能在十二分钟内按原路返回。”

  “可恶”仙子一拳打在地上:“难道要我失约”

  “你好好躺着,失约比命重要吗?”

  “我怎么会死?”

  “不死51%也死了49%了。”

  “快来扶我去。”

  “做梦。”

  “吵架门的师兄。”广说话了:“我这有一种能支持人体力30分钟的药。”说着扔来一瓶药。

  “谢了。”仙子张口就喝。

  “喂,喂”淑灵吓到了:“你怎么能喝……。你,你怎么知道有效”

  “小妹妹,那不是毒药。”广知道淑灵心思。

  “哇,身体真的好多了,不过……你干嘛不自己用,用了你或许就能赢我了。”

  “你不也没用你的战术至我于死地吗?”

  “可也不应该给我这个。”仙子有点刨根问底。

  “因为‘仙子’两个字。”

  “虽然不懂,不过谢了,但还是要把你交给巡逻队。”

  “随便吧!”苦笑一声。

  仙子转身吼道:“现在几点了。”

  “七点43分,还是赶不上了。”

  仙子向一片树林跑去。

  “你走哪边啊!”

  “我可不像你这个方向痴。”

  淑灵也跟跑起来,一点也没考虑广的事。

  广望着他俩的背影,一叹,眼中蒙上水气:“队长,你儿子长大了呢,看着吧!他将要跑向的地方,会是谁也没有到过的土地,然后便是新的——‘无敌’。”——无敌于世啊!

  ……

  仙子二人在树林一阵飞奔,淑灵问:“走这边好像也不能准时赶到吧!”

  “放心,我的大脑安了指南针,这边绝对是近路。”

  “可是……”淑灵本想劝仙子注意身体,可是看着仙子的眼神,又说不出口,无奈道:“真是的。”

  “哇,不会吧!”仙子大叫。

  前面是一片十余亩的荆刺丛。

  “天意。”小丫头道,停下脚步。

  仙子反倒加速。

  一纵身,跳入高空。

  “不可能跳过去的。”淑灵大叫。

  仙子不管,半空伸手折了一根树权。

  落地时猛往荆刺丛中一撑。

  啪——————树枝断了。

  ……广场中,一群小孩围在一起,魏成沦坐上石桌的右侧好久了。

  “我看,他不会来了,昨天的谎话把我都蒙了。”

  小赵咬咬牙道:“大哥哥不是这种人。”

  “那他人呢?现在已经是八点整了。”

  小赵低头无语。

  “我看我得走了,不过……赵,遵守约定吧!”

  “啊?”

  希望的号角总是在绝望中吹响,今次也不例外。

  “喂。”声大如牛,一点也没有神众应有的文雅。“我……我来了”。

  应声望去,仙子站在远处气喘如牛,全身上下没一处衣服没割破。

  淑灵也跟着跑来:“师兄,你太乱来,竟然在荆刺丛中强行跑了二十多米。”

  “我有用结界的。”仙子坐到石桌的另一边:“开始吧!”

  魏成沦早就准备好了,问:“你的弹组叫什么名字?”

  仙子历声威目道:“‘元老头军团’。”

  淑灵一个大锤K下去,道:“怎么可以叫这种名字。”

  “好啦!”仙子揉着头道:“叫‘稻草人军团’”。

  “切,一听就是非常弱的东西。算了,我们开始。”“你先。”仙子大度的交出了先攻。

  魏成沦伸手从自方的箱子中提出四颗珠子:“我先启动一名‘木战士’”说着一颗珠子打中一推木片,木片立即形成一名木战,走到魏成沦的场地,“接着打了一颗‘地利珠’不启动,结束。”(起手三颗加这回合摸一颗,所以是四颗。另外第一回合不能进攻)。

  “到我。”仙子从手镯中拿出魔枪和珠子放入自方的箱子,又拿出灵镜很显摆的道:“帮我映几个场面”。(映:如同照像)

  仙子摸出四珠子:“我先启动一名稻草战士,再打出一颗‘天时珠’在场地上,结束。”

