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推荐收藏。。。>

  “笑万尊徒费心机,恨帝皇葬了星神!”

  “他”不甘怒吼出声,爆发出无穷的悲意,弥漫了整个战场。

  “恨帝皇,恨帝皇……”无数人类英杰血泪俱下,呢喃着,对着魔军横斩而去,留下的只有悲壮的身影。

  这时,沈星感到体内运转起一种玄奥的秘法,全身血脉疯狂运作,如江河一般滔滔涌动,扑打着全身各个玄关。而星台之上,星力也沿着一条复杂的路线环绕全身,沈星感到这身躯的力量在快速增大。

  这是一个逆天秘法!这是一个增加力量的秘法!

  沈星能感到全身力量已经增强了不止一倍,而且还在增强之中。

  沈星心神感受着身体变化,默记着这一个秘法的运转路线,说不定自己也能运用!

  “他”通过秘法加身己身之后,再次扑向虚空之处,持剑挥舞,这时剑上霞光再盛几分,炽烈的剑气冲天而上,没入破裂的虚空里面,里面顿时魔气翻滚,电闪雷鸣。

  这时,那只巨拳再次从破裂的虚空之处打出,有一道厉啸伴随滚雷之音传来,风云避易,天地悲鸣,这一拳胜似天威。

  但此时这绝世的拳头之上渗出一滴妖异的紫色血液,滴落在战场之上。那滴血散发出浩荡的魔威,方圆十里无论是魔将还是人类英杰都被这滴血之威压倒在地。

  绝世一拳,天地惊颤,“他”还是没能躲过,身躯被再次抽打撞在孤峰之上,重剑暗淡无光坠落在一旁,右手无力垂在一地,拳头已经血肉模糊。

  “他”双眸溢血,不舍地看着身后孤峰,抚摸着山体灰白的石块,似是在与兄弟辞别!

  随后再次凌身飞去,昂首望天,渗血的长发飘扬于背,孤傲的身影悲天悯人。

  那只巨拳再次无情轰来,但“他”冷漠相视,没有丝毫避让,冲了上去。

  轰隆……

  沈星只觉体内无比紊乱,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充斥着全身,在与巨拳对碰的瞬间这股巨力突破了身躯,爆发而出,天地在这一瞬寂静无声……

  “不要……”沈星大声悲吼,但此时他眼前再次一亮,已经回到了现实。

  看着天色,这次神识入主“他之身”,应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这一瞬间沈星却似是恍如隔世,经历了一生那么漫长,那无边的杀戮让人难以忍受。

  面对傲然的石像与无边的无名之墓,沈星双眼无声滴落泪水,他知道最后的“他”选择了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

  “他是谁?让我感到无比的熟悉。”

  “墓隐孤峰,碑上无名!傲天之姿为何无名青史?救世之主为何名不传世?”

  “笑万尊徒费心机,恨帝皇葬了星神……”

  沈星心里难平,数个念头回转心中,这里太奇怪了!

  “我竟然能感受到他身体的秘法运转路线,而我也记下许多,也许我能将这个秘法学会。不过我总觉得他还没运转到巅峰便向那虚空之处攻去,可惜!”沈星轻呤,之前用心去默记的秘法再次显现在心中。

  “我摸一下他的石像便陷入了他以往的经历之中,得到他的秘法,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效!”沈星伸手再次摸向石像,以求更深刻地感受那个秘法。

  “没反应了!”许久之后,沈星缩回了手,这次触摸石像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秘法玄奥无比,还没达到完善就可以让力量倍增!现在我有着六万的力量,如果能倍增应该可以达到十万以上!”沈星感叹着。

  “十万!那是星台巅峰的力量了吧。如果达到十万,一般的星台修士便可去尝试引得星宿了,星宿之境!这个决定天赋的境界!如果可以引来强大的星宿,那以后自是可以攀登更高的境界!”沈星心中无比的希冀能得到强大的力量,但如今他还没筑得星台!

  “不必多想了,我且感悟一下那个秘法,看我能否演译出它的真义。”沈星收心凝神,开始感悟那个“他”的秘法。

  沈星盘坐在地,一直在演译着秘法,血脉翻滚,涌动体内,扑打着相应的玄关。

  但此时沈星遇上了难题,他还没筑得星台,他没有星力去运转体内各个部位,就像给你一个金库,却没有钥匙,让人憋心!

  “星力!没有星力我如何继续下去?可恨!普通人一万力量便可筑得星台拥有星力,但我都六万力量了,还是不能筑得星台。”沈星停了下来,心情沉重了几分道。

  “星台……对了,星台既是以精气神所聚凝化而成,那么我以精气神代替星力,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我先试试”沈星沉呤一会之后找到一个办法,以全身精气神代替星力。

  沈星再次演练着秘法,血脉之力滔滔不绝,在体内疯狂涌动,冲开各大玄关,贯穿整个身体。

  而精气神也在同时凝聚,游走着玄奥的路线,所经之脉络,烁烁而辉,像是点明了体内之路,通达大道一般。

  感受到力量慢慢的提升,沈星暗喜,心神一松,精气神所走的路线稍的偏差,自行溃散了,秘法运转失败!

  “尼玛,太激动了可不行,竟然早早就……失败了。再来,我不信搞不定!”沈星再次演练着玄奥秘法,不再分心。

  精气神游走路线曲折玄奥,沈星稍有误差便造成秘法的失败,沈星在这曲折之中寻求平稳,多次演练。

  一遍,两遍,三遍……

  日升月落,三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沈星除了每天筑星台之后便是全心演练玄奥的秘法,但始终不能运转到一个循环,虽然力量有所提升,但也只是那么两三成。

  在这三天之内,究南山入门弟子各区之中,早已传开了沈星在孤峰之上驱走西区李沐西的消息,引起一片争议。

  此时,正有一些入门弟子好奇心起,结队向孤峰赶来……

  就在那批弟子踏临孤峰山体之时,正在演练秘法的沈星骤然站起,向通往下方峰体的石刻走去。

  走出几步之后,沈星神情骇然,马上止住了脚步。

  “刚刚是什么回事,我为什么要起来,为什么要走出这几步?我在演练着秘法,不可能骤然停下起身。”沈星有点惊述地道,身不由己的滋味他深有体会,那时他正在星空深处任由神光控制着身体穿行。

  “我精气神聚集去演练秘法,也就是说刚才站起来走出的那几步是我无心之举,是我的身体本能反应!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沈星暗暗猜想。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沈星心神一松,随性而为,大脑清明,不再去想着什么动作。

  就在这一刻,沈星双眸一亮,止住的脚步再次前行,越来越快,向那块可通往下方的石刻奔去。

  沈星没有多想,任由身体自主狂奔,他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