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凌巧看到静那么相信轩,也没再恶搞下去了。她也想过自己的平淡日子,把轩忘了。而杨影当然是没那么容易就算了的,她的报复行为还在继续着。

  而静呢?她心里带着那么多疑问又会怎么想呢?关于轩名字的事,静还是想直接了当问,毕竟这也没什么。

  静看到轩在,就跟他说:“没想到我那么信任的人也会骗我,我究竟还可以相信谁呢?”静装作很失望地问,好试探试探,看看轩是否会直接告诉她。

  轩觉得静似乎话中有话,看得出像是在说他,就说:“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不要拐弯抹角的,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解释。”

  静听到轩这么说,感觉轩对她的态度似乎好了很多,心里很高兴。但轩这么反常的行为,也是因为在所有人都不肯帮他的时候,只有静肯帮他。静对他那么好,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静就干脆点说了:“听说你连名字都是假的?为什么要用假名呢?”

  轩说:“原来是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静说:“你女朋友告诉我的。”

  “哪个女朋友?”轩问。“凌巧啊,难道你还有别的女朋友啊?”静很惊讶。

  轩自圆其说道:“哦,她不信任我,看我一走,就背着我跟别人好了。还把我的事乱说。”轩是从他老乡那听说凌巧在他离开后不久就有男朋友了,轩怀疑她早就劈腿了。

  静恨恨地取笑他说:“那你眼光还真好,女朋友都跟人跑。你连名字也是假的又怎能说她不信任你呢?你用什么来让人信任呢?不就什么都是骗人的!”

  “我没骗你,你好好听我说,我告诉你。”轩很紧张地说,非常担心连静都离他而去。

  静心平气和地听轩说。轩讲出了他一直不愿意告诉别人的往事,包括凌巧也不知道。轩说:“我爸姓蓝,我真名叫蓝兵。但我妈妈姓王,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经常会想念我妈,所以为了纪念她,我就给自己取名叫王轩,而且这名字也比较好听。”静一听感到心情很沉重,没想到轩的身世那么可怜。

  静又问:“你几岁就没妈妈了?”静曾有个知心的朋友,也是很小时没妈妈了,他也经常想念他妈妈,很羡慕别人有妈妈。所以静是很理解轩的心情的。“六岁。我妈妈生病没钱医,所以才······”轩说。静的心里涌现了莫大的同情,她没想到轩竟然那么小就没妈妈了。

  原来轩独自承受着别人对他的误会,而没有解释,只是不想别人以同情的眼光看他。静终于明白了。

  静说:“那是我误会你了。”轩说:“谢谢你,一直包容我,谅解我,你对我真好。“静说:“那你爸还有再娶吗?”“有,但后妈哪有亲妈好呢?怎么也比不上亲妈吧!”轩还是说出了他的伤心往事。也在暗示着他的后妈对他不好。

  静对轩的家人也很感兴趣。毕竟,要了解一个人首先就要先了解他的家庭。环境是影响一个人成长的关键。

  记得轩到她家时,轩提过他还有个妹妹。于是静就问他:“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吗?她是你亲妹妹吗?”轩说:“不是,她是我后妈带来的。不过我们相处得来,感情还算好。”

  “哦,那你离开家出来了,她也没叫你回去吗?”静很想知道轩为何跟家人发生了矛盾。轩说:“她还小,哪里管那么多,而且她还在读书呢!不像我初中还没毕业就到外面打工。”

  轩的感伤了起来,十分想念他的妈妈。要是他妈妈在他身边肯定会对他很好的,不会让他受委屈。可是,现在他的父亲对他又十分严厉,后妈总添油加醋,有时还火上浇油,他的日子才会变得那么难熬。不然,他也用不着出去外面,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试想一个六岁的孩子没有了妈妈的照顾,后妈又对他不好,日子是怎过来的呢?

  轩跟静说:“就是自从我后妈来了,我爸才开始对我不好的,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他不会对我呼呼喝喝,叫我干这干那,把我当个下人一样使唤。我是他儿子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

  静说:“不要难过,一切会好的。你还有我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轩知道静很好,可是······

  静终于懂得了轩是过得多么不易,也明白为什么他一直很少提及他的父母。他一直隐藏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苦楚,想必内心是很痛苦的。还要因此而去撒谎骗人,被别人那样看待。静充满的已不只是无限的同情,还有深深的怜惜。

  静更加想要关心他了。静告诉轩:“就算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你,我也会永远相信你支持你的。”轩内心感到无比地感动:“谢谢你一直信任我,鼓励着我。”静说:“嘻嘻,不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嘛!”

  此生得一知己足矣,可轩是否真的会珍惜静对他的好呢?静的悲剧才刚刚开始,她的人生将会因为对轩的同情而变得一团糟糕。

  静细心地叮嘱轩:“你一个人要好好过,活得更好给你的家人看。等你有作为了,你的父亲就不会看不起你。到时候你再回家,你家人也会很欢迎你的。所以,不要灰心。要有志气,有出息。其实,每次我妈对我不好的时候,我也经常会这样想。要是我有能力了,她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轩说:“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把你的话铭记于心的。”轩虽这样说,可是他有心无力。因为,他已深受亲情对他的离弃的打击。

  虽然静已知道了这些,也认为轩不是恶意在欺骗别人,可是静心里的另一个疑惑呢?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值不值得她去爱,去付出呢?

  很多时候,人是需要衡量付出与回报的等值性的。而静更希望的是,她爱的人能多爱她一点,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