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也难怪他们三人的,平时他们面见寨主和寨主夫人时,根本就不敢向寨主夫人多瞧几眼,因为山寨寨主的善妒是出了名的。如果因为这个惹恼了他,那么下场肯定会很惨的。曾经,寨主与夫人一起到山下去办事,那时这三个头领还是喽啰来的,就是跟随着两人一同下山去的其中几个。在途中遇到了几个登徒子,意欲对寨主夫人进行非礼,即使未遂,还是惹恼了这位寨主,当下命人将那几个倒霉的家伙擒下,不仅挖掉了他们的眼珠子,还断了他们的命根子,那种血腥的场面看过之后就毕生难以忘记了。所以当他们升到了现在这个地位还是谨记着这山寨寨主的逆鳞,丝毫不敢有触到之举他们对于自己的小命还是十分看重的,如果就因为惹恼寨主而报销那也实在是不值得啊。

  这是他们当时看不出豆腐西施就是寨主夫人之妹的原因之一,还有就是,豆腐西施的脸孔已经被污垢沾满,并没有清洗干净,除非是熟人,否则也难以从她的轮廓,她的身形,认出她来。

  段天鹏三人此时是笑得见牙不见眼了。赵雅萱也由衷的为豆腐西施能够认回她看书的姐姐而感到高兴,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世,却是悲从中来,她现在对于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那位她只相处了不是很久,但是他那副面孔早已深深印入自己脑海中的爷爷赵宇充满了思念之情,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重新与他再见面了。她如今也为那时的装疯卖傻感到后悔,就是因为这样,才使得爷爷把自己托付给豆腐西施,独自到城里去寻找生计,赚些钱来为自己“恢复记忆”。他这么老了还要受差遣于他人,以他那个身体是否受得了,他如果生病了是否还要继续去干活,没有人在他身边照顾他,他该怎么办。一个个问题在赵雅萱的脑中闪过,她越来越担心爷爷的生活了,实在是恨不得立刻可以到达他的身边,给他一些照顾。

  过了许久,豆腐西施和她的姐姐两人才分了开来,只是她们的眼眶都是红红的。于是寨主夫人就为其丈夫及其姐分别作了介绍。

  赵雅萱因此才知道了豆腐西施的全名叫做秦香莲!?赵雅萱心下暗道,难怪她那么命苦,连名字都跟包青天所铡陈世美的那个弃妇一模一样。她的姐姐的名字是秦玉莲。那位梁山山寨的寨主叫做高森。

  “哈哈,今天真是大喜的日子啊,玉莲妹,恭喜你找到自己的妹子啊。”寨主高森也从主位上站起来,走到两姐妹的身旁,搂住秦玉莲的肩膀,连声道。

  “多谢寨主,我实在太高兴了。”秦玉莲向高寨主道一个万福。

  转身向豆腐西施:“妹妹,这些年你受苦了,让姐姐好好瞧瞧。”

  “看到姐姐你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二十年前我们两人逃难之后,失散了这么多年,总算老天开眼,让我们姐妹俩又能够再相见,这一刻,就算让我立刻死,我也心甘情愿了。”

  “我说小姨子啊,你们这是久别重逢,怎么可以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啊。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今天我要大摆宴席,为你接风洗尘。”

  “多谢姐夫,我也是太过高兴了,有点语无伦次了,请别见怪啊。”

  “寨主,别急别急,我们还没有对帮我找回我的妹妹的三个头领给予奖赏呢。”

  “哈哈,瞧我瞧我,都老糊涂了。”高森寨主拍拍额头,对着因寨主的站起而一同站起来的段天鹏几人说道:“我说,这几年我派了多少人去为我这夫人寻找她的好妹妹,都没有找到,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三人你望我,我望你,一时都无法做出回答。到最后,李必胜开口向高寨主说道:“启禀寨主,我们也是不知道这位夫人就是寨主夫人的妹妹,她是因为我们找到的这个有歌才的小姑娘而跟着来的。”

  “哦?你是说,你们还找到一个唱歌动听的小姑娘来了?”说着话,他也扫视了几下赵雅萱。

  “不错,我们下山之后,到另一个山头专等过往行人,想从中找寻一些山寨所需要的人才,当遇上寨主夫人的妹妹和这个小姑娘,我们唱出了山寨的招贤歌,这个小姑娘也用唱歌来拒绝,我们发现,她的歌声比起我们寨中的台柱子周妙音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请寨主与夫人查验。”

  这边厢,高寨主向几位头领问话,那边厢,寨主夫人也细声盘问起她的妹妹这些年的遭遇来,当知道她在五年前开始做起豆腐生意,做出了一身好本事,博得豆腐西施这个美称时,心中也很是欣慰,以她这身本事,在这个山寨立足,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现在这山寨,对于此处的居民要求都要有一技在身,方能在此生活下去,当然,作为家属而生活在山寨中的大有人在,只是这些人都会被其他人瞧不起的。而当她了解到豆腐西施因为饥荒瘟疫而失去了亲人成为寡妇时,内心也极其难过,当下许诺,要为自己这妹妹另找一个好归宿。这话羞得豆腐西施满脸通红,还好,脸上的污垢还没有清除干净,这才让人看不出来。

  不久,寨主夫人就被那边的一问一答给吸引过去,而豆腐西施也总算松了一口气,不用再面对那种全方位搜索脑海中记忆式的问话了。

  本想叫赵雅萱过来参见自己的姐姐的,但见她仔细聆听的样子,豆腐西施也只得作罢。当听到赵雅萱的歌声很不错,寨主夫人不禁喜形于色,她也从豆腐西施的描述中知道了赵雅萱的遭遇,知道了她们这“母女”其实是假扮的。当下连道:

  “我们好妹妹,没想到你来了,而且还给我带来如此好资质的小姑娘。我正愁山寨的台柱如果不能再登台表演,我们山寨该怎么办,有了这小姑娘,我就能调教出一个比那台柱周妙音更受欢迎的歌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