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围观众人中惊讶声不断,只是眨眼功夫,就看到骆方扭转了局势,打得韦伯斯特只能抵挡。

  一边的皇甫紫逸和阿尔杰则是呈现出两个极端。皇甫紫逸一脸兴奋,加油声不断,而阿尔杰却是一改刚才飞扬跋扈的神情,脸色阴沉的看着场上二人。

  韦伯斯特抵挡了一阵,越来越恼怒,大喝一声,左手拇指和右手中指对捏,右手拇指却和左手小指相扣,打出一个古怪手势,一股磅礴的红火原力顿时笼罩了两只手。

  “一云烈焰手!”

  韦伯斯特这个烈武者从来没有被一个刚武者这么压着打过,终于恼羞成怒之下打出了他的绝学。虽然只是烈焰手中的第一级“一云烈焰手”,但威势之猛无可匹敌。

  猛烈的火燎烧的骆方不住眨眼,骆方知道这招来势凶猛,忙抽身退开。

  韦伯斯特一双红火色的眉毛此刻显得更加殷红,眉毛之下一双凶狠地棕色眼睛死死的盯着骆方,口中道:“尝尝我烈焰手的威力!”

  话音一落,韦伯斯特伸出像是已经完全燃烧起来的双手猛的一扫。

  “哗……”一片火海热浪滔天滚滚而来,而且韦伯斯特在发出烈焰手的同时,利用了“炽兽护腕”的威力,使得火海中不时冒出各种奇怪异兽的头颅,仰天长啸连连,声势惊人。

  骆方只感到四周都被这片火海全部封死,不管往哪个方向都无法避开。惊慌之下,他划出一道原力盾挡在身前,印记内的浅白色原力狂涌而出,不断涌入手中握着的原力刀。只是片刻,这把原力刀变得无比凝聚,不细看简直犹如真物。

  “哗”的一声,骆方双手紧握原力刀一斩而下,涌来的火海被硬生生切割开,分成了两半,后方火海不断涌来,但一靠近骆方的原力刀,都“呼呼”的涌开一分为二。只是一会儿,火海消失殆尽。

  骆方始终紧握着原力刀,此刻火海消失,他的额头却是早已渗出了汗,只感到脸上一阵火辣,浑身无处不疼。

  “太厉害了!”骆方差点呻吟出来,手中的原力刀也把握不住。

  “啊!竟然被他破了!”韦伯斯特瞪大眼睛看着骆方,“我的一云烈焰手就算劲武者也根本破不了,他一个刚武者竟然挡下了!嗯,他的原力武器太厉害了!”

  韦伯斯特暗自惊叹,双眼中一丝阴冷闪过,忽然左右手又同时捏了另一个怪异结印,两道炙热的火红原力犹如被浇了汽油的烈焰再次燃烧裹住了他的两只手臂。

  “在尝尝我的三云烈焰手!”

  “哗哗哗!”韦伯斯特双手接连横扫,三道火海犹如三片火红的云彩分成上中下三路,呼啸着直奔骆方,火红色云海中各种异兽层出不穷,蛟龙贯日、凤凰争鸣等异象不断显现,声势比刚才足足提高了五六倍,也就是每一层火海都有了刚才近两倍的威力。

  “骆方快跑!”

  “哗啦……”

  瞧出情势不对的朱乐对骆方焦急的呼喊,但呼喊声马上就被火海咆哮声给淹没。

  骆方并没有听见朱乐喊些什么,其实就算真的想跑,也根本躲不过这一击。他只是咬紧牙关,施展出大力、变形技能,又拼命掏空了印记里原力漩涡中能使用的全部原力,不要本钱的灌注进了手中的原力刀,整个人再次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呼”的一下,手中原力刀平平的向前斩去,时间在这一刻静止,骆方的四周听不到一丁点声音,只是一片死寂。

  “哗啦啦……”下一刻,无边无际的火海从上中下三个方向瞬间汇集在一起包围了骆方,而骆方身前一道白光划出,只是一闪就没入火海中。

  周围的人一个个被吓得转身往远处跑去,狄同和朱乐也拉着极不情愿的皇甫紫逸跑到远处观望。

  炽热的狂风猛烈的从骆方身边刮过,骆方双手握刀一路劈下,汹涌的火海一刹那被撕裂开,但只是撕裂了极小的裂缝,撕裂的两道火海紧贴着骆方擦过后又重新汇合在一起。

  骆方衣摆被刮得猎猎作响,发出了阵阵脆裂声,接着“嘭”的一声衣服完全破碎,化成了片片蝴蝶向后狂飞而去,露出了贴身穿着的入骨甲。

  此时的骆方就好像是火海中一艘摇摆不定的小船,随时都可能覆灭。但庆幸的是,原力刀抵挡住了大部分火海攻击,骆方握刀的双臂并无大碍,在他身后重新汇合的火海又被入骨甲再次挡住。

  难受,深入心扉的难受!骆方拼命支撑着,手中握着的原力刀正在逐渐缩小,不一会儿已经成了一根短棍,但幸运的是火海威力也在不断减弱。

  “呼!”

