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婷,你这是要做什么?……”东方未明也尾随出来,问蓝婷道。“噬心丸虽然被毁,但是刀剑门弟子体内仍有噬心丸蛊虫在。只要解剖他们的遗体取出蛊虫,我便有办法破解噬心丸!……”“哈!原来如此!……”东方未明笑逐颜开,蓝婷也因此眉开眼笑。

  夜晚,东方未明和蓝婷在后山老胡住房旁边的一间小茅屋内解剖着一名战死的刀剑门弟子的尸体。“对不起,得罪了……”东方未明和蓝婷都拿着锋利的小刀,合十为那名刀剑门弟子祷告。接着蓝婷剖开那刀剑门弟子的尸体时,可以看到有蛊虫在他体内的经脉流窜,体内流窜着起码数十条白色蠕动的蛊虫,其中心脏附近聚集得最多。“唔,通过观察我已经知道这是什么蛊虫了,我也有办法研制对付这些蛊虫的方法了……”

  第二天,东方未明和蓝婷便一起在炼丹房中淬炼解药。炼制噬心丸的解药,需要用到化尸粉,然而化尸粉却又是一种奇毒无比的毒药。虽名化尸,但无论死人活人,遇到化尸粉,轻则灼烧,重则体肤溃烂。所以引用如此霸道的毒药做药引,还要指望东方未明的药材中和调和一下如此毒性,才能炼制解药而不误伤他人性命。

  “唔,要确定化尸粉的分量,还要确定解毒者体内蛊虫的数目才能衡量。”蓝婷说罢,招了几名刀剑门弟子,运足内劲于掌心灌输真气于他们体内游遍全身,检测蛊虫数目的情况。“好了,我大概已经分寸了。”“蓝教主,我们的性命都托付在你和东方先生的手上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在此感谢你们!……”说罢,那几名刀剑门弟子向蓝婷叩拜。“诶诶诶!如此成何体统!……”蓝婷赶忙扶起他们。东方未明见蓝婷迟迟未回,出门一看,也赶忙扶起刀剑门弟子。“救死扶伤乃我医者天职,各位不必太过拘谨。婷,我们可以继续了吗?”“嗯……”

  三个时辰过去,东方未明和蓝婷抹去脸上的汗捧着几颗药丸出来,给那几名刀剑门弟子。蓝婷对他们说道:“此解药我们命名为清心丸。你们服下去之后,可能会感觉全身灼烧,那是正常现象,因为药性正在杀死你们体内的蛊虫,希望你们能够坚持下去。”“好……”

  “啊!……”几名刀剑门弟子吞服清心丸后,顿时惨叫起来,那种痛楚犹如噬心丸发作一般。蓝婷早有准备,叫上了东方皓,东方烨,唐枫等人一起制住几名东瀛忍者,切勿让他们乱动。“蓝教主,他们身体热得滚烫,真的没什么事吗?!……”东方烨制止住刀剑门弟子,感受到他的体温异常,问道。“坚持下去,坚持……”蓝婷没有正面回答东方烨的问题,眼睛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那些刀剑门弟子。

  一盏茶时间过后,那几名刀剑门弟子停止了动静,皆晕了过去。“啊!?他们怎么了?”东方烨大惊,还一脸狐疑地看着蓝婷。“哈哈……”蓝婷笑了一笑,然后说道:“看来已经没事了!……”说完,也不知道她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水瓢,泼了一些水在几名刀剑门脸上,他们顿时惊醒过来。蓝婷继续运足内劲于掌心灌输真气于他们体内检测体内蛊虫的情况,结果看来是如他所料,已经完全没事了!“嗯!我也感觉到,现在体内的气息非常顺畅,没有任何堵塞的感觉!……”刀剑门弟子欣喜道。“呵呵……”蓝婷和东方未明相视一笑,心中豁然开朗。“蓝教主医术高明,在下方才有眼不识泰山,真是罪过啊!……”东方烨见到刀剑门弟子们没事,心中也尘埃落定,为方才质疑之事向蓝婷抱歉。“诶,你也只是关心他们而已,何罪之有……”

  刀剑门弟子噬心丸的毒性已除,东方皓给了他们一些银两遣散了他们。虽然刀剑门弟子不肯收,想到自己已经寄人篱下还如此受逍遥谷的恩惠是于理不合的。但是东方皓想到他们过门皆是客,没有好好招待他们反倒让他们客死异乡,实在无礼。刀剑门弟子拗不过东方皓,唯有硬着头皮收下,感谢东方皓的仁德。

  另一方面,阳关城的天空已经变得比之前晴朗了很多。

  “不可能!伊贺老大一定还活着!……”藤武在阳关城内附近拿着伊贺的画像到处咨询,但是城里的人都说没有见过此人。也对,伊贺身为东瀛忍者们的头领,常常隐匿身份,带着面罩,不曾有多少人知道他面罩下的真面目……

  “啁啁……”晴朗的天空中,传出一道雄鹰的叫声。藤武抬头一看,正是“弑”的通信雄鹰。藤武取出绑在雄鹰脚上的信件一看,怒不可遏地粉碎了那张信件:“东方烨,我藤武与你势不两立!……”不过藤武怒归怒,转瞬间又陷入两难状态:现在是要回去主持大局,还是继续留在这附近找伊贺老大的下落呢?

