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回家的路上,古雷满脸好奇的对打扮时髦的红蜥问这问那,直到皇甫紫逸发出了一声怨怒,古雷才吓得闭口不言。

  红蜥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轻声对皇甫紫逸道:“皇甫小姐,请你放心,我对少主绝对没有其他想法。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怕跟少主讲,我只是想跟着少主,借着少主使自己能够更快成长起来,绝无其它想法。如果冒犯到皇甫小姐,请您见谅!”

  皇甫紫逸本来只是跟着骆方去看场好戏,谁知竟被骆方惹了个女人回来,心中一直气愤难当。但此刻听红蜥开门见山的一说,她一张紧绷的脸逐渐缓和下来,也不再拿斜眼去瞧红蜥。

  骆方却是对皇甫紫逸感到无奈,同时也暗自赞同红蜥的坦白。

  一路上红蜥为了使骆方相信自己的真心诚意,推心置腹,毫无保留的对骆方讲述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红蜥家境贫寒,父母双亡,从小便辍学跟随姐姐打工。后来姐姐得了重病急需高额医药费,她愁得焦头烂额毫无办法。期间,由姐妹介绍做了妓女,所得收入一直维持着姐姐的治疗费用。一次因客人少给嫖资还被其一顿殴打,情急之下,红蜥异能迸发。桌上一只签字笔突然飞起,射穿了客人的胸膛。客人当场毙命,红蜥则是吓得六神无主,被警察抓住后,又被五洋联盟发现了她,打通各种环节把她放了出来招入了联盟。

  但入盟后,红蜥并没有如骆方一样得到巨额的生活费。因为她是犯了杀人罪被联盟所救,按照长老团定下的规矩,以此种方式入盟的必须无偿为联盟服务十年。十年后方才能得到联盟提供的生活费。这十年中,她只能通过接任务,得到联盟分发的适当报酬。

  本来这些报酬也足够她与姐姐的平常生活所需,只是奈何姐姐的病症需要按时交纳医药费做长期治疗,所以红蜥毫无办法,只得拼命的接任务赚钱。此次得到这个保护富豪公子元少威的任务,红蜥抓住机会与元少威搭在了一起,姐姐的高额治疗费也有了一个固定着落。

  骆方听得摇头叹气:“看来她是早就想摆脱目前的困境,只是苦于早不到出路,迫于用自己的身体从元少威那儿换取姐姐的医药费而已。如果她所言属实,我怎么也要帮帮她!”

  “那你的真名就是叫红蜥么?”此时正在开车的古雷问道。

  “不是。”红蜥面露尴尬之色,答道:“我与姐姐从小生活在农村,我叫张腊梅,我姐姐叫张翠梅。名字太过老土。所以出来后,我俩都先后换了个名字。”

  “腊……梅!”一直没说话的皇甫紫逸眼看车窗外,嘴角肌肉不断抖动,显然就要憋不住笑出来。

  骆方赶紧伸手捂住皇甫紫逸的小嘴巴,生怕她笑出来让红蜥更觉难堪。

  皇甫紫逸的双唇忽被骆方捂住,本想憋不住大笑的她,只觉心中一暖,抬起头双眼充满爱意的看向骆方,终于没有笑出声。

  看见皇甫紫逸这番模样,骆方忽又想到了萧语心刚才看他的眼神,不禁暗叹自己不小心,露出了以前的脾气,竟然引起了萧语心的怀疑。

  红蜥的到来使朱乐这个单身汉着实激动了一阵,狄同因为早就心有所属,倒也没表现出异常举动。

  而朱乐却是主动把房间让了出来,搬去跟狄同挤在一起。这两天也一直跟在红蜥身后,像个哈巴狗似的,不断献着殷勤。

  在红蜥来到的第二天,皇甫紫逸就已经吩咐下人到元少威家拿来了红蜥的衣物和日常用品。红蜥不敢有违骆方吩咐,虽然没有脱下棕色假发,但却马上褪去了浓妆,换了一身淑静淡雅的衣服,显出了被浓妆掩盖住的动人容貌。狄同倒还稳得住,朱乐这小子却是两眼放光,激动异常。

  几天下来,皇甫紫逸也与红蜥逐渐要好起来,两人从刚开始的生疏变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反倒把骆方冷落在一旁。骆方也不在意,只是一门心思想着按照烈焰手的原理,用到自己的原力斩上。

  在红蜥到来的第七天,骆方征得她的同意,施展控神技能读了红蜥的思想。用控神技能读取别人思想,对方将什么也隐瞒不住,只要是心中有的念头,不管是此刻正在想的还是故意隐瞒的,统统都会曝光。

