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还好吗?”沈星痴痴出声,而这时他猛地站起。

  是了,我还有你,我还要去找你,我已经没有放弃的理由了。地球的一切我已经快要记不清楚,你的背影在我梦里也渐渐模糊,我要回去,探明究竟,夺回我的一切。

  砰!砰!砰!

  沈星紧握双拳,轰然出击,顿时烟尘弥漫,飞沙走石。看着双拳,疑惑不解,似乎力量比之前测试之时大了不少。难道是紫金神光带来的效果?

  沈星不再沉沦下去,目光如炬,光华隐没,他的心境再次蜕变。心性再次坚定下来,修路之上,需要的是一颗永不言败的心,需要一颗坚韧无暇的心,才能步步登天而上,才不会被止步于途中。

  他记得在最后紫金神光将重伤身体重新修复康全,于是就在坑底收心盘坐,查探体内情况。

  丹田之上,星台早已不见踪影,而两颗神珠由始至终悬落上面,散落丝丝光华,紫金两色耀亮星台之地,宛若明镜。与之前未筑星台之时一模一样。

  沈星心道:“一模一样,我且看看能否再次筑星台。”

  精气神随心而起,再次席卷而来,凝聚丹田之上。光华洒落,炽盛胜前,不像是崩散过似的,反而更盛。

  沈星心中一松,终是可以再次聚集丹田之上,于是再次开始筑就星台。

  轰隆之风雷声再次传来,太极图案再次翻滚扭曲,沈星感觉这次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分。就在将要化形之时,紫金之珠又是垂落两道神光,扭曲旋转,成就太极八卦之象。

  不一会,紫金神光再次主导了星台,紫金神珠继续垂落两道神光,星台在重负之下又开始崩裂,一道道裂痕布满太极八卦图案,就在两道紫金神光再次降临之时,星台又一次爆裂……

  沈星心神大损,不一会神光垂落,治愈体内创作,但他仍觉目眩耳鸣,最后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葛家正堂,三大首领聚集一堂,正议论着昨日山村之事。

  葛伤来回踱步,道:“听眼线回报,那群少年一个未损,最后伍老鬼赶到,所有少年。”

  “那群毛头小孩,在那必死的情况下怎么保得住性命,真是气人。”葛三怒气满堂,不忿地道。

  葛大疑惑问道:“必死之境?那群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葛伤也望向葛三,葛三吱唔了一会,道:“我想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吧,不过一群山村少年,也许是伍老鬼太过神秘强大,将他们救起。要是将那群报信的少年全部杀掉的话……”

  葛伤冷声道:“那伍老鬼现在已经站在此处,将你我斩于刀下了。”

  葛大淡然道:“一群少年竟然让你们改阵而归,呵呵,此次暂且不论,下次我也要看看他们有何能耐。小伤,你注意这几个少年,再有机会,设计谋杀之。”

  葛三这时插嘴道:“不过那少年我之前从未听闻,山村那边以前应该没有这么厉害的少年啊,他是不是跟当天出现的大坑有关呢。”

  葛伤顿时眼睛一亮,微微思索,随后嘴角露出邪笑之意。

  “现在便有一计,一试便知。”葛伤献计,低头与两人细说。

  葛大听后大笑,道:“好计,葛三你现在就去吩咐兄弟们实行。”

  随后三人都闪身离去,只留葛三嘿嘿笑声回荡在大堂……

  当沈星从筑星台失败受损精气神而昏迷中再次醒来之时,炽阳初升,沈星坐了起来,全身安泰,无不舒服。感觉着力量,又强大了一丝,只是比上一次少上许多而已。盘坐于地,查探体内,丹田之上再次恢复紫金神光争辉之景。放下心来,再无失败之意,嘴角扬起笑意。

  感觉肚肠饥鸣,大步走向山村,“也许他们在为我担心吧。”沈星想道。

  推开木门,沈星走了进去,而伍伯和阿牛小艾都在庭前。

  “沈星哥哥,你回来了啊,没事了是吗?”小艾飞快地走过来,想拉着沈星的手,可是见到沈星一身泥土,停了下来,捂住鼻子,道:“哇,好脏啊!”

