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一山再次见到欧艺已是半月之后。欧艺到他办公室给他钱,他说已经和他朋友说过这件事情了,他朋友说算了,不要再理会。他也对欧艺说:“没关系的,你就领了这个利是,以后就继续升官发财吧。”

  他眼很尖,看到欧艺手上的白金镶钻的婚戒已经没有了,就开她玩笑:“呵,想不到你动作挺快的嘛,不愧是欧总监的风格哦。”欧艺装作端茶杯喝茶不吭声,他就继续说:“别人说没进你们那些公司之前的人是木才,进了你们公司是人才,在你们公司做三年就叫人精的了。你也成精了。人精中的人精。”欧艺就回他:“你也可以变人精啊!”赵一山就说:“可以可以,有总监在照着我,还怕没饭吃啊?”说完又爽朗地笑了。然后语气一转,又说:“离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要太难过。”欧艺也浅笑,说:“切,谁难过了?”大家就打着哈哈,互相打趣一番。

  欧艺要走了,赵一山把她一直送到停车场才挥手道别。欧艺看着后视镜里的他,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看来人在伤心的时候,只能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疗伤,见不得别人的关心的。

  欧艺下午回到公司,召开了每月的主管例会。两个助理也照例参加汇报工作。分管部门工作的助理先做汇报,他以郑重的语气提醒欧艺最近部门的人力流失比较严重,目前有主管面临着考核下去的危险。他把今年前三个季度的人力进出情况做了个表,又把部门一直的人力发展做了比较,可以看得出,人力到了一个顶峰之后,现在正在消退。其他主管也就这个问题做了分析。月盈则亏,欧艺想,那也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现在各个部门各个公司都在不停招人,已经是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了,谁不想快速发展呢?哪里就有那么多人都想做销售工作的呢?公司又在不停地考核,业绩不好的人很快就考核出去。进来和出去都很快。从部门成立至今,招进一千三百多人,留存不到三百。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这个理。

  那解决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留人,要把招进来的人尽量留住,才是良策。欧艺的想法刚提出,大家就非常认可。具体怎么办?于是大家就各抒己见,最后决定成立功能小组,具体负责培训、激励、业绩跟踪等方面的问题。

  欧艺过后也在检讨自己,自从升总监后确实很少直接管理团队了,都是靠遥控各个主管,自己就忙着别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只是大家今天没有说出来而已。现在所谓的内外交困,真是心力交瘁。她决定把外面上课的邀请尽量推掉,首先不用到处跑了,时间就省下了一大半。欧艺毕竟是实干派,说做就做。

  袁木搬出去后,欧艺父母知道他们离婚的消息,过来住了个把月陪她。欧艺劝他们不必担心难过,一段婚姻其实也是一场赌博,一部分的人赌赢了,一辈子幸福。有些人半途就失偶了,有些人半途就分开了,谁敢说一定是执子之手就与子偕老的呢?还有磕磕碰碰一辈子的,还有虽然在一个屋檐下却老死不相来往的,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还自由自在一些,何况欧艺还不需要找一张长期饭票就能养活自己呢?她开导了父母后,两老人慢慢也想开了些,就是觉得欧艺在S市无亲无靠的,有点放心不下。后来妈妈不习惯S市的水土,也不太会说这里的话,他们就回去了。

  父母走后,欧艺每天回到家,看着空落落的房子,就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大海的一叶扁舟,越发显得孤独无依靠。以前忙忙碌碌的,没想过这个问题。房子太空了,一个人住也害怕。现在她想把房子卖了,再买间小一点的。其时S市的房价涨到疯狂,月入五千不敢供一块地砖。欧艺的房子已是买入时的三倍多,一出手,净赚八百万。然后,她买了一套酒店式管理的两房一厅的公寓,简单地把家安了下来。

  一天,欧艺正在总公司开会,一个信息到来,欧艺点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是李木华。好久没联系,最近好吗?欧艺回他:我在开会。李木华又说:好的,我晚点再给你电话。欧艺开完会后,又回到自己办公室把开会的要点做成幻灯片,准备明天晨会宣导,然后群发信息给主管,告诉大家明天开晨会的主要内容。等她觉得肚子饿的时候已经是近九点。她关灯走到走廊,除了保安老张,一层楼已空无一人。她也没心思自己一人去吃饭,就回到家,把冰箱的能吃的东西翻一下,找了一包脆皮肠,一块瑶柱面,放到一个奶煲里煮一起了。

