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诡异死寂的迷雾森林顿时响起炸雷般的声音甚是不协调。伊贺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正是山藏。只见山藏怒气冲冲地对伊贺说道:“东方烨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为首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况前些日子才杀死东方烈阳,为首领的霸业更进一步,怎么能这样对他!……”伊贺听到山藏的话后,眉头紧皱,怒火中烧。只是想了片刻,又静下心来说道:“山藏,东方烨毕竟是外族人,何况一直以来他只是首领的一枚棋子。首领念在他立功不少,仅仅废去他的武功,保留他的性命,已经对他很仁义了……”“如今江湖追杀令悬赏五千两黄金夺得东方烨的首级,中原武林无不视东方烨为仇敌。若废去他的武功,他岂能活着走出房门一步!?”山藏叱问得振振有词。“够了!山藏!……”伊贺开始加重语气:“以前我们三人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多分歧。自从东方烨来了之后,你,藤武和我就开始渐渐疏远。东方烨算什么东西?一直以来就只是我们的一颗棋子罢了!……”“东方烨为了让我们信任他,甚至不惜亲手杀了自己的未婚妻。即使立场不同,但是东方烨付出的还少吗?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救他!……”说罢,山藏便愤然离开了。“哎!……”伊贺看着山藏的背影,摇头叹息。

  客栈内,东方烨正在打坐调整内息。只是东方烨怎么也无法从丹田提起内劲,气急败坏地砸起客房内的物件起来。“烨弟,冷静点……”此时山藏从外面回来,见到东方烨疯狂地砸东西,劝慰道。“我怎么冷静?!五天了,已经过了五天了,我依旧提不起任何内劲,我的武功是不是就此废了?!……”东方烨紧紧地抓住山藏双臂,叱问道。“……”山藏没有说话,双眼充满愧疚。“山藏大哥,为什么会这样?!……”“呃,烨弟莫怕,大哥必定会帮你寻访名医,治好内伤,恢复武功!……”东方烨听完山藏的话,顿时明白了:这是一个局,是柳泽次郎布的局。那火龙丹是暂时提升内功修为,但是却会废掉武功的霸道丹药……想到这里,东方烨颓废地坐在床上,紧接着就瘫了下去,嘴角泛起痴痴的笑容……

  山藏在外四处请医至东方烨客房内为其诊治。但是那些所谓的名医对东方烨的内伤都束手无策,气的山藏把他们都杀了。直至有一天山藏探寻到杭州唐府有一神医赠医施药,医术超群,山藏才离开此地,前往杭州求医。

  “人人都说苏杭人杰地灵,今日仔细一看,果真如此……”山藏风尘仆仆地来到杭州,寻找那唐府的神医。其实山藏也不止一次来到杭州。只是之前都是为了任务奔走,从来没有仔细观赏过这一片盛泰的景色。多番打听之下,山藏才知道唐府在杭州城南。

  唐府门前,人群络绎不绝,熙熙攘攘。有一名身穿蓝衣,面容臃肿的中年人正认真地给一老妇人把脉,正是东方未明。紧接着他看了看老妇人的面色,便挥毫在纸上写了份药方,让旁边的小童按药方拣药给老妇人。刚送走老妇人,一中年人便拄着拐杖冲上前道:“东方大夫,东方神医,能不能帮我看一下我的右腿,已经瘸了一年多了。求求你……”“有没有搞错啊……”排在后面长长的队伍人群对此怨气冲天。“各位请静一静……”东方未明说道,接着就让那瘸子坐了下来,然后蹲身看了看他的右腿,劝慰道:“不用担心,没什么事……”说罢,东方未明抽出银针,在他的腿上扎了几针。片刻,那中年人的腿便开始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东方未明紧接着再扎几针,接着中年人的腿上便开始流出黑血。“大夫,怎么会这样?”中年人很是着急。“放心,没事的……”大概一大碗黑血从中年人的脚流出来之后,东方未明一巴掌打在他的右腿上:“疼吗?……”“当然疼!……”中年人一把站起来,仇视着东方未明。紧接着,他如沐春风般,感谢东方未明:“啊,没事了!我的腿没事了!神医啊!多谢神医!……”“呵呵,小事一桩。只是你的右腿血气郁结,经脉不顺而已。排出体内邪血,便可治愈……”

  正当百姓们为东方未明喝彩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人群中跳出来,一把抓住东方未明的左肩,掳走东方未明。“东方大夫!东方大夫!……”百姓们脸上喜气洋洋的神情顿时变得惊慌失措,看着东方未明远去的背影大呼不止。杭州一直以来四海升平,治安很好。突如其来的动乱,杭州城的捕快们都是手足无措。待他们从百姓口中得知情况时,东方未明已经被掳得远远的了。

