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血鸢的头被埋在舜景的怀中,耳边剧烈的心跳声让她忘了反抗,脑袋不知为何有点晕眩,像发烧了一样。

  “大家,我回来了!我找到凤了!都出来罢!”舜景脸上激动得泛红,像小孩子般地大吼大叫起来。

  “什么?!舜景大人你找到凤尊了?!”

  “啊!真的是凤尊!大家快出来啊!凤尊终于被我们找到了!”

  “呜呜,想不到我能看到凤尊,真是太高兴了······”

  “妈妈!凤尊真的和雕像上一模一样呢!好漂亮啊!和舜景大人一样漂亮!”

  “我们终于不用再待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了!”

  “是啊,是啊!这么多年了!”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让刚下地的血鸢一个脑袋两个大,大量的信息传入她的耳中,却对这些人说的话毫无头绪。

  “好了!人都到齐了!大家一起拜见凤尊罢!”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闻言众人都激动地答应了。

  “凤尊在上,吾等凤国子民恭迎凤尊返尘,请凤尊带领吾等臣民报吾仇、归吾地、弑吾敌!”最后他们还说了一个奇怪的短句,但是那种语言血鸢从未听说过。

  在他们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舜景侧了身避开他们的礼,也对着血鸢微微躬身,但却并没有说他们那一串话。

  血鸢大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等他们说完了才想起要避开他们的礼,但被眼疾手快的舜景给点了个正着,硬是受完了他们全部的礼。

  当那些人缓缓起身时,血鸢看到他们中的许多人眼中都泛着泪花,而有些人更是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有些不明就里的血鸢微张了嘴想要解释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但当看到他们看向自己时的喜悦时又将这个想法打消了,穴被解开,舜景轻轻地在她耳边道了声:“抱歉,我等会再跟你说清楚,你先答应他们罢。”

  血鸢闭上嘴,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好。”

  众人欢腾,比过年了还热闹,大家纷纷上前想和血鸢说说话,一一被舜景挡开了,只见他温柔地笑着说:“大家不如回去准备准备罢,过不久我们就要出去了,把该带该留的分好才行啊,我和凤还有事要商量,大家就先回罢!”

  “嘿嘿,舜景大人高兴死了罢,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凤尊终于出现了。”

  “哎呀,人家小夫妻有话要说我们就赶快回避罢!再乱说小心舜景大人不带你出去!”

  “哼哼,舜景大人要是不带我出去的话我就去找凤尊!”

  “切,凤尊是听你的呢,还是听舜景大人的啊?”

  “这······”

  “哎呀,别争了,我们快回去罢!让人家夫妻俩慢慢说话!”

  众人一哄而散,一些男人走之前还冲着舜景挤了挤眼,努努嘴,比了个两根手指凑在一起的手势,被舜景一瞪,哈哈大笑着跑掉。

  血鸢也许前面的话都没怎么听懂,但是这些话确实明白地听懂了的,见没人留着了,僵硬地转头看向舜景,“你连自己的妻子也能找一个假的来欺骗他们?”

  舜景脸色有些难看,“等会我慢慢跟你说,但是你先要知道你不是假的,我自己的妻子我自然是不可能弄错。”

  血鸢狐疑地看着他,没再说话。

  舜景紧紧抓住她的手牵着,直视前方,让自己的音调尽量平稳地道:“我们边走边说,还要让你看点东西。”

  血鸢皱起眉,感受到抓住自己的大手微微出汗,像是十分紧张。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挣开他的手,现在还是顺着他比较好。因为血鸢总觉得舜景这人头脑像是有点错乱一样,说话神神秘秘地也不说清楚,把她带到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见了一群看着还算正常但说话也让她听不懂的人,还被他们叫成“凤尊”······

  “你相信轮回转世之说吗?”舜景的话音里莫名地带了一丝惆怅。

  思考了片刻,血鸢开口道:“不知道,无所谓信或不信。”

  舜景点点头,继续道:“这座村子叫凤村,千年前便一直在此了,我们都是凤国的遗民。凤国,统治着全部的陆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真正的强国。凤国的皇被称为‘凤尊’,并且每一任凤尊都是女子。”

  见血鸢一挑眉,他点点头,“你就是最后一任凤尊。”

  血鸢不可置否,舜景继续道:“每一任凤尊身边都会有一位祭司,祭司可以占卜出这个国家的大致国运,以此来为将要到来的灾难作准备。当最后一任祭司占卜出龙星将起,凤星坠落时,大惊。但是龙星上升得太快,战火很快烧遍了凤国各个角落,来自岛上的野蛮人残忍地屠杀着凤国人,一直以来都安居乐业的凤国人哪里敌得过这些厮杀着长大的野蛮人。惨叫声从凤国各处响起,鲜血染红了凤国的每一片土壤,就连凤国的天空,也被映得血红。”

  舜景顿了顿,这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日,他耳边似乎还响着那些凄厉的哭喊声,而那种无能为力之感,也仍然残留在心上······

  压下那些情绪,舜景继续平静地说着:“祭司为了保护凤尊,以生命为烛,换得一次让凤尊重新降临世上的机会。而他,将在转生一次后再也不能投胎,容颜也会固定在成年时,永不变化。当凤尊重新降临到世上,他的寿元便只剩二十年。当那二十年结束时,他便会灰飞烟灭,归于虚无。”

  说到这,舜景偏头温柔地对血鸢笑着,轻声道:“幸好我还有四年的时间和你在一起······”

  血鸢看着舜景眼中的水光,心中不知怎的一酸,忙移开视线不再看他。

  “那你怎么能知道谁才是凤尊呢?我来扬州也见到过两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子,凤尊会不会在她们之中?”血鸢轻轻开口道。

  舜景神秘地一笑,遮住她的眼睛,带着她向前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