  魏成沦摸出一颗,略一笑:“我再启动两名木战士,结束”。

  仙子看了看,暗想:现在我有一名一级战士,他有三名一级战士,虽然同等级的战士是不能互相破坏的,但他一回又招二只战士,手中一定有一颗可以提高全体战斗力的珠子或者有可以破坏我方战士的珠子,好。

  仙子摸出一颗珠子道:“我打两颗‘地利珠’结束”。

  魏成沦一笑,得意道:“你惨了。”飞速摸出一颗珠子。“我启场上‘地利珠’——‘同心一体’,这样场上所有的怪兽,包括你的,都会在这回合受到施加在别的怪兽上的效果,我再打出‘天时珠’——‘变荆’在一名木战士上,借助‘同心一体’的效果,就会……。”

  场上三名木战士身上同时长出了荆刺,攻击力随之提高。

  小赵看了心中一惊:遭了‘变荆’对稻草战士是无效的,这么一来大哥哥不但要减两点生命,而且以后也会被压着打,惨。

  “进攻。”魏成沦呵道。

  “启‘蒸发’,正好我也借助‘同心一体’的效果,就会……。”

  场上的四只怪兽还未打拼,便被抽干了水份,木战士如枯木一般,稻草战士就更加细小。

  魏成沦一惊,转念又想:没关系,虽然木战士又回到一级水平,但还是可以减仙子的生命值。

  “继续进攻。”

  一名木战士一拳打向细小的稻草人,拳还未到,稻草人便飞开,吃惊的是,飞开不到片刻又飞回来了。

  三只木战士来打稻草人均是如此。

  “怎么会……?”

  “稻草人本来就轻,蒸干水份后更轻,虽然战斗力似乎为零,但凭着轻盈的体质,你根本打不到它。”仙子坏笑着看了魏成沦一眼。

  “可恶。”

  “好棒哦。”全场小朋友喝彩。

  魏成沦咬咬牙道:“我再打出一颗‘地利珠’,结束。”(‘同心一体’也结束了)

  “到我了。”仙子摸出一颗珠“我启动一名稻草战士,再使用与‘蒸发’相反的‘注水’”。

  场上新启动的稻草人立即由黄转绿伸出无数的稻杆,升级为二级的‘稻草尖兵’。

  “进攻。”一名木战士被打倒。

  全场一振“好”。

  “不错,不错。”魏成沦一笑:“不过这样一来你手中已经没有弹珠了。”

  “你不一样吗。”

  “所以,我们现在要比谁先抽到好珠子。”魏成沦随手摸出一颗,一笑:“天如我愿。”

  他摸到了“沃野。”配和场上的“天时珠——雨顺”一名战士迅速长大,长出绿叶、树根,成为三级战士——“千年巨木兽”

  “攻击。”稻草尖兵立即被打倒。

  仙子一惊:关键时刻势态逆转了。还好我的‘无水分稻草’是不能被战斗破坏的,不过要打倒他的“千年”还真有点困难,先摸珠子吧!

  仙子摸出一颗一看,不由出汗:这珠子暂时毫无用处。“到你。”

  “哦,摸到宝了吗?竟然不用。”魏飞速摸出一颗,仙子不由心惊,万一摸出‘诱惑之光’就惨了,魏看看珠子,不由皱眉,狠狠道:“到你。”

  嘘,过关了。仙子摸出一颗,平静道:“到你。”

  魏成沦摸出一颗,道:“到你。”

  观众看了大为不解,只有小赵明白,双方都突破不了对方的战术,所以都在依靠下一颗珠子带来的希望:不过大哥好像陷入了劣势,因为他不可以再启动战士,因为一级、二级战士都会被干掉的,大哥哥究竟会怎么样做?

