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稍稍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后,马一宗扬起头,脸色满含沧桑的打开了话匣子。

  “龙啸羽所在的龙氏家族是安平市首屈一指的商业大家族,你应该知道吧?”

  李智看着马一宗那故作深沉的样子,说不出的别扭。这哥们也就是二十二岁,咋的整出来这么一副面孔,平日里居然没有发现他还有这种天赋。听到他的问话,李智机械性的点点头。

  “嗯,你也应该知道商业对于一个城市的重要性吧?所有的政府都希望跟这样的家族,建立好关系,就为了那几滴屁。而龙氏家族恰恰的做好了这一点,跟各级高官打好了非常好的关系。甚至于,这种关系已经铺设到了省城,京城。”

  马一宗好像对这种卖关子似地讲述很上瘾,背着手,完全的一副老学究的样子。

  “我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嘶!”

  就在李智听得手痒想揍人的时候,刘流终于忍无可忍了,倒抽着凉气斥责上了。

  “我靠,好不容易扮演一次教授讲课,全被你破坏了。你知道眼前的李智是啥身份,他可是实打实的高材生啊,比咱俩这半瓶子醋强的太多了。做他的老师,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你个傻帽。”

  听到刘流的斥责,马一宗终于扮演不下去了,恢复了往日的流里流气,并还整出来一通歪理邪说。

  马一宗的这通话进入李智的耳朵里,他感觉异常的别扭。我那是没办法好不好,居然还能成为荣耀。

  “好吧,咱们继续说。实话说,我听他们讲,龙啸羽跟省城的关系还不一般,关系好像比较铁。若是以后,你真和他扛上了,一定要多注意。还有,我听说龙氏家族的发家史,很是不同。他爷爷好像是混黑道的,到了他爹才洗白。这也是,龙啸羽出门在外必定带着保镖的原因,他家的仇人太多了。好像,他家的很多产业就是通过不干净的手段夺来的。这里面指定有人命案子,为什么大盖帽不管,这里面也有说法。”

  马一宗说到这,顿了顿,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给刘流点上后,自己抽了一支。

  “要不?”

  马一宗点上烟,把整包烟递给李智问道。

  李智轻轻的摆摆手,轻皱眉头寻思着马一宗刚才的那番话。

  省城?那就是一省的首府了。若是一个家族跟那里连上关系,想要发展的话的确是如虎添翼。安平市作为一个副省级城市,龙家能在这里立足,那实力可真是非同凡响了。既然它是依靠黑道起家,那绝不对可能洗白白。由此想,龙家指定在私下里还进行着不为人知,极其隐秘的涉黑活动。

  黑白均沾,这样的家族指定不好对付啊。

  李智记得马一宗的最后一句话是‘大盖帽不管’,赶忙好奇的询问下文。

  马一宗吐出一口烟圈,蹲在地上,长长的叹口气,说道:“咱们学校的二巨头老二周坤,你该听说他的家世了吧?他在学校内宣扬的是政府高官,其实不是。他老爹是公安局的头子,市公安局的局长,市委七大常委之一周润石。这权势我就甭说了吧,在一个市里绝对是横着走的人物。”

  听到周坤的真正家世居然是这样的,李智的脸色立刻耷拉了下来,心中波澜难平。社会上再牛逼的人物,也不敢跟无数的警察对着干啊。说不得,还得供养着,好生的伺候着。

  “听说,周润石跟龙啸羽的老爹龙霸天关系很好,当然,只是私下里交往,明面上看不出来。前段时间闻倩那事你该听说了吧,就是周坤带人平息的。周坤一个大学生,哪有这种权势,还不是他老爹授意的。事后,周润石好像把周坤关起来了,到现在也没有正大光明的露面。当然这也是避人耳目,糊弄人玩的。”

  马一宗说到这,再次的停了下来,看着李智的脸色,等着他慢慢的消化。

  此时,李智的确是有点想法。龙氏家族本就黑白均沾,若是再有官面上的保护伞,这生意想不发达都难啊。若是普通的利益联络,两家还有打散、分化的可能。看现在的阵势,几乎是不可能。从老到少,关系都匪浅,几乎是穿一条裤子的交情。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得罪一家等同于得罪两家。

  “唉,真是强悍组合啊。”

  想到龙、周两家的交情,李智真是犯难了。自己现在与龙啸羽有矛盾,间接的就是跟周坤有过节,这灾祸惹的,简直就是绝了。

  “接着说吧,还有一位呢。”

  压下心中的不安,李智故作平静的询问道。

  “感觉有难度了吧,今天我们哥俩也是捅了马蜂窝。不说这些丧气话了,说说最后一位,温彤。这小子是真正的官二代,市掌管经济副市长的儿子。平时总是跟在龙啸羽的屁股后面,看着不起眼,也挺牛逼的。他平时话不多,暴漏出来的信息也不多。不过呢,我们都知道,他喜欢顾文雪,而龙啸羽把顾文雪当做私人财产,明白了?”

