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出了门,羽墨抬头望了望蓝色的天空,微微一笑,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少爷,少爷……”一个焦急的声音从山下传来。

  羽墨转头,只见一位女孩飞奔而来,见到羽墨后顿时大喜,飞奔的速度加快了。

  瞧了瞧眼前的女孩,羽墨知道这是父亲给自己的奴婢,不过前几天羽墨把这名奴婢调回家中,自己也已经几天没见到她了。

  “怎么了?”

  跑到羽墨面前的女孩急喘了几下,然后断断续续的道:“帝罗帝王不知在哪听到风声,他今天带着一大队的士兵来微凌门兴师问罪了。”

  果然来了,羽墨走了几步,站在山峰上望着山下有些混乱的弟子们微微一笑道:“父亲怎么说?”

  少女道:“此刻帝罗帝王因为派人上找上来了,宗主人要少爷马上回避,不要被他们发现你在微凌门。”

  羽墨淡淡一笑道:“嗯,去告诉父亲,我知道了”

  少女错愕下,她没想到少爷会这么快的答应,他的表情也没变化,莫非他已经全部都预料到了。

  想到这,少女点了点头,转身欲走。

  “对了,帮我带点东西给父亲吧”少女转身脸上露出疑惑。

  羽墨手一动,一只白玉色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羽墨不舍的抚摸了下长剑,这把剑是他师傅留给他的,不过对于已经有了灵器在身的羽墨,这把剑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对羽墨派不上用场但不代表对身为剑修的羽怒没用,具羽墨所知,这种没落的门派里,掌门人所带的只是一把为7星法器的长剑而已,而羽墨这边是属于八星法器,但经过羽墨和他师傅长时间的历练称它为九星法器也不为过,如果把这把剑送给父亲的话,想来门派的实力也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心疼归心疼,但对自己没用的东西送给别人或许会更好点。想着羽墨把长剑递给了少女并说:“顺便帮我转达句话,就说、、、‘老头好好保重’”

  少女愣了下,他居然把自己的老子叫老头。

  瞧见发呆中的少女,羽墨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着道:“去吧。”

  “嗯”少女点了下头,离开了。

  “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羽墨望着山峰淡淡的白雾心道。

  就在羽墨望着白雾的时候,一个声音又传来了:“羽墨公子、我们要离开了吗?”

  羽墨转头,顿时一愣,心道:乖乖、筑基后的冷翎的身体上的杂质全被排出,她的皮肤自然就便得更加雪白诱人,长长的秀发更加的乌黑了,迷人的五官便的更加的细致,如果说未筑基的冷翎是一名一品美女,那现在的她就是一名仙子了,这完全无法列入凡人的美女只说中,此女只在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啊!

  被羽墨一直盯着的冷翎小脸一红,顿时羞涩的点了头,眼睛望着脚尖,小手无规则的缠绕着,心跳的速度开始加快了。

  当冷翎一害羞,羽墨的心跳顿时也加快了,这变化也太大了!

  突然羽墨的眉头微微皱起,心里顿时一跳,脚下一动,一阵风吹过,羽墨已经站在冷翎面前,大手迅速的抓起冷翎的小手,顿时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冷翎还以为羽墨要对自己使坏,她一惊刚想甩开,但一见羽墨皱起的眉头,小手顿时软了,他在干吗?

  羽墨此刻的心里乱了,思绪也乱了,这怎么可能!筑基没有完成吗?还是哪里出问题了?

  在羽墨的探知下羽墨发现,早上好不容易引入的灵力居然全部消散了,此刻冷翎体内这哪里还有一点灵力迹象,除了筋脉比较柔韧外,几乎和凡人相同。

  就是这时,羽墨身体里一个声音响起了:“呵呵,小子,自然之体你也用来筑基,普天之下就你一人了。”

  一声嬉笑的声音在脑中传出,羽墨愣了下,他记起了一个人,或者是一个灵:“灭天玄火镜,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哎呀,不错哟,还能记得我的名字,相当年……”一听见老头要想当年顿时羽墨打了一个激灵马上打断:“你还是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被羽墨打断,镜灵也只能把‘想当年’后面的字给咽回肚子里了:“就是自然之体咯,等下我再跟你解释吧,你先逃吧,我感觉山下的那些人已经快要到达了”

  羽墨一听到这个消失身体马上一晃,冷翎感觉小腰一紧,眼前一花,重新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不在山峰上了,而是在一处树林里,抬头,在远处冷翎还能看到屹立着的山峰,长长的高耸入云,顿时她呆了下,那座上不是自己刚刚所处的山吗,微凌山!

  一瞬间的时间羽墨居然从一座山峰飞到了距离山峰几里开外的森林里,这能力几乎和分神期的瞬移差不多了!不过就羽墨融合的实力有可能吗?

  此刻羽墨也有点模糊,刚刚自己不是刚抱住冷翎嘛,他还没跑了,也同时感觉到眼前一花,然后两人就站在森林里的,刚刚那的速度绝对不是自己的,突然羽墨眼睛一亮:“灭火镜,是你干的吗?快出来!”或许是因为激动,羽墨直接把灭天玄火镜减缩成了灭火镜。

  拍!一声轻微的碰撞声响起,羽墨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拍了下,抬头,原来是镜子:“干嘛打我”

  “哼,还好意思,你刚刚叫我什么了?我叫灭天玄火镜不叫灭火镜!想当年那家伙也是这样叫我的,那时他还被我狠狠的扁了一顿,今天只打你一下就算你好运了”

  他?羽墨疑惑了下,嗯,可能是他的前一任主人吧,想了想,羽墨不想在这个话题讨论了:“刚刚的速度是你干的吗?”

  “刚刚?你是说瞬移吗?那个的确是我干的,我还不想我预定的主人被人群殴而死呢,不然老头我的脸就丢大了。”

  羽墨嘴角微微抽搐,瞬移可是分神期强者才能使用的招数,而这家伙居然说的跟挥挥手一样简单。

  “好吧,你还是说说她的情况吧,到底什么是自然之体?”羽墨可不想让这个镜子继续打击自己了,所以他选择了再次转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