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墨来到门向里望去就见羽怒坐在书房的唯一一张椅子上,手放在桌上,而在桌上还端放着一个水晶球体,羽墨在门外徘徊了下,最终还是进来。

  “羽墨,你的修为精进了了?”此刻,羽怒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羽墨,偶尔有精光闪过。

  望着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徒弟谦儿子,羽怒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看不透他的实力了,这让羽怒的心里非常的震惊,因为一个修真者探测不出另一名修真者的实力的时候,就代表着那个人的实力比他还高!要不就是有人把他的修为给毁了!不过被毁的几率小的可怜,虽然说微凌门已经没落了,但要对抗一个小小的帝罗帝国还是勉强可以的,昨天他才见皇帝,看皇帝的表情就知道,他可没有那个胆量!

  可是羽墨是一年前才进入剑初的,他要提升到比自己还高的阶段那也是很渺小的,不过相对被废而言,还是有点可能的!因为他没有从羽墨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恐惧。

  至于要确认自己的猜测的最好方法只有一个!

  “过来,手放在水晶球上”羽怒望着眼前的羽墨声音低沉的道。闻言,羽墨轻轻的把怀中的少女放在一边的椅子上,他的动作格外的温柔跟自己放一个珍贵的宝贝的动作一样。

  羽怒轻轻的挑了挑眉头道:“这名女孩不会又是你强取豪夺的吧!”说到这羽怒的声音有些冰冷了。

  “不是。”羽墨的回答很简短就只有两个字。

  见到羽墨不想多说的表情,他有些惊讶,羽墨此刻给他的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了原来那样的轻浮和傲气,或许他在监狱受了不少苦吧,羽怒心里想道。

  “开始吧!”

  为什么羽怒要让羽墨触碰那个水晶球呢?水晶球有什么用呢?羽墨自然知道那个水晶球是做什么用的,那是一个测试修真等级的水晶球,水晶球分为三类,一类是等级水晶球,第二类是属性水晶球,第三类是属性等级混合水晶球,功能如其名等级水晶球主要是测试别人等级的水晶球,属性水晶球就是测量别人的五行属性的,第三类是同时测试等级和属于的极品水晶球,这种水晶球只有在那些修真界大门派才能见得到,而此刻桌上的水晶球也只是一颗等级水晶球罢了。他是想测试自己的等级吧?

  羽墨漫步过去,手缓缓的放在等级水晶球上。

  羽怒微眯着眼睛望着慢慢亮起来的水晶球,只见那个等级水晶球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荡剑期!”羽怒有些惊讶羽墨的成长速度,毕竟在一年前才踏剑初期,现在直接到达了荡剑期,这的确是很让人惊讶的,不过这样一来羽怒的所有的猜想都被推翻了,荡剑期的修真者自己不可能看不出来,羽怒晃了晃脑袋,抬头:“羽墨,你在监狱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收回了手,羽墨对着他摇了摇头,脸上一副迷茫的样子:“我在那里晕了一天,醒来后就这样了。”羽墨可没有撒谎,他的确晕了一天,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了。

  不过这些话从羽怒的角度看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想不通的羽怒也不想了,转移话题:“那两名护送你回来的人呢?他们在哪?”刚见到羽墨时他就些遗憾没有看到自己派出的人。

  “我们在路上遇见了两个人。”羽墨说着手放在口袋上,莫非他的口袋有什么东西?果然有东西,是一个黄褐色的徽章,徽章上有一个狰狞的狼头。

  看到这个狼头,羽怒猛的一惊,马上从座上跳了起来:“叶邪!”

  抢过羽墨手中的徽章,羽怒仔细观察了下,他的身体一颤,心道:果然是他。

  转头“你们遇到他了?!”他的眼中有震惊。

  闻言,羽墨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个情况的羽怒愣住了。要知道叶邪的恶名在方圆百里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他的职业有就是狼头宗的一宗之长,虽然说是一宗之长,但事实上也就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是他的徒弟,叶邪有时候也会带着他唯一的徒弟卡罗一起行动,因为他们两人都有共同的爱好!女人!叶邪师徒的好色是在江湖出了名的,他们看中的女人几乎没有一个没有弄到手的,如果有人阻碍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本身就已经达到了透剑期中阶,在帝罗帝国几乎无人是他的对手,但羽墨居然遇到了他,而且还没死?手中还有他手上居然有他徽章!这代表着什么?羽怒不敢想下去了。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为什么这个徽章你是怎么得到的?”羽怒紧盯着羽墨的眼睛,仿佛想发现什么。

  原来那人叫叶邪,羽墨望着羽怒紧盯着他的眼神,微微一愣,略微思考,他恍然了,不就是认为自己打不过人家吗?不过貌似这个身体的主人还真打不过他,羽墨的眼珠子一转,顿时组织好了语言,他开口了。

  在羽墨的说法中,羽怒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羽墨被救出来后遇到了叶邪师徒,不过当时他们已经是受了很重的伤了,所以自己派的人缠住了叶邪师徒,最终两败俱伤,四人同时死亡,只剩下的羽墨只能将徽章取下来,以供门派调查了。

  听到这里,羽怒的脸色变得格外阴沉,身体轻轻的颤抖者,显然死去的两个人对他的刺激很大,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不好发作,羽怒只能压低了声音:“羽墨,你先去休息吧”说着对着羽墨扬了扬手。

  点了下头,羽墨走到熟睡中的冷翎前,轻轻的把她抱起,转身向门口走去。

  看着慢慢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羽怒终于忍不住了!猛的站起:“他妈的,该死的叶邪,我辛苦培养出来的暗牌就这样被你毁了!”说着一拳往扶手砸去,嘭的一声,扶手直接变成了粉末,他的手慢慢的抬起,手掌中残留着淡淡的血迹,而羽怒愤怒的脸还是没有恢复。

  在外边看着这一切的羽墨,无奈的叹了口气,羽怒曾经告诉过他,自己培养了一队精英,这个精英部队是永远忠心于他的,不过这也是他用来以防万一的最后的招数,现在看来他派过来的两个人应该就是精英小队里的其中两个人了,王牌被毁了两个,难怪他会这么愤怒了,那可是两个无限接近凝剑期的荡剑剑期高手呀!

  在微凌门里,达到荡剑期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大多数的人都是在剑初期徘徊着,而修炼到荡剑期的人也只有寥寥的几人,所以此这可以看出荡剑期的重要性,虽然羽墨此刻也是荡剑期,但是这是用了羽怒得到的许多天地宝物喂食过的,他能得到荡剑剑期是很正常的,虽然速度比预计的快乐点,他也惊讶了点,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对此相对于羽墨的荡剑期,那些训练出来的荡剑期高手的实战能力高多了!

  羽墨抚了抚怀中女孩的青丝,望着女孩微微一笑,也不在理会这些事了,低着头往自己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