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刺章
作者: 问歌a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五章

  “乔,真对不起呐。”尹安轻轻拉乔的衣服。“能听见我说话,却动弹不了。是么。”

  拥抱着乔坚硬的身躯。

  “乔,既然一直都帮我。这次,也帮忙把命,给我吧。”

  尹安抽出乔腰间的军刀。还是他送的Loveless。刀柄上有着果体美人。他送时还很是戏谑。想知道乔的反应。

  乔只是淡淡收起。“谢谢尹少。”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不过,也都是曾经了。尹安抬手。利刃寒光,一寸一寸推进乔心脏所处的地方。尹安嘴角一抹惊骇的笑。

  韩凯锐仍气定神闲的品茶。事不关己。

  突然的。灯灭了。

  无法适应突然而至的黑暗。警铃大作。

  “噗”“噗”“噗”,加持了消音的枪声。尹安突然被人用枪托击晕。黑暗里,一切都像雾一样,模糊不清了。

  狭长的走道惨白的泛着光。旁边斑驳墨绿的长椅,印刻着久远的时光印记。而躺在它怀抱里的,年轻的男孩,以一种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蜷缩姿态,瑟缩着。

  眉头轻轻皱着,好像很久不曾动过。

  男孩缓缓睁开双眼。一片煊热的红。

  “乔!乔!你还好么?”

  “乔!你醒醒!乔!乔!我是尹安,你醒醒!”

  “乔!”

  一场阴谋背后的阴谋。没有排演,没有预知的不谋而合。尹安怎么会害乔。是啊,怎么会。

  背叛。

  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复仇的戏。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逃离组织的前奏曲。

  只是付出了太大代价。

  “乔,我会切断一切供电设备。你们把握好时机。”临下车时,书伊正色说。

  所以,这一切。都是一场,以尹安自己为主角的,舞台剧。

  他并没有告知他人有关他的剧本,没了惊喜,他会不喜。他懂得,识人心。

  乔已昏迷不醒。衣衫狼狈。明显是打斗过的痕迹。一片狼藉不堪。

  尹安大皱眉头。仔细检查了乔的身体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衣服上一块块的血渍虽然骇人,却大部分都不是他的。他身上的伤口也不多。但是腿上被枪射击中弹的弹孔,让尹安的眉头又深深的锁了起来。

  血肉模糊,深几露骨。

  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尹安微微叹气。除了失血过多以外,他实在是太疲惫了吧。

  发生了这么多事。

  精神时刻都绷得紧紧的。不知什么时候就窜出来的杀手和陷阱,韩家众多的守卫和难以脱身的地形。

  再加上要带着自己这么个拖油瓶。

  乔,也真挺不容易的。

  但是,不论怎么不容易,腿还是要保住的吧。乔,我们没有那么好的条件。嘛、醉、药是没有了。所以…

  “额…尹少,你杀人啊…啊!”

  “乔,再好的大夫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没有麻zui剂的情况下让你不痛。”尹安白了他一眼。

  痛一痛也好,这你不就醒过来了么。

  随手撕下一片衣襟,尹安很不客气的团了团,就塞进了乔的嘴里。仍旧抽出那把军刀,用打火机的火烤了几秒,全当消毒。

  乔被堵住了嘴,隐约哼出来痛苦的声音。这个刀锋火海里走过了千次万次的男人,刀伤枪伤受过不下数百次。也没见他哼过一声。

  可这个男人就是怕进医院,见针头和手术刀。

  曾经尹安给他打针,他愣是从四楼跳下去跑了。

  想起这些,尹安笑弯了眼。

  风雨,我们都挨了过来,不是么,乔。

  他缓慢的,将弹孔旁的肉划开一个小口,谨慎而利落的探到了埋在肉里的,子弹的位置。

  清秀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乔在床上一躺就是十几天,---当然是被尹安强迫的。

  尹安作为一个医生是顶尖水平,做一个护工更是要命的够格。

  “来来来,乖~~张嘴…”尹安笑眯眯的,把一勺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举到乔嘴边。顺间灌进鼻腔的苦味儿让乔的胃里一阵翻腾。

  “来~~喝了就给糖吃哦。”继续笑眯眯的,把勺子凑的近了近。

  乔狠狠的偏了偏头,打死他都不喝那东西!

  看他那抵死不从的样子,尹安的耐心瞬间就没了。小细腰一掐,一幅女王相。尖尖的下巴仰起来,把碗狠狠的一撂。“X的你喝不喝!”

  乔沉默。

  几天前发生的一切,像场梦,虚无飘渺般的,掩藏着龌龊的不堪。

  “乔,你还不走么?”走道尽头传来女人沉静的声音。尹安则在走道另一端的筒子楼内酣睡。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够了。”

  擅自刺杀韩凯锐,包庇尹安,是多么大的罪。

  乔恍若未闻,自顾自的掐灭了燃尽生命的烟蒂,习惯性的摸了一把怀里像他一样冰冷的枪。

  唇角起了一点笑意,却突兀的让人不自在。

  “乔,我最后一次提醒你,背叛。是没有好下场的。”

  如果你在这里,你就永远付不起背叛的账。哪怕你已经因此而付出了生命。

  “曳,你可以现在就将我就地正法。带着证据和我的刺章。我想,他们会给你换一个好前程。不是么。”

  乔缓慢的说着。一字一字的敲成好听的鼓点。低沉而有磁性。“毕竟,我的命,还是挺值钱的。比金融危机后的猪肉,要值钱得多。”

  难得乔也会开玩笑,特别是这种时候,看起来不正常的诡异。但是,曳没有心思留意这种冷笑话。

  她知道她不能再多呆了。与一个已经背叛的叛徒。天知道,要担多么大的风险。

  黑暗里她撇撇嘴,把沾满了冷汗的手心,狠狠的在棕色长裤上擦了一把。身形一闪,消失在走道尽头。好像没有出现过。

  韩家那场动乱后已有两天。怕是组织正发了疯般的找他和尹安两个。

  曳告诉他,为了尹安,背叛组织。他不值。

  值得与不值得,又是谁下的定论。

  人本就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值得不值得,谁说得清。

  至少,对于乔。尹安就是他的意义之网。哪怕因此背上,付不起的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