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众学员听了花老的话,都异口同声地说:“想。”

  花老得意地点点头,开始了向学员们说出他这新节目的内容。

  原来,花老在看到这六个男学员变成光头后,脸上流露出来的怒气,就因此产生了灵感,由此想到了一个节目的雏形,他这个节目的表演者的形象设定为和尚和尼姑。和尚就是现成的了,而尼姑呢就还没有,但是在舞台上也不是一定要真的剃成光头才能扮演尼姑的啊。用一些道具就能够在观众面前表现出尼姑的形象来了。他的节目名字就叫做《怒僧救尼庵》。这个怒字,在那六个男学员刚才的脸上是表现得那么浓啊,用能惹得他们发怒的六个女孩子与他们同台演出,那种效果应当不错的。

  当花老将他心中的节目说给学员们听后,每个人都不由得失笑,用原来的小情侣闹了矛盾之后的样子来为观众表演,这种事,在山寨还是第一次啊。这位花老还真是灵感无处不在啊,这都能够让他想出来。

  那六个男学员也是一脸的愕然,这么一来,自己的形象还有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就会传出艺部学堂以外了啊,他们都觉得这样子的话,本人倒没有什么,但是那六个女孩会不会因此而被别人愈加的取笑啊。但是看着花老那副得意的样子,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的话,那么就太对不起他平时对自己的教导了。更何况如果这个节目真的能够成功演出的话,自己也会随着而出名了,要知道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公开演出的机会啊。他们每天那么努力地学习不就是为了能够有一天站在演艺大堂上去表演么。

  那六个女孩听了花老这个节目的表演方式,感到十分的可笑,自己的一次恶搞居然帮了花老想出一个听上去很可能会受到观众欢迎的节目来。心中也是一阵挣扎,要让她们以尼姑的形象在舞台上去表演,还真是难为她们了,女孩子都是非常珍惜自己的美好形象的啊,要戴上那可以把自己妆扮成尼姑的道具,出现在所有观众的眼中,进行她们人生中的第一次表演,这是很大的挑战,如果答应了花老的要求去扮成尼姑,在被她们恶搞过的男生面前同台表演,或许能够因此化解彼此的仇怨,还有可能进一步发展两者的关系,但是以和他们一样的光头形象出现还是让她们的心里很不舒服。

  花老看着这十二个被他挑中却保持着沉默的男女学员,心中道:哼,你们才进来这里不长时间,我就给你们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还要考虑这么久啊,如果经过我对你们用两三天时间来特别培训,这节目就会引起轰动的。

  赵雅萱心中对这花老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在这个矛盾之中找一个节目出来,刚才他说出了节目的设想,让赵雅萱对花老的才能更是加深了认识。这花老如果是在现代社会,一定会是一位成功的导演啊。

  那六对男女学员看着花老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想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了,就答应花老的要求吧,当这次的表演是一次煅练,看花老那自信的介绍,他们心中也对这一次首演有所期待。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他们都要去试一试。

  花老听到这十二位学员都答应了,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自己总算没有白教,他们还懂得回报。

  当下花老让六个站着的女学员向六个男学员口头道歉。六个男学员也表现出了他们作为男孩子的大度,原谅了她们。一场风波就这么暂时平息了。

  花老继续向艺部学堂的所有学员传授他们应该知道的乐理知识。下午,临下课,他通知那十二个被他选中的学员明天要在艺部学堂的后院集中,不用到艺部学堂来了,他要对他们进行为时三天的特别指导,所指导的内容就是《怒僧救庵》这个节目要怎么进行表演。

  正当赵雅萱为他们祝福,愿他们能够早点学会这个节目,为观众奉献出来时,她却被花老点名。

  “三十六号。”

  “在。”赵雅萱听到花老叫自己,连忙站了起来。

  “你明天也要和他们一起到学堂后院集中。”

  “呃,花老,您不会也要让我表演尼姑吧?”赵雅萱听到这个要求,以下很是疑惑,也带着一丝忐忑。

  “呵呵,你别着急,尼姑的数量已经足够了,你想做也做不成啊。”

  “哦,那我要表演什么角色啊?”