  正对着电视吃面时,李木华的电话就进来了:“欧艺,有空了啊?”欧艺正含着一口饭,说:“嗯哪。”李木华又说:“你在吃什么好东西呢?”这时欧艺已经把碗放下去,嘴巴也没东西了,就说:“我现在才吃的饭哪。你要就一起。”欧艺在说这样的话的时候,都以为他在老家的,原本是开他玩笑。谁知道李木华说:“你等着吧,留着点一会我就吃。”他竟然把电话挂了。欧艺心想李木华风风火火的还是不改当年性情哪!

  半小时后,他的电话又来了,他说:“我到了你家的那个区,你来和我一起吃宵夜吧。”欧艺大吃一惊,:“啊,你在S市啊?”“对啊。你在什么地方住?我找你还是你出来?”欧艺说:“我找你吧,你不熟悉这里。”问清楚他的具体位置后,欧艺就叫他在那等着,自己就过去。

  到十点的时候,两人就在一个叫光华广场的地方见了面,找了一家茶餐厅坐了下来。原来,李木华是在一个市里做建筑监理的,现在那儿有家地产公司在S市开发了一个项目,所以他的监理工作就做到S市了,也要经常到这边来管理。另外,因为有这样的一层关系,这家老板又把另一个楼盘的一个项目给了李木华做。事实上他又做了老板的合作者。他在说的时候可没说那么清楚,欧艺何等聪明,哪用得着他明说?

  欧艺说:“我听着就头大。关系那么复杂。原来你监守自盗啊。”

  李木华赶紧说:“没那么严重,我叫别人做,我没做。质量问题,是马虎不得。”欧艺虽然平时在客户面前步步为营,小心说话,但这毕竟是同学,又是在这样的夜晚,聊起来就很放松,甚至不顺耳的话她也说来了:“哇,哪个楼盘是你监理的?我下次要到那办事时,就决不进去半步。”李木华就说:“你看我,脚下的鞋子都满是泥浆尘土。我可是很敬业。我知道现在监管到位了,好过到时再和他们磨嘴皮子打官司。我可是在关键时候亲力亲为呢。老总给工程我做和给别人做是一样的,并没少赚我的钱,只是我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

  欧艺低头一看,还真的,虽然看得出是一双质量很好的鞋子,但就都是泥。虽然在这样普通的地方,可是看起来也还是觉得突兀得很。她就很夸张地做了个鬼脸。两人又闲聊了别的一些事,李木华就说:“太晚了,你先生会不会说你什么,要不给电话我帮你打一个。透明度大些嫌疑就少些。”欧艺就说:“我刚离的婚。”李木华眼定定地看着她。欧艺接着又有点后悔自己说了出来,就说:“你别对同学说啊。”李木华赶紧说:“不会。我也不常联系大家。大家都忙。”两人一时无语。吃过东西下来,两人并肩走了一段,在华灯辉煌的夜晚,街道有了少许的冷清。李木华就对欧艺说:“你一直在我心中都是一位才女。你为什么不做点有品味的工作呢?我不喜欢你现在的工作。别浪费了自己的才华。”欧艺心里一阵凄凉,虽说也算事业有成,但自己怎么就觉得活得那么卑微呢?李木华太看得起自己了。

  走到停车场,李木华开的车和他的鞋子一样,显得尘土仆仆的。他握住欧艺的手,很有力地说:“照顾好自己。”欧艺就有点鼻子一酸的冲动。她又想起李木华在同学聚会时的那个温暖的臂弯,再想到那个晚上的梦,眼角就润润的。和他道别后,欧艺先开车走了。李木华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一直看到她的越野车进了她住的小区的大门,他才打过方向盘,开车走了。

  深夜,李木华发了个信息,他说:“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欧艺笑笑,心里有感动,却也觉得这是不情之举。所以就不知道怎么回他,放下手机去睡觉。但一想不能让他有误会,就重新拿起手机回他:“我会珍惜大家的同学之情的。我会把美好的东西藏在心底。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