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那平静得如死灰的东方堡,自东方烨的反叛,赵依风的逝世渐渐落入平静。所幸东方堡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人的离开而外观上有所改变,不然真看不出东方堡竟然是和牧野山庄,冷月山庄,流星堂并列为四大家族的第一家族。

  “回禀东方堡主,花间派掌门洛笔生求见!……”平静如水的东方堡内,既然千年一遇般遇到了客人,而且是花间派的掌门。花间派,是中原武林中的一个小门派,派中弟子多为以书法融汇于武学之中,所以更多的弟子都是以铁笔作为利刃。虽然花间派只是小门派,但是该门派的在江湖中也算有些地位——举派上下皆嫉恶如仇,义薄云天,经常为穷苦百姓们打抱不平,深受中原武林各派推崇。

  “花间派掌门?就是年纪和烨……那畜生差不多大却创立花间派的洛笔生啊?快带他进来……”东方烈阳叹道。“晚辈洛笔生拜见东方堡主。”只见那洛笔生一身素服,剑眉星目。俊俏的脸颊带着不羁的正气。虽然并手中并非拿着派中常用的铁笔作为武器,只是拿着一把普通的折扇,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书卷气味,直逼东方烈阳而来。“洛掌门不必客气。”东方烈阳接着开门见山地说道:“未知洛掌门此番前来东方堡所为何事?”“实不相瞒,在下此番前来是希望东方堡主不嫌本派鄙陋,让花间派加入东方堡……”“什么?!……”东方烈阳差点打翻了手中的茶杯,问道:“洛掌门,何以做出如此决定?”“在下久闻东方堡主义薄云天,正义凛然,敝派若能加入东方堡,必能因此生辉。”东方烈阳顿时说道:“承蒙洛掌门不弃,真乃东方堡之荣幸!欢迎花间派加入东方堡!……”“堡主客气了。承蒙堡主看得起敝派,在下更是感激。如今没有洛掌门,只有东方堡弟子洛笔生……”东方堡自东方烨的叛逃,赵依风的逝世,加上东瀛忍者几番的攻打,已经元气大伤。难得此时花间派加入东方堡,东方烈阳自然是拍手称快。

  “东方堡主,虽然花间派加入东方堡,但是还请堡主能够让我们发扬花间派的精神——警恶惩奸。”洛笔生向东方烈阳请求道。“警恶惩奸乃武林正道们之本分,自然无妨!”东方烈阳说道。“好,今问东方堡弃徒东方烨明珠暗投,为祸武林,今洛笔生请求东方堡主能够让在下带领原本派弟子翦除东方烨!……”洛笔生也倒是直言不讳,说这番话的时候更加是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呃……”东方烈阳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哼,此等孽子,若笔生能除之便除去,造福武林!”东方烈阳最终还是严厉地掷下话语。花间派可真是正直,嫉恶如仇啊……也不知道洛笔生是为了除去东方烨这武林一大祸害才加入东方堡的……

  其实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花间派虽然这几年来警恶惩奸,为武林,百姓谋取福利,但是也难免不得罪更多的土豪恶霸,江湖上邪派人士。洛笔生也是因为教派的实力越来越薄弱,才被迫无奈放弃自己这四年来的基业,加入东方堡。反正东方堡也适时需要更多的力量。

  富丽堂皇的火龙堂练功场内,东方烨正和火龙堂的几名东瀛忍者练起武来。“东方烨,首领有吩咐……”伊贺那冷傲的语气又情不自禁地洒向东方烨。“好,我这就来……”东方烨于是停下手中凌厉的掌劲,披起之前抛在一边的红袍随着伊贺来到神秘的山洞。

  “嗯,你们都来了……”神秘人首领扯着那孤傲的嗓音。“近日收到消息,东方堡新加入了一股势力——花间派加入了东方堡。而且凭着他们那虚伪的警恶惩奸的精神,花间派弟子正在搜寻你的下落。东方烨,如今我就派你的火龙堂去歼灭这花间派的余孽。”“是,首领……”东方烨领过命令之余心中还一阵欣喜——除了能够大展拳脚之外,总算可以离开这片迷宫般的森林游荡一下了。

  迷雾森林的阵法可真是非同小可,东方烨被伊贺带领得晕头转向。开始东方烨也想好好记住迷雾森林的离开方法,只是随着迷雾越来越大,阵法越来越深奥,东方烨那小小的脑袋再也装不下任何方位。

