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恋海的女儿
字体: 特大
颜色:          

  急救室外,八名保镖跟着晴子一起等在门外。

  自己才刚刚见到外婆,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

  手术做了整整五个小时,医生才将她推出来。

  “医生!我外婆怎么样了?”晴子一见医生便冲了上去。

  “小姐,病人已经到了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您还是做好准备吧!”医生确实已经尽力了。出门能带八名保镖,看穿戴便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黑帮。如果草草了事,只怕自己活不过明天。

  “你说什么?”晴子有些不敢相信。

  重症病房里其他人都守在病房外面,只有藤川晴子和山本原站在病床前。

  “さん、さっき夫人は電話をかけて明日と坊ちゃんと一緒に中国!(小姐,刚才夫人打电话来说明天就和少爷一起来中国!)”山本原任然是一口流利的日语。

  “そうですか。あのお母さんは知ってましたか(是吗?那妈妈知道了吗?)”晴子也同样日语问道。也许现在的她说日语比说中文较为习惯。毕竟活了十八年在日本的时间比在中国的时间还要长。而且这个国家除了外婆,就再也没有值得她留恋的地方了。

  第二天天刚亮,两个急匆匆的身影便匆匆跑进了医院。

  “お母さん、落ち着いて!(妈,冷静点!)”藤川延风小跑追上了前面的孙云蝶,不知道晴晴现在怎么样;了?

  看到匆匆而来的两个人,守在门外的七名保镖齐齐的鞠躬见礼:“夫人、!坊ちゃん!(夫人,!少爷!)”

  孙云蝶推门而入,当她见到病床上的老人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了。

  “妈!妈~~~”

  床上的人慢慢睁开了双眼,:“小蝶……”

  “是我!妈~是我……”

  “没想到,我老太婆临死之前,还能见到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赚了……赚了……”

  “妈,会好的。我们马上去美国!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机票。”

  “お母さん、手続きは済ませました、今は歩ける!(妈,手续已经办好了,现在就可以走了!)”藤川延风将手续交给了一旁的山本原。

  “兄……(哥……)”晴子淡淡的叫了声。。

  就在医院的大厅,正陪着自己的夫人来医院体检的沈文怀发现了一个十年未见的身影。

  “云碟?”不敢相信的他匆匆跟了上去。

  “云碟!”沈文怀上前一把拉住了正在门口休息等待的孙云碟。

  “沈文怀?”孙云碟先是一愣,随即淡淡一笑:“好久不见!”

  沈文怀被孙云碟的表情吃了一惊。直觉告诉他,她变了!

  “お母さん!(妈!)”

  “お母さん!(妈!)”

  晴子和延风一同向这边走来。

  “延風、晴れで、祖母が出ました。(延风,晴晴,外婆出来了?)”孙云碟坐在那未动,笑着说道。

  “祖母はさっき飛行機に行って、そろそろ歩いた(外婆刚才上了飞机,我们也该走了。)”藤川延风说道,没有注意到他身边的晴子脸上那种怨恨的表情。

  在看到一旁的沈文怀的时候,延风不免多看了几眼,问道:“母さん、こちらは?(妈,这位是?)”

  “古い友人。(一个老朋友。)”随即拿起了桌上的包,起身说道:“行きましょう!晴れ……(我们走吧!晴晴……)”

  晴子鄙夷的在此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沈文怀,转身离去。这个男人,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