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雪飘飞,隆冬季节的颌阳镇一派银装素裹。

  在赵氏一族居住的中心地带,有一间谷仓,谷仓很大,分内外两间;几支火把,一摊篝火,将房间照的通亮;屋子够高够大,瓦片间的空隙也足以保持透气,所以谷仓内不显气闷,反倒暖意融融。

  外间有几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在“嗬嗬哈哈”地扎马冲拳。三叔以及族里几个汉子在边上手持藤条不停的转着,不时的出声指点。

  “你!扎马的时候膝盖再开一点!再稳一点!腿不要抖,老子抖腿是得瑟,你抖腿算个鸟?”

  “你!冲拳能不能再用力点?饭没吃饱是不是?”

  “你!这腰扭的像个娘们似的,能打出劲来吗?叫你拧腰冲拳,不是扭腰冲拳啊!”

  “我让你扭!我让你扭!”一个汉子实在忍不住了,一挥手,“啪!”地一声,藤条抽在其中一个少年身上。

  ……

  进入冬季,颌阳镇所有的狩猎队不再进山,全靠之前的收获渡过冬季;所以,冬季是颌阳镇人最多,也是最热闹的季节。闲下来的狩猎好手们,趁着这段时间调理身子,带带孩子,拜拜老子,满足妻子。

  有了空闲,三叔作为赵氏年轻一辈的顶梁柱,每天下午便带着几个族内的好手蹲点在这里,督促和指导这些少年们练武。

  “嘶!”在边上扎马的虎子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像这藤条不是抽在别人身上,而是抽在自己身上一样。

  “这抽的……,四叔也太狠了吧?”虎子对从里间出来的赵毅轻声嘀咕道。

  “别说话,让三叔知道你不专心,揍你肯定比这还狠。”赵毅悄悄地说到。

  按规矩,虎子和赵毅没满十岁是进不了这里的。可虎子自从上次被王家俊痛揍之后,便洗心革面死皮赖脸的要跟着赵毅练。于是赵毅给虎子制定了一个相对简单的训练计划,让练一个月试试,虎子这次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看到虎子这么长进,三叔也是开心;应虎子的要求向老太爷请求,能不能提早让虎子和赵毅进谷仓。老太爷一拍脑门子便同意了。

  这两人一到这里,还是挺受欢迎的。

  赵毅在十几个人围堵之下,拳打王氏兄弟的事,早就传开了。“毅哥儿”的名号在颌阳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带着赵何两家的气势都涨了不少。

  赵家的孩子动不动就把“毅哥儿”三个字挂在嘴边,王家的孩子看见赵家的孩子差不多都得绕绕道。

  谁让赵毅当日说了:“自己兄弟,能帮的一定要帮”呢?搞不好惹毛一个,人家赵毅就跑出来帮兄弟找场子了,赵毅当日的手段和威风,王家的好多孩子可都是亲见的。

  当然,不服气的也有。外间的这些孩子中就有人试图挑战过赵毅和虎子,结果虎子大发神威,几次玩耍式的对战中均取得完胜。

  连虎子都打不过,更遑论赵毅了。

  而内间的那些孩子年纪相对大些,沉稳些;即便有想法,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挑战赵毅。所以,赵毅来到这里一个多月,居然没捞着出手的机会。

  “好了,休息了。”三叔大声叫道,屋子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虎子看看赵毅,撇撇嘴说道:“我要蹲马步,他们要蹲马步,就你不用蹲马步,爹和四叔他们真偏心。”

  赵毅笑笑,不说话。旁边伸过来一根藤条,“啪”地一声敲在虎子头上,虎子吓的“哎呦”一声叫。只听三叔笑着骂道:“你如果有本事像小毅一样,随便一蹲就能蹲两个时辰,我就免了你扎马的苦头。”

  虎子不敢吭声,要知道,第一天来的时候,赵毅扎马跟玩似的,蹲在那里一蹲就是两个时辰;四叔抽冷子一脚扫在赵毅的脚踝上,居然动也没动。

  虽说四叔未用全力,可赵毅这下盘却也扎实的不像样。

  于是,经过四叔检验的赵毅便免了扎马,直接进里间练习赵家的武技去了,虎子和一干堂兄弟只有羡慕的份。

  “走,走,去里间看看去。”虎子拉着赵毅和一干堂兄弟往里间跑,相对于外间的扎马,里间再大些的少年们盘架子和实战练习无疑对这些孩子更有吸引力,只要一有空,立刻便往里面钻。

  “有啥可看的,不就是盘那几个架子嘛。”赵毅无趣的嘀咕着。

  挤进里间,里面龙腾虎跃,不时传来发力的怒喝声,拳脚击在木桩上的砰砰声,热闹的很。

  三叔说了几句,四叔留了下来,其他几个汉子便各自回家去了。

  进了里间,三叔走到场地中间,拍了拍手,大声说道:“都歇了,都歇了,今儿个有事情要跟大家说。”

  大家安静下来,纷纷围了过来。

  “明年便是咱们颌阳镇三年一度的大比之年,咱们使使劲,看能不能把王家掀翻了,把第一给拿下来。”