  仙子摸出一颗珠子,思付片刻,双眼渐渐变得冷酷与沉着。低声道:“我打出两颗辅助弹珠埋伏在场上。结束。”

  “乌龟。”

  “你说什么?”淑灵呵道。

  “不是吗?已经放了四颗辅助珠了,一定有提升战士能力的吧!为什么不进攻。”

  “因为师兄还没有摸到启动战士的珠子。”

  “不,我已经摸到了。”仙子冷静的伸出手心。

  “所以才说你是乌龟嘛,到我了。”魏成沦一笑:“但你的龟壳不顶用了,我使用‘绳网’”。

  全场一惊,‘无水份的稻草’被打出的一张网网住,拉出场外。

  “你的龟壳要两回合之后才能回来哦!这样你就输定了。”

  “真的吗?”仙子冷答。

  淑灵一愣:完全没注意到,刚才还有紧张感的仙子,一下子完全变了,冷静的像冰山一样。

  “攻击。”仙子失掉两点生命。

  全场不由紧张。

  “有胆量,我放了四颗辅助珠啊,不怕有陷阱吗?”仙子问。

  “你当我白痴吗!有两颗是你一开始就放了的,如果能用你早就用了,另外两颗安放的前一回合你什么也没做,下一回合连安两颗,可是一回合只能摸一颗,所以顶多只有一颗有效。”魏成沦笑道:“我说得不错吧!”

  仙子一笑,道:“分析得好。”摸出一颗:“我再安一颗辅助珠,启动一名稻草战士,结束。”

  “还在虚张声势。”魏成沦摸出一颗珠子,道:“我启动一名木战士,安一颗辅助珠,再砍。”

  “千年巨木兽”破坏掉仙子唯一一名稻草战士,另二名木战又减仙子二点生命。

  全场看得一阵大汗。

  “到我了。”仙子面脸也未变,尽管,自己场上没有战士,而对方有三只,并且其中一只高达三级。“我启动一颗‘地利珠’——‘地球飞转’这会使两个回合飞速扯过,这样我的‘无水分的稻草人’就会回来了。”

  “好啊!这样又能顶几个回合了。”全场一振。

  “什么?你为什么刚才不用?”魏一愣。

  “我想让你高兴一下。”仙子冷冷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平静道。

  “什么?”全场张大嘴巴,大哥哥你说太搞了吧。

  “当我是乞丐吗?”魏红了眼。

  “差不多吧,现在到我攻击了。”

  此话一出,全场下巴脱落。

  “你疯了,‘无水份的稻草人’无法被攻击,但用它进攻别人的话,就会被干掉。”淑灵大叫。

  “你们信不信我。”仙子没来头的一问。

  ………………

  “我们……?…………恩?……恩,…………恩…………。”大伙发现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

  “我信”——是小赵。他道:“大哥哥愿意帮一个不相干的人,我想要相信他的实力。大家也应该感到了,大哥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好玩啊!”

  “谢了,小赵。”仙子道。

  “那……我们全都信。”

  仙子一笑。

  信任的力量让人忘记了畏惧。

  “好,难得这么看得起我,我就来表演一下什么叫——————高难度的一回合杀吧。”

  魏成沦道:“牛皮吹得好大。”话这么说,却心头出汗。

  “启动‘墓地交换’。这样双方使用过的珠子的墓地就会相互交换。”

  “好像根本没用。”淑灵道,却发现全场的观众没有一个议论。

  “再启动‘武器再利用’,这样:一颗辅助珠就会从墓地回到我的手里,当然,墓地已经交换,我要复活的是——‘同心一体’,使用‘同心一体’再进攻。”

  “太棒了。”显然,‘无水份的稻草人’会被干掉,但因‘同心一体’的效果,所有怪兽都会被破坏,包括千年巨木兽。

  “启动‘诱惑之光’。”

  在交战的一瞬间,一道白光打在‘稻草人’身上,‘稻草人’慢慢站到魏的一边。

  “大坏。”淑灵急得叫出声,这下连最后的防线都没了。

  “呼,有你的,差点连失三只怪兽,幸好我准备了一颗‘诱惑之光’,本来想突破你的最后防线用的,这样更好。”

