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皖从卧室里貌似听到了女生说话和哭泣的声音,唐皖先是诧异了下,然后才仔细的听了下,她感觉到这声音貌似是江妮娜的哭声。她刚想开口去问江妮娜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但是当她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也,就看见沈野逸抱着江妮娜站在大门口,江妮娜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沈野逸的名字,然后同时还在不断地落泪。唐皖看到此情此景的时候,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沈野逸抱着江妮娜。

  “沈野逸,我喜欢你,我从小到大都一直很喜欢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给你的暗示还少吗?难道你不懂我对你的感情吗?为什么?为什么?我哪点不如唐皖了?为什么?为什么你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过我,你知道我看到你和唐皖在一起甜甜蜜蜜的样子,我这里......”江妮娜考在沈野逸的怀里哭得声嘶力竭,自然下垂的长长的秀发就因为她的哭泣,而显得凌乱不堪。她哭着哭着哽咽了下,与此同时,她还不停地用手指着她自己心脏的位置,然后用拉着沈野逸的手往她心脏的位置上放,试图让沈野逸感受下她此时此刻的心有多么的痛。

  她的心实在是太痛了。江妮娜从学校办完入学手续之后,回到家里的时候,一直都在哭泣,她不懂为什么沈野逸就不肯和自己在一起,从小到大自己除了学习之外,样样都比唐皖出色,为什么沈野逸的眼里就是不肯多一个小小的自己呢?!

  “我这里很痛。很痛,你摸摸,你摸摸她都是凉的,她碎了,被你伤的碎了一地。”江妮娜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她不懂为什么沈野逸的眼里,心里可以放得下个唐皖为什么就放不下自己呢?

  此时的江妮娜她忘记了,爱情原本就是自私的,没有一个痴心的男人能拥有一颗博爱的心,去爱千千万万的女人,除非那个痴情的男人原本就是个滥情的人。

  “江妮娜,我从一开始对你就没有过超出朋友之间的感情。我和唐皖交往与否的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变。”沈野逸面无表情的对江妮娜说道,然后轻轻的推开了江妮娜,不想与江妮娜继续纠缠下去。

  从当初沈野逸和楚媛媛交往时,江妮娜对此情绪特别激动的事情上,沈野逸就知道江妮娜对自己的感情,早就超出了朋友之间的感情。从那时起,沈野逸就特别注意和江妮娜的关系,尽可能的避免和江妮娜接触,可是无论他怎么避免,江妮娜和唐皖是最要好的朋友,自己只要和唐皖有接触,就会接触到江妮娜。直至今日江妮娜对自己的感情能到达这种地步,是沈野逸所始料不及的。

  江妮娜没有预想到沈野逸会推开自己,她毫无准备的就摔坐在了地上,她感觉自己摔坐在地上了之后,立刻从地上起来。双眼红彤彤的看着沈野逸,脸上的泪珠还在不停的滑落,此时的江妮娜就像个疯妇一般。

  “你胡说,你胡说。不可能的。一定是唐皖,她从我身边夺走了你,一定是这样的。她这个贱人,枉我这么多年和她一直都是好姐妹,什么都信她,什么都和她分享,连她后来喜欢和我最讨厌的张淼玲呆在一起,我也想办法去接受张淼玲,可她.....”江妮娜似乎到了一种发疯的状态,不再拼命的让沈野逸去摸摸她的心是否是凉的了,而是拽着沈野逸的胳膊拼命的摇晃着。

  “江妮娜!那你闹够了没有?”沈野逸听到江妮娜辱骂唐皖的时候,皱了下眉,然后冷冷地对江妮娜说道。

  “沈野逸,你居然为了唐皖,你吼我?!”江妮娜不可置信的看着沈野逸,她一直以为自己在沈野逸的心里虽然没有什么位置,但是沈野逸从来都没有吼过自己,也没有像今天一样,对自己这么的冷漠。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唐皖,自己最好的姐妹。

  “你.....唐皖!”江妮娜刚想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可是当她一扭头,却突然看见唐皖居然站在沈野逸卧室的门口,江妮娜立刻松开了拽着沈野逸胳膊的手,冲到唐皖的面前。

