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七月的草原,清晨美得刺眼。“祝哥哥与嫂嫂白头偕老!”沐宛初俏皮地向沐扬与岳仲卿。岳仲卿娇羞只顾死死盯住沐扬。沐扬嘿嘿干笑两声,才收敛神情:“西域很美,若你在中原呆不下去了,就回来找哥哥团聚!”轩辕凌听罢冷冷地看沐扬一眼,冷哼,像在说“我肯定不会给你机会!”

  沐宛初察觉轩辕凌的不悦,打趣哥哥:“一旦我离开此处,嫂嫂要教琴,你不屁颠儿跟着同去?西域三十六国,我哪里晓得你在哪个!空口说白话!你是铁定了我找不到你,才敢这么说!”一席话说得沐扬悻悻哑口无言,又是气又是瞪,可心里明明很难过。这个妹子,从小便机灵古怪,爱说爱笑,她于他而言似乎早已化为氧气流进血液,而今一别今生可有机会再见?虽然他很清楚轩辕凌此次西域之行的真实目的绝不会是单纯的儿女情长,不过,他看得出妹子的心,他愿意放手,让妹子有机会争取到自己的幸福。

  沐宛初看看娜达郡主与上官清:“八月就该下雪了,你……们早些动身!”娜达郡主盈盈的眸子笑视上官清。“我等他。”上官清眼角微微抽动,嘴角上扬。“我送送你……们……”他看着轩辕凌,神情很坚决,“不会越凉州界。”

  他们挥手作别。别了,西域,楼兰,亲爱的哥哥!一路行来,沐宛初像只黄莺围着上官清叽叽喳喳,他们就要分开了,或许此生永不再相见!轩辕凌一直站在远处笑看着他们,他懂她,愿意尊重她。大半个凉州已远远抛在他们的身后,越来越紧密的飞马前来回报,轩辕凌神色平静,笑望嬉闹的二人。凉州过,乔山近!

  凉州州界附近有一道深深的峡谷,无论自西域抑或雁门关入京畿的必经之地。来的时候,沐扬与上官清怔怔望着崖谷发呆,应该有什么值得肃穆和庄严。不同寻常使得沐宛初不停的追问两位哥哥,这峡谷怎么长得这样险峻狭长呀,为什么叫‘试情崖’这么个古怪的名字呀?难道有情人们在此处跳下,以示情深?上官清与沐扬被她问得直喊头大!她还记得,那么清晰!譬如昨日。她多么希望不记得,如果不记得,她就可以糊涂地高兴,很高兴!可她终究记得,记得这里将是他们的分别点。

  他望着她,她亦望他!原来一切都早已渗入骨髓,她的娇她的俏,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笑,他的好,她也不会忘记。沐宛初伏在上官清的怀抱里,永远的熟悉的清香!“阿清哥哥,好好的,快快乐乐的……你要记得,你快乐,我才幸福!”上官清轻轻抚摸她的发鬓,笑着,却俱是苦涩。“嗯,一定。你也要记得,你幸福,我便快乐……”她看着他策马远去的背影,好难过!他骑在马背上像风一样奔跑,没有回头,他知道,她在看他!他多么希望马儿跑得更快些,这样便可断他回头路;他有多么想让马儿跑得慢些,如此,便可留她多一刻时间记住他的身影……

  “走吧。”轩辕凌握住沐宛初冰凉的小手,她紧紧地回握他的手。此一生就这样交付!轩辕凌以目示意侍卫,几个侍卫会意前行。旁边就是试情崖,高高的崖壁突兀耸立,崖底深不见底。轩辕凌握住沐宛初的手又加了好几分力,沐宛初亦加几分力回握,她感觉得到他的异样,她朝他浅笑,他看她灿然。总算平平安安过了险峻的山崖,他才长松一口气。一匹马自前飞快而至,及至近前才看清楚是侍卫陈元。此刻他浑身血迹,鲜血将袍子湿了大半。“王爷,京中出了意外。属下等陪安夫人特意前来报信,未料前面谷口伏兵四起……”他的脸色暗了几分,仿佛刚才的震天喊杀犹未结束。“安夫人用剑刺了属下的马,命属下一个人先来报信,她……她还在……这会儿只怕……”说着,他的头埋得极低,似乎是忏悔、抑或埋怨自己。

  沐宛初的心咯噔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轩辕凌脸色铁青难看,偏头望向沐宛初,沐宛初明白其意,云淡风轻地笑笑,点点头。她不会功夫,与其随在轩辕凌身旁成为他的负担,不若在此处静候。轩辕凌温柔一笑,即刻清点一批人马。陈元欲再同行救人,轩辕凌制止他。沐宛初望着轩辕凌远去的背影,心忽然间变得空落落的,原来太在乎一个人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