  “对,这样更好。”仙子现在的心冷得像一个老练的赌徒——一边品尝着美味的香槟,一边看着对手落入自己的陷阱。仙子沉声道:“因为我就是要你多一名战士,我还没结束,同时启动‘热风’和‘地狱收税人’‘热风’是‘木系战士’的克星,一点即着,因为‘同心一体’的效果还没结果,所以……。”

  全场的怪兽身上都起了大火,慢慢化为焦炭。

  “而‘地狱收税人’一旦启动,双方任何一方一旦失去一只怪兽,就会减一点生命,因为你有四只,所以……”

  魏成沦的生命暴减4点。

  “太好了、扯平,一局扯平。”

  “不要忘了,我才打出一颗珠子,如果我手上的这颗启动怪兽的珠子,你就完。

  魏成沦已是满头大汗。

  “可是,我的这颗”。仙子飞速上好魔枪:“真的……。”

  一道白光,打出一颗——辅助珠。

  “没吓倒你吧!”仙子问。呼,一口浊气。

  “你真的是我遇见的最强对手,看来,我要依靠运气了。”魏成沦把手慢慢伸入箱中,道:“我手上没有什么珠子,所以全看能不能抽到‘启动战士’的珠子。”

  “摸不中的,我赌你摸不中。”

  魏成沦摸出珠子,一看,一笑:“猜错了。”

  一名木战士被启动。

  “进攻”。————————就这样结束了?

  木战向仙子冲出。

  众场的汗都凉了。

  “唉,看来真的是输了——当然,是指你。”

  仙子最后的辅助珠是——“疯狂的和平主义者。”这珠子一旦被启动,无论双方任何一方,一旦喊出进攻便被减去一点生命。

  “不好意思,赢了你半秒钟。”

  的确,从进攻宣言到真正的进攻,其间有不到一秒的时间,而仙子就赢在这不到一秒内,赢在魏成沦以为必赢的时刻。……

  赌徒赢了,但他没有微笑。这世上最好的赌徒,是不会轻易为胜利微笑的,因为他们在开始的瞬间,已经编定了胜利的流程。

  魏成沦坐在石橙一站不起来,手不住发抖。

  “半秒之胜负,也不足道吧。”

  “一回合杀,一回合杀。”魏失神的不断重复。

  仙子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你已经很强了,完全靠自己,但你忘了世上有两种强:其中的一种是依靠别人的强,就是因为有大家的信赖才会有无谓的勇气,你也可以,交几个朋友吧!”

  “闭嘴,”魏猛地甩开仙子的手,怒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你在我的世界里赢了我……”

  魏成沦冲出人群,把自己心爱的魔枪猛的甩向地面,魔枪粉碎。“我不会再玩这个游戏了,我会去找我的母亲,我会在你的世界打倒你,等着吧!”魏成沦转身飞奔而去。

  仙子正想追去,忽然脸色大变,体力不支,心想:遭,30分钟已过了一会儿了。

  寻问魏成沦的住处,无一人知道。

  仙子叹口气,其他小孩却不顾这些,沉浸在喜悦之中谁还管这些。

  ……

  仙子把借来的珠子还给这群小孩,几个推说送给他,仙子笑笑,自己又不是这方面的爱好者,以后可能都用不上了,小孩听了都说可惜。

  仙子偏一下头,小声说:“师妹,过来一点。”

  小丫头愣愣地移了两步。

  仙子一把把手搭在淑灵肩头,笑咪咪的说:“大家保重,我要走了,有事找我。”

  小赵道:“大哥哥,你住在那里?”

  “华云都北面‘七道合馆’,在山中叫我的名字‘仙子’我就能听到。”

  “牛皮,怎么可能。”淑灵心想。

  “好厉害喔!”全场惊叹。

  “居然把一群小孩唬的团团转。”淑灵腹诽,忘了自己也才10岁。

  “真的要走了,再见。”仙子挥挥手。

  大家跟着挥挥手。

  “我走了。”仙子移动一步。

  大家继续挥手。

  仙子转过身,大步走去。

  大家站在原地,目送仙子离去。

  也许在他们心中,已把仙子当成了他们的梦中的朋友。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