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雄霸天特请来武林中最负盛名的风水先生**士为鱼思渊和燕归来看选茔地,只希望他兄妹二人转世投胎能去个好人家,平安到老。

  **士将茔地选在云霄城西五里的一片翠竹林里。这儿除却一条溪流曲曲折折蜿蜒迂回其间便再无其他景致,乍一看,太冷清,但待送葬之人尽数离去,静下心来体会,便觉其中妙处难以言语。

  这片翠竹林有迷蒙的晨雾,有朦胧的夕岚,有如酒温风穿林擦叶的沙沙声,有如歌鸟语,出谷啭林啁啾声,有清新的竹香沁人心脾,有清澈的溪水尽涤俗虑。置身其中,往日积压在心头的怨怼忧愁仿佛在一霎那间都烟消云散了,心竟是前所未有的澄净。

  沈洛天,雄霸天,慕娉婷,云姽婳,扬子龙都在享受着这难得平静,然而就在此刻,突听的一声娇笑传来道:“哟!几位这是在给谁悼丧呢?”笑语中一娇俏的人影自林中飘了出来,赫然是那天捣乱婚宴的雪儿。

  众人闻得此声无不恼怒,雄霸天两道锐利的目光已电闪般向她扫去怒哼道:“是你!”

  若涣作旁人,早已骇得不敢噤声,但雪儿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咯咯笑道:“雄爷好记性,还没将雪儿忘了,雪儿好荣幸呀!”

  雄霸天浓眉怒竖,冷笑道:“本座不仅记性不错,功夫也不差,你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本座今日就拿你来祭奠我惨死的儿女!”

  雪儿娇笑道:“我说雄爷在为谁吊丧,原来竟是自己的儿女,白发人送黑发人,好不凄惨!”她故作同情地道:“我真的为你的遭遇感到难过,只是……”

  一番做作之后,她话锋一转道:“你连自己的儿女都不识得,就甭提什么三亲六戚,祖宗八代了,您这副火爆性子,动不动就杀了杀的,难保不杀错人,您想呀!万一我是您的姑奶奶,您这一下下去,不成了欺师灭祖的大不孝之人了么?”

  此言一出就连沈洛天都变了神色,这叫雪儿的女娃儿虽行为乖张,语不惊人死不休,却也娇憨可人简直就是虞美人的翻版,他甚至怀疑虞美人根本就没死,只不过又用什么障眼法欺骗了自己一次罢了,眼下她如此羞辱雄霸天,无异于自寻死路。

  雄霸天的脸已办了颜色,这世上胆敢羞辱他的人只怕还没有第二个,就连惊才绝艳的曲流觞最多也不过骂他两句荒唐,他如今又怎么受得了这份气?

  双目已射出两道不同的光芒,左眼腥红如火,犹如燃烧着千年的烈焰,右眼青蓝犹如承载着万年寒冰,两道诡异的目光相对形成了一种恐怖的对比。

  因雪儿一席话逗的暗自偷笑的慕娉婷见此也不由敛了微露的悦色,云姽婳未干的清泪又滚落下来,似乎在为眼前这个即将灰飞烟灭的小精灵悲泣,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而雪儿却对雄霸天的怒意视若无睹,娇笑依旧,她虽蒙着面,但娇笑之声听起来却又坏有可爱。沈洛天突然发觉她很像曲流觞,只是曲流觞虽邪恶却不似她邪恶的可爱。

  雄霸天还未动,但已蓄势待发,他虽还未动,但在场之人都能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杀气。

  雪儿仍就无一丝惧色,嘻嘻一笑道:“哎哟!我说雄爷,注意形象,您可是云霄城的主儿呀,这样有失体面吧!”

  慕娉婷瞧着眼前这可爱的女娃儿,说不出的喜爱,她虽邪恶但却不是针对自己的,她是针对雄霸天来的,反正自己本来就不待见雄霸天,说不定还能跟她交个朋友。

  眼见雄霸天老虎要发威,忙抢口道:“妹妹今日怕不单是为了贫嘴而来吧!”

  雪儿冲她甜甜一笑道:“倒教姐姐给猜着了,我本不是为拌嘴而来,只是生性贪玩儿,与雄爷这一亲热倒教正事儿给忘了。”

  慕娉婷道:“哦?不知妹妹到底为何事而来呀?”

  雪儿道:“妹妹我无意间听的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故而特来相告,只可惜……”

  慕娉婷急道:“怎样?”

  雪儿垂下头道:“只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

  慕娉婷愣道:“此话怎讲?”

  雪儿喟然长叹一声,道:“燕哥哥与叶小姐本无交媾之事,那原是曲流觞的一番谎话,奈何大家都未瞧出来,就连聪明睿智的沈哥哥也未曾怀疑,事到如今,唉!”她竟又叹息一声道:“再说什么都是枉然!”

  “啊?!”闻得此言,雄霸天悲呼一声,后退两步,雄躯已微微颤抖起来,双目已不复方才的诡异,瞬间黯了下去,他一生称雄,到了垂垂暮年,对亲情竟有了前所未有的渴望与眷念。

  慕娉婷亦是惊退半步道:“这可是真的?”

  雪儿道:“曲流觞对叶小姐垂涎已久,这事儿姐姐只怕再清楚不过了吧,试问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让给别人?他之所以要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设计这一连串的毒计,只是为了让雄爷痛不欲生,时刻都活在懊恼之中,不管他是要报母仇还是要实现什么宏图大计,这对于他自己来说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呀!”

  慕娉婷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又道:“那去年叶明珠新婚之夜必是被他糟蹋了然后与燕归来放置在同一张床上,引沈大哥前去,让他误以为叶明珠与燕归来有了苟且之事…”她倒抽一口凉气,恨声道:“好歹毒的曲流觞!”

  回头只见雄霸天平日那张容光焕发的老脸已因懊恼哀恸而变得苍白,就连平日里那张精光闪烁的眼睛此事时亦是黯淡无光。

  雪儿见此,目中精光一闪,人已倒掠出去。她原本已经算计好的,雄霸天等人听闻这惊人的消息纵是再镇定也会有片刻的怔仲,她乘机溜走便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事出所料,沈洛天不仅为因此而怔仲反倒精神大振,沉喝一声道:“哪里走!”人一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