  经过读取思想,骆方发现的确如红蜥来时所讲,只是想一心跟着自己,他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当然,骆方不可能悄悄对红蜥施展控神技能,因为只要一侵入到对方的思想中,对方马上就会有所察觉,这也是施展控神技能读取对方思想的唯一缺陷。

  午夜,一片空旷的草地上。

  骆方手握原力刀舞的“呼呼”作响,每一刀都与下腰、挥手、转身的动作完美的契合在一起,看不出丝毫破绽。原力刀带出的浅白色雾气笼罩在骆方周围。

  第一次看骆方练功的红蜥则是一脸的惊讶表情,特别是对骆方手中的原力刀好奇万分,不住眨眼想要看出个端倪来。

  “呼!”骆方瞬间收刀。整个人站得笔直,犹如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任何困难都难以撼动分毫。

  红蜥看见骆方收刀,忙一个劲儿的盯着骆方的手,问道:“咦,少主,你的刀呢?刚刚我就没看见你是怎么拿出来的,这会儿又被你收到哪儿去了?”

  骆方哈哈大笑。他把红蜥带到这儿来就是已经把红蜥看成了自己人,当然也不想对她有所隐瞒。

  “刀在这儿!”骆方手一挥,一把原力刀慢慢形成,刀尖上方袅绕着阵阵白色原力雾气。

  红蜥这次终于看清,大吃一惊道:“你的武器就是用自己的原力形成的?”

  “对,想不想学?”骆方问。

  “嗯!”红蜥心中惊喜,使劲点点头。

  骆方嘻嘻一笑,摇头道:“想学也不一定能学会的,但我可以教授你方法,你先自己琢磨琢磨。”

  当下,骆方就把如何用意识在印记内勾画形状,如何直接在原力上勾勒,怎样才能保持变形原力仔细地讲了一番。

  红蜥认真听完后,低头思考起来,同时印记内也开始不断模拟试验。但别说勾勒原力,就连她自己的意识都难以保持一副像样的图案,常常是刚用意识画出这一笔,上一笔就已经消失不见,根本不能保持连贯。

  红蜥呆立半天,在印记内不断反复试验,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这也是骆方事先所料到的。不然这么多年来,他的老师伏承天也不会就发现就他这么一个人能成功的了。

  “还是不行!”红蜥懊恼道:“少主,看来我是没办法像你这样的了!真羡慕少主!那少主不是可以变出很多适合作战的武器出来!”

  骆方闻言一怔,自言自语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多创一些其它武器出来。在不同的战斗中,用最适合的武器才能更增添胜算啊!”

  骆方这几天一直在研究刀法,竟然忽略了这个看似最简单却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此刻被红蜥一语点破,骆方顿时恍然大悟,瞬间就把对烈焰手的研究抛到了脑后。

  “我现在根本达不到烈武者的境界,光是原力就差了一大截,这些只能以后慢慢再来。现在与其想些不切实际的,不如好好研究下怎样把原力变成各种厉害的武器!”

  骆方此时找到了方向,只觉得眼前一片开阔,心中舒畅,不禁仰头大笑。

  过了一会儿,骆方回过神来,想起了站在一边默不出声的红蜥,微笑道:“红蜥,刚才多亏你一语点醒了我!”

  红蜥甜甜一笑:“少主夸奖了!少主是超级异能者,当然厉害啦!对了少主,你说你异能几乎都会全了,怎么会这样?我以前听说一般的超级异能者最多只会三种异能的,怎么少主……”

  “全能者”放在整个异能者中,也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而红蜥只是个普通的刚武者,当然不知有全能者这回事儿,此时也只是好奇骆方这个超级异能者很不一般。

  骆方咧嘴一笑,开口打诨道:“这有什么!你也说了,那是一般的超级异能者嘛!而我却是超级异能者中的变态!哈哈,这有什么稀奇的。不过话说回来,我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虽然你是例外,但请你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嗯!”红蜥郑重点头。

  “哦,忘了告诉你了,你姐她不是在上海住院吗?我今天上午联系了上海那边的分会,汇了三百万美元在那边账上,让他们直接打在医院你姐的医疗账户,慢慢扣!”骆方微笑道。

  红蜥一怔,眼睛顿时一片湿润,捂着嘴巴轻声道:“谢谢,谢谢少主!红蜥从今往后,为您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骆方慌忙摆手:“哎!你别乱想啊!我知道你在社会上浪迹已久,特别是在一些风月场所呆久了,肯定思想上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要是你不嫌弃,我们以后以兄妹相称如何?”

  红蜥慌忙擦拭泪水道:“不嫌弃,不嫌弃!只要少主不嫌弃我就行!”话到此,红蜥的心中却是一阵欢喜,她现在能攀到骆方这个少主,在五洋联盟中自是最好不过。以后谁要为难她,都得看骆方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