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台下的人说着话,台上的阿尔杰却是再也忍受不住,“轰”的一声爆发出了狂暴状态,整个人瞬间节节升高,全身肌肉突突的冒起,身上片刻就布满了道道青筋,庞大的身躯长到两米五高的时候才停止下来。

  现在的阿尔杰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人形凶兽,连一张脸也跟着变了形,丝毫看不出是原来的他,阿尔杰的上身衣服也被他撑得破裂开,被一伸手扯了下来,露出了身上犹如钢筋缠绕的扎实肌肉。

  台下众多异能者看得瞠目结舌,就算是在烈武者中,大力者能暴发出狂暴状态的也很少,何况是刚武者了。此刻,台下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脸凶相、早已发狂的庞然大物。

  骆方虽然以前看到过变身后的阿尔杰,但是却没亲眼见到变身过程,此刻也停了下来,站在擂台的一端看得呆住。

  “怎么停下来了,害怕了!”变身后的阿尔杰紧盯着骆方,声音滚滚,犹如雷鸣,震得四周的光幕发出嗡嗡响声。

  骆方戒备的看着阿尔杰,心想:“没有变身的阿尔杰,实力只是比温森强点,主要是防御强,其他倒还不怎么样。现在阿尔杰变身后,防御力一定高的可怕,力量也会惊人的提高,我可要小心点!”

  台下的议论声随着阿尔杰变身后也陡然大了起来,阿尔杰的一胖一瘦两个跟班刚开始看见他们的主人被骆方打得如同丧家之犬,毫无招架之力,两人的脸都愁得变成了包子。现在看见阿尔杰变身,威力猛增,这二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手舞足蹈,扯着个破嗓子歇斯底里的狂叫,那场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的老祖宗复活了。

  阿尔杰话音一落,低下头,两手环抱腰间,“呼”的一下对着骆方撞了过去,速度几乎快赶上了疾风者。

  骆方心中一直警觉,知道现在万万不能和阿尔杰硬拼,见状也跟着“嗖”的一声射向一旁避了开去。

  谁知,阿尔杰撞过来只是在做准备,这接下来的一招才是杀招。只见阿尔杰突然一下伸出了环抱在腰间的双手,一股磅礴的白色原力瞬间犹如喷泉席卷而出,两支粗壮的像是石柱一般的手臂拥着这股喷泉似的原力,对着前方横扫而去。

  顿时,整个擂台上有一大半地方都被原力笼罩,骆方措手不及,被这磅礴的原力卷住,再也控制不住方向,瞬间被轰击在了光幕上,光幕也被撞的剧烈颤抖。

  骆方落地后,一只手撑在地上,“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嗷……嗷……”

  台下传出两道类似狼嚎的兴奋叫声,不用看,用屁股想也知道是哪两人发出的。

  温茂紧张的看着一手撑地的骆方,开口叫道:“骆方,打不赢就认输,别硬撑啊!自己身体要紧!”

  钱程远却是一声不吭,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台上。

  温茂的叫喊声,骆方根本听不见,因为擂台周围的光幕不光有阻挡原力外泄还有阻止外界声音传入的作用,就是为了防止里面决斗的人受到外界声音干扰,影响战力的发挥。

  光幕内,阿尔杰一双铜眼瞪着骆方,声音轰隆:“这才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骆方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站起身来,他的大力者异能根本不能引发狂暴状态,现在只能把大力者、疾风者和变形者三种异能全部运用出来,瞬间三种异能灌满全身。

  “没办法,一会儿只能用变形原力了!虽然变形原力是透明的,但老师在下面也有可能会看出端倪。”骆方心中暗道,同时伸手一抬,一道透明原力开始在手中翻滚。

  阿尔杰见状,不屑地把头仰起斜视骆方,突然左手一仰,直直的一拳轰向前,口中炸起一声暴喝。

  骆方左手画圈,右手对着阿尔杰打出一道普通原力,左手又忽地前伸,另一道类似钢锥的变形原力紧跟着第一道原力“嗤嗤”的破空飞去。

  只是一刹那,第一道原力已到阿尔杰身前,阿尔杰毫不在意,右手一挥,“啵……”,这道原力顿时被击的烟消云散。击散原力后,阿尔杰左手仍是捏紧拳头直冲骆方面门,谁知第二道变形原力紧跟而至,猛的轰击在阿尔杰伸直的拳头上。

  阿尔杰顿时感到左拳遭到了一股凶猛的阻力,紧接着拳头皮肤“嘣”的一下裂开,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上传来。阿尔杰大骇,抬起右手一拳击向这股变形原力,“嘣”,右拳皮肤也猛的被撑裂渗出了鲜血。

  阿尔杰略感惊慌,但刹那就冷静下来,心一横,仗着自己在狂暴状态下皮粗肉厚,冲向这道变形原力,对直了骆方猛撞过去。

  骆方见阿尔杰双手已被变形原力所伤,心知他会害怕退却,谁知阿尔杰竟然迎难而上,硬是冲向了变形原力。

  “噌噌噌!”

