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丁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烨三人顿时被丁晨带出云来客栈,史灵茵替东方烨,唐枫不解地问道。“东方兄,你是不是和北丑后人——李默峰有联系?”丁晨问道。“噢?你怎么知道?对于‘弑’的情报,我就是透过他转达出来的。”“呵呵,南贤北丑,我和李兄也是有联系的。”“哦,原来如此。是不是李默峰有最新的消息提供?”东方烨问道。“对,东方兄猜得没错。”

  东方烨既然说出李默峰的因由,唐枫和史灵茵才顿时恍然大悟:之前莫晓峰,丁晨两人对“弑”没有半点头绪,怎么最近却掌握这么多情报,原来是有高人相助。丁晨紧接着说道:“李兄已经跟踪山藏至凤凰山,知道他原来是要护着那首领闭关而前往凤凰山。事不宜迟,我们现在赶紧前往凤凰山。”“好,我们走!……”唐枫紧握霸王枪,满腔热血地说道。“丁大哥,就我们四个人?能够对抗他们吗?”谨慎的史灵茵想到安全问题。“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了!……”丁晨无奈地叱道:“伊贺随时会到达云来客栈,到时候若见不到东方兄的身影,一定会四处追杀东方兄。而且东方兄如今在江湖上的声名……只希望能遇见一些睿智的武林人士,一起前往凤凰山匡扶武林正道……”

  事不宜迟,东方烨四人便朝凤凰山的方向飞进。只是他们的行程才没开始多久,就被截了下来——“东方烨?!他就是江湖追杀令悬赏一万金的东方烨!……”突然有一队武林人士阻截了东方烨等人的去路,他们的眼神充满仇恨以及对金钱的饥渴。“逍遥谷的唐枫?!少年英雄唐枫?!还有百晓门高徒丁晨?!你们怎么会和这个魔头在一起?!……”那群武林人士仇恨且对金钱渴望的眼神中,顿时又增添了一份难以置信的惊讶。丁晨试图努力向武林人士们解释,但是以东方烨,史灵茵两人为首,却是没这么客气——只见两人已经运足内劲,开始向众武林人士劈来。当然,他们两人也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装腔作势要吓走他们,紧接着便撤退,继续前进。

  东方烨和史灵茵的攻击并没有让武林人士们后退多少,唐枫见势,便呼吁丁晨快随东方烨离开,自己断后。正当武林人士们持着武器要汹涌澎湃地冲过来时,唐枫拧着霸王枪,聚起一股凌厉的内劲向众人扫过去。顿时,武林人士们瘫倒一片。唐枫见此,才满意地点点头,顿时运起轻功尾随东方烨等人。

  “嘿!东方兄弟……”云来客栈客房门外,藤武轻佻地踢开房门嬉皮笑脸地问候道。然而藤武那灿烂的笑容,换来的答复却是空无一人。“噢?东方兄弟哪里去了?……”藤武还一头雾水地挠挠头问道。“哼!看来东方烨果然是反叛了!……”伊贺咬牙切齿地说道。“啊?不会吧!伊贺老大,或者他只是去了茅厕呢……”“哼!绝对不会!……”伊贺铿锵地说道:“接下来我要追杀东方烨,一定要取下他的首级。剩下的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嘿!只是攻打东方堡的事情就交给我一个人办?!……”藤武不解地质问道。“你一个人,再加上两个分堂的兄弟,够了!现在的东方堡就剩下洛笔生一个人独挑大梁,你绝对能斩草除根的!……”说罢,伊贺乘着愤怒的怒火消逝不见。

  “逍遥谷唐枫,丁晨和东方烨狼狈为奸了!……”这个消息顿时不胫而走,仅仅一天,此消息便在武林中船的沸沸扬扬,没人敢相信一直除暴安良,正义凛然的逍遥谷弟子会和嗜血成狂,满手血腥的东方烨同流合污。

  凤凰山脚,仰视山峰,那股势气凌人,不亚于天都峰。而在凤凰山脚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等着他们,正是李默峰。他们一相见,并没有客套话:“李兄,现在有劳你火速前往牧野山庄。希望以南宫庄主的睿智,能够尽快派救援助我们一臂之力歼灭‘弑’这股恶势力。这是我的玉佩,拿给南宫庄主看他就知道了。”“嗯,你们要小心……”李默峰恋恋不舍地接过玉佩离开了,回眸的凝望,是一种祝福的眼神。