  “伊贺老大,你在哪啊?……”尽管藤武陷入两难状态,不过他的腿依旧是往南走去。走着走着,藤武来到了一条小河边,正见到一对夫妻在河边。那女子在河边洗衣服,清丽脱俗,在阳光的照耀下以及河水碧波粼粼的照应下闲得格外秀气。那男子右臂残缺,在河里独臂握着一直木刺,叉向河里的鱼捕鱼。乍眼一看,只是一对很平凡的夫妻,起初也不以为意。但是藤武认真一看,那男子面容俊秀,脸上有一道很细长的疤痕,正是藤武日夜找寻的伊贺!

  伊贺见到有人经过空旷的小道,瞥了一眼藤武,漠不关心。然后把眼神投向那洗衣女子:“琳,今天收获不小,今晚可以好好庆祝一下了。”“嗯……”那女子正是当日在阳关救下昏迷不醒的伊贺的程琳,今晚正是程琳和伊贺的新婚之日。“伊贺老大,为什么会好像没看见我?……”一旁的藤舞看着伊贺的背影,甚是奇怪。“武大哥,我们走吧……”程琳对伊贺说道。“嗯……”伊贺回应道。伊贺已经失忆,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身世。程老爹见他虽然残疾却孔武有力,脸上虽然有道刀疤却看起来温文尔雅,故为他起名单名“武”字。

  “为什么会这样?!……”藤武心中顿时凌乱:为什么伊贺会不认识自己,他的右手怎么会断了呢?难道是在阳关之时古清仞所伤?还有他是失忆了吗?……看着伊贺要和程琳离开了,自己紧随其后,看看能否顺藤摸瓜寻觅一些端倪。

  藤武跟随伊贺程琳来到程家村,只见本是平凡穷迫的小村庄被粉饰得喜气洋洋:每家每户那土房土瓦上都点缀着各种红灯笼,红剪纸,孩子们虽然调皮地玩耍着却穿着一身大红衣服迎接喜庆。一户稍微大些的院子里最是喜庆,院子里有两头大烤猪,邻家的孩子直勾勾地看着口水泛滥地流在地上。而伊贺和程琳便往此处走去。

  “村长,二牛在此祝贺村长嫁女啦!……”那村中一户稍大的房子就正是村长的家,程琳正是村长的女儿。“小武,今天你算有福啦,能把全村最漂亮的姑娘娶走,哈哈哈……”紧接着,那位叫二牛的中年人祝贺完程老爹,便对伊贺说道。“呃……”伊贺面红入火,羞涩地点点头。接着伊贺和程琳进入房间,是要准备婚宴上的事宜。

  “伊贺老大,你忘记了我是谁了吗?……”藤武一路跟踪过来,早已经潜伏在村长家里等着他。“啊!你是谁?!……”伊贺和程琳都疾呼道。“伊贺老大,你忘记了我们曾经出生入死了吗?你忘记了一统武林吗?你已经忘记了首领和山藏的仇了吗?!……”藤武紧握着伊贺的独臂,珠连炮似的逼问,伊贺顿时觉得头脑发胀,脑子里似乎记忆起一些东西,痛苦地抱着头。“你是谁?不要再缠住武哥哥了!……”程琳见到如此状况,微微嗔怒,使劲力气要藤武松开那抓疼伊贺的双手。“滚开!……”藤武大喝,运起内劲一掌便把程琳打在墙上。只见程琳顿时吐出一口鲜血,然后目光呆滞地看着藤武,俨然已经气绝。

  “你做什么?!……”伊贺见此,对藤武咆哮道,然后气急攻心,晕了过去。接着在房外的村长等人听到房间的动静,赶忙进来一看,发现程琳已经气绝,伊贺晕倒在床上,大惊:“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害死我女儿?!……”说罢,村长抱着程琳的尸体痛哭。二牛立即率领其他村民提起锄头木棍呵斥藤武,要为程琳报仇。“哼……”藤武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只是轻轻一拂袖,二牛等村民便受到重击五脏俱裂而死。

  “啊!……这是?……”不一会,伊贺醒来,他看到藤武很是好奇:“藤武,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小武,是他这个混蛋杀死了琳儿,杀死了你的妻子,还有二牛他们……不要放过他!!……”程老爹见伊贺醒来,哭诉道。“啊,咳……”伊贺的眼神忽然变得鬼魅,他的记忆因为程琳的死受到刺激顿时回复过来。“我好像记起了一些事情。程老爹,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伊贺刚说完,程老爹正觉得伊贺有些奇怪,紧接着他便永远安息——伊贺一掌击在他的天灵盖上,程老爹瞬间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