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轩辕凌将沐宛初挟持到荒无人烟的旷野,粗鲁丢进一见小屋的靠榻上,自个儿坐到对面座椅子,面容黝黑,微微气喘,显然余怒未消。“这什么地方?”沐宛初惊魂未定,环顾半个人影儿未见的一院屋宇,“你不会打算杀人灭口,再弃尸荒野?”轩辕凌怒瞪她,良久,冷笑吐出两个字:“怕了?”沐宛初无语,细细打量他,琢磨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后来事实证明,她纯属杞人忧天。轩辕凌并未杀人,更没弃尸。

  一院三四间简洁典雅的屋宇,房前只有几棵稀落的合抱毛杨树,人站在院中或树下便可看见远远的山丘,满眼满眼尽是墨绿色。盛夏天气闷热无与伦比,不过各色冰镇过的时令瓜果源源不断送来。沐宛初坐在杨树下,一手偶尔丢几片冰镇新鲜果肉入口,一手持美人团扇呼哈呼哈可劲儿乱扇,而两眼始终遥望远山。时间长了,累了,收回脖子,休息片刻,抬眼研究研究时刻立于身旁、样样细致周到绝好、却始终一言不发的丫头,叹息一回,摇摇头,舒活舒活筋骨继续抻着脖颈远望,如此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这段日子,她真正体会到孤独难熬,只能揪住轩辕凌隔三差五地来一趟时,可劲儿地说话,可劲儿地聒噪。轩辕凌却金口不开,任你一哭二闹,任你软硬兼施,任你七十二变……

  “唉,这个人真的记仇,不可得罪,不可得罪呀!”沐宛初怅然,神情凄凄。“怎么这许多天了还不来,闷啊……”沐宛初如坐针毡,挨着太阳一寸一点往西移,待日头不毒了,才起步向山间行去。热气尚未散尽,沐宛初未行多远便觉浑身冒汗,回头看看亦步亦趋、一言不发的丫头,更觉燥热,恹恹扑到山坡,嗅着青草味儿,逗草丛里的小生物。“咦,山后是不是有流水?”她仰起头兴冲冲瞧着丫头,“听到水声没?”奈何小丫头依旧站在身侧,周身无丝毫情绪变化。沐宛初有时怀疑她是不是木头刻得……唉……她长叹口气,再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是否听力有碍我不知道,但话肯定不会说……”猛地,她从山坡上爬起来,翻过小丘。哈哈,果然,水声“哗哗”越来越响,仅听起来便十分阴凉惬意!

  沐宛初呼啸着、狂欢一般冲下山坡,身后小丫头紧紧相随,如她的影子或者尾巴。“哇塞!”沐宛初啧啧称叹。一段山崖上水流攒成一股砸下,在一亩左右的幽潭一角溅起片片银花。阳光下,雾气氤氲,灿若弯虹!沐宛初踢飞鞋子,手提裙裾,涉水。潭水清澈冰凉,才刚的闷热顿去大半。“唔……好舒服——”她在水中快走两步,跃起的水花稀稀哗哗,快速淹没于瀑布银花中。“丫头,我要泡清水澡,你先回避——待有事再叫你!”小丫头神情木然,环顾四周寂寂的山石草木,转身,不见踪影。沐宛初踩着水走到一旁的河石间,解开外侧的罩衫罗裳,露出抹胸短裙,香肩娇俏白嫩,旖旎春光乍现。

  “嗖嗖——”身侧不远处飞出一块石子,沐宛初惊得立马将刚褪的外裙抱在胸前,“谁!”半天没有回声,除却瀑布轰鸣依旧。她怀抱衣裙,裸着脚踝,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盯着石子。“是湿的?”她小脸半歪,瞟瞟没有人影的潭水,“从水里出来的?”她暗暗捡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紧紧握在手中,又一步步踱回浅滩,两眼炯炯,盯住水面。“哪个登徒子!快滚出来!”潭面依旧,一圈圈瀑布的涟漪荡开……“你再不出来,我放石头啦!”她右手轻扬,威胁道!

  四周寂寂,瀑布依旧。“嘭!”石子入水的声音,很快被瀑布盖住!潭面除了涟漪紊乱,再无一丝动过的痕迹!沐宛初纳闷地瞧着,忽然弯下腰,将一块块石头狠狠掷入水中。“嘭!”“嘭!”“嘭!”……一连串狂轰滥炸之后,“轰隆”一声,瀑布下端帘幕间突然炸开一道水幕,紧接着一股劲风将沐宛初卷进水中。“呜呼!——”沐宛初尚未明白过事来,便吞咽了好多潭水,整个人起起伏伏,好不容易探出头,稳住!待看到原来自己站的地方的人影时,惊得又咽了一口水。背对太阳而立的身影愈显颀长,长发漉漉搭在肩头,衣服仓促间穿得极凌乱,面容因背对光线而黑暗,不过那双眼睛闪烁光亮,一如黑夜的星辰,脸上有些薄怒,不过嘴角挂着满满的邪笑!如神如魔!一在岸泮一在水,两个人就这般相互对望着,仿佛时光已然跨越了千年,而你,却依旧在水另一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