  李默峰清晰地知道凤凰山上的危险性:且莫说闭关的柳泽次郎,山藏一夫当关以及背后的两分堂弟子,就凭东方烨四人是难以突破的。只是此时不能再拖。否则待柳泽次郎闭关出来,或者伊贺等人杀个回马枪,就更难应付额。李默峰在江湖上并没有地位,难以召集武林人士汇集凤凰山,最主要的是他留下来等他们的到来,正是想对他们劝说。只是见到他们的双眸充满火热,那股气势可不是他的只言片语能够阻挡。所以事到如今,他只能想方设法给予他们最大的帮助……

  凤凰山上,东方烨四人正举步维艰,特别是东方烨,他清晰知道,接下来就要面对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和情同手足的山藏展开殊死决斗。“哼哼,果然是这样吗?……”突然,一列黑影如乌云盖顶般朝东方烨四人袭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如雷贯耳,正是山藏。“烨弟,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山藏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尽管他知道答案,但是还是很痛心疾首地问道。“山藏大哥,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何必要助纣为虐?”“一直以来,伊贺老大对我说你的不忠,我都不信,不敢相信。只是现在……呵呵,我们果然要站在这样的立场吗……”山藏心如刀绞,他背后的弟子蠢蠢欲动,山藏阻止了他们,并对东方烨说道:“我们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如果你输了,就立刻下山,别让我再见到你!……”“如果我赢了……”东方烨正要说话,山藏立刻打断他:“你不可能赢!……”

  说罢,山藏脱离那黑森森的队伍,东方烨也独自窜出,两人一枝独秀地单挑起来。“喝!……”山藏手中那两把鬼魅的匕首阴风阵阵地掠过东方烨的身旁,那暗红色的匕首上泛着紫色的微光,东方烨清清楚楚地知道,山藏的匕首上涂有蚀骨散的剧毒。那种剧毒他早已经见过,本来就因山藏凌厉地切割风引起的冰凉,再加上心惊肉跳的剧毒,让东方烨顿时感到冷冻。

  “旱魃!……”山藏大喝一声,只见山藏凝聚内力于匕首上,那匕首上紫色的微光开始明亮起来!匕首上的紫光越来越浓烈,随着山藏的气劲,那迅猛的紫光掠过东方烨身旁。

  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东方烨侧过身,凶险地躲过山藏的一击。东方烨额头上的冷汗点点涌现:“之前交手的时候,自己尚且能打败山藏大哥,怎么现在却毫无还手之力?或者说,当时他是在让我吗?……”山藏的攻击侥幸让东方烨逃脱,顿时转刺为剜,朝东方烨的腰部扫去。东方烨左手凝聚着内劲压制住了山藏的剜击,然后运足内劲于右手,正要一掌劈向山藏的时候,山藏的另外一把匕首也如毒蛇窜出。东方烨不得不转攻为守,把自己的劈掌化作推掌,然后紧紧地握着山藏的左手腕。如果东方烨方才照直劈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山藏受到东方烨的一记烈阳掌,东方烨受到涂有蚀骨散的匕首一击。

  东方烨的右手运起烈阳掌,紧握着山藏的手腕。山藏的左手腕紧紧地被烈阳掌锁住了,如同蛟龙绞柱般。然而他的右手,只是被东方烨的推掌压制。这是一个好机会!山藏顿时运足内劲于的右手,只见右手紧握的匕首鬼魅地向上挑起,带动山藏的身躯翩翩起舞地旋转起来。东方烨顿时感受到山藏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冲杀力,顿时脚上凝聚起内力,踏起飞云步紧急地向后退了几步。

  方才山藏那一式“曹沫举顶”使自己凌空跃起,居高临下的他双眸顿时犀利起来,如同猎鹰寻找到猎物般犀利。只见山藏紧盯着东方烨,全身再次被凌厉的内力覆盖,如同猎鹰捕食猎物般迅猛地攻向东方烨。“豫让三伏!……”一道紫色的邪光顿时凌空泻下,直到地面被击穿一个大窟窿,四处扬起尘灰为止。尘雾渐渐消散,从外观看,隐隐约约,只见到一个鬼魅的身影,是山藏。东方烨呢?尘雾中并没有他的身影。“东方大哥……”史灵茵紧张地扯着自己的衣袖,双眸窒息地盯着那片尘雾,试图努力寻找东方烨的身影……

  平静的东方堡又开始不平静起来,藤武高举着灵蛇般的匕首,指挥着东瀛忍者们剿灭东方堡弟子。他的眼神异常犀利而自信,看来剿灭东方堡他是志在必得。东方堡因为东方烈阳的逝世,一蹶不振。然而为了振兴东方堡,对于漕运更加着力,想借机促进经济再次强盛东方堡。因此,东方堡内的守卫弟子并不多。面对藤武带着两分堂的弟子进攻,洛笔生很吃力地带领弟子迎战着。

  “神火劫·天火焚城!……”突然间,天空传来一阵直刺凌霄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