  “话说,你是什么人?别这么粗暴……”白皙俊俏的面容,正是山藏。只是东方未明不明就里,问起这文静而暴戾的山藏。“带你去救我的一个朋友。你识相就合作些,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山藏冷傲地说道。“哎。医者父母心,你把你朋友带来我这里救治即可,分文不收。何必如此无礼?”“我千里迢迢慕你名而来,你可别让我失望,之前我已经杀了不少庸医了。现在你在我手里,你没得选择。”“不,我有选择。”东方未明插话道。“我可以选择死。哈哈……”“你!……”山藏的双眼目露凶光,仿佛要把东方未明吞下去。“呵呵,开玩笑而已。能让你千里迢迢来找我,想必他是你很好的朋友,就你们这份情谊,就值得我救他。”东方未明对于山藏的冷酷,坐危不乱。毕竟曾为武林盟主的他,江湖阅历深厚,见多识广,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

  云来客栈内,东方烨依旧非常狂躁。他不甘武艺超群的他手无缚鸡之力,在客栈内大吵大闹。“客官!……”客栈内的掌柜和店小二也非常不客气地喝制东方烨,并动手把东方烨打倒在地。换做以前,东方烨随意一个拂袖就能打倒他们。只是现在东方烨却只有任人宰割……

  “唐大哥,我先去买些干粮,你们在驿馆等我吧。”繁荣的衡阳城内,人群熙熙攘攘。史灵茵对唐枫,丁晨说道。“好吧,早去早回。”唐枫也温柔地回应道。史灵茵和唐枫丁晨分离没多久后,见到云来客栈门前人群汹涌,都在围观着些什么。待史灵茵冲破人群,却见客栈内店小二围殴着一名小伙子。史灵茵一把制止店小二动手,温柔地问候那受伤的小伙子:“这位公子,你没事吧?……”待东方烨回过头,看着史灵茵清灵的面容,冷傲地说道:“哼,与你无关!……”“这位姑娘,这是我们客栈内的事,希望你别多管闲事。”“什么叫多管闲事?!你们无故殴打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这还有理了?!”史灵茵喝道。“这位姑娘……”客栈的掌柜和蔼可亲的说道:“我们可不是无缘无故的啊。这位客官无理取闹,砸坏了我客栈内的桌椅,还弄伤了小二和客人……”史灵茵见掌柜的态度并不蛮横,一脸委屈,自己也不气势凌人,和蔼地说道:“好吧,我帮他赔偿损失吧……”

  “这位公子,你们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史灵茵动着粉嫩的双唇对东方烨说道。“……”东方烨把头侧向一旁,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不说话。在史灵茵一问不答的过程中,掌柜已经娴熟地敲好算盘算好了店内的损失。史灵茵见东方烨一瘸一拐地往客栈楼上去了,便搀扶着他往客房去了。东方烨开始还要挣扎,但是武功尽失的他加上被店小二一顿暴揍,无力反抗,只有被扶回客房了。

  史灵茵对东方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此对他也非常体贴,打了盆水给他梳洗。东方烨看了看史灵茵,苦笑了一下,然后又木讷地任由史灵茵支配了。“对了,还未知公子大名呢……”史灵茵试探性地问东方烨。东方烨抬起他那高傲的头颅,看了史灵茵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东方烨。”“啊,你就是东方烨啊?!……”史灵茵虽然对他似曾相识,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还不不禁一惊。“那有怎样?!……”一脸颓废的东方烨顿时怒瞪双目,警戒地推开她。东方烨不敢确定史灵茵是不是知道江湖追杀令悬赏五千金杀他而惊讶,还是说自己是她的仇人。史灵茵见东方烨警觉起来,安慰道:“东方公子,我是那天被你从采花贼手中就下来的那姑娘啊,我叫史灵茵。”说罢,史灵茵还给东方烨一个奠定的微笑。

  史灵茵问起东方烨为什么会如此虚弱,东方烨只道明武功尽失,并不让史灵茵问下去:“好了,男女有别,希望史姑娘不要在此多加逗留。”东方烨继续摆出自己高傲地姿态逐客起来了。“呃,好吧。东方公子保重……”史灵茵恋恋不舍地道别。“还有,谢谢。”东方烨的嘴中说出如同流星般的“谢谢”二字,如同流星般璀璨,流星般罕见。“呵呵……”史灵茵笑了笑,倾国倾城:“当日东方公子救我免受采花贼侮辱,这份情谊我是万死不能报答……”

  “什么人?!……”突然间,客房门外响起炸雷般的吼声,随之而来的是两枚急如闪电的金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