  原力刀终于消散,火海也在同一时刻消失,显现出了前方一脸震惊的韦伯斯特。

  “你,你怎么……”

  韦伯斯特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当初他与那两名准备抓走皇甫济和皇甫文涛的劲武者对战时,也是使用的三云烈焰手。这一招,让对方的人几乎死伤殆尽,只是一名劲武者拼死替那黄衣劲武者挡住了攻击,所以黄衣人这才来得及施展出疾风技能逃掉。

  骆方此时已浑身无力摇摇欲坠,仅凭着一股顽强的毅力死撑着依旧站立,眼睛死死的盯着韦伯斯特。骆方知道,要不是他身穿入骨甲,可能早就见阎罗王去了,也不可能撑到现在这样。

  韦伯斯特怔怔地看着骆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对他来说,一个刚武者竟然挡住了烈武者的绝学,虽然只是第二层的“三云烈焰手”,但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韦伯斯特惊讶的眼神缓慢的滑到骆方身上,不禁脱口道:“入骨甲!原来你穿有入骨甲!”

  韦伯斯特可是知道入骨甲的珍贵,就算他这个副会长也没有资格拥有一件,只有会长以上级别的人才有资格拥有。

  韦伯斯特张着的嘴巴越来越大,因为他又瞄到了骆方腰间显露出的一块令牌,一块白玉镶边的黑色令牌。

  “少……少主!”韦伯斯特再也遏制不住发出一声大叫,“骆方,你是……少主?”

  骆方低头看了看腰间悬挂的令牌,因为上衣被烈风刮得粉碎,所以原本遮住的这块令牌已经露了出来,正在左右晃荡着。

  “对,我是。”

  骆方不再隐瞒,只是开口承认。而且他明白,目前已不能再比下去,韦伯斯特的五云烈焰手自己是万万接不了,倒不如显露出身份就此揭过。况且以一名刚武者能与会烈焰手的烈武者战斗到现在,骆方已经非常满意了。

  “少主,刚刚韦伯斯特多有冒犯!”

  韦伯斯特马上摆出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以他只是副会长的身份,看见骆方这个与会长平起平坐的少主也的确应该尊敬。

  同时,韦伯斯特一挥手,阿尔杰快步走了过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骆方。

  “你真的是少主?”阿尔杰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狄同、朱乐与众护卫纷纷围拢过来,此时闻言,狄同高声道:“骆方当然是少主,我们可以证明,是盟主亲自发给他的。不然你以为他的令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盟主!”韦伯斯特和阿尔杰两人一怔,当下不敢再问。

  “韦伯斯特,我也只是想借此机会和你比试比试,看看我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罢了,没什么冒不冒犯的!”骆方快速调整了呼吸,摆了摆手。

  “少主的实力很强!”韦伯斯特点头。这句话倒是他的真心之言。

  突然,一旁的朱乐一闪身站到了骆方身后,怪笑道:“好了好了,今天就比试到这儿,散了,都散了吧!少主也要休息了!”

  韦伯斯特恭敬道:“承蒙少主看得起,以后少主若是要找人比划提升实战经验,我倒可以做做练功靶,为少主指点一二。”

  “那就多谢了!”骆方微笑。

  说完,骆方马上又转头看向身后的朱乐,奇怪他怎么有如此怪异的举动。朱乐却是嬉皮笑脸,东张西望。

  此时,韦伯斯特拉过身旁一时无语的阿尔杰转身离开,脸上若隐若现的闪过一丝狡黠。旁边的护卫队也三三两两散去,一边走,一边唾沫横飞的谈论刚才骆方与韦伯斯特战斗的精彩一幕。

  皇甫紫逸欢快的跑到骆方身前,道:“原来你是少主!好像地位很高啊!”

  骆方一脸笑容侧身面对皇甫紫逸,摸了摸后脑勺点点头。此时,他发现朱乐又迅速跟着他侧身,依然站在他身后。

  “朱乐,你干什么?到我前面来!”骆方甚感恼怒。

  皇甫紫逸也一脸疑惑的歪头看向骆方身后的朱乐。

  朱乐终于忍不住低声道:“骆方,屁股,屁股!”

  骆方闻言,心中一惊,顿时感觉自己的屁股凉飕飕的,忙伸手往后一摸,摸到了自己光溜溜的屁股肉。

  “啊!”

  骆方一张老脸腾地一下通红,忙装作双手插在屁股后面的裤子“口袋”里,面对着皇甫紫逸,一脸尴尬笑容的缓缓移动身子。

  “一定是刚才被韦伯斯特的烈焰手给撕碎了。我也纳闷了,怎么只是衣服碎裂,原来裤子也碎了,只是还没掉下来。不对!”骆方联想到了刚才韦伯斯特临走时的表情,“不会是他故意这样的吧!撕裂我的裤子后面,使我没有察觉,好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皇甫紫逸察觉到了骆方异常,疑惑的歪头想看骆方身后。

  吓得骆方再也不顾,榨干了刚刚只恢复了一点的原力拼命施展疾风技能,“嗖”的一下窜到了住所门口,这才开口对皇甫紫逸道:“紫逸,我太累了,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嘭”门被关上。骆方站在屋里长长舒了口气。

  门外,皇甫紫逸和狄同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一旁大笑不止的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