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猫修仙传
字体: 特大
颜色:          

  化形,说来简单,其实却是极为复杂的事情。首先,是身体的改变,新的身体生长出来,去替代老的身体,这其中的过程,无疑是十分痛苦的,不,那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早在之前,青岚就对阿猫说过,那时阿猫坚定的说自己一定能坚持下来。可真到了化形的时候,身心的痛苦一起袭来,阿猫不由皱紧了眉头,身体颤抖着,竭力忍住放弃的愿望,在化形的时候,一旦中途停止,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控制着身体内的能量缓缓运转,阿猫的身体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此时一股绿色雾气从阿猫体内冲出,迅速的变浓变多,很快就将阿猫隐没。这雾气,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妖雾,以前的史书里记载着:“妖物现,大雾起,绵延百里,不见日月。。。。。。”就是对妖雾大概意义上的描述。当然这只是凡人的记述,自然不是那么详细,其中更有许多夸张和想象,比如说“不见日月”,如果是正常的起雾是可以有这个效果的,但妖雾不同,妖雾起时,日月依然可以被看到,实是因为日月精华十分强大,妖雾根本无法阻挡。从这一日,这雾气,便开始慢慢蔓延。如此三日下来,依然不见消散。第三天午时,青岚突然看到远处一只紫色火钗冲天而起,不由一惊,随后不舍的看了看阿猫所在的方向,便掉头寻着那紫钗的方向去了。这却只是因为,这紫钗,乃是青岚所在青云门的信物。凡青云门人,如见此钗,便要赶去那发出紫钗的地方。如见紫钗,则青云门必遇生死存亡之大事。紫钗响箭,唯当代掌门有一。阿猫却并不知道,青岚,已经离开了。如此又过了两日,也就是阿猫一共化形了五天之后,绿雾终于开始变淡了。先是慢慢的缩小,最后干脆消失不见了。等到绿雾完全消失,阿猫也终于醒来。她先是有些迷茫,随后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化形成功,正赤luo着坐在那里,赶忙找来了化形前准备的衣服穿好,左右看看,却找不到青岚。阿猫就在这里呆了下来,等青岚回来。这一等,足足等了半年。这半年中,阿猫每天修习法术,渐渐的发现自己在和水有关的法术上具有非一般的天赋,简单来说,只要和水有关的,阿猫一试就会,几乎是出于本能。可那些和水没有关系的,阿猫却很难搞的明白。于是阿猫想:师父他说我是单属性灵根,看来我是属水的了。于是阿猫开始专门练习水属性的法术。比如水淹,比如狂狼袭,在阿猫手上施展出来,都要比书中记载的初学者的水平厉害数倍甚至只更多。阿猫后来离开了,其实这纯粹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像这种深山老林,本来就少有人至,粗心的青岚在离开时甚至连一封信都没有留下。所以阿猫,如果不是那件事,恐怕要到很久以后才会离开。至于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阿猫在那半年中,不止一次的自言自语:“师父,等我和你一样厉害的时候,我就要出去找你了。”天知道青岚是已经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了,金丹境界,那可是许多修炼者,耗费2百年生命而不能逾越的一道坎呢。筑基之后,便多出两百年寿元,金丹,则增加整整五百年寿元。所以在修仙者看来,时间绝不是最宝贵的东西。那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午后,阳光灿烂,晨雾未消,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纯洁可爱。慢慢抬起头,观察着日出,在识海之中,正有一点点金色的光华没入体内,滋润着阿猫的筋脉,乃至身体。一切似乎是这么的安详,可是下一刻,“嗷。。。。。。。。。。。。。。。。。。。。。。。。。。”一声巨大兽吼从树林深处传来,山林为之战粟。如果站在树顶上,便会看到这吼声引起的冲击波以远处某点为中心快速扩散,吼声过处,万鸟惊起,百兽逃窜。本来安静的森林一下子炸了锅,各种野兽猛禽的吼声,叫声充斥其中,阿猫先是一惊,随后感到十分的生气。她知道那吼声来自何处,那是一头熊精的声音。如今天地灵气减少,不仅修仙者数量锐减,就连精怪的数量也是极剧减少。这片诺大的森林,阿猫却只找到了一只熊精,然后阿猫使出了几个法术,那熊精就立即认输,甘愿做阿猫的跟班,阿猫就吩咐他帮自己看守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只千年茯苓。熊精自然乐意,就在那株千年茯苓前挖了洞穴,住下来了。现在这熊精如此嚎叫,肯定是发生的极为重大的事件,极有可能,便是有人去抢夺那株茯苓,毕竟修仙者虽然稀少,但毕竟还是有的,所以阿猫运起真元,迅速朝那边跑去。不一会儿,就看见一片倒塌的树木,这些树一看就是被巨力撞倒,大多是从中间折断。绕过这些树,阿猫终于看到了那个熊精,此时的它显得那么的无助,他身上已经被贴满了黄色的符咒,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跑动起来都艰难无比,还要护住身后的千年茯苓,并且坚持这么长的时间,也不得不说是个奇迹了。“呜呜”,看到阿猫来了,熊精如释重负,竟然不再理会眼前那两个道士,而是一晃来到阿猫旁边,居高临下的,用一双满是哀情的眼睛看着阿猫。阿猫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脑袋,就用自己不太成熟,还略显稚嫩的声音说道:“你为为什么要打小白啊?”两个道士互相看了一眼,显然对阿猫的出现很是惊奇,毕竟在这么个深山老林,眼前这位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甚至更小,实在是有违常理。“我们乃是万寿山的道士,你又是谁?”道士不答反问。世间修仙者虽然稀少,但道士和尚却不少,他们往往只求修心,不以修炼为目的,久而久之,仙法失传,到最后只是俗人罢了。这万寿山的道士显然十分害怕阿猫,毕竟反常则妖。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可是这却让阿猫很生气,这两个人,不仅要抢自己的东西,完了还来质问自己是谁,实在是蛮不讲理,这样想时,阿猫体内的真元便开始运转了,一股圣洁的气息散发出来,道士浑以为只是错觉,并不在意,却接着问道:”我兄弟二人来采药,你这妮子,凭甚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