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人在一起又磨蹭了一会儿,直到君无瑕拖着略显疲惫的身体走进了卧室,莫曹和花秋才离开。

  “累了吧,我帮你放洗澡水。”

  “等会儿。”

  君无瑕叫住了正抬脚朝卫生间走去的冷非鱼,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瘫坐在沙发上。

  耳边微微沉重的呼吸让冷非鱼心跳紊乱,不自然地眨了眨眼,她低声问道:“事情是不是很麻烦?”

  “不,”君无瑕摇头,“赵拓那家伙多年的珍品被洗劫一空,连人都被绑了。”

  缓缓的语气里有着一丝幸灾乐祸,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到是巴不得那老家伙被人给做了呢,他女儿倒是胆子大,跑到我们‘君子宴’来要人了。”

  “无瑕……”冷非鱼侧了侧身,不确切地看着神情阴霾的君无瑕。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君无瑕,虽然她一直能感觉到他身上睥睨天下的那种阴鸷,却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过。那是种……如同结霜般让人难受,最后全身沁着寒的过程,没有突如其来的颤栗,却……从骨子里让人忘不掉的恐惧。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失控了,君无瑕歉意地笑了笑,紧了紧抱着冷非鱼的胳膊,解释道:“我还记得岛上的事,没想到这次被人捷足先登了。”

  这次……

  冷非鱼狐疑地看着君无瑕,却聪明地没有再问下去。

  君无瑕深吸了两口气,从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那股仿佛用鼻子就能感觉到的温度让他贪婪地抽着鼻子嗅了嗅,却不想那丝淡淡的,让他心猿意马的幽香飘进了鼻尖。

  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他索性将下颚搭在冷非鱼的颈间,细细摩挲。

  “鱼鱼……”

  “嗯?”冷非鱼低声应了一声。

  “你今天就十六了。”

  “嗯。”冷非鱼抿嘴轻笑,这家伙又想做什么?

  突然落在脖子上温润的感觉让她心里猛地一惊,这是……

  僵硬着身体不敢乱动,她敏锐地感知着君无瑕加重的呼吸和逐渐升高的体温。

  老鸨教的“知识”在她小脑袋里一点一滴地回忆起,她红着一张小脸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矮桌,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四处乱转。

  怎么办?

  是把他打晕还是直接站起来?

  可这么做会不会伤害他的……感情?

  第一次为别人着想的冷非鱼发现自己面前放了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君无瑕温润的唇一点点覆在冷非鱼的脖子上,时不时地探出舌头轻轻点一下,感觉到怀里的人僵硬着身体微微颤抖了两下,他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闷声轻笑,“紧张?”

  “不紧张!”

  听到怀里人用视死如归的声音嘴硬地回了一句,君无瑕无奈地轻笑,“我去洗澡了,你先上床吧。”

  冷非鱼提着一颗心没敢动,不知道他是就这样放过自己了,还是准备在床上继续。

  看着她纠结的模样,君无瑕终于没忍住,在她娇艳的唇上狠狠吮了一口,“这次先放过你,下一次……我会做全套。”

  在冷非鱼瞪大眼睛,仿佛要吃人的表情中,君无瑕笑眯眯地走进了卫生间。

  接下来的几天,君无瑕带着莫曹从早到晚一直窝在“君子宴,从莫曹的口中,冷非鱼大致知道了赵拓那边的情况。

  他失踪后,他的手下起初还在赵铃的带领下四处寻找,甚至还找上了“君子宴”。可不知君无瑕用了什么方法,这些多年跟在赵拓身边的,如他亲信一般的左右手一个个选择了离开,这让赵铃心里不踏实起来。

  “鱼鱼,你怎么看?”

  花秋将西瓜汁递到冷非鱼面前,又端了一盘苏打饼干给她。

  “我不知道,听杂草说,他一直跟在无瑕身边,无瑕似乎没有出手。”冷非鱼歪着脑袋想了想,换上了鄙夷的口气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无瑕那就是君无厌,我到没看出来他竟然有这个本事。”

  以她的私心来说,她到是希望这件事是君无瑕在背后搞鬼,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君无瑕”无疑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不是与自己同床共枕的那个。

  烦躁地甩了甩头,她故作轻松地说道:“没准君不诈那老东西教了他点小伎俩,他无师自通呢。”

  说着自己都不认可的话,她突然对花秋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花秋兴奋地冲她挑了挑眉。

  一口将杯里的西瓜汁喝完,冷非鱼抓了一把苏打饼干站了起来,“走吧,几天没见到那老东西了,还怪想他的。”

  与花秋换好衣服,戴上面罩后,两人站在了郊外木屋门前。

  花秋背了一个军用背包,里面全是食物和饮用水,她将背包重重地扔在地上,回头看了一眼冷非鱼,“找个乐子乐乐?”

  冷非鱼抿嘴轻笑,算是默许了。

  两人打开房门,或许是突然的光亮让赵拓极不适应,他慌忙侧过脑袋使劲眨了眨眼。

  “啊?”花秋做作地捂着嘴,对赵拓说道,“四天了,你居然没死?命可真大。”

  赵拓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向花秋,身体却因为脱水而显得异常疲惫,站立的双脚已经无法继续支持他的体重,整个身体靠在木柱上往下滑,却因为身体被结实地绑在柱子上,于是他整个人“挂”了起来。

  冷非鱼从角落里搬出一张木凳,稳稳地坐了上去,看着摇摇欲坠的赵拓良久都不说话。

  “水……给我水……”

  沙哑的声音在屋子里低沉地响起,语气极尽乞求。

  “喏,不仅有水,还有好吃的,”花秋将背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摆在赵拓面前,“这是烤肉,你闻闻,是不是很香?这是生菜沙拉,还有这个,红酒牛排,啧责,都是好东西啊。对了,还有你现在最想要的,水。”

  她将烤羊腿递到赵拓鼻尖下晃了晃,索性放在了他的脚边。她放的位置极巧,就在赵拓的脚尖处,他勾勾脚就能碰到,却无法再进一步将它们挑起。

  满意地看着赵拓猩红的双眼和挣扎的身体,她站在了冷非鱼身边。

  “水、给我水,给我!”

  赵拓几乎用尽所有的力量冲两人吼了一句,垂死挣扎般扭动了两下身体,便突然蔫了下去,耷拉着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