  圆锥形的变形原力狂暴的洗刷着阿尔杰冲过来的庞大身躯。片刻,阿尔杰的身上显出了道道血痕,而肚子中间硬是被圆锥原力钻出了一个血窟窿。

  此刻的阿尔杰完全已经豁了出去,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引发狂暴状态后这么可怕的防御力竟然还是被骆方的原力击伤,但在狂暴状态中他暂时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终于一下穿破原力冲到了骆方身前。

  阿尔杰狂暴后的实力比蒙特利尔分会的分会长伯恩还要强,虽然也受了伤,却是硬抗住了骆方的变形原力。

  骆方被阿尔杰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弄得措手不及,“嘭”的一声被撞飞了起来。

  阿尔杰口里喘着粗气,双手往上一翻,一把抓住了正在空中的骆方,头一顶,把骆方举在头上,突然又对着地上猛地砸去。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台下众人响起一片惊呼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知这次骆方不死也要重伤。

  阿尔杰砸下骆方时,嘴里也跟着一阵大嚎,肚子上的血窟窿仍在不时往外冒血,场面血腥异常,看得众人心惊胆颤。

  钱程远这时突然问道:“骆方那招原力威力怎么会那么大,连阿尔杰狂暴后的可怕防御都被他射出一个血洞来。“

  温茂却是脸上浮现出了担忧之色,根本没听见钱程远此刻说什么。

  此时骆方一被阿尔杰抓住,头脑立马冷静下来,心中想着老师伏承天所教,右手食指和拇指不停勾画,刚好勾画完毕,只觉身体一沉,已被阿尔杰往地上猛的砸去。

  随着台下众人的惊呼声,一道犹如绣花针大小的变形原力在骆方刚好落到阿尔杰胸前时,“嗖”的射向阿尔杰胸膛,针形原力射到胸前皮肤只是一顿,像是有灵性一般直接钻了进去。

  阿尔杰突然像是遭到了电击,双手一软,骆方在空中一个翻滚站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犹如被施了定身术的阿尔杰。

  台下的异能者包括温茂和钱程远都没看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骆方的情况危险万分,现在形势却突然反转过来,那阿尔杰倒像是吃了什么大亏,一动不动。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痛苦声从阿尔杰口中传出,他一张脸瞬间扭曲变形,双手紧紧抱住胸前腹部,眼睛布满血丝,口鼻中不断有血液流出。

  台下目瞪口呆,温茂和钱程远一脸吃惊,而阿尔杰的两个跟班本来看见自己主人把骆方摔了下来,张着嘴正准备大声欢呼,现在却吓得傻眼,张着的大嘴也忘了闭上。

  此刻的阿尔杰痛的呲牙咧嘴,庞大的身躯弓着,正不住发抖,口中不断发出雷鸣般的痛哼声,犹如滚滚天雷,在光幕内不停回荡。突然像是已经到了极限,阿尔杰双腿弯曲“嘭”的一声跪在地上,高大的身躯往前扑去,硕大的头颅毫无知觉的歪在骆方脚边。

  “唰!”擂台四周光幕瞬间向上收回,但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只是盯着倒下的阿尔杰。

  骆方漠然的看着趴在自己脚下的阿尔杰,他清晰的感应到自己控制的针形原力在阿尔杰的体内爆开,只是射中了他的胃、肝、肺、肠等内脏,幸亏没有射到阿尔杰心脏。

  这还是骆方原力威力小的缘故,如果原力威力过大,骆方则不能完全控制,而阿尔杰也会如同那天那化为粉尘的大树。

  当然,骆方现在也只能操控这几道细小原力在阿尔杰体内爆开,如果太多,不但他控制不住原力射击的方向,而且那些原力还会射出阿尔杰体外,使骆方当场曝光。

  但如果是让伏承天控制原力在阿尔杰的体内引爆的话,阿尔杰的外表根本看不出任何伤痕,但体内却会全部化为血水。

  “主人!主人!”

  阿尔杰的两个跟班现在终于反应过来,连争先恐后地爬上擂台,一个人扶一个人背,把已经退去狂暴状态变回本身的阿尔杰背下了擂台。

  擂台四周的议论声一波接一波的传开,感受着阿尔杰这名人形凶兽被骆方击败的震撼。虽然不知道阿尔杰是怎么被骆方击败的,但有不少人脸上都带着笑容,显然平时也受到过阿尔杰欺负,乐于见到他现在惨败的模样。

  此时大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幕——第三擂台,阿尔杰挑战骆方,骆方胜,阿尔杰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