  “这个角色很重要,在所有的新学员中,只有你最为合适。至于什么角色,到时就知道了。”

  “真的吗?我刚来学堂不久啊,恐怕我会让花老您失望哦。”她说出自己心中的疑虑。

  “呵呵,只要这几天你能认真按照我的要求去学,就能够完成这个角色的。”

  “哦,那我就遵命了。明天和他们一同集中到学堂后院去。”

  花老让赵雅萱也一同参加这个新节目的表演,让那十二位学员的表情很是精彩。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惹得发生六个女学员恶搞男学员的罪魁祸首,居然会和他们一起同台演出。花老还说她的角色是这个节目中最为重要的?

  六个男学员是因为可以更加近距离地接近赵雅萱而内心暗自高兴。但是这种情绪再也不能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不然,天知道,那六个已经对自己做出这等事来的女学员还会做出什么事来。虽然她们已经向自己道歉,并表示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女人心,海底针,这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即使她们还不算是成熟的女人,经过这件事,这几个男学员也充分认识到惹女人生气的后果会很严重。

  那六个被选中的女学员听到赵雅萱也要加入到这个节目,心中暗自责怪花老,怎么让她也加入表演啊,还让她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不是明摆着让她压自己一头吗,还有,为什么她好像不用装扮成尼姑啊。她们心中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歪主意,都想到时在演练的时候给赵雅萱一些难题让她出丑。

  人心隔肚皮,别人的想法,赵雅萱是不可能知道的,她还在幻想着明天开始自己就能在花老的指导下,用几天的时间学习完这个新的节目,并能够好像周妙音一样登台演出,赢得观众们的喝彩,从此踏上演艺之路。

  花老下课之后,赵雅萱也不在艺部学堂停留,直接回她自己的住处去,当她到达时,周妙音的丫环秋菊正在她的房间外和春桃聊天,看到赵雅萱到来,她们都向其问好,秋菊是专程在这里等待赵雅萱的,一见到她的出现就立刻向她传达周妙音和赵德昭两人的邀请。

  “赵小姐,周小姐和赵公子请您过去到那边一聚。”

  “哦,我们几天没有见面了,我还以为两人快活得忘记我了呢。”

  两个丫环怎么好意思答话,所以都是保持沉默。

  于是赵雅萱在秋菊的引领下,走向周妙音的房间。

  一接近那间房间,赵雅萱就听到从房间里传来的阵阵笑声,看来两人都很开心啊。秋菊正要先进去通传,赵雅萱却向她摆摆手,示意她离开,要自己进去。

  门只是虚掩的,赵雅萱一推就推进去了,她进到屋里,看到两人都坐得很近,在一张不大不小的桌子上摆了几味小菜,这应该是山寨里的名厨弄出来的,看那样子就让人赏心悦目。

  “哟,昭哥哥和周姐姐在说什么好笑的事情呢,都这么开心啊。”

  一句话,让屋子里的两人知道他们所等待的赵雅萱来了。赵德昭坐在原位没动,周妙音则是站起来,拉着赵雅萱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一侧。

  她对赵雅萱说:“萱儿妹妹,你可来了,我们为了等你,肚子都已经抗议了好几回了啊。你再不来的话,我们就要满山寨去找你出来了。”

  赵德昭接道:“萱妹妹,你也饿了吧,来,我们边吃东西,边谈吧。”

  “好啊,其实你们也不用等我的嘛。”

  “我们刚才正在说德昭他小时候的趣事呢,你没有听到还真是可惜了,不然,你也会和我一样,听了之后,笑痛肚皮的。”

  “哦,是吗,那我改天一定要听周姐姐你转述一下了。”

  “为什么要改天,现在不行吗?”二人都奇怪地问道。

  “现在,我要把今天在艺部学堂发生的趣事说给你们听啊。让你们也开心一下。

  当下,赵雅萱将艺部学堂上六个男学员如何地被六个曾经喜欢过的女学员剃成光头,如何地被画成花脸,还有花老提出怎么惩罚这六个女学员。还有花老因此而想到的新节目。还有要求那十二个男女学员都要参加他这个新节目的演出时,他们的表现,以及自己也将在这个节目中担当一个角色,如果排练成功的话,就可以登台演出了。

  赵德昭和周妙音听到赵雅萱那维妙维肖的描述,都不时地爆发出阵阵笑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