  三叔话音一落,在场的人顿时群情激愤,个个摩拳擦掌,纷纷请战,恨不得明天便上场比斗,将对手狠狠踩在脚下。

  赵毅知道,这每三年的大比,对于颌阳镇各家族来说,意义非同凡响。

  大周国尚武,文臣武将以武为尊。当然,这个世界每个国家都尚武。

  国与国之间有战争,人与人之间有争端,人与兽之间要争夺生存空间。要解决这些矛盾,最彻底的办法当然是消灭对手保存自己。要达到这个目的,手段自然便是以拳击之,以剑刺之,以刀砍之,以斧劈之,以矛戮之……,将对手从肉体到神魂彻底消灭而绝后患。

  所以,大周朝国有国试,府有府试,镇有镇比。

  若是过了国试,自然便能出将入相;更不必说日后战功卓著,封侯封王了。

  即便过不了国试,只要过了府试,甚至只要府试之中成绩优异,也有可能被府尊授予官职,从此告别这靠山吃山,与野兽抢饭吃争活路的日子。用今天的话说,从此鱼跃龙门、凤上枝头、出人头地了。

  赵家只有赵毅的爷爷当年在府试中被府尊看上,在府城任职,而王家却有三人在府尊手下当差。这也是王家在颌阳镇一家独大的原因之一。

  大周国各府镇之间的地位,也取决于武力值的高低,所以,各府府尊对所辖各镇武力的培养是不遗余力,对镇比胜出的人那也是优待有加。

  镇比,对于各家族来说,更是利益攸关!早些年三家一起组队进山的时候,收获是并在一起的;除了自己人吃用的一部分按人头分配外,余下部分运往山外兑换回来的各种物资,便是按照三族大比的成绩分派。

  因此,各族对这三年的大比也是非常重视。“少年强则族强”这个理念是各家族都信奉的,所以便出现了这些十几岁的少年被集中训练的现象。

  镇比时,每个家族只能推出三个人参加;所以各家族为了选出最强的三个人,自然而然便产生了以实战选人的方式,那就是族比。

  当然,历届的前三可以直接参加府试,没必要再比了;超过十八岁也是不允许参加的。

  果然,三叔在场中连拍几下手,看场面安静下来后,便大声说道:“这三个人选,按老规矩通过族比选拔,今天是第一天,大家不要懈怠咯。”

  停了停,三叔又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几个人轮流和大家一起练习对战,内间的所有人都要参加。这可是真打,别期望我们手下留情。”

  三叔话音一落,几个年纪大些的少年互相看看,脸色便变的不正常起来。

  他们可是参加过三年前对战的人,这些族里的好手,那是说不留手便不留手,被打的乌青淤紫那是常事,吐血闭气那也有过;一听三叔这话,身上的某些曾经受过虐的部位不由的便发麻发痒发疼起来。

  当下,内间的少年按年纪长幼,开始了今天的实战对练。

  今天和这些少年对战的是赵毅的四叔:赵承志;四叔脾气虽然暴,但下手却不会太狠,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今天由他出场,估计也是担心把这些少年第一天就打怕了。

  第一个上场的是年岁最大的赵威,上一届族比中没能入选,若是这届再落选,便没有机会了;因此,这几年的训练中那是卯足了劲,对这次族比更是志在必得。

  赵威套上老牛皮制成的简易防具,走出场来。边上观战的人呼啦啦向后散开,围成一个圈。

  赵威一跺脚,右脚后撤成四平大马!双手成爪,右前左后,正是起手式:“猛虎试爪”。

  四叔笑了笑,也摆了个相同的架势。

  略一停顿,双方战在一起。

  过了五个回合,赵威被四叔一拳震退之后,向前一窜“猛虎下山”,双爪带着风声向四叔的上半身击来。

  四叔脚下不动,拧腰,身子半转,双脚交错成卧步坐于地,整个人便似突然矮了一截一般,背对着赵威,赵威的双爪顿时击空。

  赵威的双爪击空之际,背对着赵威的四叔身子向自己的正前方斜斜卧下,右爪向后上方探出,“醉虎抬爪”,啪的一声击在赵威的腹部。

  赵威“嗷”地一声叫,顿时双脚离地,“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四叔伸手揉揉躺在脚边的脑袋,站起身来,赞许的说了声:“不错,比前几年有进步,第六下才趴下。”

  好一会儿,赵威才揉着肚子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显然这一击不轻,摔的也不轻。

  余下的少年面面相觑。

  不过三叔说了,凡内间的少年人人有份,说不得一个个硬着头皮上去挨揍。

  接下来的几场,没一个能超过五个回合的,甚至后面几个刚一对拳,胳膊手腕什么的便让四叔给震托了臼。三叔看的是一个劲的摇头,四叔是越打越轻松,越打越没劲。

  赵毅看的无趣之极,三叔这些人一年到头在山里和野兽搏斗,身上的那种杀气姑且不论,就算搏斗经验,也不是这些少年能比的。看了几场,赵毅已经眯着眼睛神游天外了。

  “赵毅。……,赵毅!”

  赵毅感觉有人在捅他,赶紧睁开眼来,一看是虎子在捅自己,赶紧丢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赵毅,该你上来了。”虎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四叔在场地中间叫他。