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翌日,伍伯带着四人上山拜道,来到山门之下,再向上便是一阶阶石梯,直入云间,仿若是登天之梯,连接天地间。

  山门高悬,最上面勾画着三个龙飞凤舞般的大字,银勾铁画,神辉暗涌,流连其中。

  究南山!

  “哈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而后一个素衣壮汉飞身来到沈星等人面前。

  伍伯也大笑上前,道:“武痴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对面大汉走了近来,道:“你我多年未见,且与我上去喝上几杯,昨晚你通知我的时候我可乐坏了。对了,你这次是要重出江湖吗?你……身体现在如何了?”

  伍伯摇头笑道:“阵年旧事无须再提了,我现在好得很,如今我早已习惯了安静,此次前来是另有他事。我身边三个少年此次前来是要参加究南山武院的考验,你帮我安排一下考验之事。”

  武痴看向三人,不久后点了点头,道:“这三个小娃子根骨都很结实,我想一定都是练武之奇才,最奇怪的是这蓝衣少年,体内气血旺盛得难以置信,体内隆隆之音似是透体而出一般。”

  武痴所说的蓝衣少年便是沈星,沈星自知自己拥有不能让别人所知的秘密,极力掩饰。

  伍伯笑道:“他自是不凡,他们几个也都相差不多,年不足二十便接近筑星台的边缘了。相信在究南山中会有着精彩的回忆。”

  “这个傻笑的叫做阿牛,蓝衣少年叫做沈星,另外一位是左相延。你们三个,还不快快见过武痴前辈,他是究南山中护山长老。”伍伯为他们介绍道。

  几个以礼相敬,随后武痴向山间低呼一声,笑道:“我们先上去,为这几位少年测试潜力。”

  不一会,几道清鸣之声响起,几只祥鹤飞身而来,停在武痴身后,低身趴着,静候听令。

  武痴跃上一只祥鹤身上,道:“都上来吧,我们直飞到山间考验之处。”

  伍伯也跃上一只祥鹤身上,对沈星等人道:“都站上去吧,站不稳可以趴在上面,它们会带你们飞到上面的。”

  沈星与左相延跟着跃上祥鹤背上,找位置站稳。阿牛也大大咧咧跳了上去,笑道:“一会飞起来会不会很爽啊,我要是能飞就更爽了。”

  小艾看着祥鹤,虽然她很喜欢这漂亮的祥鹤,但她还有点害怕,因为凌空飞起之时她会感到害怕。

  这时左相延向小艾伸出了手,道:“来我这里吧,我拉着你。”

  小艾马上跳上了左相延那只祥鹤上面,一脸笑容,抓着左相延的手臂,就像靠在彼岸一般安心,左相延也是一脸的温热看着小艾。

  祥鹤凌空飞起,直入云间,向山间考验之地飞去。山门之下,石阶之上,众多赶路攀登之人看着祥鹤相送的几人,神色不一。

  “好羡慕他们啊,有如此豪气的祥鹤相送,迎接他们的那位也好像是山中强者,他们是什么人呢?会不会都是一些惊天奇才呢。”有人看着空中众人,痴痴地站在那里看着。

  “只是一群富贵少爷,破几个钱财得以登上究南山,如若与我相遇,让你们知道我双拳的厉害。”

  “我得加快步伐,我不能落后于别人,相信自己!”也有人拼命攀登,不再理会空中祥鹤,不再观望驻足之人。

  求不得,放不下,古今有几人能勘破,更何况凡俗夫子,自是有人心生怨气,弄得混身不自在。

  各种言语,不同心声,沈星等人自是听不到这些,几人不一会便来到了山间考验之地。跳下祥鹤,众人来到上面,沈星再次望向远处,才知道这又是一番天地。

  整个究南山脉无数的巨山林立于此,每座巨山都被改造成洞府般,殿堂遍地,院落成群。而每座山都无比宽广,最小的直径都可达到十几公里,当然,无限远处,沈星是远不可眺,整座究南山脉长达几千公里之远。

  在群山之中,究南主峰傲立于此,就算站在这座山峰之上,还不能望穿它绝峰之处。迷雾点缀,霞光流返,胜似仙宫。

  几人来到考验之地时,迎来的是各种异样的眼光,就像之前一般。武痴带着沈星三人来到报名之处,开始报名考验。

  三人各自拿起注册表,填了起来。沈星对自己的年龄尚不清楚,你之前在地球之时便是十八岁,但几经波折,不知过去了多少年。稍稍停顿,便写上了十八岁,因为之前伍伯说他与阿牛看起来差不多大,就写下了十八岁,且看测出来是多少先。

