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时光如梭,白驹过隙,悠悠五百年一晃而过。

  自夏启驱逐伯益,自立为王,灭族不臣有扈氏,原始的民主推举制被强权专制取代。夏启死后更有五子争位,太康胜出。太康即位后,政事不修,沉湎于酒色之中,后羿听从蚩尤安排乘机夺取了大夏政权。将巫族之血融进人族之中。其后后羿被仙人之徒寒浞设计夺取半壁江山,更因为融合计划完成,便借机退出了人族漩涡。其他属国得知寒浞为仙人内应,为保持人族的独立性,便起兵反寒浞,迎回夏启后人少康。彻底稳定了夏朝统治。

  经过十几代的统治,夏启后人孔甲即位后,废除夏礼中祭祀祖宗的传统,开始着重恭顺天庭天帝,引起不少属国的不满。至夏桀,更是将这种不满压制到了极点。

  夏桀善武,能手搏豺狼,足追四马。夏桀在位期间,夏室与周围属国的关系已经破裂。给夏上贡的部落不断地减少。夏桀因此常常讨伐那些不顺从的部落。夏桀的屡次征伐也惹怒了不少较有权威的部族。有缗氏(即舜的后代)因不服顺桀而被灭之。

  夏桀贪美色,他在击败某个属国后会从中挑选出他所钟爱的女子带回宫作为妃子。只顾自己享乐,不顾民众疾苦。其中夏桀的妃子妹喜早已与伊尹结好,夏桀却在洛把她夺走。伊尹在愤怒中奔投了夏属国的商汤。

  商部族正在夏乱这期间兴旺了起来。夏桀又因商不服的借口讨伐商首领汤并败之。商汤被囚禁于钧台,随后被伊尹花重金讨好夏桀才被救回。

  商汤更在伊尹的帮助下得到有幸找到东皇钟碎片。不幸的是商汤却被东皇太一的残魂夺舍融合。

  “对不起,首领。你还是太弱了,不可能帮我报夺爱之仇的!只要能灭掉夏桀,我就算是将灵魂卖给魔鬼也在所不辞!”伊尹看着痛苦的商汤,眼中闪过深沉的仇恨,对着商汤道歉到。

  “自今日起,东皇不复,只有人族帝汤一脉!”商汤身后浮现一只巨大金乌,像一轮骄阳冉冉升起。

  其后帝汤率部族灭夏氏一族,建立商朝。

  太一以东皇钟碎片为传国至宝,不断夺舍帝汤后人。但是没想到伊尹在报完自己的私仇之后,自觉对不起人族。开始和商汤长孙大甲谋划太一。

  商汤长孙大甲迎合太一之名,改名太甲,甲当先,为一。太一大喜,立太甲为王。不想伊尹却在太甲即位三年后,以太甲“颠覆汤之典刑”名义废太甲,囚太甲于桐宫。致使太一被人族帝气反噬,身受重伤,伤及灵魂。

  经过伊尹和太甲三年不断的作法,加上唤醒帝汤一脉在太一灵魂中的记忆,致使太一败亡,彻底魂飞冥冥。硬了自己“世上再无东皇,只有帝汤一脉”之说。

  这也是后来为什么陆压屡次出手相助西周灭商的原因,为叔父太一报仇!

  此后帝汤一脉身怀金乌气息,便以玄鸟为图腾。

  世人皆言“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商帝乙死,应立长子启,因启母贱不能立,而立少子辛为帝。帝辛自幼聪敏过人,被帝乙称赞为“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超劲,百人之敌也。”

  世人也说“帝辛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

  帝辛继位后,重视农桑,社会生产力发展,国力强盛。

  他发起对东夷用兵,打退了东夷向中原扩张,把商朝势力进一步扩展。帝辛对东南夷的用兵,保卫了商朝的安全。帝辛统一东南以后,把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向东南传播,推动了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被世人称为贤明之君。