  唐皖被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的江妮娜吓了一大跳,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江妮娜却突然打了唐皖一巴掌。江妮娜打唐皖的那一巴掌似乎特别用力,唐皖的左侧面颊立刻红肿了起来。唐皖吃惊的捂着自己的左侧脸,即使刚刚她听到了江妮娜对沈野逸说的那番话,她还是难以相信自己最要好的闺蜜,死党居然和自己喜欢上了同一个男的,并且她还喜欢了那么多年,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发现。而且几乎从来没和自己吵过架的江妮娜居然动手打了自己一巴掌,并且打得那么的用力,用力到自己感觉自己的面颊此时肯定高高肿起了,而且耳朵也有点不对劲,总是感觉到隆隆的声音。

  “江妮娜,请你立刻离开我家。”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可以深深地感觉得到沈野逸的声音里,带有着种从来没有让唐皖和江妮娜听过的冰冷。

  “我走,我走。唐皖,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江妮娜不再和你是朋友。”江妮娜突然止住了哭泣,用手抹了下一脸的鼻涕眼泪,恶狠狠的对唐皖说道。

  唐皖看着此时的江妮娜的样子,几次张了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突然进入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一样。一切都是白净无瑕的,整个空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耳边不断回响着江妮娜最后说的那句,‘唐皖,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江妮娜不再和你是朋友。’自己的感觉头很痛,很痛。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和江妮娜争夺什么,和沈野逸交往的时候,自己并不知道江妮娜也喜欢沈野逸,如果自己知道的话......唐皖不知道如果当时自己接受沈野逸的时候,是在明知江妮娜喜欢沈野逸的情况下,面对沈野逸的直接表白,自己会接受还是把沈野逸让给江妮娜呢?!唐皖不迷茫了,可以确信的是唐皖因为爱情失去了友情。重生之后再遇江妮娜,唐皖曾经在心中默默的许诺,自己一定要好好地保护沈野逸,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关系,让江妮娜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自己怎么是不是做错了?!

  “唐皖?唐皖?你还好吗?”沈野逸轻轻地捧起唐皖的脸,看着唐皖左侧的面颊高高的红肿起来的样子,沈野逸很后悔刚刚怎么没有想到江妮娜会突然打唐皖一巴掌,更没有想到江妮娜会打的这么的用力,都高高的红肿了。他暗自用道术提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治疗之气聚集在自己左手上,他在抚摸唐皖的左侧脸颊的时候,所抚摸之处红肿的地方在渐渐的消退,可是再怎么消退,唐皖的脸上还是有浅浅的红肿印记。

  “啊?我还好。”唐皖一回过神就看见沈野逸用怜惜自责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很想对沈野逸笑一笑,让沈野逸宽宽心,可是自己就是笑不出来,僵硬的扯着嘴角笑了,但是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对不起,我爱你。”沈野逸把唐皖拥进自己的怀里,他很想说对不起,他没有保护好唐皖,让唐皖在自己的面皮子底下就被人给打了一巴掌,虽然自己用道术给伤口治疗好了,但是他感觉自己对不起唐皖,他虽然爱她,但是没有好好的保护好她。

  “我知道,我也爱你。”唐皖轻轻地拍了下沈野逸的肩膀,她知道此时的沈野逸很自责,很心疼自己,但是她不知道除了一句‘我爱你’之外,还可以对沈野逸说什么,她感觉此时再多的语言都是空洞的,不如一句‘我爱你’来的有用,可以反映此时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娜娜呢?”唐皖靠在沈野逸的怀里,逐渐的感觉到了安全感,不再感觉自己是一个人独自单独的呆在一个白净无瑕的封闭空间里了。

  “她离开好一会儿了。皖儿,以后我因为上学的原因,可能陪你的时间会少了,你自己小心些江妮娜。”沈野逸感觉江妮娜最后走的时候,看着唐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恨,那丝虽然很不易被察觉,但是沈野逸却觉得那是个隐患。如果是在银河系联盟里,自己肯定不顾自己和参议院的那些老家伙制定的法律,肯定会把江妮娜关在屋子里,不让她有机会去伤害唐皖一丝一毫。

  “娜娜,不会伤害我的,今天,她只不过.......”唐皖听到沈野逸对江妮娜有不好的看法,习惯性的去帮江妮娜去辩护,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今天江妮娜打自己的事情。江妮娜的那一巴掌似乎把自己和她曾经最美好的友情,彻底的给打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