  马一宗自嘲的干笑一阵后,将最后一位巨头的情况讲了讲。温彤的信息不多,区区两句话。

  虽然信息不多,但李智还是咂摸出了一点味。所谓,狗叫不咬人,咬人狗不叫。有身世,有背景,但却是会隐忍的人物,很可怕。他们不动则以,一动必定是要人命的。

  至于关于顾文雪的部分,李智干脆的忽略了。两个巨头喜欢一个女孩子,并不稀奇。两人为此产生矛盾,产生裂痕,更是理所当然。但是利用这种感情纠葛,去利用自己的姐姐,达到某种目的,李智做不到,也从未想过。

  “没有想法?这可是一个机会啊。结交温彤,你就有了制约龙啸羽的利器,甚至于破坏他们的好事,让顾文雪去找自己的幸福。”

  见李智始终沉思,却不说话,马一宗和刘流对视一眼后,抛出了一个方案。

  “我不是她,我不知道她的想法。她喜欢谁,我不干涉,也无权干涉。若是有人强迫她,我会让他尝到甜枣的。”

  李智没有斥责马一宗的提议,而是褚定坚决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知道顾文雪的具体身份吗?龙,温两家实力都不差,为什么没人用强呢,这不符合他们的性格啊。”

  见李智态度坚决,马一宗很是好奇的打听起了顾文雪的情况。

  “呵呵”

  李智轻笑两声,轻轻的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认识三年了,我从来没去过她家,对她的了解认识只是表面化的。我没有实力,根本就没有想过去和她深入的交流。你们懂得,一个没有资本的男爷们没有办法维持感情的。”

  “哈哈,你小子看起来还真够迂腐、封建的。居然还有封建的门当户对意识,这根你大学生的身份可不服啊。”

  听到李智的解释,马一宗毫不余力的卖劲调侃起来。

  “唉,性格使然,没办法啊。好吧,说了这么多,我该跟你们说一下实话了。你们身上的点穴手是真的,七天以后就会自动消失。”

  李智叹了口气,承认了自己的不足。然后,他郑重的看着刘流两人的脸色,把他们最惧怕的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呃?”

  马一宗和刘流顿时流露出惊愕的神色。但接着对视一眼,苦笑起来。

  “其实,你不说也没事的。我们做出了决定,也不是朝令夕改的。若不是在你这吃瘪,我们估计还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理通这里面的事情。我们还是太嫩啊,连你都糊弄不了,以后更没法混。还是先行出去看看吧,说不得真能长点见识。”

  马一宗认真的看着李智,言语中满是诚恳。

  李智听出来了,马一宗说的是实话,同样也有原谅自己的意思。

  “谢谢,希望你们俩能成功。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能帮忙的义不容辞。”

  李智由衷的道了一声谢,并作出了第一个承诺。

  “有你最后一句话,我们感觉赚了呢。苟富贵勿相忘,你小子可别忘了今天的承诺。”

  听李智这么说,马一宗噌的从地上站起来,满眼的惊喜,像是捡了大便宜。

  “我还有点信誉,没有那么不堪。”

  李智没好气的白了马一宗一眼,不悦的说道。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龙啸羽之所以针对你,就是想利用你引起顾文雪的妥协。若是在你毕业之前,他还不能搞定顾文雪,很有可能会用强。从这里,你可以想想顾文雪的身份。龙啸羽做事向来不走常规路线,你和她多当心吧。”

  见李智已经没有敌意,马一宗犹豫了一阵,再次的做出提醒。

  “哦?”

  听闻这话,李智眯着眼应了一声,心绪再次的活跃起来。顾文雪,在这个学校中一直关照自己的人。姐姐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龙啸羽,自己一直以来的仇敌,就是没有这事,自己也要跟他死磕到底。他敢有行动,就让他万劫不复。

  稍作思量,李智已经下定了决心。

  “行啊,该说的也说了,我们该走了。欠你的那几毛钱,宽裕了给你,不宽裕了,就算了。”

  见事情也说得差不多了,天色也日进中午,马一宗走到刘流身边,很是轻松的撇下一句话。

  “我靠,不行,你们一定要还,最好加倍的还。”

  一想到马一宗兄弟俩要去混社会,李智追着加了一句。

  “真基巴小气,还你。”

  马一宗头也不回的甩下一句话,带着刘流远去。

  “祝福你们吧,记得还钱。”

  看着已经模糊不见的背影,李智轻声的说了一句。

  “唉”

  轻轻的叹口气,李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混进了热闹的校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