  在帝辛的统治下,商朝达到了最强盛的时代。但是随着商朝的强大,四大诸侯国也日渐强盛。一场席卷天地三界的大劫就在一片歌舞升平中悄悄的埋下种子。

  西岐,姬昌封国于此。西岐在姬昌的治理下成为四大诸侯国之首,姬昌被尊为“西伯侯”,位天下诸侯之伯(同霸)。

  此时,姬昌焦急的在大殿内不安的来回走动。不时的看着身边的亲卫。忽然一道金龙从天边直冲这里前来。落在侯府一间戒备森严的寝室,剧烈的光芒,让姬昌一瞬间失去了视力。

  “报侯爷,妇人顺利产下一子。母子平安!”

  姬昌像是虚脱了一样瘫坐在坐席上。

  “感谢上天!我姬昌也终于有后了!”

  姬昌为西岐尽心尽力,人到中年才得子,不禁有些失态。现在知道了母子平安,姬昌再次恢复成为了那个霸气而儒雅的西伯侯。

  西伯侯姬昌想着刚刚那道金龙,不时用八卦推演着是那位大贤降世。可是得到的结果是,没有贤人降世,也不是妖孽转世。那刚刚的异象到底是什么。姬昌不时的思考着。同时下令刚刚府中的异象的不准外传。

  可是更令姬昌惊讶的是刚刚的异象只有自己看的。其他人压根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姬昌心中的疑问更大了。

  放下自己的猜疑前去看看自己的孩子。看着自己怀中的睡得安稳的孩子,姬昌开天眼检查了一遍孩子的身体。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便不在思考这个问题,慈祥的呵护着这个孩子。

  这时婴儿灵魂深处一条金龙,将姬昌探视的目光规避。金龙在躲过姬昌的探视之后,不断的缠绕着婴儿的灵魂。然后金龙像是融化一般,像一道有生命的水一样覆盖在婴儿的灵魂上。忽然金光四射,沉睡的婴儿的灵魂猛地睁开了眼睛。一道摄人的目光直穿肉体扫到姬昌的身上。

  而在姬昌手中安稳的小婴儿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忽然大哭起来。姬昌立刻手忙脚乱了,也没有时间思考刚刚的窥视感。旁边的奶娘笑着接过婴儿,“侯爷,小少爷想必是饿了。”

  姬昌尴尬的退出了寝室。正在吃奶的婴儿,忽然扭头看着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没想到自己还能享受到婴儿的待遇。”伏羲笑着想到。后世之时自己压根没有三岁之前的记忆,转生伏羲之时,降生就是八岁儿童样子。随后被女娲点化,化为了青年了样子。

  伏羲在得到第二条残破鸿蒙紫气的消息时,就开始计划封神之劫。不是计划帮谁,而是要得到紫徽大帝的封神之位。因为这半条紫气在紫徽帝星中吸收了亿万年的紫徽星力,已经和紫徽帝星融为一体了。

  封神中紫徽大帝是伯邑考,伏羲不惜损坏自己的灵魂。将自己灵魂分化,融进半数的气运金龙当中,降临到伯邑考的身体。更是狠心直接吞噬融合了伯邑考的灵魂,躲过天道的监察,形成一个全新的伯邑考。

  只不过这种功法有一个致命缺点,那就是现在的伯邑考是有着伏羲记忆和全部情感的全新个体,和伏羲本体是完完全全两个独立的主体,伯邑考不是伏羲的附属。但是两个人性命相连,一人亡,两人俱亡。就好像是一对命运相连的兄弟,一荣俱荣,一亡俱亡。

  伏羲本体现在只剩下一颗向道之心,理智到了极点。没有一丝感情,现在在火云洞中闭关,推演着成圣之路。

  人心思变,伯邑考会不会按着他们计划好的路那样走下去呢?

  就连伏羲和伯邑考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成道之路上奋勇前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