  “好了,我们已经出来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伊贺接下来讥笑道:“如果不认得回来的路,不妨用信号弹呼叫我,哈哈……”东方烨虽然被伊贺挑衅得羞愤不已:我不认识路,火龙堂的弟子们也不认识么?!但是也不愿多言,说道:“好了,看我凯旋而归吧!……”

  “堂主,我们就停在这里好了。我收到情报,花间派的那些人也正在南下寻找我们的踪迹……”东方烨身旁一名东瀛忍者劝说道:“我们不妨稍稍透露消息,以逸待劳……”“嗯,好主意……”东方烨也认同了这个想法,于是派了几名弟子稍稍露些消息给洛笔生等人,自己和火龙堂的弟子们则以逸待劳,守株待兔……

  “洛掌门……”“别叫我掌门,叫我师兄就可以了……”“呃,洛师兄……”平静的野外,花间派旧部正继赵依风之后,从东方堡派出来搜寻东方烨下落。“嗯,师弟,什么事?”洛笔生尽管年纪轻轻,而且如今也不是一派掌门,但是那股镶嵌在眉宇间的威严依旧震慑着他的旧部。“掌……师兄,我们收到消息,东方烨因为剿灭东方堡赵依风部队有功,如今已成为东瀛浪人四大堂主之一,并率领一众火龙堂弟子在临江附近一带驻扎。”竟然能够打听到慎密的东瀛忍者的下落,洛笔生甚是感到欣慰。但是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不妥:东瀛浪人向来训练有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打听到行踪。还是说他们故意放出消息?呃,看来他们也早有打算,趁我们已经赶了几天路,已经回不及东方堡搬救兵的情况下才故意透露消息,以逸待劳吧……只是现在,明知对方是守株待兔,也不得不勇闯虎穴了。想罢,洛笔生发号施令道:“各位兄弟,加紧赶路!……”

  既然火龙堂故意放出消息,曾身为百晓门大、二弟子的莫晓峰和丁晨就不可能不知道。于是莫晓峰和丁晨则根据打探到的消息,追踪到火龙堂等人所在的位置附近停留了下来,观察他们的动向。

  “好了,在这里停下休息,明天再继续赶路……”洛笔生在离火龙堂驻扎没多远的野外下令道。“师兄,天色尚早,而且离火龙堂所在的地方也不远了,为什么不一鼓作气继续赶路?……”“师弟……”洛笔生语重心长地叹道:“东瀛忍者们向来训练有素,连百晓门的弟子也对他们的行踪捉摸不定。如今却轻易得到他们的消息,想必是东瀛忍者们以逸待劳。若我们一鼓作气,则会中了他们的计,倒不如在此养精蓄锐,明日再与他们一决胜负。”“原来如此!师兄英明!……”作为花间派的弟子,他们倒是很仰慕洛笔生的。洛笔生看着他们那崇拜的眼神,心中苦笑不已。

  诡异的夜,死寂的黑已经笼罩整座临江城。唯独那临江客栈天子一号房内羸弱的烛光依旧在风中摇曳着。“回禀堂主,洛笔生等人已在临江城外十里处停歇了下来。”“哦?看来这洛笔生并不是一个莽夫啊……好,你们出去布置一下……”东方烨悠然自得地坐那舒服的椅子上,发号施令道。“是!……”说罢,那蒙面人随着黑漆漆的夜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狡黠的月光淡淡地洒在杀机四伏的临江城外森林,几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东瀛忍者正窸窸窣窣地布置着陷阱。正当几名东瀛忍者布置完毕正要离去的时候,空气中掠过一股充满杀机的淡淡墨香,他们顿时抽出武器警戒起来。“果然如此啊……”稀疏的月光并没有完整地把这人的面容展现出来,但是那一身素服,手中的折扇,正是洛笔生。只是几名东瀛忍者虽然知道此行的对手是他,却未曾与他谋面,所以对洛笔生并不熟悉。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洛笔生熟络的暗器手法,让东瀛忍者们皆毙命于他手下,毫无遗漏。正因为月色黯淡,所以洛笔生才故意跳出来,确定对方人数,达到一鼓作气歼灭。

  次日早晨,一名东瀛忍者向东方烨汇报了昨日布置陷阱的几名东瀛忍者失踪的消息。“对手也不简单呢!……”东方烨慨叹了一下,然后就随着众多黑影往城外去了。

  “好了,出发吧……”洛笔生对众位师弟说道。那镶嵌在眉宇之间的自信,似乎为即将的胜利埋下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