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

  支走了十四阿哥,又屏退了宫女,四阿哥看筱白的目光换上了另一种,严肃的注视着她,蔓延出一丝威压。

  “我告诉过你,离胤禩远点,以前你做的很好,如果你落水之后忘了的话,今天我再说一遍——离胤禩远点。”

  筱白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胤禛,仿佛要把脸上的肌肉全部绷紧,目光如刃般直入人的心脏,心情激动还导致声音略微嘶哑。这才是真正的胤禛,未来的雍正,不是吗?以往他对自己力求以慈兄的面貌相见,今日这番是为何呢,今天与八哥并无过多的瓜葛啊,难道,自己在他心目中,也是一枚棋子吗?

  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打了一个冷战,自从来到了这里,她就把他视作自己的亲哥哥,也曾多次想过当胤禩与他终究针锋相对时自己该如何抉择,可现在,自己的心为什么了这么冷的感觉。手心里湿湿的,可筱白不甘心,如果连胤禛都当她是颗棋子的话,这里,也许,她所剩的期待已为数不多。

  看筱白渐渐黯淡下去的目光,胤禛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的八哥并不像表面那样谦和与君子,这会儿胤禑恐怕已经在路上了。”

  “十五阿哥?”

  “查鲁王子是你的亲哥哥,又是蒙古大汗暗许的继承人,现在的你,对一些人的吸引力又加高了一些。”自从看到筱白暗淡失望的目光,胤禛的语气也柔和下来,他心里并不希望筱白误会他。

  “可八哥与十五阿哥并不熟啊?”筱白想不明白为何八阿哥会利用十五阿哥对自己的喜欢,难道十五阿哥是八爷党?可自己从未听说啊,也许,这位阿哥年纪过轻,九龙夺嫡时只是躲在暗处未曾参与过多吗?

  “是不熟,可十四弟与他颇为熟识,以往他与我倒也和睦,可上次我暗示十七弟与他抢亲,他想必也会记恨在心。”

  原来,上次十七阿哥出来搅局是四哥的安排,原来,他一直在用心尽力的保护着自己,即使得罪自己的弟弟,纵使自己抗婚的举动在这古代看来有多么无礼与悖德。

  “四哥,谢谢你,是筱白不懂事。”筱白眼里闪出泪花,可心里却更加难过,难道八阿哥真的打算利用自己吗?那个心目中白马王子般的形象就这样轰然坍塌了吗?

  “筱白,四哥能给你挡的会帮你挡,挡不住的也会帮你拦,可胤禩太危险了,在我眼里,他比太子还要危险。你也不必故意与他疏离,待他如太子那般就可。”四阿哥又嘱咐了筱白几句家常就离去了。

  晚风很凉爽,把秋天的燥热赶得远远的,着丝缎的王公贵胄们十分舒适。筱白打开车帘,望着满天繁星,清澈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像是被水洗过。

  胤禩到底想要干什么?帮十五阿哥求康熙指婚,然后把他收到自己那边吗,自己对十五阿哥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十七阿哥是四爷党的话那么自己最终的抉择也会间接的表明自己站在谁的身后了吧。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站在四哥这边的,这里来看,真心对自己的恐怕只有他了。可为什么自己这么不甘心,心这么痛呢?前世喜欢的不过是电视里的一个影子,现在那个人也在谋划着利用自己,可自己就是没出息的心痛,想哭。

  筱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感到眼角紧巴巴的,才知道昨晚竟然泪湿枕巾。

  中午时分,又到了十三阿哥教她骑马的时候,今天她没有早早的等在车外、翘首以盼,只是静静的坐在马夫身旁,出神的望着地平线那里出现的一片松林。

  “哟,今天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看筱白无意答话,十三阿哥下马走在筱白身前,仔细看了看,“昨天的伤还疼的话就过几天再骑,我去跟十哥说一声,你最近就休息几天。”

  看十三阿哥转身上马,筱白利落的翻身上马,“今天跟我来吧,驾!”潇洒的挥手扬鞭,马儿在她的控制下越来越温顺,经过这些天的训练与熟悉,筱白也算是个合格的骑手,只是那些高难度的动作还未曾学过而已。

  十三阿哥并没有立刻跟上,他探寻的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间儿,看她也是一脸疑惑,眉宇间还有些担忧,再加上刚刚听说的消息,也是猜到了一些,再看筱白的方向,果然是离着车队最远、又毫无遮蔽的草原,这才打马跟去。

  疾驰了约几分钟的时间,看车队已是细细的一条长线,再看那些远远护着的侍卫,筱白呼吸几口带着泥土与青涩的空气,忧伤的看着疾驰而来的十三阿哥。

  “十三哥,我有事相问你。”

  两人打马并肩而行,马儿不愿走,也就任由它们低头吃草。

  “我知道,十五弟今天早晨赶上的车队,他从承德赶来的。”十三阿哥并不看她,也没有等她来问,直接说出了答案,语气平淡,“筱白,有些事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

  “我要的不多,只是自由,婚姻自由。”筱白望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对自由的渴望更加强烈。

  “筱白,”十三阿哥转头看着她,目光中又一次出现探寻的意味,“有时候我觉得你要比你的年龄成熟许多,可有时你又喜欢孩子气的玩闹,我都有些搞不清了。”

  微微一笑,“十三哥,如果我说我有着一颗二十三岁的心,你会如何看待?”十三阿哥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我落水昏迷之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那个梦里我生活在一个自由的时代,那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按着喜好选择自己的人生,人们也会遇到很多困难与阻拦,可他们有选择的权利。我多么希望未曾醒过。”

  十三阿哥沉默了一会儿,“筱白,虽然我不清楚你都经历了什么,但是你的梦也是我的梦,可我还是选择了屈服,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选择,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的。”

  看着十三阿哥的笑,筱白感到自己的身后原来不只四哥一个人,还有很多关心她的人,还有青梦,还有十三阿哥,如果这场劫真的躲不掉,那么,只能入局了。

  “十三哥,能帮我个忙吗?”

  看到自己刚说会帮忙,筱白就送上门来,十三阿哥还真是有些想笑,“哈哈,好好,说吧,只要我力所能及。”

  既然已经决定入局,那么就得了解这博弈之人的底细,筱白不怀好意的一下,看的十三阿哥都有些后悔,“先保证不让四哥知道,放心,不是什么坏事。”

  十三阿哥看筱白一脸期待的表情,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给我讲讲八哥这个人吧。”

  千想万算,他也没有想到筱白会问到八阿哥身上,他以为会求他帮忙避开十五阿哥呢。

  “八哥吗?从小就谦和,是有名的君子,能力也颇强,十弟他们对他也是忠心耿耿,只是,野心太大了。”简短扼要,十三阿哥并没有糊弄筱白。

  “不是这个,我想知道八哥小时候的事。”筱白明显不满意,虽然对历史不熟悉,可八阿哥自此之后的轨迹她还是大体都知道,不管怎样,都是一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