  伍伯见到沈星之后也是温声道:“没事就好,小艾去煮饭给沈星哥哥,他饿了一天了。”小艾乖巧地走进厨房煮饭去了。

  阿牛笑呵呵走了上来,道:“昨天我要出去找你的,可是爷爷不让我去,说你要一个人静静。老大,是不是没事了?”

  沈星笑道:“嗯,没事的。我昨天本来是一举筑得星台的,可是我却发现我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无法凝聚精气神。我闭上眼睛就看师傅在我面前倒下一般,我的心就乱了。然后……我在外面呆了一天,想通了。我等我的心真正平静下来,达到最平常的心时再突破。”沈星不得不撒了一个谎,因为发生这样的事情前所未有,说出来也许没人信。

  伍伯点头称道:“不错,以最佳状态去突破会容易很多,成功的机率也高出许多。这关乎一生之事,不可鲁莽草率,不可急功近利。”

  沈星追问道:“伍伯,机会真的只有一次吗?之前可以例外。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提升筑星台的机率。”

  “机会只有一次!”伍伯再次强调,答道:“提升筑星台的机率世上少有,有些秘法特制秘药便有此效,但作用甚微,只是将机率提升两三成。就算靠药力筑得星台,在以后的修路上定然更加艰难,难以有所作为。有些人更是卡在低阶瓶径一生,不得寸进。我不赞同你们使用此法筑得星台,如果如此,我宁愿你们平凡一生。”

  伍伯停顿一会,低头细不可闻地道:“很快又是究南山一年一度的招生之期,既然选择不平凡,那么不如一登究南山。也许那里更适合少年的锻炼。匆匆百年而过,究南山是否一如既往……”

  沈星低头沉思,暗道:“没有他法,但我比别人多上千万次机会去筑星台,我不信我受阻于此,而且每次筑星台之后我都有所获。”

  填饱肚子之后,沈星再次要求在地洞里静修,那里没人打扰,又可测得自己究竟增加了多少力量。

  沈星独自一人来到地洞,走到琉璃印边,用力一掌,果断挥下。橙色瞬间爆满,然后退却,黄色渐升,最终在第八格子止住了光华,然后消散,露出本先透明晶体。

  一万八千!

  比之前一万五千增加了三千之力。这只是在一天之间得到的。这种速度简直是骇人听闻,地球人说的“开挂”也不过如此。

  沈星心中估算一下,大概在第一次筑星台时增加了两千力量多,而第二次则是不到一千。而昨天两次筑星台,第一次只撑到紫金神光第二次垂落便崩散,第二次却撑到了第三次神光垂落。

  “是否只要一天筑一次就不会昏迷呢,是否筑一次星台也会使得我力量提升?我且试一试。”沈星暗道。

  沈星再次回到地面,找到伍伯便道:“伍伯,我似有所悟,在地洞里打坐一天,今天不用叫我吃饭了。”

  伍伯点头道:“修路残酷,需要无时进取,明悟更是难得,去吧,我保证没人会打扰到你。”

  “嗯。”沈星再次走入地洞,收心静神,盘坐于地,神出泥丸,周游全身。

  轰隆之风雷声传来,太极八卦图案再次翻滚扭曲。星台光华光华万丈,却在亘古不变之紫金神珠垂落的道道光辉下,暗淡再到消散……

  这次撑到了第四次垂落的神光!

  沈星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失落,反正泛起一抹邪笑。不一会,神光再次垂落周身,将全身完全治愈,而且身体传来一阵暖流,力量在寸寸突破。

  起身走到琉璃印边,全力一掌击在上面。琉璃印顿时爆裂出一阵橙色,直冲九格,随后再次升起黄色光华,也暴涨直冲到了九格。力量一万九千!

  比刚刚整整提升了一千!这是何等伟力!

  一天提升一千之力,那么一千是多少呢,沈星不禁想着。

  三十六万五千力量!要是一天提升一千,一年便是三十六万多公斤的力量提升。而且这不包括其他途径提升的。

  沈星想想都激动地发怵,那么大的力量,估计能打爆后山的土包吧。

  “照这样下去,就算没有星台一样能以力破天。”沈星心中大爽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