  之后三人交了表便来到测年岁之仪器前,左相延与阿牛相继站了上去,各自显示着二十与十八之数。沈星之后也一步踏了上去,仪器两端发出丝丝探测之光,但许久还不能显示数字。之前阿牛与左相延踏入后不用几秒便出现了他们相应的年龄数字。

  测试的人员看后走了过来,左右查看,低声道:“这应该不会出问题啊,怎么这么久还没显示出来,难道这位少年有什么问题?”说完后盯沈星看。

  沈星暗道不好,他的体内紫金双珠发出不可捕捉的神光抗拒着仪器发出的探测之光,沈星心急,神入星台之地,向双珠发出不要抗拒之意,他所能作的只有这样。

  也许紫金双珠明了沈星之意,不再抗拒探测之光,随后一切开始正常显示,探测仪上面显现十八之数。测试那人看到显示的数字后也不再追究,只是当作仪器失灵一般,在沈星表上填上十八岁之后便将此次故障作罢。

  沈星心中松了一口气,暗道:“我怎么可能只有十八岁呢?难道在宇宙深处所进行的一切只是一瞬?或者在那里千万年也不会衰老?”

  三人完成测试之后便来到力量测试旁边,这也是一个琉璃印,不过不同于伍伯室下的琉璃印,这个比伍伯的大上几倍,而且众多晶石镶嵌其中,定是更加高级,可以直接显示力量之数。

  前面之人不断地在演试着击拍,举手蓄力,尽力击拍,尽可能得到最好的成绩。叹息声,惊呼声无时参杂其中。

  每年都有着几十万的少年英杰来参加测试考验,但通过之人不足十分之一。大多数少年都只是有着四千多的力量,算是堪堪破入标准。

  由于人数太多,这些堪入四千的人一般都只是别人的垫脚石,惨败在第二轮之上,所以这些人都是面色暗淡,无力唉声。

  也有些年不足二十便有着七千以上力量的英杰,往往出现之时都会伴随着惊呼之声。这些少年一般都算作天才,究南山不会落下他的席位。而这些少年带给周围之人更多的便是羡慕与不安。

  前面排队的全部测试完成,轮到了沈星他们,阿牛迫不及待走了上前,他有绝对的信心,笑道:“一会会不会也有惊呼之声啊,希望有美女为我疯狂,哈哈。”

  对于阿牛的自恋,沈星与左相延两个都鄙视地看着他,阿牛哈哈大笑不以为然,走近琉璃印边。由于沈星几个来之时极其夸张,所以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都想知道他们究竟有何不同,一些人便也走近前想看看结果是如何。

  阿牛举起紧握的右手,坚厚的右拳直击在琉璃印上,引起惊呼连连。这声势估计结果是不会低的。

  就在击中的一瞬间,琉璃印橙光大盛,连续串升,众多围观者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反倒阿牛比较时常对待。

  “力量八千零八十五,不错。”填表的人员对着阿牛笑道,递给阿牛表单。阿牛接了过来后,向后边两人摇着成绩笑呵呵显示。

  虽然他们三人都淡然以对,但旁边众人却炸开了锅。这可了不得啊,不足二十便达到八千力量,那么有可能在二十之前筑得星台,那将会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强者,会被众多势力所看重。

  之前的嘘声不再出现,余下的只是震惊的嘶叫声。围观之人有一些悻悻离去,但更多好奇的人围了上来,想看看余下两人到底是何等神圣,是否也与前面少年一般妖孽。

  阿牛退了下来,左相延笑着走了上去,也是举手尽力一拍,击在琉璃印上。气势不如阿牛般刚猛,但结果却胜过阿牛。

  “力量九千八百五十三,不用多久便可筑星台,祝你早日可筑得星台。你也不错,少年,你叫左相延是吧?”测试的人员笑着对左相延说出结果。这种人才对武院来说非常重要,将来征战路上是不可缺少的中坚力量,所以这些测试员非常乐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左相延点了点头退了下来,接下来自是沈星了。对于左相延的结果,观望之人也是呼声连连,这是将可筑星台的存在,如果筑得星台,便是与凡俗夫子不再一样,这也是仙凡之一隔。

  三人之中,相对体形来说,阿牛与左相延是一看便知道很结实的,沈星看起来便觉得是一个儒雅少年,不会感到有何压力,但让人会觉得无暇无缺,比一头壮牛还有力一般。

  沈星对于自己的实力非常清楚,如果一拳尽力打在琉璃印上,定会惊世骇俗。因为他尚未筑得星台,力量却超越星台之人。所以他要估量着力量打在琉璃印上。

  走到琉璃印前,沈星举起双手,不足半成的力量击在琉璃印上,但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力量,琉璃印在沈星一击之下显示出了相应的数字。

  “九千九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